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七(12)不是妖精

七(12)不是妖精

  七(12)不是妖精

 

  穆乐正给马喂草,远安拉着水月疾步而来。

 

  穆乐起身,看着她们:远安气势汹汹,水月胜券在握。

 

  穆乐低下头,绞着手指头,眼睛乱转他可是没主意了。

 

  远安:手里东西放下,我且问你几句话。

 

  穆乐:哦

 

  远安:你与水月小姐早已相识?

 

  远安心想,果然如此。

 

  穆乐:嗯。

 

  远安:你跟我借钱买的耳环,是要送给她的?

 

  穆乐心想事情原本如此:嗯。是。

 

  远安一听:你,你与她

 

  穆乐正要张嘴分辨,水月一看,这还能让你们把话说明白了?连忙抢道:“告诉远安,你是怎么在桥头搭救了我,把我拽上来。你是怎么冒雨在湖边等我。你跟我又是怎样在茶馆谈心的。

 

  穆乐皱眉糊涂,脑筋不够用了,自己似乎跟她又不是那么一回事儿,可水月所言又似乎一句不假,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话了。

 

  远安一听,哎呀呀你们还有这么一出,连忙道:水月小姐所说的都是真的?

 

  穆乐:嗯,都是真的

 

  远安还要再给他机会:没有假话?

 

  穆乐哪里明白:没有假话。

 

  远安沉吟,点点头,看来水月说的是实情,她又像是松了一口气,穆乐虽然单纯,但这一番也没被人骗了,他自己也都承认的,她跟着着急也没什么用,于是淡定说道:“我欠她人情,她既然跟我讨要你,我就把你给了她吧!

 

  穆乐惊讶地抬头看她,啊,水

 

  月说的没错,自己这是真的要被远安给出去了呀

 

  水月在远安身后看着穆乐胜利地笑。

 

  穆乐还要确定:你,你要把我给她了?

 

  远安看着他眼睛:嗯!

 

  穆乐沉吟片刻,心想果然没错,她待我也就是当做小猫小狗而已,心里面霎时冷了,抬头道:“好!好!

 

  水月在后面加码:“怎么样穆乐,我说的吧?只要我要,你主子就会把你给我。她这人大方,这些事情啊,人啊的,她都不放在心上。

 

  穆乐紧紧看着远安,嘴巴里面仍是重复道:“好!好!

 

  水月道:“去收拾一下东西,跟我走吧。

 

  穆乐咬了咬嘴巴:“我在这儿什么都没有!哦对,这个,这个还给你!

 

  他把手里的名牌扔给远安,转身就往外跑。

 

  水月对远安笑笑:谢谢你了妹妹,咱们回头见。

 

  水月正要抽身而退,远安叫道:慢!

 

  水月回头看看:“还有什么?

 

  远安正色道:“水月姐姐,你听我说句话。你教我化妆梳头,发嗲作姑娘,我谢谢你,也从心底里面当你是朋友。可你没当我是朋友。你来我这里就是冲着穆乐的。早跟我说明白你二人心有灵犀,我必然全心祝福。可是你跟我耍了心眼。从此以后,咱们不是朋友!你跟我耍心眼可以,可是你得好好对他!我给他当了一时的主子,可一辈子都护着这个人。穆乐要是在你处受了一点委屈,我都不会让你

 

  好过!我说到做到!

 

  水月心想,哟这不是挺明白的吗?可惜你们两个也不把话说清楚,就那么着了我的道儿,得,现在说什么也都完了!旋即冷笑:“你放心,我待他肯定比你好!

 

  水月转身走了。

 

  远安手里攥着穆乐的名牌,负气独自站了好久,仍是难以置信:这小孩竟真有了心上人,真跟人走了?怎么他也没跟我早早交代一声呀?早说一声,我是不是还可以备些礼物?也不至于这么闪我一下呀

 

  她心里面有些酸酸的感觉,是难过的,舍不得的,遗憾的,还有些什么,自己也说不清楚,这样想呀想呀,忽然想通了,接受了,她娘亲死的时候,她不也接受了吗?她后妈来了生了小弟,亲爹爹变成后爹爹了,她不也接受了吗?她一天到晚把他们整的够呛,他们不也都接受了吗?所以,过日子还不就是这样,哪能什么事儿都跟你商量呀?自己想通了就行了

 

  反正还有赵澜之嘻嘻

 

  远安一想到赵澜之也就眉开眼笑了,跟自己说道:“穆乐与水月两情相悦,能终成眷属,也是好事儿,好事儿!

