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26章 触点

第26章 触点

    晚些时候,几辆重型装载车停在了警局楼下。

    警员们都跑到门口围观,包拯正好下楼,看到了从车上下来的双胞胎,有些无语。

    “你们又买什么?”

    双胞胎让负责搬运的工作人员将集装箱打开。

    包拯瞅了一眼就有些眼晕,这什么机械设备,看着太高科技了。

    这时,公孙已经乐呵呵跑下来了。

    sci其他人也下来围观,果然……双胞胎按照白锦堂的吩咐,将这个世界上可以找到的所有最先进的透视仪器都送了过来,还跟来了很多工作人员,大概是介绍这些设备的使用方法。

    法医室和鉴识科都轰动了,一群书呆子集体下来观摩。

    展昭还跟双胞胎逗闷子,问他俩,“亚马逊丛林的尸体怎么办啊?”

    双胞胎望天翻了个白眼,给出的答案却是出乎众人预料——已经着手弄了。

    展昭张大了嘴,“你们找谁弄?”

    双胞胎一摊手,答得理直气壮“盗墓贼啊。”

    包拯嘴角直抽。

    警局的姑娘们集体捧脸——白大哥天下第一好老公!

    白玉堂扶额。

    展昭和赵爵看了一圈之后就上楼去了,貌似他俩对刘金更感兴趣。

    白驰问白玉堂,“哥。”

    白玉堂见他手里拿着一包小熊软,大概是给刘星买的,就看他——怎么?

    白驰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的,就问,“刘金如果被催眠过,看到那张面具就看到岳海的脸,那星星也被催眠了么?”

    白玉堂皱了皱眉。

    “她不是第一次看到那个面具么?”白驰疑惑,“如果她也被催眠了,为什么巴利对面具也有反应?难道连狗也能催眠?”

    白玉堂盯着白驰看。

    小白驰一脸的想不通,“哥不是多次试图催眠鲁班失败么?这是什么催眠术?竟然连金毛都可以催眠?!”

    白玉堂道,“刘星和巴利看到的未必是岳海啊。”

    白驰微微一愣。

    “如果凶手是戴着面具的,那刘星和巴利可能只是认识面具,而刘金则是将面具看成了岳海。”白玉堂回答。

    白驰想了想,“所以说……星星和巴利其实看到了真的凶手,对么?”

    “星星看到的我不清楚,不过……”白玉堂道,“应该没有什么催眠术可以催眠一条狗吧?”

    “凶手也戴着这个面具的话……”

    赵虎走过来,问,“难道有两张死神的面具?”

    “还记不记得博物馆里,对‘皮囊’的描述?”白玉堂问。

    赵虎点头,“说是能控制人的大脑,看到他的人,永远不记得他的长相。”

    “和刘金的状况有些类似。”白玉堂道,“刘金不止一次看到凶手,但是都看成了岳海。”

    “为什么会看成是岳海呢?”白驰好奇,“是故意的么?”

    “刘金的目击是从他的二分之一缺失症被治愈之后开始的。”白玉堂道,“治愈他的方法是g想出来的,于是他所有目击都指向岳海,可能也是因为g。”

    “是g故意让他看成岳海么?”马汉问。

    “g这些年应该都在找当年失窃的皮囊。”白玉堂道,“将案件线索指向岳海,估计有他的理由。”

    “展博士和赵爵那边好像是想解除刘金的催眠。”洛天从楼上下来,“他俩和刘金现在都在询问室里,说是要至少半个小时才能出来,让我们不要去打扰。”

    赵虎张大了嘴,“不是吧……跟展博士还有赵爵独处半小时,等出来的时候那老头会不会已经疯了?”

    众人也都有些好奇。

    这时,公孙挑到了有用的设备,让人搬上楼,准备分析那几件“皮囊”。

    双胞胎载着挑剩下的设备去捐赠,白氏估计又要因为捐赠贵重医疗设备上新闻了,去年白锦堂还被评为最有爱心企业家,当然了,这些爱是从公孙那头泛滥出来的。

    白玉堂让众人回去继续忙,洛天和秦鸥去调查一下那个出现在乔远新家别墅附近的,疯疯癫癫的记者。赵虎和马汉去资料室,将当年乔希绑架案的资料都拿出来重新调查。

    将人都打发走,白玉堂准备上楼找包拯一趟,说一下调查进展。

    可还没走进电梯,白队长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将手机拿出来,发现是一通无法显示号码的来电。

    白玉堂微微皱眉,将电话接了起来。

    电话接通之后放到耳边,白玉堂并没有出声,而是听那边的声音。

    他可以确定电话那头有人,虽然对方也沉默着。

    就这么双方彼此安静地等了有五秒钟左右。

    白玉堂走到了警局大堂一个较安静的拐角,问,“哪位?”

