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2)欢哥儿

八(2)欢哥儿

  八(2)欢哥儿

 

  就在天枢回忆起自己的恩师三藏和十几年前慈恩寺大火的时候,星慧郡主在寻找着下一颗佛珠。

 

  它在哪里了?

 

  远离洛阳的的山野乡间,十五的集市上,一个贩卖各式牵线玩偶的摊位吸引了很多小孩子围观,那些栩栩如生的玩偶是有摊主亲手所制,她看上去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名叫玉婶,面容清秀,态度和气,鬓角有白发,她手里面一边在扎制着新的玩偶,一边跟身边的小孩子们说话:“买一个回家去吗?我做的玩偶活灵活现,可好玩了!

 

  小孩拿起一个牵线玩偶,不会摆弄,软在桌子上。

 

  玉婶和气地:“不是那样玩,你看,像这样把手指头插在里面,他就听话了

 

  玩偶被她摆弄着舞舞咋咋,更有了生气,小孩子们拍手笑,烧饼铺家的小孩儿凑了钱给玉婶,讪讪然:“玉婶,便宜点卖给我们吧

 

  玉婶点一点,收下钱,把玩偶给他:“我家欢哥儿再去你爹铺子里吃烧饼的时候,让你爹算便宜点哈!

 

  “玉婶儿最好了!小孩子们拿着玩偶快乐地走了。

 

  天阴,要下雨,玉婶着急忙慌地赶快把玩偶,布匹,针线等收起来。

 

  有个少年过来帮忙收拾,玉婶是认识他的,他是儿子的同学:“谢谢你呀,小六,学堂下学了?

 

  小六道:“师父今天会友,学堂没有课啊玉婶。

 

  玉婶讶异:“啊?可是我家欢哥儿一早就出门了呀

 

  

 

  小六道:“没见欢哥儿,师兄弟们一起约了一起去游泳都没见他呢

 

  玉婶发呆:“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怎么又撒谎了?

 

  玉婶扔了摊子冒雨往家里奔。

 

  那些个玩偶被扔在了后面。

 

  玉婶跑回租住的茅屋,空无一人,她翻箱倒柜,却见衣服没了两件,攒的银子也没了玉婶流泪:“这孩子是真的跑了?老天爷啊,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她于是想起几天前发生的事情

 

  玉婶的儿子欢哥儿十四岁了,家境清贫,却是少爷做派,玉婶正给他缝补衣服,欢哥儿在看书背诵,忽然烦躁了,扔了书站起来。

 

  玉婶抬头看看儿子:“饿了?娘把红薯给你拿过来?还蒸了咸鱼呢!

 

  欢哥儿道:“娘,我不想吃红薯!

 

  玉婶笑:“那你想吃什么

 

  欢哥儿道:“我想,我想吃炖肉,管够儿吃!他说罢夺过玉婶手里的衣物,“我也不想穿这个了,娘,你跟我说过我爹的事儿。我不该吃成这样,穿成这样!我应该是个公子!我不想跟你混成这样!

 

  玉婶起身,一个耳光打在欢哥儿脸上:“你抱怨什么?我短了你吃穿?还是没供你念书?我让你跟着我风吹日晒地去摆摊儿了吗?跟你说你爹,是想你知道你不是没有来源的孩子!但是我告诉你,你现在过的就是你该过的日子!你不是什么大少爷!吃不了炖肉,也穿

 

  不上绫罗绸缎!现在我问你,锅里有红薯,还有我舍不得吃留给你的咸鱼,你吃不吃?!

 

  欢哥儿捂着脸扁嘴要哭,点点头:“我吃,我吃

 

  此时的玉婶擦了眼泪,心想也许就是在自己打他的那个时候,欢哥儿下定了决心离家出走,为娘的还在责怪自己,却发现榻子下面压着信,打开,是欢哥儿的笔迹:“娘,我走了。我要去洛阳找我爹!你们的信物我也拿走了!你说的不对,我是大少爷,我怎么不是?我不信我一辈子过这种日子!

