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七(18)凶犯归案

七(18)凶犯归案

  七(18)凶犯归案

 

  话说血肉人小可良心发现把远安穆乐从沙井中救了上来,远安好不容易倒过来气儿,当下确实更迷糊了,这人不是坏人,那她是谁?谁是坏人?穆乐便把自己所知的前因后果前前后后地跟远安讲了一遍,他嘴巴笨拙,手脚并用,还前言不搭后语,当事人小可在一旁都听得迷糊了,却见远安听得眉飞色舞,咬牙切齿,全情投入,小可不由得心里感叹:这俩二货彼此交流是有密码的吗?

 

  穆乐说完,远安霍然起身,摩拳擦掌兴趣盎然:“听明白了听明白了!你,她指着小可,“你是披着水月画皮的丫鬟小可。你,她指着穆乐,“你是朋友有难,仗义相帮的穆乐,她叫你托托。

 

  铃铛老师失踪,那几个女子在市井上遇害,跟你们并无关系,而是另有其人。是那个真正的,蛇蝎心肠的水月姑娘!

 

  远安转了一个圈,刮着下巴思考,“所以今天晚上,去过铃铛老师房间的,绝对不仅仅是一个想要拿回丹药的穆乐!还有一个想要害人的水月!穆乐拿走了丹药,而她劫走了铃铛老师!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这是计中计!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你们只是拿到丹药,总有几天吃完。她劫走了铃铛师傅,丹药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哼!好买卖,好买卖!我呢?我若是拿到此人,能找到铃铛,又能帮赵澜之破案,还那些死者公平!就这

 

  么办了!可是要到哪里抓到她呢?!

 

  小可翻白眼:“你等于什么都没说。

 

  远安怒:“你又找揍吧?

 

  两人推搡,药瓶子掉在地上,穆乐上前,拾起来看,从里面找到一根黑色的羽毛。

 

  小可上前:“这是什么?

 

  穆乐:“这是乌鸦的羽毛

 

  穆乐把那黑色的羽毛放到鼻子前嗅了一嗅,浓重的腥臭味道让他眼前忽然出现了尸横遍野的战场。

 

  穆乐闭上眼睛,痛苦地如同过电一般。

 

  远安道:“怎么了?

 

  “是,腐尸的味道

 

  远安略略沉吟:“我明白了。我知道在哪里能够找到那个水月姑娘了。

 

  小可道:“哪里?

 

  远安眯着眼睛:“城西,乌鸦聚集的乱葬岗!走!

 

  月黑风高,三人纵马前行,不一时便来到了乱葬岗,只见鬼火流动,乌鸦乱飞,四处黑影潇潇,让人不寒而栗。三人不敢怠慢,缓缓探入,前后左右留意着动静。忽然黑影一闪,斗篷人水月在他们身后飘来,发出怪笑。

 

  远安猛回头:“出来!别鬼声鬼气地吓人!

 

  水月迎风抖动:“你们居然真的找到这里来了不容易呀。小可小可,咱们好久不见,你是找了帮手了?你以为带这两个人来,就能把我怎么样?!

 

  小可道:“水月小姐,你杀人害命,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劝你停手伏法吧!

 

  斗篷人水月哈哈大笑:“我停手伏法?我杀

 

  人害命?别开玩笑了,这些事情都是你做得,跟我没有一点点的关系,哈哈哈哈!

 

  小可大叫:“你胡说,你抵赖!你是凶手,这才是真相!

 

  水月还在笑:“真相要看证据!我说是你就是你,不信,不信你来

 

  斗篷人水月在前面飘动,远安小可穆乐三人站着没动。

 

  水月回头看看三人:“怎么?不敢了?你们不想看看那些姑娘被揭下来的面皮?你们不想找到那个铃铛老师?

 

  远安低声嘱咐身旁两人:“都小心点!

 

  三人跟在水月后面,进入乱葬岗深处。

 

  几人向前继续行进数丈,经过一株老松的时候,那斗篷人忽然不见。

 

  小可上前几步:“人呢?

 

  话音未落,小可只觉得脚下一软,瞬间堕入了一个丈八深井,头磕在石头上,立时晕了过去。

 

  远安“哎的一声,要上前营救,却不小心踩中绳索被吊了起来,她身体晃荡,头撞在树上,心里再有不甘,却还是晕了过去。

 

  穆乐要去救远安,斗篷人水月从后面用木棍击中了他的头,穆乐只觉得头上剧痛,可是他身体骨骼硬朗,那一重击之下却没倒,支撑着转过身来,对正了斗篷怪物的脸,水月惊讶,穆乐伸手取她,星慧从后面上来,洒了迷魂药粉,穆乐晕倒了。

 

  星慧冷眼看看水月:“我早告诉你不要掉以轻心!这个跟着叶远安的小子很是难缠!

