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sci谜案集小说 > SCI谜案集第五部 > 第20章 狡兔之笼

第20章 狡兔之笼

    公孙跑来,给了众人一个惊人的消息所有袭&击者,都是遗传者。

    一时间,遗传者这个被定义为珍贵物种的存在,瞬间让人觉得廉价了起来。

    然而,在众人纷纷表示震惊的时候,有一个人却相当的淡定展昭。

    白玉堂接过公孙递给自己的报告,看了一眼之后,回头看展昭。

    展昭这会儿气定神闲的,一切意料之内的感觉。

    白玉堂有些不解,刚想问问明白,展昭却拍了拍他,道,不然先去那个机械厂吧?路上再说。

    众人都点头。

    临出门,展昭又拦下了想要跟着去的洛天和秦欧,对他俩招招手。

    两人对视了一眼,凑过去。

    展昭神神秘秘低声跟他俩耳语了几句。

    洛天和秦欧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些懵。

    白玉堂看了看这边的情况,展昭也没多说其他的,就示意他俩抓紧时间。

    洛天和秦欧就一起快步出门了,显然是展昭有事让他俩另外去办。

    放下这二位去执行什么秘密行动不提,赵虎、马汉和小白弛还是跟着展昭白玉堂一起开车上路,赶往岚山机械厂。

    为了更好地聊案情,几辆车的通讯设备都接通了,坐镇sci总部的蒋平和公孙也都戴上了耳机,开启了跟车内众人的对话模式。

    白玉堂将车开出警局,第一时间就对展昭说,有很多问题想问。

    展昭了然地点点头,想问什么?

    遗传者和这次袭&击的问题。白玉堂也懒得一条条问,索性笼统地来,让展昭一次说个明白。

    你们觉得,这次袭&击的目的是什么?展昭问,解救g么?

    白玉堂摇了摇头,这并不像是一次解救行动,如果是的话,那策划这次行动的指挥官也太不靠谱了。

    展昭点点头,通讯设备另外几端的人也发表自己的看法。

    和马汉一辆车,正跟在白玉堂车子后边的赵虎,显然也是对这次的袭&击行动万分不解,要救人的法子多了,没见过拉两队人马直接冲警局大楼来的。楼里的警员有一半都是配枪的,而且楼内结构复杂,特警总部还就在附近,出警三五分钟的事儿,还搞个直升机拍电影啊以为。

    马欣也觉得有违常理,还不如找个人假扮成清洁工什么的偷偷进来下个毒解决了g来得科学点。

    我刚才问了eleven。马汉道,这次行动事前走漏了风声,所以杀手们才会提前做好准备,这点也很奇怪。

    这么大的行动提前走漏风声?蒋平噼里啪啦开始敲键盘,边自言自语,没理由啊虽然说消息源不同,但杀手们能做好准备等他们来,那是提前多久泄露的啊?

    捧着个茶杯在一旁喝茶的公孙也点头,有点刻意哦!

    这帮人不像是来暗杀或者营救的,倒像是扛炸&药包去炸碉堡的。展昭慢悠悠来了一句。

    白玉堂想了想,皱眉,自杀式的?

    所以是恐怖袭&击?赵虎觉得更不靠谱了,图什么呀?

    众人都等着展昭给答案。

    展昭听完了众人发表的意见,却没顺着往下说,而是改了个话题,问,你们觉得,遗传者之间,有没有什么不同?

    众人都想了想,白弛说,区别还挺大的,良莠不齐的感觉。

    对啊。赵虎也点头,阿莫他们那几个都还挺神的,我们抓&住的最后那个遗传者更加厉害!感觉比其他所有遗传者都要厉害,而来袭&击的那些个遗传者却又很普通,感觉整体拉低了一个档次,一点不神秘了!

    众人都点头。

    展昭微微一笑,同样都是遗传者,有优秀的,有普通的,还有不优秀的,这个情况,让我想起了‘格雷欣现象’。

    赵虎眨眨眼,啥欣?

    公孙捧着杯子呼噜噜一口,虎子你平时多看点书么,格雷欣现象是很普遍存在的,你听过‘劣币驱逐良币’这个说法吧?

    哦赵虎点点头,这个我听过,总听一些什么专家分析经济啊、贸易啊之类的时候讲起。

    马汉也不是太明白,这个词儿是个经济现象,跟这次的类似恐袭什么关系?