 

  玉婶擦了眼泪撕了信,起身拿着桑叶喂蚕,咬牙发狠:“走吧,走了好!省着我烦心!不过洛阳城可比不上家里,那里的人多又凶狠恶毒,你要是像我一样被骗了,可别指望着我再去领你回来!还是我的蚕宝宝好呀,蚕宝宝比我辛辛苦苦养大的儿子听话呀!

 

  白色的蚕宝宝在桑叶上蠕动,咬噬,发出沙沙的声音,像被割开的深深的伤口,血液流动的声音

 

  玉婶的孩子欢哥儿因为不愿意再过贫穷的日子离开了家,而富有的孩子也没幸福到哪里去。

 

  叶府花园,远安正在树下练剑,远宁摇着扇子,笑嘻嘻地过来:“好!好!姐姐的剑法真是愈见精妙了!真不愧是一代高手!惊才绝艳!勇者无敌!智者必胜!

 

  远安收剑,用帕子擦汗:“少废话。拍什么马屁啊?驴唇不对马嘴的。是

 

  不是有事儿求我?有事儿就快说!

 

  远宁笑笑:“弟弟手头儿有点紧,想跟你借点银两。

 

  远安看他:“你每月有历钱,母亲也没少往你手里塞零花儿,干嘛跟我要?你呀,肯定是又去跟人赌钱了,那是个无底洞,去去去,少跟我要。

 

  远宁抓住远安袖子恳求:“是我亲姐姐不?我这么要脸儿的人跟你张回口容易吗?我自尊心受到多少挑战?!还被你冷言冷语的我也不怕告诉你,我就是耍钱了,就是欠了不少,赌场的人说要剁我手指头呢,剁我手指头我不怕,传出去,说你叶大小姐亲弟弟让人欺负了,怕是对你影响不好吧?我万一想不开,跳河自尽了,我觉得你一定会因为今天不借我银两后悔不已地。我还真就不是为了自己考虑,我是为了你呀,姐姐!

 

  远安听着头晕不耐烦,后来又无奈乐了,从怀里拿出银子来揣在远宁手里:“你呀,不是不聪明,张嘴这么多歪理。玩去吧,别烦我了。钱我借你了,你自尽我也不管了哈

 

  远宁道:“谁自尽啊?请好吧!我翻了盘,双倍还你!

 

  远安撇嘴:“别吹牛了。

 

  远宁从远安出拿了银子就去了赌场,他转了运气,赢了好几把,赌徒们大呼小叫。

 

  远宁站在高处手里捂着筛子盆,摇来摇去:“大还是小?大还是小?爷爷就要开了,你们可选好喽!

 

  “大大大

 

  小小小

 

  远宁开。

 

  众人欢呼。

 

  一个衣衫褴褛,面目猥琐,长着一双睁不开闭不上的鼓泡儿眼睛的少年混在赌场的人群里,鬼祟地不时四处看看,趁人不备伸手就去抓桌上的散碎银子,远宁一眼瞧见,大喝道:“哎呀!哪里来的小偷儿啊?!敢来这里下手!逮住他!逮住他!

 

  众人逮住那少年,围成一圈儿的连踹带踢,他只捂着头脸肚子:“莫打!莫打!误会了!我没偷钱啊!你们误会了!

 

  远宁上来,一把把他薅起来,从他怀里掏出不少散碎银两等物,远宁狞笑:“还说不是!这还有筹码呢!这还有玉石色子呢!你是偷拿了出去要换钱的是吧?我告诉你,来什么地方办什么事儿,这是赌钱的地方,你偷东西就得挨揍!大家一起上!

 

  众人拳脚相加。

 

  那少年捂脸惨叫,随即被扔出了赌馆。

 

  远宁扑扑手,转头又要进去玩了。

 

  那少年愤愤然:“等我找到我爹,当了大少爷。我一定回来找你,我要让你后悔!

 

  远宁抬起一条腿,作势要踹:“你不信我追出去打你啊?

 

  那少年落荒而逃,远宁哈哈大笑。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