 

  水月看看倒下的三人

 

  嘻嘻一笑:“那又怎样?他们还不都是中招了?

 

  昏迷中的远安穆乐小可三人被水月与星慧挪到暗洞里,挺在一个巨大的黑色石头上。

 

  水月与星慧郡主看着她们,洋洋得意。

 

  水月道:“我知道你想要找的那颗珠子。少年时候我在祖父的房里发现了它,上面都是密密麻麻的符号,我喜欢摆弄这些玩意,就把那些符号抄了下来,研究了好多年,也没什么大进展。不过还是明白了其中一小小部分的含义。那就是换人皮!

 

  星慧郡主道:“我只听说过移魂换皮的传说,从来没有亲眼见过。难道真有此法?

 

  水月道:“当然!星慧郡主,我今天就让你见识见识小可呀,小可,你终于该把我的皮还给我了!

 

  水月再不多言,当下给小可去皮脱肉,将那皮囊裹挟在自己身上,动作熟练,却无比恐怖,星慧眼看着,暗暗吃惊,心想:“难怪国师想方设法地要找回三藏佛珠,仅仅一颗柱子上一小部分的法术也能如此精妙,若能找回九颗,全部掌握,那岂不是天下无敌了?!

 

  之前血肉模糊的水月终于脱去了斗篷,变回了真身,不禁仰天大笑:“我啊,我终于变回自己了!终于变回自己了!谢谢你,星慧郡主,若不是你的主意将他们引到此处,我怎么能拿回自己的皮囊?现在,我要将他们统统杀死!

 

  星慧冷笑:“真愚蠢!

 

  “

 

  说谁呢?

 

  星慧道:“你杀了他们,谁来替你顶罪?洛阳县衙的捕头又怎会停止追踪?最后不还是要查到你的头上?

 

  “你是说

 

  星慧道:“留下他们,就留在这里,这个血肉模糊的小可就是杀人犯,而远安和这个小奴,他们就是她的帮凶。你?水月姑娘,你回去南景王府,安安稳稳地作你的小姐!

 

  水月转转眼睛:“可是她们岂能轻易认罪?

 

  星慧道:“你忘了我们的证人了?

 

  两人相视阴笑。

 

  星慧道:“事不宜迟,快走吧。捕快们应该就快来了!哎,你得把这个留下。

 

  星慧把水月手里的刀子放在小可手中。

 

  两人抽身而退。

 

  她们并没有留意到远安恰在此时稍稍睁开了眼睛,看见了她们的背影,可片刻之间她又晕了过去。

 

  星慧所说的证人究竟是谁呢?

 

  破晓时分,暗洞的深处,腹部受伤的铃铛老师从昏迷中醒来,剧痛,挣扎着起身,虚弱地自言自语:

 

  “这,这是哪里呀?啊我想起来了有人要杀我,有人刺伤了我

 

  铃铛摸着墙爬出小间,来到暗洞大厅,看见四处皆是死者的脸皮和昏迷中的远安穆乐与血肉人小可。

 

  三人正渐渐醒来。

 

  小可手里拿着刀子看见了铃铛。

 

  铃铛瞬间就想起了自己被她刺杀的场面,当下大骇叫道:“别杀我!别杀我!

 

  小可不明就里:“我?

 

  铃铛:别过来!

 

  小可忽然想起

 

  了什么,摸了摸自己的脸,哎呀,皮呢?皮呢?!

 

  小可挣扎着上前,想要跟铃铛老师解释,可劫后余生的铃铛哪里肯听,拼死与之搏斗。就在同一时分,一直追踪凶徒的赵澜之等人跟随着回巢的乌鸦找到了乱葬岗,众人下马。

 

  猎犬带路,衙役们沿着一条小路通向了暗洞。

 

  衙役们赶到,却正巧看见小可与铃铛纠缠在一起,还有苏醒中的远安与穆乐。

 

  所有人都愣住了。

 

  赵澜之大骇:“远安!

 

  远安迷迷糊糊:“赵澜之

 

  铃铛师父一见衙役感到,大声呼救:“救命!救命呀!

 

  血肉人小可害怕极了,着急要跑,却被衙役们摁住。

 

  小可猛然回头,露了那一脸血肉,衙役们吓了一跳。

 

  穆乐大叫:“放开她!