 

  她蹦蹦跳跳地回了房间。

 

  暮色中的南景王府。

 

  水月姑娘的房间里,星慧郡主在四处翻找,来了几次,一无所获,这一日她终于进了那水月姑娘的房,希望在这里能够找到佛珠的一点蛛丝马迹,没有,还是没有,星慧着急起来:

 

  “佛珠啊,佛珠,你可到底是在哪里?!

 

  门外家仆老王急急敲门:“郡主啊,我们家小姐这就回府了,进了大门了。您在她的房间里面是找没找到那本书呀?我求求您出来吧,我把您领她屋子里面来了,她知道了,我可不好交代了呀!

 

  星慧仍不甘心,不肯离开。

 

  老汪着了慌:“郡主郡主,我求求您了!

 

  星慧忽然注意到水月的卧榻边有个小小的黑色按钮,她之前没有留意,是因为那按钮与旁边的床头几成同色,这是什么东西?可有什么秘密?

 

  星慧刚要上去摁,却发现水月的枕头奇怪,长方形的枕头心里面竟是个抽屉,星慧拉开抽屉,里面是个精致的盒子,打开看,里面竟是小手指甲大小,数十颗黑色的药丸,香气奇异。

 

  星慧暗忖:“这是什么丹药?味道香甜强烈。奇怪,水月年纪轻轻,看上去精神健旺,为何要服用丹药?哼,这个家里蹊跷,待我拿回去研究研究。

 

  星慧拿定了主意,正要把那装着盒子里的药丸倒出来揣在怀里,老王从外面闯进来:快走吧,郡主,我们家小姐直奔里院过来了!

 

  星慧很是镇定:“我就好了!

 

  她带走了药丸,只把小匣子放回原处,与慌慌张张的老王一起出来。

 

  檐廊下,一个往外走,一个往里进,星慧郡主与水月迎面相逢。

 

  水月没有好脸:星慧郡主,您又来了?!

 

  星慧笑笑:

 

  不能不来,我兄长惦念老王爷的病情呢。

 

  “这就要走了?

 

  星慧道:“是呀,晚上郭将军的府上还有赏花的宴会。我还要去会见朋友。

 

  水月道:“不留您了,请慢走。

 

  两人擦身而过,彼此生厌,各自撇嘴。

 

  星慧忽然停住了脚,回头看看穆乐,她认得他的,罗天洞外蟒蛇潭上,这个小模小样的男孩给叶远安细心地扎好绑腿。他怎么到这里来了?

 

  星慧道:“哎,这个小厮我见过的。他不是,他不是户部尚书叶大人府的吗?

 

  水月道:“郡主你好眼力,他原来是叶大人府上的小厮。可是从今儿起来我府里了。

 

  星慧笑笑离开:“原来如此。

 

  天色渐黑,南景王府点上了好些个红色灯笼,趁着个好月亮,竟有几分喜气。

 

  豪华舒适的房间里,小厮们正殷勤地伺候穆乐。

 

  爷,我把您这件衫子脱了

 

  爷,小姐嘱咐您把这件换上。

 

  爷,我帮您把靴子拔了

 

  嗨,都是爷们,您忸怩什么呀

 

  小厮们袭上来,穆乐左右躲闪不成,被扒光了上衣。

 

  他终于受不了了,冲着所有人发狠:“你们都走开!

 

  小厮们可不答应:“小姐让我们来伺候您的!您别客气了!

 

  小厮们扑上去盖起了人堆,以为这样就能把穆乐制住,谁知他们一一被穆乐弹开,各自摔个狼狈。

 

  “看不出来,爷你出手好重!您看我们这都见血了!

 

  

 

  穆乐也不知道是该给自己遮住胸脯还是摆架势吓唬人:“你们再上来,我就真不客气了!

