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七(8)怀疑

七(8)怀疑

  七(8)怀疑

 

  话说远安与这个凭空冒出来的水月姑娘居然一见如故,两人一直在远安房里说说笑笑,玩了很久,天色不早,那水月姑娘要回府了,远安一直送她到门口。

 

  远安与她道别,还依依不舍:“姐姐一定要常来玩。

 

  水月握了远安的手:“一定一定。妹妹请回吧。

 

  远安转身进门,水月上了车,不想一人蹭地一下窜进来,正是穆乐。

 

  水月看着他笑,仿佛早就料到一般:“你好大胆子,竟敢上我的马车!

 

  穆乐可是慌慌张张急赤白脸的:“这么长时间,你,你你跟她说什么了?

 

  水月转转眼睛:“谁呀?你主子?女孩子之间的事情呗。

 

  穆乐指了指自己:“没,没跟她乱说,乱说我?我的不好?

 

  水月看定了他:“你那么在乎吗?让我想想你是喜欢她吧,你喜欢她?!你喜欢你主子了?

 

  穆乐哪见过什么世面,掩藏已久的心事竟被她一句话给诈了出来看着她,也不用如同天枢一样狡猾,但凡是个别人都会当即否认,可他竟没说不对,喃喃道:“胡说什么呀怎么叫喜欢?

 

  水月紧追不舍地:“就是心里总想着她。总想着跟她在一起。看见她,跟她在一起,你就高兴,就欢喜呗。

 

  穆乐蹲着想想,她说的这些症状,自己其实真的都有,就是总想着远安,就是总想跟她在一起,有她在了,他就自在,对呀,这不就

 

  是喜欢吗他低头思忖,半天不说话。

 

  水月见他这般,恨得牙齿发痒,咬牙道:“可惜呀她喜欢的却不是你。你就别惦记她了。

 

  穆乐一听这话,着急了,抬了头:“怎么了?

 

  水月道:“她心里有别人呗。再说了,你是他奴才,她怎么能看上你呢?

 

  穆乐纠正她:“我不是她奴才。

 

  水月哈哈大笑:“那你以为你是什么?

 

  穆乐恼怒,立着眉毛,他也不知道那是远安常做的臭脸,自己这样子已经像足了她:“把我的名牌还给我,你快走吧!以后别让我再见到你!

 

  水月发狠,一脚把穆乐从车子上踹了下去:“小混账,知道怎么跟我好好说话了以后,再来跟我要名牌吧!

 

  穆乐摔在地上。

 

  水月的车子扬长而去。

 

  南景王府里,星慧郡主从一个房间里面出来她为了佛珠而来,可是今日又是一无所获。

 

  王府的仆人老王提着灯等在门口:“郡主可找到您要的那本书了?

 

  星慧又给了他一些银两:“还是没有头绪。

 

  老王道:“不如您告诉我那本书的名头版面,我帮您在府里各处继续找找?

 

  星慧哪能告知他实情,便说:“不必了,以后我常来,也顺便给老王爷问安。

 

  “您有心了。

 

  老王引着星慧向外走。

 

  恰逢水月姑娘从叶府回来了。

 

  两人迎面一见,都是一愣。

 

  星慧连忙脸上带笑迎上前去:“水月姐姐,好久

 

  不见了。

 

  水月却仿佛不认识她一般,打量半天方才想起,假模假式地寒暄道:“星慧郡主,上次您来送我祖父的药,我本该登门拜谢的。

 

  星慧道:“那是小事,是我哥哥惦念南景王的病情,这不是今日又嘱咐我来送药。

 

  两人离得近了,星慧仔细端详水月,只觉得她面色十分倦怠不好,那脸上的肌肤明显下垂,仿佛雨后的墙灰就要从墙上泄下来似的,星慧关切道:“姐姐是不是不舒服,气色欠佳。

 

  水月连忙把脸转到一边:“哪有哪有,许是我今日出门玩了一天,肚子里面饥饿了。郡主留下用些茶点吧。

 

  星慧知道她这是送客的话,自己也不想勾留,便道:“改日吧,我府里还有事情,着急回去呢。

 

  “那我就不留您了,郡主慢走。

 

  两人分开,转了头,各自都怀疑。

 

  水月:“老王。

 

  仆人上前一步:“姑娘。

 

  “这星慧郡主怎么最近常来呀?她是要干什么?

 

  老王是收了星慧好处的,替她掩护道:“奉其兄郁王之命,来给咱们老王爷送药。

 

  水月命令:“我不在家,你们可仔细陪好了,别让郡主四处闲逛。有什么差错,就是你的责任!

 

  “是。

 

  车子停在门口,星慧上了车,心里面疑云重重,她分明记得幼年时有一次进宫,曾见过南景王府的水月姑娘,她天生貌美,尤其是一双眼睛长的奇怪,星慧

 

  曾问她:水月姐姐,为什么你眼睛的眼色与我不同啊?

 

  水月道:“因为我娘是胡人公主。她是绿色的眼睛,所以我也是绿色的眼睛。

 

  星慧当时心里面只是羡慕,她也想要绿色的眼睛呀

 

  如今看来,真是怪了,几年不见,难道一个人眼睛的颜色也会变化?

 

  这里面定有蹊跷!

 

  说到底,此时的星慧在她的逻辑里,多少干的也是正事儿。

 

  远安就不了。

 

  远安一般不干正事儿,更何况她刚刚被水月姑娘给点化了

 

  大晚上的,她换了身衣服又出去了,骑着自己新弄来的红马“小桃子直到洛阳县衙门口,兴冲冲地从马上翻身下来,走了几步,又停住了,回头看她的“跟屁虫穆乐,“告诉你不用陪我出来了,我有事情要做。你总是跟着我干什么呀?

 

  穆乐实情相告:“天色太晚,街上都快没人了,你这个时候出来,我哪能不跟着。

 

  远安是颇有些不耐烦的:“我说你这小孩怎么现在越来越像嬷嬷了?你是担心有人打劫我?就我这一身功夫,能打劫我的人还没出来呢。得,我去去就回,你就在这儿门口等着我吧。

 

  远安提了小包裹往里走,迎面遇见县官:“叶大小姐呀,我最近可是总能见到您。

 

  远安也不掩藏:“大人,赵澜之呢?这衙门里怎么空荡荡的,你的那班手下呢?

 

  “我的手下?叶大小姐这是又来找赵澜之的?他

 

  今夜布防去了!

 

  远安一听这话,十分兴奋,几欲摩拳擦掌:“布防?布什么防?逮什么人?是不是那个剥人皮的变态?您快跟我详细说说!

 

  县官道:“哎这是公务,我本不当讲,可是叶大小姐您是天后的红人,咱俩也不是外人

 

  远安道:“您快别废话了,快告诉我吧。

 

  县官与远安耳语,远安听了眉飞色舞,也不等他说完,转身就往外跑,穆乐仍是等在门外,远安翻身上马:“走!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