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山楂树之恋 > 35

35

静秋对老三说:“你——让我下来,我自己走回去,你快跑吧,我妈会把你送联防去的。”

“别怕,我推你进去,妈妈叫我进去说话的。”

静秋急了:“你怎么这么傻?她早就叫我不跟你来往的,说你是坏人,骗小女孩的。现在她亲自抓住我们了, 还不把你交到联防去?你让我下来,你快跑吧。”

他推着她往学校走:“你把我放跑了,妈妈不骂你?还是让我去吧,象爱民说的一样,我们什么都没做,谁能把我们怎么样?”

静秋只好让老三把她推进学校去,到了家门前,老三把车的站架支起来,扶着她下了车,她先走进家门,他锁了车,也跟进来。

妈妈叫静秋把门关上,叫老三进里屋去,让他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屋子里又热又闷,老三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把衬衫穿上了,还扣上了扣子,结果捂得浑身是汗。妈妈递了把扇子给他,他也不敢使劲扇,只在胸口轻轻摇动,做扇风状,根本止不住满头大汗。

妹妹很乖觉地跑出去,打了一盆冷水回来,见老三左手上包着纱布,便绞了一条毛巾让他洗把脸。老三不敢接,望着妈妈,好像在等圣旨一样。

妈妈说:“太热了,你洗把脸,可能会凉快一点。”

老三感激不尽,奉旨洗脸,用一只手浇着水洗了一下,接过妹妹递来的毛巾擦了一把,似乎稍稍凉快了一点。他坐回那把钦定的椅子,无比虔诚地看着妈妈,等她开审。

静秋紧张得只知道站在那里,看其他三位表演。她只有一个念头,她没跟老三上过床,没跟老三同过房,肯定经得起验身。她准备象爱民一样,一看势头不对,就请妈妈带自己上医院去验身,好洗刷老三,把他拯救出来。

她不知道妈妈刚才有没有在传达室给联防打电话,应该是没有的,因为他们紧跟着妈妈进校门的,没有看见妈妈在那里打电话。但她还是张着耳朵听着门外,如果一有响动,就马上叫老三骑车逃跑。

老三见静秋站在那里,连忙把自己的椅子让出来:“你坐吧,你脚疼,站了不好。我——站站不要紧。”

妈妈说:“静秋,你到你屋里去,让我跟小陈谈谈。”

静秋回到自己住的那半间,不知道妈妈把她支走是什么意思,两间房其实就是一间,总共才十四个多平方米,中间有个一人多高的墙,又不隔音,如果有什么她听不得的,应该把她赶到屋外去才行。她坐在自己床-上靠门的那一边,可以看见老三,但看不见坐在老三对面的妈妈。

妹妹也被赶了出来,对着静秋做鬼脸,静秋顾不上理她,只尖起耳朵听隔壁的庭审。妹妹站在靠门的墙边,象看大戏一样望着里间。

静秋听妈妈说:“小陈哪,我看得出来,你——是个很过细的人,对我们家静秋也很——耐心。你今天带她去看医生,我——很感谢,听说你还给过她很多帮助,我——都很感谢。”

静秋听老三小声说:“应该的,应该的。”她觉得他那样子好像有点卑躬屈膝一样。

妈妈又说:“可以这么说,你我在静秋的事情上,目标是一致的,心情是一样的,至少我是这样认为的,因为我——从今天的事情看出你——对静秋还是很——真心的。”

静秋见老三朝她这边瞟了一眼,似乎在看她听见这句没有,她对他笑了一下。妈妈的开场白似乎不是向联防那个方向发展的,就怕妈妈这是虚晃一枪,这段开场白一完,马上来个“但是”。

她听老三表白说:“我对静秋是真心的,这个请妈妈相信——”

妈妈说:“别人都叫我张老师,你也叫我张老师吧。”

老三赶快更正:“这个请张老师相信。”