    随着白玉堂的声音,那边传来了一声叹息。

    白玉堂感觉这声叹息有一股难言的苍老的意味……难道打电话来的是个老头?

    “连声音都是一样的啊……”

    终于,这样一句感慨传来,声音沙哑,无论是语气、音调……种种,给白玉堂的感觉都只有——“苍老”两个字,可排除掉感官的判断,白玉堂却听到自己脑内似乎有一个理智的声音很确定地在说——假的!

    白玉堂皱眉,沉默了片刻,道,“你模仿得还挺像。”

    几乎是白玉堂话说完的瞬间,那边传来了欢快的笑声。

    接着,是一个小孩儿的声音,听起来只有七八岁的感觉,稚嫩的童音带着愉悦,“你一点都没变呢,夜叔叔。”

    白玉堂眼神微微地起了一些变化,道,“参加模仿秀的话,你打错电话了。”

    终于,那边传来了一个正常的男声,“你是怎么分辨出来那是假音的?我的模仿向来都是天衣无缝。”

    此时的声音,是一个男人的嗓音,声音有些低,不过不厚重,听起来应该是属于年轻人的,但又似乎不是特别年轻。

    白玉堂突然有一个想法,问,“g?”

    电话那头,笑声再一次传来,“你果真是神奇的存在,我有越来越多的问题想问你了。”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不如来sci坐坐?”

    “好提议。”电话那头的回答,出乎白玉堂的预料。

    “我在你九点钟方向。”

    白玉堂抬起头,就见大门的方向,一个人一手拿着电话,一手插着裤兜,就站在警局的玻璃大门前。

    感应的玻璃门刷拉一声打开。

    那人缓缓地走了进来。

    白玉堂往前了一步,就见那人转过脸,望着自己的方向,抽出裤兜里的手,抬手,对他轻轻一晃,似乎是打了个招呼。

    那人的身高体型和展昭差不多,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衫,黑色的裤子,一头黑色的中长发……十分亚洲的长相,但是他的皮肤却是接近于白种人,而且不知道是不是光线的原因,他的双眼在室内呈现出灰绿色。

    仔细看脸,那人显得十分年轻,二十多岁的样子,五官柔和看起来像个无害的好人,但是又不是特别帅或者特别好看,总之……这是一个十分容易混入人群里消失不见的人,但是认真看,又是一个气质独特,能让人一眼就记住的人。

    当然了,这张脸白玉堂并不陌生,因为之前在蓝棋家里已经看到过照片,虽然染了头发换了装束,但脸并没有变!他就是g!

    白玉堂有那么一瞬间的怔愣,g就这么大大方方地出现在了警局的大堂里?!

    跟白玉堂打了个招呼之后,g双手插兜,缓步朝着白玉堂的方向走过来。

    警局门口是有守卫的。

    这时,一个年轻的警员似乎注意到了g的不同寻常,从后边跑了上来,“先生,进门需要登记……”

    g回过头,对着那个小警员笑了起来。

    白玉堂就见那个小警员盯着g看了起来,而同时,g张开嘴,似乎是对他说了几句什么话。

    白玉堂快步往这边走,边冲那小警员喊道,“别盯着他看!”

    白玉堂的话没说完,突然就见那小警员伸手抽出配枪,举枪对准白玉堂。

    “呀啊!”

    附近有文职人员经过,惊叫了起来。

    叫声惊动了二楼和一楼的人,有配枪的警员纷纷拔枪,瞬间,大堂里一阵混乱。

    而就在这紧张又混乱的时刻,白玉堂突然停住了脚步,将已经握住自己配枪枪把的手收了回来,站在警局的大堂正中间。

    此时,一切都像是静止了,那个小警员拿着枪,对着他扣下扳机……另外几个警员也扣下了扳机,子弹在空中沿着清晰的轨迹,朝着各自的方向飞过去。

    这个过程慢而精准,白玉堂可以清楚地看到子弹飞向自己的面门,他可以躲避,也可以瞬间拔枪解决了那个乱开枪的小警员,或者是阻止一场即将枪战的爆发,但是他没有动……因为脑子里一个理智的声音在跟他说——一切都是假的!

    白玉堂转过脸看g。

    g也看着他。

    白玉堂开口,“这就是你催眠的极限么。”

    g微微一挑眉,看着白玉堂的眼里透出了一股惊讶。

    “虽然景象很真实,但是我知道这些都不是真的。”白玉堂话没说完,就听到身后传来了“啪”一声响……

    瞬间,眼前的景象恢复了正常。

    那个小警员就在门口站着,正看电脑,文员们也在附近走过,另外几个刚才拔枪的警员也没有真的拔枪,而是匆匆走过,好奇地瞥这边一眼。

    如果刚才白玉堂拔枪,那么现在的状况一定是——sci队长突然发疯,在警局开枪杀人。

    白玉堂看着就站在自己不远处的g。

    此时,g正在对着他笑,“你是通过什么来判断真假?”

