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4)认祖归宗

八(4)认祖归宗

  八(4)认祖归宗

 

  话说因为偷钱被远宁在赌馆里面胖揍一顿,抢小孩米糕又被穆乐在街头胖揍了一顿,在餐馆里又被叶夫人胖揍了一顿的欢哥儿满身是伤,满眼是泪,一个人蜷缩在街头,冻得哆哆嗦嗦,旁边一个好心的老乞丐把个破包袱皮扔在欢哥儿身上,欢哥儿暖了些。

 

  老乞丐道:“新来的吧?看你这长相,细皮嫩肉的,不像是要饭的呀。

 

  欢哥儿道:“我本来就不是要饭的!我在家里有书念,还有我娘照顾我。谁是要饭的呀!

 

  老乞丐道:“那你还不回家去!

 

  欢哥儿恨恨然:“哼,这洛阳城里的人果然恶意多。都想要赶我走?哼,我才不走呢!我要找到我爹,等他认了我,我就是吃香喝辣的大少爷!

 

  老乞丐哈哈大笑:“我呸!你要是大少爷,我就是天后娘娘他舅!

 

  欢哥儿气得蹦起来:“我真是大少爷!我爹,我爹是户部尚书叶大人!

 

  老乞丐往前一指:“我跟你说,你看到前面没有?一条直道,走不多远就是天帝天后住的地方,明日有早朝,你呀,你就去那门口等着,等着百官们跟天帝天后禀告完了事情,你就去找叶大人,跪着喊,我是你儿子,我是你儿子!你一准儿能找着爹了!哈哈哈哈!

 

  欢哥儿抹了一把鼻涕:“你别笑,就前面,是吧?我记着了!你今天借我个破包袱皮取暖,明儿我认了爹,还你银子!

 

  老乞丐瞪着

 

  眼睛撇着嘴:“你自己真信哪?

 

  话说翌日早朝,武后在众朝臣面前称赞远安她爹叶大人呈上的奏折不错,安抚南方十三县灾民的差事办得也好,并许以嘉奖。

 

  叶大人连忙叩谢天恩:“谢天帝!谢天后!

 

  武后又道:“众卿,如果人人的差事都能办得像叶大人这样,那我与皇上就高枕无忧了

 

  本来于叶大人本来是好事儿,可是这句话加上去,那胆小敏感的叶大人一下子就不舒服了,弓腰谢恩好半天抬不起来,偷眼看见众官员嫉妒的嘴脸,叶大人的胃一下子就抽抽着疼起来。

 

  散朝之后,众官员出了宫门,三三两两边走边说话,叶大人想赶上聊几句,却被人委婉地避开。

 

  叶大人自言自语道:“哎差事儿办得好又有什么用?我一个人在朝廷里面独自支撑,这些人要么有姻亲联系,要么就是同门出身,他们彼此结党,面上和气敷衍,实则嫉妒。可怜家里到了我这一辈呀,枝叶疏落,只有一子一女,要是能再有个能倚重的儿子就好了

 

  路过御花园,叶大人停住了脚,想起来一桩心事:“哎我,我本该,真的本该多一个儿子的!

 

  那是十多年前。

 

  御花园之外。

 

  一队宫女正鱼贯而出,小玉垂头走在前面,年轻的叶大人从后面追上来,抓住她:“小玉,事情可是真的?你真的有我的孩子了?

 

  小玉满面为难:“

 

  甫成,你把这件事情就忘了吧!你是官家少爷,我是宫廷里面的玩偶师,我们本就不是一路的人。我已是不洁之身,如今又被人诬陷使用巫毒之术,两罪并罚能留一条命就不错了,要被赶出宫去!你,你就忘了我吧!

 

  叶甫成捶胸顿足:“哎呀

 

  小玉道:“我要从你那里要回的东西,你可拿来了?

 

  叶甫成无奈点点头。

 

  小玉伸出手来,决绝地:还给我!

 

  叶甫成将一个丝绢人偶掏出来还给小玉,那是她此前送给他的信物。

 

  小玉接了扭头就走。

 

  叶甫成在后面喊她:“小玉!

