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14章 记忆深处

第14章 记忆深处

    

    电梯里,白玉堂跟展昭讲述了一段藏在他记忆深处,与其说被他遗忘,不如说是被他忽略了的往事。

    白玉堂记起来,自己小时候,可能见过伊赛尔。

    那是在他大概六七岁的时候,那天他和白锦堂在家里,突然白允文跑回来,将白锦堂拉到一旁,跟他小声说了几句。

    小白玉堂好像听到白允文是让白锦堂去认一个什么人。

    当父子俩要走的时候,白玉堂跑去拉住白锦堂的手,也要一起去。

    正巧,当天白妈妈有事不在,白允文也不放心把小白玉堂一个人放在家里,就带着兄弟俩一起走了……他们来的地方,是s市的一家医院。

    直到后来,白玉堂自己做了警&察才知道,这是一间比较特殊的医院,这里的安保措施严密,因为需要治疗一些“特殊”的病人。

    那天白允文带着白锦堂进入了重症加护病房,白玉堂被留在门外等待。

    当年还小的白玉堂透过玻璃窗,勉强可以看到房间里的病床上,躺着一个人……从侧面看,那人应该是个少年,带着氧气面罩,身上插了很多管子,身旁好几台仪器有光亮规律地闪烁。

    白允文问了白锦堂几句,白锦堂似乎是点了点头。

    之后,白允文到走廊上跟一位医生交谈着,白锦堂还在房间里。

    小白玉堂就溜进病房里,好奇地站到他哥旁边往病床上张望……离近了,白玉堂才看出,那是个外国少年,跟他大哥差不多年纪,像是拉美裔的。本来以白玉堂当时的年纪应该不知道什么拉美南美……无奈他家青梅竹马是个拿看书当呼吸的天才,因此他小小年纪也是知道不少。

    白玉堂抓抓白锦堂的手,好奇问,“哥,他是谁啊?”

    白锦堂刚想开口,外边白允文走了进来,带着两兄弟出门了。

    走出病房区,白允文带白锦堂去二楼做一个检查,让白玉堂在大厅等着。

    白玉堂是个坐不住的,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就又跑出去了,在偌大的医院里转了两个圈,最后不知为何又回到了那间病房附近。

    这时,就见有一个穿着白大褂的高跟儿男子站在病房门口,背对着走廊,似乎是想进去。

    白玉堂走到那人身后,问,“他生什么病啊?”

    ……

    那个医生并没有动,依旧那么站着,背对着白玉堂。

    白玉堂仰起脸打量那个背影……这人年纪应该不小了,从背后看,灰白色的头发微微有些卷曲,白大褂下边,可以看到半截黑色的长裤,还有一双黑色的皮鞋。

    白玉堂盯着那个背影看了一会儿,问,“你不是医生么?不是医生干嘛要穿白大褂?”

    那人听了白玉堂的话后,愣了愣,随后,他缓缓地退后一步,似乎是想回头……

    就在这个时候,走廊那头传来了白锦堂的声音,“玉堂?”

    ……

    白玉堂回头看了一眼,拐角处,白锦堂走了过来,显然是发现他跑丢了正到处找。

    “你在这里干嘛?”白锦堂总算找到白玉堂了,就对他招手,“回家了。”

    “喔……”白玉堂点点头,又想起来回了个头,却发现刚才站在门口那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已经不见了。

    “你在发什么呆?”白锦堂过来拉起白玉堂的手往回走,“老爸到处找你,你再皮又要挨揍了。”

    白玉堂边走边回头,还问他大哥,“哥,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人?”

    白锦堂好笑,伸手按着他脑瓜晃来晃去,“在医院里看到穿白大褂的有什么好稀奇的?”

    白玉堂好奇问,“病房里的是谁啊?”

    白锦堂随口答了两句,说是以前认识的一个人。因为父子三人之后还去了趟商场,白玉堂拉着白锦堂去夹了个娃娃又看了场电影,转头就把这茬给忘了。

    ……

    听完了白玉堂的叙述,展昭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怎么知道那个白大褂不是医生?”

    正开车的白玉堂听了展昭的问题有些想笑,“你听完了最关心的竟然是这个点?”

    展昭点头,“嗯哼,躺床上那个少年八成就是伊赛尔了吧,没什么好关心的,我对那个白大褂更感兴趣,你最近见过那个人了?”

    白玉堂倒是真的愣了一下,惊讶,“猫儿,你怎么知道?”

    “因为你突然记起了一些事情。”展昭解释道,“有很多我们不记得的事情并不是从我们的大脑里消失了,而是被封存到了记忆的深处。要记起这些被深埋的片段,最好的方法就是有相关事务的刺&激。将你最近的经历和当年的记忆进行比较之后,我觉得刺&激点是那个‘背影’,这么巧我在大哥的晚宴上也看到了一个背影,所以……是同一个么?”

    白玉堂轻轻叹了口气,“猫儿,有人给你制造过惊喜么?”