    “感觉。”

    没等白玉堂开口,他身后传来了展昭的说话声音。

    白玉堂回头,就见展昭正从他身后走上来,走到他身旁,他此时几乎是和g同样的动作,一手插在裤兜里,另一只手在外边。

    白玉堂知道刚才打破一切幻象的那一声响,是展昭打了个响指的声音。

    这个时候,展昭应该是在询问室询问刘金才对,白玉堂不接地看了看他。

    展昭刚才把刘金留给赵爵了,赵爵说要单独催眠他,展昭就下楼来找白玉堂了,谁知道这么巧,碰到了这个场面。

    g伸出假手的手指轻轻地摸过自己的下巴,双眼从下到上,仔细地打量着展昭,嘴里却是喃喃自语一般,“原来是靠感觉啊……”

    说话间,g的视线,从展昭和白玉堂的身边越过,望向了他们的身后,从他那双灰绿色的眼瞳里,展昭和白玉堂明显地感觉到了一股“兴奋”之情,涌出。

    展昭和白玉堂一回头。

    就见电梯门口,站着一个人,白烨……

    白烨看到g显然也是吃了一惊,不过表情倒是挺平静,他拿出电话,接通之后说,“g在大厅里。”

    这时,从资料库拿着资料上来的马汉和赵虎也走了过来,感觉到了大堂里诡异的气氛……展昭和白玉堂正在跟一个陌生人对视,而那个陌生人……

    看清楚那个人的脸之后,马汉和赵虎吃了一惊——这不是蓝棋那张大合照上的那个人么?

    g!

    赵虎和马汉放下资料就要抓人。

    但是白玉堂对他俩轻轻一摆手,示意——等等。

    赵虎有些不解,但是马汉突然轻轻一拽他。

    赵虎回头……

    诡异的一幕出现。

    只见门口的两个警卫、前台的几个警员此时都双目呆滞……而他们的手里拿着配枪,枪口正对着自己的太阳穴。

    “喂!”赵虎一惊,“你们在干嘛?”

    但是那些警员完全不说话,只是摆出自杀的姿势,手指放在扳机上,此时,只要他们轻轻一扣……就会一命呜呼。

    “这算是人质么?”展昭问g。

    g笑了,伸手看了看手表,道,“电梯走到这里应该需要15秒左右,要抓紧时间才行。”

    展昭和白玉堂皱眉。

    “我是来提供线索的。”g简短地说了一句,“皮囊,是触点。”

    展昭和白玉堂都等着他,“然后?”

    g一摊手,“以上。”

    白玉堂皱眉。

    展昭好笑,“这句话你可以打电话说,有必要亲自来一趟么?”

    “呵呵。”g笑了,“我只是想来看看希望是什么样子的,如果这个世上真的有这种东西存在的话。”

    展昭和白玉堂都皱眉,这人一直语调平静,但说出来的话却是近似胡言乱语。

    说完,g转身就往外走。

    在他出门的那一刻,电梯门“叮”一声打开。

    赵爵从电梯里走了出来,而g刚好走出警局,身后的玻璃门关上。

    在玻璃门外,g回头,抬手,伸出两根手指在额前轻轻一晃。

    随着他的动作,那些警员动作统一地收起了对着自己太阳穴的配枪。收起枪之后,众人像是穴道被解开了一样,有些茫然地四外望,感觉自己刚才那一刻似乎是头脑一片空白。

    而此时,g已经下了警局的台阶。

    马汉和赵虎追了出去,但是台阶下空无一人,两人对视了一眼,此时的心情,只能用“见鬼”来形容。

    白玉堂和展昭回头,就见赵爵磨着牙瞪白烨。

    白烨一脸无辜,“我一看到他就给你打电话了,谁让你刚才坐电梯不直接跳下来。”

    赵爵抬脚踹他。

    马汉和赵虎回来,告诉展昭和白玉堂,人失踪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回头看赵爵。

    赵爵摸着下巴,问,“他吓着你们了没?”

    展昭和白玉堂嘴上虽然没说,但心里的确是受到了一些冲击,这就是g!简直是匪夷所思的存在。

    赵爵见他俩似乎有些沮丧,就摆了摆手,道,“其实你俩也吓着他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

    赵爵微微一笑,摸着下巴转身上楼,嘴里自言自语,“越来越有意思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