 

  此时的叶大人已经出了宫,在自己的车子上结束回忆,痛苦地:“可怜我不知道小玉现在何处,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她是否留下来了

 

  车子忽然急停,拉车的马儿惊起长嘶。

 

  叶大人探出头去:“怎么回事儿?

 

  马夫道:“大人,有个人跪在前面,把咱们车子拦住了!

 

  叶大人不耐地:“又是百姓请命,让他们去户部衙门去说!再闹腾,你就给他一鞭子。

 

  “是!

 

  外面混乱好一会儿。

 

  叶大人到底掀了帘子下了车,马夫正与欢哥儿撕扯在一起。

 

  欢哥儿呲牙咧嘴,忽然见到了叶大人。

 

  猛地闯过来,跪下来,满脸是泪:爹爹,爹爹你,你让我找得好苦好苦呀!

 

  叶大人吓了一跳:你,你可不要乱讲,你叫我什么?

 

  欢哥儿道:“你是我爹爹,我

 

  是你跟小玉的孩子呀!

 

  欢哥儿抬头,叶大人愣住了,怎么正想着小玉,儿子就出现了?

 

  他仔仔细细地看着欢哥儿那张手上破碎的脸,也不知道是心理使然还是怎的,那张脸竟奇迹一般的与他记忆中小玉美丽的的脸重合在一起!

 

  宇宙果然是奇妙的!

 

  想要个儿子眨个眼就有了!还挺大!

 

  (读者:请问大大,远宁不是他的儿子吗?作者:对不起,叶大人忘了。)

 

  欢哥儿被叶大人带到车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爹,我找你找得不容易呀!走了那么远的路,吃了那么多苦,挨了那么多欺负!爹呀,你看,这是,这是当年你跟我娘之间的信物,你还记得吧?她送给你的人偶,分手的时候有从你手里要回来的?没错吧?

 

  叶大人震惊地,接过来,打开看,正是当年小玉从他手里要走的那个!

 

  叶大人道:“没错,这是,这正是我跟你娘之间的信物。没错!你娘纺的布,自己做的人偶,没有人有她的手艺,她曾是宫里最好的彩戏师!那她现在怎样?人在哪里呢?

 

  欢哥儿道:“我娘自从离开洛阳城就回了老家,摆小摊,养蚕织布做玩偶,仍是做着从前的营生。娘待我很好,照顾我,供我读书,可是她心里也难过,我知道她每天晚上都掉眼泪想着您啊,爹!我跟娘说,我说我要去洛阳找我爹,我不要做一个没有来头的孩子,我不想被同窗

 

  们笑话!可是,娘说,娘说

 

  叶大人急切地:“你娘她说什么?

 

  欢哥儿转眼睛编造着:“娘说,你爹他是户部尚书,他府里和睦。不想被打搅。我娘说她自己宁可死了,也绝不会来与你相见。而爹你,你是不会,不会认我的!

 

  叶大人顿足:“胡说!胡说!这么多年了,小玉你娘她就从来都没有了解过我!我岂是那种无情无义之人?!听我说,欢哥儿,这件事情没人知道,这个信物确实不假!你长得像你娘,也有我年轻时候的样子!不会有错,你就是我的儿子!你现在就跟我回府里去!我要让你认祖归宗!

 

  欢哥儿大哭拜倒:“爹呀,你可对我好些吧!

 

  叶大人老泪纵横:“我的儿呀!

 

  欢哥儿起身向外看看:“爹,你可有些散碎银两?

 

  叶大人拿出一些给他:“这是做什么?

 

  欢哥儿回身,打开小窗头探出来,正看见街上躺着的老丐:“老乞丐!老叫花子!

 

  老丐起身四处看看:“是谁喊我吗?

 

  欢哥儿得意洋洋:“跟你说什么来着?我找着我爹了!给你钱!

 

  欢哥儿手里的银子狠狠砸在老丐头上。

 

  老丐疼得够呛:“哎呦哟

 

  车子里面的叶大人并没看到车外的一幕,因问道:“那是谁呀?你在同谁说话?