妹妹看见老三胆战心惊、唯唯诺诺的样子,想笑又不敢笑,脸都憋红了,终于忍不住跑出门去,不知道跑哪里笑去了。

静秋不敢笑,只紧张地听妈妈的下文。妈妈说:“我是相信这一点的,所以我才觉得有必要跟你谈谈,不然的话——,我们根本没什么可谈的。”

老三连连点头,说:“那是,那是。”似乎很感激妈妈把他当作同一个战壕的战友。

妈妈说:“我们关心静秋,爱护静秋,就要从长远的观点着想,不能只顾眼前。人无远虑,必有近忧,静秋顶职,很多人都眼红,在背后戳是捣非。现在她顶职的事还没搞好,如果这些人看见你们两个人在一起,对静秋顶职的事是非常不利的——”

老三又连连点头:“那是,那是。”

沉默了一阵,老三大概觉出妈妈是在等他主动表态,于是清清喉咙,说:“张老师,您放心,我这次回去了,就不再来找她了,一直等到她顶职的事搞好了再来找她。”

静秋见老三踌躇满志的样子,望着妈妈那边,大概在等妈妈夸奖他几句。但她听妈妈说:“顶职的事搞好了,事情也没完,在转正之前,学校随时可以不要静秋——”

老三沉默了一阵,豪迈地说:“那我就等到她转正之后再来找她。试用期是一年吧?那我就一年之后再来找她——”然后他做了一下算数,订正说,“一年零一个月左右吧,因为她现在还没顶职——”

不知道妈妈是被他的主动配合还是被他的计算精确感动了,很温和地说:“你知道这么一句话吧?‘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如果你对静秋真是有——这份情的话,也不会在乎这一年多不见面,对不对?”

老三满脸是悲壮的神色,连声说:“对,对,您说得对。”然后还加以自我发挥,不知道是在说服谁,“也就一年多嘛,我们——还年青,还有很多——一年——多。”

妈妈嘉许说:“我看得出来,你是个懂道理的人,响鼓不用重捶敲,别的我也就不用多说了。我并不是那种死封建的母亲,对你们年青人的心情还是很理解的,但是现实就是这样,人言可畏,我们不得不谨慎一些。”

老三说:“我懂,我懂,您这也是为了我们好——”

大概妈妈已经站起身,下了无声的逐客令了,静秋见老三也站了起来,央求说:“我去打点水,帮静秋把脚洗一下,她脚底烂了好些小洞,里面都是煤渣,她自己看不见脚底,不方便,我帮她把煤渣掏干净了,上了药,就马上走——,以后这一年零一个月,就——拜托您照顾她了——”

妈妈说:“你在这附近晃来晃去不好,我去打盆水来吧。”

妹妹不知什么时候又折回来了,听了这话,一跳而起,说:“我去,我去。”妹妹一会就打回一盆水来,放在姐姐床边,静秋觉得自己象那些坐月子的人一样,躺在床-上让人伺候。她想下床,三个人都不让她下。

老三把静秋脚上的纱布打开,妈妈捧着静秋的脚看了一会,快要流泪了,走到一边,对老三说:“那就麻烦你了,我跟静思出去乘凉去了。”

妈妈把妹妹带走了,屋子里只剩下静秋和老三。她不让他帮她洗脚,怕把他左手的绷带打--湿----了。她自己洗了脚,他帮她擦干,把灯绳打开,把灯泡放低了,问她要了根针,用针-屁-股那头掏那些小洞里的煤渣:“疼不疼?我掏得太深了就告诉我。”

静秋想起刚才那一幕,笑他:“你刚才怎么象叛徒甫志高一样?卑躬屈膝的,一路点头,说‘那是,那是’。”

他也跟着她笑:“吓糊涂了,只知道说那几个字。”

“你怕我妈把你交给联防了?”