    所谓的劣币驱逐良币,简单点说就是两种情况。如果是铸造币,就拿金和银来举例子。想要同时存在两种货币流通的情况是不可能的。人们会把价值更高的金子储藏起来,而大量使用价值更低的银子来流通。久而久之,金就不再是货币了,银成了唯一的货币。而换到现代的纸币,就更浅显易懂了,你钱包里有两张钱,一张新一张旧,花钱的时候,你会先把旧的花出去。

    众人都琢磨着展昭的这个说法,似乎有什么呼之欲出。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货币的形式发生了改变,除了硬货币之外,世上又产生了软货币。在虚拟世界流通的货币却与现实世界恰恰相反,越是有价值的,越是会被流通起来,形成了一种‘反格雷欣现象’。

    众人皱着眉头反复琢磨跟案子有什么关系呢?

    我之前有一次,误入了一个经济学家云集的论坛,混在里边稀里糊涂听了一堂关于劣币和良币的课程。因为不是本专业,所以很多没怎么听懂,但有一条理论,我听了觉得很有道理。展昭不紧不慢接着说,有一位经济学家是这样概括的,劣币驱逐良币,相当于是‘坏’占主导来驱逐‘好’看起来是个不太正确的路线,但却是个相对来说温和又符合规律的过程。劣币驱逐良币,只会导致良币的价值更高,更稳定。而反过来,良币驱逐劣币这个看起来‘好’驱逐‘坏’的,更符合‘道理’的现象,却是极其残酷血腥的。良驱逐劣的结果,不会让劣更稳固,而是会让劣彻底消失。

    展昭说到这里,白玉堂瞬间领会了他的意思,问,猫儿,你的意思是,优质的遗传者,在‘销毁’劣质的遗传者?

    展昭对他点点头,我是这么想的。

    所以遗传者是分三六&九等的么?白弛问,这些被派来袭&击警局的杀手,其实目的更本不是g,而是送死?

    难怪那些雪糕厂的杀手也一个两个跟二百五似的找死敢情都是自爆啊!赵虎觉得这法子挺损不过还挺&实际,说白了就跟酿酒一样呗,一批酿他几百缸,留下好的一两缸,其他的统统砸了。

    保留优秀品种销毁劣质品种,这不是法&西&斯那套理论么?白弛皱眉,那遗传者是纳&粹?

    的确是有这么点意思,但是又有一些微妙的区别,性质上不同。展昭向来是个注重细节的人,见讨论深入到了细节处,大家思路又都跟得上,就架起腿,慢悠悠接着往下说,要毁灭某个群体,必须要有某种理由,简单点概括,可以是出于主动、也可以是处于被动,甚至某种本能。

    嗯。

    sci办公室里的法&医组听到这个理论后,产生了不少共鸣。

    就跟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似的,强壮的会咬死弱小的,这个是出于一种本能吧?马欣问。

    实验皿里,一种病毒吞噬另一种病毒,是出于主动!夏天接着说,这属于进化和演变。

    两人说完,蒋平好奇问,那被动是什么情况?

    呃就在众书生从理论上思考的时候,白玉堂开口说了一句,不受控制或者受到威胁。

    展昭轻轻打了个响指,正确~

    不受控制和受到威胁是有因果关系的。展昭分析道,从之前打听到的,雪糕厂的行&事风格来看,劣质的遗传者和优秀的遗传者,是一种类似劣币良币的存在。而这里的良与劣又是与现实相悖的。所谓的优秀的遗传者,都是身患残疾的。而所谓的劣质的遗传者,却是不患有残疾的。残疾的遗传者具有特殊的才能,却并不具备攻击性。劣质的遗传者,没有特殊的才能,却极具攻击性甚至不可控他们就像是第二档和第三档

    那第一档就是最后那一个遗传者么?白玉堂问。

    那个的确厉害,既具有特殊才能,又具有攻击性,某种程度上也算是不可控而且阿莫还看不到他!蒋平边敲键盘边自言自语总结。

    展昭在他说完阿莫看不见他这句的时候,轻轻地咳嗽了一声,道,这是所有遗传者都不曾出现的一个特性,只有他有!

