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21章 皮囊

第21章 皮囊

    那间诡异的博物馆里,出现了一个疑似变态的馆长。

    他有些激动,“太久没有人来参观了有点不适应!”

    白玉堂打量了一下他,问,“你这博物馆是私人所有么?”

    “当然,当然!”开斌笑嘻嘻打量白玉堂,“喔!这张脸可称之为人类进化的巅峰作品……”

    展昭眯眼——敢调戏他家耗子!

    开斌笑嘻嘻又打量展昭,微微一愣,又戴上眼镜,做打量状,“你看起来很聪明,有兴趣做一张脑部透视图么?”

    赵虎在后头瞧着这位馆长怎么看怎么瘆的慌,这类型像是会突然拿起电锯把人肢解了的款。

    这时,一直在不远处观看一根玻璃柱内“展品”的赵爵溜达了回来,站在了那个乐呵呵打量sci众人的馆长身后。

    开斌问众人,“各位是来参观?还是想购买展品?”

    赵虎嘴角抽了抽,“你这里的东西还卖啊?”

    “当然!”开斌笑得嘴咧开老大,都快看见后槽牙了。

    众人眼里嫌弃,不过还是考虑可以让公孙来逛逛。

    “这些稀世珍品等着懂得欣赏的人来收藏!”开斌兴奋了起来。

    马汉看了看一旁一根柱子里存着的一只巨大的、扭曲的、即将变成青蛙的蝌蚪长出的却是人类的手脚,望天,“都是拼接的尸块吧……”

    “啧啧啧!”开斌晃着手指表示不赞成。

    只见他伸手一指一旁那具美人鱼,“这是北冰洋捕鱼船在一头巨形抹香鲸的胃里发现的!

    说着,又指向那个外星人,“坠落在西伯利亚冰原引起大爆炸的,其实不是陨石,而是携带外星人的宇宙飞船!”

    说着,又指那条双头蛇,“这原本是两条蛇,一条吞了另一条,但是另一条从头先那条的身体里钻了出来半截,下半截就融化在里头了……于是,它俩变成了一条!”

    “还有这个!”开斌兴奋得两眼放光,指着一根放着一具畸形婴儿尸体的玻璃柱,“这是恶魔和人生下来的孩子!看!”说着,他指着那婴孩儿一直长出尾椎的脊柱,“魔鬼的脊梁骨……魔鬼的尾巴!”

    白玉堂皱眉看着眼前那个亢奋状态的博物馆馆长,这人从他一个非专业人士的角度都觉得应该是有病。

    赵虎看看马汉——这位仁兄什么毛病?邪恶崇拜?

    马汉反感地看了那些尸体一眼,看着不像是博物馆,倒是像马戏团。

    开斌介绍完眼前的“藏品”,一回头,本想继续介绍身后的。

    只是他回头的瞬间,看到了就站在他身后的赵爵。

    赵爵背着手,打量着他,一边的嘴角微微地翘起,右侧的脸颊上,显出了一道浅浅的法令纹。

    白玉堂看了看展昭。

    展昭也微微挑眉。

    开斌保持着僵硬的姿势扭身回头跟赵爵对视。

    大概五秒钟后。

    赵虎小声跟马汉说,“这哥们儿跟赵爵对视了五秒。”

    马汉点头——应该已经疯了。

    而就在众人等着会有什么不良后果发生的时候,开斌却是突然一捧脸,“啊!魔鬼的眼睛!”

    赵爵另一边的嘴角也挑了起来。

    展昭摸下巴——哦……

    白玉堂也疑惑——他是没受到赵爵影响呢?还是赵爵根本没对他做什么?或者是已经受了影响,只是没有显现出来?

    开斌伸出两只鸡爪一样干瘦的手,伸向赵爵的脸,不过还没碰到,就被身后白玉堂拽了一把。

    开斌回头。

    白玉堂给他看了证件,道,“能到个敞亮一点的地方说话么?”

    “呃……”开斌看了看证件,似乎有些惊讶,人也正常了一些,“警察?”

    ……

    乔远新的别墅里。

    马欣拿着摄像机,仔细地拍摄着墙上的树形族谱。

    房间里几乎没有任何的书籍、音像制品、电视机电脑什么都没有,让马欣不禁疑惑……这位乔远新的前妻,平时都干点什么呢?

    夏天在三楼乔希的房间里,翻看着乔希的书。

    洛天也过来看,问,“他都看些什么书?”

    夏天给洛天看,“乔希小时候好像真的有点恶魔崇拜,你看他看的都是些关于鬼怪传说、恶魔、地狱之类的书籍。”

    秦鸥将蒋平给他的一个u盘插到了一台陈旧的桌式电脑上,然后开机。

    电脑倒是还真的能亮起来,那windows95的开机声音让众人莫名产生了一种时空穿越的感觉。

    秦鸥打电话给蒋平。

    蒋平那边的电脑上已经开始拷贝乔希电脑的硬盘内容。

    这边的电脑上不时地出现一些图片,秦鸥看了一眼,皱眉,“这乔希小时候电脑就不能装个家长监督什么的?怎么那么多吓人的信息……”

    正说着,那边传来了蒋平的声音,“乖乖,乔希还是个黑客。”

    洛天和秦鸥对视了一眼,夏天凑过来问,“黑客?”