 

  欢哥儿道:“是昨日帮我忙指路的老人家,我还他人情。

 

  叶大人捻须赞赏

 

  :“我儿义气有礼,宅心仁厚,是个好孩子!

 

  欢哥儿:“谢爹爹夸奖。

 

  马车扬长而去。

 

  老乞丐捂着头:“真邪了门了!

 

  同一时间里,当朝大将郭将军府中,星慧正坐在房间里与将军夫人说话,那将军夫人正是星慧郡主母亲的妹妹,他的姨娘,表妹雪兰从外面进来,亲热地:“是星慧姐姐来了?姐姐可是大忙人,可好久没来府里玩了。竟然都不想念我?

 

  星慧迎上前,亲热地:“妹妹你还好吗?哎呀果然是要当新娘子的人了,气色这么好,比从前更漂亮了!

 

  雪兰害羞:“姐姐编排我呢!

 

  两个人拉着手笑起来。

 

  郭夫人道:“越大越没有规矩了,从外面回来,衣服没换就来见你姐姐?这样没有礼貌,以后怎么教你的孩子?去,去换衣服去!

 

  雪兰做了鬼脸,连忙去换衣服。

 

  星慧与郭夫人是亲热地,两人低声说话。

 

  星慧道:“我说的那样的珠子,姨娘可曾在府里见过?

 

  夫人思考摇头:“没有。没有印象。从没见过呀。

 

  星慧道:“会不会在姨丈身边,是他珍藏的物件儿,背着姨娘你的?

 

  夫人冷笑:“我嫁他的时候,你姨丈可不是现在的郭大将军,他什么都没有!这个将军府里什么不是我置办下的?别说一粒珠子,就是一粒米也是你姨娘我来掌管。星慧你放心,你不是要

 

  那颗珠子吗?我仔细留意着。找到了,我一定送给你!

 

  星慧搂着夫人:“父王与娘亲过世之后,就是姨娘带着我和哥哥。姨娘最疼爱我了,从小就是这样。

 

  夫人看着星慧,隐隐又发愁,摇头:“哎,星慧你是成熟又聪明的孩子,要是雪兰有你的一半,我就放心多了。我就不用总是为她以后的生活担心了。

 

  星慧道:“我知道姨娘的心思,您其实不必如此。一来这么多年,姨丈虽然偶有风流韵事,可是形式上仍然对您忠贞不二,连个妾室也没有纳下,这份家产现在是您的,以后就是雪兰的。二来雪兰自己也要长大了,就要成亲,她与郑国公世子联姻,这是最大的好事。没有人能威胁到她的地位。三来,姨娘,你这边有什么需要,遇到什么问题,我也不会袖手旁观!

 

  郭夫人道:“星慧呀,有你的这句话,姨娘这颗心就放下了!

 

  星慧郡主来到郭将军府中寻珠不成,不再勾留,郭夫人送星慧郡主出门,迎面正遇上郭将军与赵澜之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

 

  四人见礼。

 

  可星慧一见赵澜之,暗暗压怒火。

 

  赵澜之打招呼:“星慧郡主。

 

  星慧道:“赵捕头,想不到在这儿也能见到您。

 

  郭将军道:“星慧也认识澜之?

 

  星慧道:“哼哼,赵捕头,聪明勇敢的洛阳县衙干探赵捕头,那么出风头,洛阳城内谁人不晓?

 

  赵澜之听

 

  出此言不善,只道:“郡主过奖了。

 

  星慧不肯罢休:“谁在褒奖您?我?我可没有。您是天后的红人,我可没有那个资格褒奖您。

 

  郭夫人与郭将军彼此看看:气氛有点紧张。

 

  郭夫人道:“那个老爷,我送星慧出门回王府,你引澜之去坐坐。

 

  星慧转身就走。

 

  赵澜之道:“将军,澜之失礼,我与星慧郡主有些误会。今日难得一见,想要把话说个清楚,我过些日子再来拜访可好?

 

  郭将军道:“好。我等你。

 

  赵澜之转身去追星慧。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