“那个我倒不怕,我是怕她不让我——等你了,又怕她骂你。”他开玩笑说,“幸好没生在甫志高那个年代,不然我肯定是个叛徒。如果敌人拿你做人质来威胁我,我肯定一下就叛变了。甫志高那时还不是因为害怕跟他妻子分离才叛变的吗?其实也很可怜的——”

静秋问:“你——恨不恨我妈妈?”

他惊讶地说:“我恨你妈妈干什么?”然后吹嘘说,“她都说了,我跟她的目标是一致的。你觉得不觉得,她其实很喜欢我的,她答应我一年——零一个月之后来找你——还说了我跟你是‘两情若是久长时’。”

“你——还蛮革命的乐观主义呢——”

“毛主席说了嘛,‘我们的同志在困难的时候,要看到成绩,要看到光明,要提高我们的勇气’。”

他聚精会神地掏那些小洞,她就一眼不眨地看他,想到要一年零一个月之后才能见到他,她觉得很沮丧,不知道这一年多怎么熬得过。她问:“你真的要等到一年零一个月之后才来——看我?”

他点点头:“我向你妈妈保证过了——,如果说了话不算数,她以后就不相信我了。”

他见她没吭声,就停下手中的活,看她一眼,只见她正眼巴巴地望着他。他看了她一会,猜测说:“你——要我来看你?你不想等那么久?”

她点点头。

“那我就不等那么久,我偷偷来看你,好不好?反正我是个当叛徒的料,向党表的决心,敌不过你一句话。”

她高兴了,说:“叛徒就叛徒,我们只要不被人发现就行。”

他把那些洞都掏干净了,给她的脚搽了药,把脸盆的水端到外面倒掉,走回来坐在她床边,说:“把你的照片给一张我吧,我——想你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

她觉得她的照片都照得不好,她也很少照像,找了好一会,才找出一张六岁时的照片。照片上的她,剪着个妹妹头,额前是一排整齐的刘海,穿着一条水绿色的连衣裙。照片本来是黑白的,她爸爸自己用颜色染成彩色,有些地方涂得不好,绿色都涂到裙子外面去了。她把那张照片送给他,许诺说以后照了像再送他一张。

他曾经送过她两张他的头像,夹在书里信里给她的。现在他又从包里拿出一张,是张风景照,他穿着白衬衣,一条颜色很浅的裤子,手里拿着一个纸卷一样的东西,站在一棵树下,她认出就是那棵山楂树。照片上的他,显得很年青,很英俊,笑微微的。她很喜欢那张照片,现在她妈妈已经知道他们的事了,她也不怕把照片放家里了。

他问:“喜欢不喜欢这张?”他见她点头,表功说,“专门跑到那树下照的。”然后又许诺,“等你顶职了,转正了,我带你去那里看山楂花,我们在那棵树下照像。我有照像机,我还会自己洗相,我给你照很多像,各种姿势的,各个角度的,洗很多张,放大,把我寝室挂满——”

他掏出一些钱,放到她床边的桌上,说:“我把这点钱留这里,你如果不想我再割我的手,你就收下。再不要到万驼子手下去打工了,如果瓦楞厂有工打,打打可以。如果你不听我的话,又跑回万驼子那里打工,或者打那些危险的工,我知道了会生气的,我不会不理你,但是我会一刀一刀割我的手。你相信不相信?”

她点点头,保证说:“我不会再回万驼子那里打工的。”

“那就好,现在你妈妈已经知道我们的事了,基本上也算是同意了,只是个暂时不见面的问题,所以你告诉她这些钱是我留下的,她肯定不会骂你。”

他看看表,说:“不早了,我要走了,免得把你妈妈和妹妹赶在外面不能回来。”他在她床边蹲下来,-搂-住坐在床-上的她,交待说,“你自己记得每天搽药,如果药搽完了还没好,自己记得去医院看医生。”

两个人缠-绵了一会,他毅然决然地站起身,说:“我走了,你就坐那里,别起来,你的脚刚搽了药,别搞脏了。”

她就呆呆地坐在那里,听他走出去,开车锁,推车,上车,然后一切复归寂静。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