    “嗯!”蒋平道,“按照他当时的年纪,算是很厉害了,他竟然还是黑暗阴影的会员,了不得,按照时间来算是老会员了。”

    洛天回到现代社会的时间也不算太久,电脑知识基本都是儿子教的,什么黑暗阴影?没听说过。

    夏天这方面还是比较了解的,凑过来说,“黑暗阴影是一个庞大的黑客论坛,属于深水网络。”

    洛天继续搔头。

    蒋平道,“网络世界并不只是我们平时接触到的那些东西而已,如果将网络比作海的话,平时普通人使用的网络是属于水平面以上,还有水平面以下以及深水区域,黑暗阴影是深水区的一个大型论坛,很多网络犯罪分子都聚集于此。”

    洛天皱眉,“那岂不是很危险?”

    秦鸥一摊手,“所以说危险无处不在,以前的小孩子每天最多泥里滚,现在的小孩子都混骇客帝国。”

    洛天就有些担心,“阳阳经常玩电脑,会不会学坏?”

    秦鸥表示同样的担心。

    蒋平无奈,给两焦虑的二十四孝老爸上课,“并不能单纯地用好和坏来描绘网络以及黑客,这个世界有很多人习惯于躲藏在阴影里,但是他们并没有害人,有些人只是不想融入社会而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存方式”……吧啦吧啦吧啦啦啦。

    蒋平开启话唠莫氏,洛天和秦鸥对视了一眼,决定去楼下的后院和房看看,夏天继续翻书。

    别墅后边的园里只有一个玻璃房,房里都是枯萎的玫瑰。

    洛天仰起脸,从玻璃房里,可以看到上边四楼的窗户,换句话说,从四楼的窗户里,可以看到下边的房,如果玻璃房顶擦得够干净,应该是可以看到盛开的玫瑰。

    “洛天。”

    洛天正仰着脸,隔着玻璃房顶望着楼上的铁窗发呆,就听到秦鸥叫他。

    他回过头,只见秦鸥站在架后边,低头正看着什么。

    洛天走过去,就见在架后边的一摞盆下边,压着什么东西,露出了一个黄色的纸头,积满了灰尘,上边似乎还有字。

    洛天将盆搬开,秦鸥将那张黄纸捡起来,就觉得有些眼熟。

    “这是不是什么符咒?”洛天问,“那天张禹在sci办公室也画了一张。”

    “不过好像和这张有点不同。”秦鸥问,“会不会是那个候天师弄的?”

    洛天拿出个证物袋,“拿回去给张禹看看,没准他能认出是哪位同行画的。”

    洛天正和秦鸥收拾证物,就听到电话响,接起来,发现是马欣打来的,“叔!”

    洛天往楼上看,“怎么了?”

    “外面有人!”马欣站在四楼,清晰地看到玻璃房外边,有个很可疑的人正在往别墅里张望,“他还拿着个照相机!”

    马欣给洛天和秦鸥指明了那人的方位,两人不动声色,分头行动。

    秦鸥走出房走向游泳池的方向,而洛天则是猫着腰悄悄从一侧溜了出去……翻出铁栅栏,就看到一个鬼鬼祟祟的中年人,穿着过时的黄色灯芯绒外套,长头发乱糟糟的远看像个流浪汉,背着个很大的包,手里拿着个照相机,正在兴奋地拍着别墅的方向。

    洛天过去一把抓住他。

    “啊!”那人吓得一蹦,挣扎着想逃走,但被洛天抓住的话,一般人想逃掉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我是记者!你们没权利抓我!妨碍新闻自由!”

    那中年年人语无伦次挣扎。

    此时,秦鸥、夏天和马欣都到了后院,看到洛天将那怪里怪气的中年大叔抓了进来。

    “我就知道乔家有问题!哈哈哈,阴魂不散!阴魂不散!”那位记者大叔大喊大叫。

    秦鸥翻了翻他口袋,发现真的有一张记者证,是某日报的记者,叫刘天学。

    “很大的报纸啊!”马欣不解,“怎么雇了个精神不太正常的记者?”

    马欣打电话过去报社问,报社的回复也是出人意料——刘天学以前的确是该报社的记者,但是因为精神问题被辞退了,已经差不多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马欣多问了一句,十年前他是报道什么新闻的时候被辞退的?