 

  他话毕上前与衙役们揪斗,赵澜之咬牙,抄了兵器上前。

 

  穆乐刚刚苏醒,手脚筋骨尚未展开,之前的药劲儿没过,哪里是赵澜之的对手,几下就被他制住了,赵澜之刀刃摁在穆乐的脖子上,他一动不动。

 

  远安急得要命:“赵澜之你放开他们!他们不是杀人的凶犯!你放开他们!

 

  赵澜之指着血肉人小可和穆乐对四下命令:“把这个怪物,这个小奴,还有叶远安全部给我带走!

 

  众衙役:“是!

 

  血肉人小可凄厉的惨叫:“我不是怪物!放开我!放开我!是南景王府的水月小姐害了我!是她害了我呀!

 

  三个人挣扎着

 

  却还是被衙役们带走。

 

  负伤的铃铛老师瑟瑟发抖:“大人大人你们晚来一步,我就要被那怪物害死了!

 

  赵澜之面色冷峻:“快送铃铛师傅去医治!

 

  众衙役这时方向四周看看,只觉得无比恐怖:“大人你看,这里都是之前那些死者的脸皮呀!

 

  孝虎道:“真相大白!

 

  洛阳城的凶残大案,如今凶犯归案,时不可待,没过两日,县令升堂审案,可那束手就擒的血肉人小可却指正南景王府的大小姐水月姑娘才是元凶,水月姑娘被带到,在县衙大堂上与小可对质。没有皮肤的小可指着恢复了原貌的水月姑娘:“是你,你原本是个没有皮的怪物!那些人都是你杀的,跟我无关!

 

  水月早已经做好准备,此时摇着扇子,镇定无比:“天大的笑话,我都看不见你的脸,我都不知道你是谁,什么事情得罪了你,居然编排如此无稽之谈来诬陷我!剥皮换脸?从来没有听说过!大人!这样杀人害命的怪物,你不杀了她,还留着干什么?!

 

  小可大喊:“我没有!我没有杀人!

 

  县官胆小甚至不敢看小可:“是不是你杀的人,除了险些被害的铃铛花房的师傅。我还有证人!来人

 

  啊,把那个乞丐带上来!

 

  之前侥幸脱险的乞丐上来,看着血肉模糊的小可,可不就是之前那人?乞丐颤抖着:“是她就是

 

  她!我看到的就是她!

 

  

 

  水月冷笑:“你还有什么话好说!大人,我还要回去照顾祖父,不能在这里就留了。告辞!

 

  县官起身相送:“水月小姐慢走,我改日一定去看望老王爷。

 

  水月得意洋洋,转身就走。

 

  县官:“这个怪物杀人剥皮,人证物证俱全,三日后处斩!

 

  小可喊冤却天地不应。

 

  县官一拍惊堂木:“本案审结,快把这个怪物给我带下去!带下去!

 

  县衙外面,百姓围了几层,议论纷纷,其中人鼓动着:“大家都知道了吗?杀人剥皮的凶手在乱葬岗

 

  被逮住了,那是个没有皮的怪物,专门害小姑娘!可是她不是一个人,她还有两个帮手!

 

  有好事的连忙问道:“谁呀?谁呀?

 

  “就是户部尚书叶大人的女儿叶远安和她的小奴才!如今县衙老爷把那个怪物判了死刑,可是两个帮

 

  手仍然没有定罪,这不是官官相护吗?

 

  众百姓一听,更是群情激奋:“这怎么行?杀人偿命!偿命!

 

  县衙门口乱成了一锅粥,百姓们纷纷叫嚷要严惩远安和穆乐,鼓动者抹身来到了车子外面,对着窗子

 

  里面说话:“我照您的吩咐,把话都说了。

 

  一锭银子送了出来。

 

  那人拿了银子跑了。

 

  车子里面是星慧与水月。

 

  水月看看星慧:“你是一定要治叶远安于死地呀。为什么?

 

  星慧看也不看她:“深仇大恨。与你无关。什么时候把珠子给我?

 

  水月转转眼睛:“着

 

  什么急啊?这事情还未尘埃落定。等到所有知情者都问斩了,我一定会给你。

 

  星慧镇定地:“你最好信守诺言。

 

  南京王府的家奴老王在外面着忙地:“小姐!小姐!

 

  水月十分不耐烦:“什么事情?催命呢?!“

 

  老王道:是老王爷,老王爷他断气了!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