 

  正是不可开交之际,水月从外面进来,抬眼看看,命令小厮们道:“你们都下去吧!

 

  房间里瞬间只剩下他们二人,水月看着穆乐没有好笑,穆乐找衣服挡身体。

 

  这洛阳城第一色女却并没着急,执着一根花枝,摇头晃脑地说道:“这花草叫做绿萝,夜里会有香气,驱避蚊虫,人闻了安眠好睡觉。这画儿是谭笑年的,一百金买来的,一百金知道吗?能把你眼睛闪瞎。你拿的那件衣服,那个叫凤脂绸,轻软舒服,袍袖当风。看那张床,那都是织锦缎子!我让你住这么好的地方,让这些人伺候你,你还把人打了。我说你呀,你可真是不识抬举!

 

  穆乐哪里懂得她说的那些七七八八,只道:“我不喜欢这儿!

 

  水月:“那你喜欢哪儿?你喜欢那个臭烘烘的马厩?你愿意住那个破茅草房?你想就那样能天天看着远安,是不是?贱骨头!你就自己做梦吧!她才不把你当回事儿呢,怎么能把你说给就给我?!要不然你怎么到我的手上了!

 

  穆乐皱着眉头,喃喃自语:“是呀,你说得对,她并不把我当回事儿,否则怎么就会把我给了出去?

 

  水月接近了他,轻轻捧着穆乐下巴,转过他脸,吐气如兰:“她当你只当是个东西,是个奴才,是个

 

  玩意。只有我是真的。真的喜欢你,对你好。那天在桥上遇见你,我就忘不了你了

 

  她说着就要凑过来亲吻穆乐,穆乐忽然回过神来。

 

  一把推开她脸。

 

  水月别着脸,歪着嘴,还在坚持,穆乐用手勉力支开她。

 

  水月喝到:“你松手!

 

  穆乐道:“你别过来!

 

  水月道:“混蛋!你还真敢跟女人动手呀!你小心我咬你呀!

 

  穆乐见她说真格的,他怕被咬,赶快松了手。

 

  水月回头又要扑上来亲他的瞬间,穆乐却吓得牙齿打架,手指着水月的脸,哆哆嗦嗦地说道:“你,你你的脸你是不是个妖精?你变化了?太,太,吓死人了

 

  水月大骇,对着铜镜子一看,只见自己五官移位,口眼歪斜,她连忙捂住脸:“我没事儿!我很好!我不是妖精!我没有变化!我有点累,小时候的毛病犯了。你吃点喝点睡觉吧!放心我没事儿。明天看我依然很漂亮!

 

  色心暴起的水月忽然就这样夺路而逃,穆乐惊魂未定,吓得呲牙咧嘴,浑身是汗。

 

  水月狼狈地回了自己的房间,从枕头芯子里找到小药罐子,可怎么也倒不出来她的药丸被星慧拿走了,如今还剩了什么?!

 

  水月大骇:“啊?我的药呢?!明明还有的是的呀!我的药怎么都没了?!来人!

 

  老王从外面进来,水月捂着脸说话,气急败坏:“

 

  有谁进了我的房间?谁动了我的东西?

 

  老王道:“回禀小姐,除了给您打扫屋子的丫鬟,并不曾有旁人进来呀。

 

  水月:“不对,不对,有人偷了我的东西!

 

  老王欲盖弥彰:“主人,您是短了什么,我这就把家里人都叫出来,一一查看。

 

  她这样子怎么见人?水月道:“算了想象不对劲儿,腾地跳起来,一只手捂着脸,一只手揪住老王的领子,“你说,是不是外人来过?那个星慧郡主,她鬼鬼祟祟地,是不是她来我房间偷过东西?!你给她把风放哨?!

 

  老王指天抢地:“天地良心啊,那星慧郡主每次都是来给老王爷送药的,怎么会,怎么会进您的房间呀小姐!

 

  水月砸碎了杯子:“出去!出去!

 

  老王屁滚尿流地跑了。

 

  水月大哭,把房间里的东西砸了半数,擦了眼泪咬牙发狠:“完了,我的药没了!我的好日子要没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