    展昭眨眨眼。

    白玉堂有些无力,“我现在怀疑我以前送你的所有让你‘意外惊喜’的礼物其实都在你的意料之内。”

    展昭挑挑眉,“你可以继续努力。”

    白玉堂无奈摇头。

    “言归正传。”展昭问,“你为什么知道那人不是医生?”

    “感觉。”白玉堂回答。

    展昭皱着眉头盯着他看——想糊弄过去?

    白玉堂道,“那个病房是重症加护病房,在那里查房的医生整体穿着和氛围都跟那个环境很协调,但我看到的那位白大褂背影莫名就跟这个环境格格不入……黑衣黑皮鞋尤其不协调,再加上他倚着门站着的姿势让我觉得有一点鬼祟。”

    展昭微微笑了笑,“原来这种野生动物的直觉那么小的时候就已经显现了啊。”

    白玉哭笑不得——这算夸奖?

    “那么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展昭问,“那个人,跟我们在大哥晚宴上看到的那个,是同一个人么?”

    “我不敢肯定。”白玉堂很实在地回答,“观察的视角不同,小时候是仰望的,现在是平视,我无法判断。不过么……”

    “不过……”展昭没等白玉堂说完,就往下接话,“那种与周遭环境格格不入的感觉是一样的,是么?”

    白玉堂叹了口气,“肯定没给你制造过惊喜。”

    展昭笑了……

    这时,白玉堂停了车。

    展昭抬头往外看,就见他们来到了市郊的一片区域,这里像个废弃的码头,堆放着大量的废旧集装箱,还有好些生锈的管道设施,几间旧平房和一大片废弃的厂房,周遭野草漫长,十分荒芜。

    白玉堂打开车门,前方,赵虎和马汉也下了车。

    马汉正按着耳机,低头边看平板电脑上的地址显示,边问蒋平,“确定是这里?”

    已经回到sci的蒋平点头,“嗯,伊赛尔提供的地址就在这里。”

    白玉堂皱眉观察着四周围的环境,“最后一个遗传者就在这里?”

    “小心。”展昭提醒,“如果这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那么他相当的危险。”

    白玉堂点头,这时,赵虎跑过来小声说,“头儿,里边有人!”

    白玉堂和展昭都抬头看。

    在工厂大门的门口,马汉就靠着围墙往里张望,见白玉堂望过来,他比了个手势。

    白玉堂皱眉。

    展昭问,“什么意思?”

    “马汉看到有四个人,都是全副武装。”白玉堂皱眉。

    “我们需不需要特警支援啊?”白驰问。

    刚问完话,白玉堂猛地一抬头。

    展昭和赵虎对视了一眼。

    白玉堂往工厂门口望。

    这时,正在门口的马汉和洛天似乎是发现了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眼,跑了进去。

    白玉堂等立刻也跑了进去……

    就见在一个集装箱旁边,躺着一个头部中枪的黑衣男人,前方不远处也躺着一个。

    洛天按了一下他的脖子,皱眉,“死了。”

    马汉指着前方的厂房,“有几个人刚才进去了。”

    “哥。”白驰拉了拉展昭,指着死了的那个黑衣人,道,“这是职业杀手,跟之前那次袭&击阿莫的人一样,都是被雇佣的。”

    展昭皱眉,“看来g的人也已经到了!”

    “应该刚到没多久。”白玉堂要进去,展昭轻轻一拉他,道,“不着急。”

    白玉堂有些不解地看展昭,“不着急?万一被g……”

    “g还没到。”展昭说着,指了指四周围的集装箱。

    众人发现,这些集装箱上都用喷漆喷了很多奇怪的符号,好友一些数字,看起来很凌&乱,但是又似乎有规律。

    “这些是什么?”赵虎好奇问。

    “里面那个应该就是我们要找的人。”展昭道,“这些杀手是他雇佣来做守卫的,而那些杀手是g雇佣的,他们的用途其实都是一样的。”

    “用途?”众人不解

    “炮灰!”

    展昭的话刚说完,就听到“轰”一声响,众人下意识地一低头……再看……那间厂房里发生了爆炸,冲击波把窗户都震碎了,玻璃渣子飞出来老远,浓烟滚滚。

    白玉堂皱眉,“是个陷阱?”

    “确切地说是报警器。”展昭道,“这么大报警器一响,能拖延不少时间,他肯定跑了!”

    “往哪儿跑了?”赵虎问。

    展昭问白驰,“这工厂以前是干什么的?”

    小白弛回忆了一下记忆中的s市地图,道,“以前应该是个污水治理厂。”

    展昭点点头,“工厂下边是城市排水管道的交汇点之一。”

    白玉堂了然,“所以他现在在地下?”

    “那边!”赵虎指着前方,在一间厂房门口有下水道入口的标示。

    白玉堂站了起来。

    展昭让白驰去车上把白玉堂的刀拿来……最近白玉堂都在练刀,那把刀就放在车子的后备箱里。

    白玉堂不解,“需要用刀?”

    展昭认真对白玉堂说,“这个凶手相当狡猾,而且他的体术和格斗技巧优于常人很多,用枪是打不中他的!”