    可问题是。白玉堂不解,他要杀的却是优秀的不具有威胁性的遗传者。

    对啊,杀那些残次品的又是谁呢?白弛问。

    展昭没有说话,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微微地笑了笑。

    众人都等着他更详细地解释。

    展昭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万物进化争夺地球的结果,人类是唯一的统&治者。

    众人都莫名,只好等待白玉堂的翻译。

    白玉堂也跟着沉默了一会儿,最后问展昭,你的意思是除了最后的那一个遗传者,其他都是可以被销毁的?

    最后那一个不是也接近被销毁了么?展昭挑挑眉。

    白玉堂点了点头,还有更完美的遗传者!

    展昭笑了,开口,发出一个音节,i。

    公孙好奇,又是你那套g要通过i找到n,而n又要找到i的理论啊?

    i代表最完美的遗传者?马汉问。

    如果你们是i,你们会怎么做?展昭反问。

    逃走。白弛回答。

    怎样逃走?展昭接着问。

    众人都不说话,公孙又呼噜噜喝了口茶,开口说,杀光所有残次品,他就能永远安全!就算被抓&住,也无所谓!

    赵虎嘴角抽了一下,觉得无语,这属于强行稀有物种,人为制造濒临灭绝的情况啊?

    众人得出结论后都觉得情势不太妙,而开着车注意着外边路况的白玉堂,也是开口说了一句,不妙啊。

    怎么了?展昭问。

    马汉也说,好多消防车。

    赵虎望着远处,像是挺大火警,看那边那个烟。

    sci的两辆车在前方路口拐弯处,发现了疏导交通的交警,障碍物挡住了通往岚山机械厂的路。

    远处一片浓烟滚滚,显然是发生了火灾,众人都有不太好的预感。

    摇下车窗,白玉堂掏出证件问交警,哪里火灾?

    交警告诉白玉堂,前边连着几个厂区突然着火了,可能是什么可&燃&物泄露,不能判断是不是化学物品燃烧,情势不明,所以疏散人群禁止通行,消防队正在救火。

    白玉堂皱了皱眉头,看展昭。

    展昭探头跟那个交警商量,让我们去跟消防队沟通一下吧?我们这里有些情报没准能帮上忙。

    交警点头,给白玉堂他们指了路。

    其实也不用指,醒目的消防车就在前方。

    车子往前开,展昭的电话响了,是洛天打来的。

    展昭接通电话之后,问,接到人了么?好的,立刻赶去机场。

    挂掉电话,白玉堂看展昭,眼里有询问。

    展昭对他微微一笑,示意他稍安勿躁,耐心等待。

    sci办公室里,蒋平调出了厂区附近的监控,马欣也打开了电视机看新闻。

    突发新闻果然正在滚动播放s市郊大火的情况。

    夏天在晚上搜到了一些路人拍摄的视屏,好像不是爆炸,这火起得有些莫名其妙,为什么蔓延那么快?。

    今天风也不大。马欣看着新闻里航拍的火场画面,拿出之前蒋平用卫星拍摄的机械厂街景图对比,完了!整个机械厂全烧没了,烧得这干净,就在正中间,连周边几个厂房都被波及了,不知道有没有伤亡。

    机械厂没那么多可&燃&物吧?公孙皱眉,周边几个也不是化&工&厂,这火跟浇了汽油点的一样。

    铁定是有人纵火啊,毁尸灭迹,这下是干干净净什么都没剩下了。蒋平摇着头觉得可惜。

    正说着,蒋平电话响了,喂?洛天啊哦,好的。

    蒋平挂掉电话之后,似乎有些莫名,不过还是打电话给包拯。

    公孙听蒋平跟包拯说的,是让他派人去岳海的家里,将人控制住。

    要抓岳海啦?公孙问,展昭刚才神神秘秘的,是让洛天和秦欧先去抓岳海?

    这倒不是,洛天他们赶去机场了。蒋平回答。

    展博士先见之明啊!马欣拍手,如果岳海真的就是i,那这火跟他一定有关系,这是烧了老窝准备远走高飞的节奏。

    可是我们一直有监控,岳海在家里没有离开。蒋平搔搔头,而且洛天和秦欧也不是单独去的机场,还带了个人呢。

    谁啊?法&医组三人异口同声问。

    蒋平说出了一个众人怎么都没想到的名字,展昭让洛天和秦欧带去机场的,正是最早那个患有奇怪1/2缺失症的目击者刘&金。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