    对方给予的回答是——乔希的绑架案。

    众人看了看还疯疯癫癫顾着拍照,说什么“阴魂不散”的刘天学,决定把他带会sci去,让展昭给看看。

    ……

    而再说展昭他们,此时,众人跟随馆长开斌离开了阴暗的展厅,穿过长长的走廊,到达了走廊尽头的馆长室。

    馆长室里倒是出乎意料的现代化,黑色的玻璃幕墙和白色的玻璃地砖,走进这间办公室,有一种“冷”和“硬”的感觉。

    开斌请众人坐下,按了一下电话,好像是让谁泡五杯茶过来。

    “我博物馆的一切展品都是合法的!”开斌从抽屉里拿出了一大叠文件。

    白玉堂问,“你说这些展品都不是属于你的,你只是馆长,那这博物馆是属于谁的?”

    “我老板啊。”开斌在一张大大的黑色转椅上坐下,“不过我并没见过我老板,我是通过招聘应试进来的。”

    说话间,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展昭他们总算看到了这座博物馆里出现的第二个活人。

    那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子,穿着白大褂,做护士打扮。这女子走进来的时候,让sci众人都吓了一跳,因为她的脸有些畸形,左右两边是不对称的,错开得比较严重,是个很明显的畸形儿。

    众人打了个愣神之后赶紧移开视线,觉得盯着看有些失礼。

    不过那女子倒是也不在意,给众人送上茶之后,抱着托盘又出去了。

    展昭有些不解,问开斌,“为什么博物馆的人却是医院的打扮?”

    “职业习惯!”开斌嘿嘿地笑了笑,“我在做馆长之前是个医生。”

    “你做馆长多久了?”白玉堂问。

    “有二十来年了吧。”开斌说着,嘿嘿地笑了起来,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事情。

    “你认识一个叫乔希的人么?”展昭问。

    开斌眨了眨眼,摇头,“不认识。”

    众人都皱眉,此人长相就有些神经质,因此很难用普通的表情规律来判断他说话的真伪。

    “有什么办法可以联系到博物馆的主人?”白玉堂问,“我想见见他。”

    “嗯……”开斌托着下巴,“这个我也帮不上忙呢!因为我也没见过他。”

    展昭看了看白玉堂——应该问不出什么来了,不如言归正传吧。

    白玉堂点了点头,对开斌说,“我们这次来,想调查一下,发生在这间博物馆的盗窃案。“

    开斌微微地一愣,随后摇头,“博物馆近些年没被盗过啊。“

    “是五十年前的案子。”

    “五十……”开斌张大了嘴。

    “五十年前博物馆被盗,馆长因此自杀,你不会不知道吧?”展昭问。

    “知道!”开斌激动地站了起来,“犯罪现场还完好保存着!”

    这回轮到展昭和白玉堂一愣了。

    赵虎一脸茫然,“完好保存着是什么意思?”

    开斌对众人招手,“这边这边。”

    众人狐疑地站起来,跟着他往外走。

    开斌带他们上了一层楼梯,来到了三楼,走到一扇破旧的房门前,门上依然贴着一张打印纸,写着“11号展厅”除此之外,下边还有一张打印纸,用红字打印着——闲人免进。

    众人有些无语,这博物馆到现在还没破产真是奇迹!

    开斌掏出钥匙来打开门,就见门内摆放着两个金属栏,当中横一条红色的链子,阻挡着外人进入,而里边则是一个相当开阔的空间,有几个玻璃展台,站台呈现长方形,像是一口一口的玻璃棺材。打远处看,展台里存放着的,应该是古尸。

    开斌拿开了链条,让众人进入。

    走进这开阔的展厅,开斌道,“这个展馆和五十年前是保持原样的,展品也没有更换过。”

    “展出了五十年?”众人惊讶。

    “自从第一任馆长死了之后,这展区就被封闭了起来。”开斌道,“这座楼里总共有三十一个展区,都是主人的收藏品,主人隔断时间会送过来一批展品,然后进行长期的展出,其实更像是存放。”

    众人观察着几件“展品”,都是焦黑干枯的尸体。

    白玉堂微微皱眉,觉得这种焦黑的干尸十分眼熟——这工艺,好似跟古堡里钉在门后的那两具干尸是一样的。

    “被偷的展品是什么?”白玉堂问。

    “这边。”开斌带着众人走向正中间的一口棺材。

    就见在展馆的中间,有一口水晶棺材,比四周围其他的展台都要大,而在水晶棺里有一具穿着黑袍的干尸。

    那干尸全身穿着黑色的斗篷,只露出了脸部、手部和脚。

    展昭看了一眼展品的名称是——皮囊。

    “被偷的是什么东西?”展昭问。

    开斌从站台的后边拿出了一张单子来,道,“总共被偷了五样东西,面罩一个、手套一对、鞋子一对、挂坠一个、手链一串。”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面罩应该是陈小飞手里有的那个、而挂坠可能是陈爷爷的传家宝、吴倩提到说绑匪绑架乔希,是想要乔远新的一条手链……于是说,还差了一对鞋子、一副手套么?

    想起这些物品的制作材料可能和面具一样,是人体的组织,众人都不禁感慨——还真是符合“皮囊”这个名称!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