    “枪都打不中?”赵虎惊骇。

    “他是个数学天才,可以计算出子弹运行的轨迹!”展昭补充了一句,“不过记住,他的厉害之处在于他的规律性,但他的弱点也在于他那种近似强迫症的规律性和平衡感。”

    白玉堂点头,但皱眉看展昭,“猫儿,你不去?”

    展昭摇摇头,“我不去,我在这儿等着g。”

    这下,不止白玉堂,其他几人眼睛也睁大了。

    “猫儿……”白玉堂不放心。

    展昭拍了拍他肩膀,“放心。”

    白玉堂看了看身边其他人,展昭知道他在考虑留下几个人保护他,就微微一笑,“留下的人越多对于g来说反而越有利,嗯……倒是有个人能留下帮帮忙。”

    说完,展昭一指马汉。

    马汉一愣。

    赵虎也惊讶,“留下小马哥管用么?这里只有队长防催眠哦!”

    展昭坏坏一笑,拍了拍白玉堂,“赶紧!别让那混&蛋跑了!g就交给我吧。”

    白玉堂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但对于展昭的决定他向来有信心,而且留下马汉他也放心些。

    事不宜迟,白玉堂交代了展昭一句“小心”,就带着洛天、赵虎和白驰向下水道的方向跑去了。

    等人都走了,废弃的工厂里只剩下了神情自若的展昭,和一头雾水的马汉。

    马汉警惕地看着展昭,总觉得自己不太安全,还不如去下水道里……

    展昭也不说话,笑眯眯站那儿跟他大眼瞪小眼。

    片刻之后,马汉忍不住了,问,“博士……你确定我留下能对付g?”

    展昭微微地笑了笑,伸手,轻轻指了指马汉的太阳穴。

    马汉不解。

    展昭道,“g可奈何不了你,别忘了……赵爵给你上过保险的。”

    马汉一愣,惊讶地看着展昭。

    之前鬼船一案,大家上鬼船对付艾米丽娅的时候,赵爵曾经要求单独跟马汉待一会儿,当时没人知道赵爵对他干了什么,但马汉回家之后称了一下&体重,发现自己那一天轻了两公斤,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到底发生过什么。这之后小半年他每天战战兢兢就怕赵爵催眠他让他干坏事,可日子过去好久了,也没任何不良反应出现。

    “你说……赵爵给我上保险了是什么意思?”马汉疑惑。

    展昭双手插兜慢悠悠往门口走,边对马汉说,“赵爵大概早就料到我们会有撞到g的那一天,所以先上了个保险在你那里……今天我等着看g栽跟头,咱们给他来个下马威……对了,让房顶上趴着的那个用麻&醉弹,别真把g打死了。”

    马汉不解。

    展昭对他竖着两根手指晃了晃。

    马汉皱眉,拿出电话拨通的号码。

    不多久,电话接通,“咳咳。”

    马汉听到咳嗽声,皱眉抬起头,往远处的一座高楼望过去。

    电话里,传来了的声音,“哟,笑一个。”

    马汉不解,“你怎么来的?你消息也未免太灵通了点……”

    展昭在一旁插了一嘴,“他在你口袋里放了个追踪器。”

    马汉一惊,伸手摸口袋,边无语地看展昭,“博士……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展昭眨眨眼,“嗯……咖啡馆爆炸案那天晚上。”

    马汉无语。

    展昭摇头,“谁让你出任务的时候总穿这条夹克?”

    电话那头,传来了的笑声。

    展昭伸手拿过马汉手里的电话,对电话那头的说,“我一会儿伸手摸鼻子,你就开&枪。”

    笑问,“打谁?”

    说话间,远处一辆白色的汽车缓缓驶来。

    展昭看到了车子,冷笑一声,回答的问题,“不协调的那个。”

    ……

    宽敞的下水道,虽然废弃已久,但还是有一股水锈和漂白剂的味道。

    赵虎和白驰跟着白玉堂和洛天,众人一起顺着管道往前走。

    这里的管道错综复杂,但白驰凭借着良好的记忆,指出每一条管道通往的方向。

    洛天耳朵贴着一根水管听了一会儿,回头对白玉堂说,“的确有脚步声。”

    白玉堂站在下水道的分叉路口前,看着前方两个黑洞&洞的入口。

    赵虎问,“头儿,走哪边?”

    白玉堂站了一会儿,摇了摇头,“哪边都一样。”

    众人不解地看他。

    白玉堂压低声音说,“他会回到这里……”

    说完,一阵风吹过。

    下水道里阴冷的带着腐臭味的风吹的众人直起鸡皮疙瘩。

    还贴着水管听声的洛天猛地一抬头。

    白玉堂带着众人往左侧的下水道里跑进几步,靠墙站着,屏气凝神等待……

    几乎是同时,右侧的管道里,传来了有规律的“咔哒、咔哒”的脚步声,这脚步声由远及近,有一种类似钟摆声一样的稳定规律感。

    听着那脚步声,白玉堂伸手,对洛天赵虎他们摆了摆手,示意他别贸然行动……这个人,正如展昭所说,极度危险!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