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20)总算醒了

八(20)总算醒了

  八(20)总算醒了

 

  远安的房间里,疲惫的穆乐打了个盹儿,忽然惊醒,赶快查看炉子,加碳:“哎幸好没有灭

 

  他回头再去看远安,不在床铺上,门窗紧闭着。

 

  穆乐恨自己怎么就睡着了:“远安?!远安!

 

  猛地抬头,远安居然贴在天棚上,身体僵直着,像是被缚在茧蛹里一样。

 

  穆乐着急:“你怎么跑哪里去了?快下来!快下来!

 

  远安呵呵地笑起来,流出粘稠的口涎。

 

  穆乐搬了椅子,登到高处,把远安抱下来,伸手看,都是丝状的粘液:“怎么爬得那么高了?!

 

  远安仍是虚弱地:“好饿呀

 

  “吃饭吗?穆乐把远安抱回床上,给她喂饭。

 

  远安吃了一口却没咽下去,只把米饭全吐在穆乐脸上:“什么破玩意,好腌臜!谁要吃这些?

 

  穆乐道:“那要吃什么?我让人给你弄去!

 

  远安道:“叶子!桑叶!

 

  穆乐自己不敢离开,连忙吩咐外面的仆人:“去,去弄桑叶子来!

 

  一转眼仆人弄了桑树叶子,飞快地穿过庭院,却被天枢叫住:“站住!什么东西?

 

  仆人道:“小姐要吃这个。

 

  天枢上前扒拉两下,心里面有了数:“哼,究竟是什么玩意,差不多知道了她既然要,就拿去给她吧!

 

  房间里面,穆乐拿了桑树叶子,远安大口吃,发出霍霍的声音。

 

  吃了一会儿好似饱了,抬头看看穆乐,像只不懂事儿的小畜生:

 

  “待我这么和气,你究竟是谁?

 

  穆乐撇了撇嘴巴:“我是谁随便你。昨天你管我叫娘,今天,今天这么叫也行,我没意见

 

  远安一听大笑:“哈哈好不荒唐。糊弄谁呢,你是个男的。你才不是我娘!

 

  穆乐心里不好受,摇摇头:“我当然不是。你看我是谁?

 

  远安:“我肯定是认识你。咱俩关系不错,可我想不起来了。

 

  穆乐:“咱俩关系是不错,你以前对我可好了。

 

  远安:“我对你怎么好了?

 

  穆乐:“把我从人贩子那里救出来,给我吃穿,不让别人欺负我。

 

  远安看看他,狐疑地:“是吗?

 

  “嗯。几次救我,奋不顾身。

 

  远安扭了扭脖子:“还有这事儿?

 

  穆乐道:“有的。那次你把我从牢里救出来,要把我送走。把我骗上了船,你自己却不肯走了。

 

  远安道:“为什么?

 

  穆乐道:“你担心自己走了会连累家里人。

 

  远安转转眼睛:“这么说来,我这人不错。

 

  “你是最好的姑娘。

 

  远安听了傻笑,想了半天,忽然挠挠脸:“哎呀!我脸上痒痒啊。身上也好痒啊,怎么回事儿?!

 

  远安浑身发痒,开始撕扯自己的皮肤,怪叫,抓破了自己的脸。

 

  穆乐大惊,手脚并用跟远安搏斗,不让她伤了自己的脸。

 

  穆乐把远安摁在床上,用丝绢把她的双手绑起来。

 

  远安发怒大叫,浑身乱蹭:“干什么玩意?为

 

  什么把我绑起来!我难受死了求求你,快把我放开吧,我这痒死了!痒死了!让我挠挠吧,求求你了!

 

  穆乐哀哀恳求:“忍着点,忍着点,再过两天就好了!

 

  远安气得大骂:“你他妈的不知道感恩的东西!你不是说我待你不错吗?你竟然敢把我绑起来!我告诉你呀,你威风就一直别放开我呀!你放了我我就弄死你!我要把你撕成碎片!一口一口吃掉,嚼吧嚼吧再吐出来!

 

  远安还要骂,穆乐抓了一把桑叶子把她嘴堵上了。

 

  穆乐慌乱地:“闭嘴吧你,越骂越难听了!

 

  穆乐回身往炉子里加碳。

 

  远安还在低吼。

 

  穆乐自己也是疲惫狼狈地,手里忙活着用小刀削着个东西:“再忍一忍吧,老师父说你忍一忍就好了。

 

  昼夜更替。

 

  到了白天,穆乐醒了过来,再去看看远安,远安睡着。

 

  穆乐忽然发现有异样,他伸手碰了碰远安,

 

  她身上的皮肤居然大块大块地脱落,像蜕皮一样。

 

  黑夜降临,穆乐还在炉火前削东西。

 

  远安轻轻地:“水,我要喝水。

 

  穆乐上来喂水,松开了绑着远安的丝绢。

 

  远安抬起头来,唇角有水,美丽地,仔仔细细地看着穆乐。

 

  穆乐纳罕:“怎么了?

 

  远安含情脉脉:“赵澜之

 

  穆乐只觉得一盆冷水泼下来,浑身都僵住了:“你叫我什么?

 

  远安道:“赵澜之不是你吗?

 

  病人最大

 

  ,穆乐颓然让步:“是,是我。

 

  远安抱住他,满脸是泪:“你知道我病了,你知道我过得不好。你来看我了吗?你怎么才来呀

 

  穆乐环着手臂,轻轻抱着远安,仿佛她是个最小最柔嫩的小宝宝,穆乐碰了碰远安的后背:“我有公事。我要去查案子。一直很忙。请你别怪我。

 

  远安忽然直坐起来:“不对!我知道你怎么回事儿!你被关在大牢里面,你还不让我去救你!你怎么这么死心眼啊?你有操守,你讲王法,我没有!我就是不想你有事,我不想你蹲大牢,我想要天天都见着你!

 

  穆乐顺着往下说:“天天都见着我?

 

  “嗯!每天都在一起!

 

  穆乐试探着:“那,那要成亲吗?

 

  远安合计了一下:“行!行呀!成亲也行!

 

  穆乐苦笑:“真的吗?

 

  远安肯定的:“嗯!

 

  穆乐像赵澜之一样抚摸远安的头发:“那我问你一个人,你还记得他吗?

 

  “谁呀?

 

  “穆乐

 

  远安喃喃:“穆乐?她想了半天,手指点了点,“咱俩成亲这事儿,可不能让穆乐知道!

 

  “为什么?

 

  远安是清醒白醒地:“我怕他不高兴。我怕他哭。那次我因为你说了他几句,他就哭了。他哭的时候,我这颗心啊,湿哒哒地,可难受了。

 

  穆乐动情地,捧着远安的脸,她呼吸里有股奶甜甜的味道:“远安,原来你真

 

  是装糊涂的,你什么都知道。

 

  远安还在自顾自地说话:“可不能让他知道呀

 

  穆乐道:“他让你难受了?那你讨厌他吗?

 

  远安道:“我不讨厌他。但是我告诉你,我有点怕他。

 

  穆乐道:“为什么?

 

  远安仔细想了很久,忽然看着穆乐眉开眼笑:“我呀,我不告诉你。我好奇死你!

 

  远安说罢扑进他怀里,紧紧抱住:“赵澜之,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啊!你别问了,你问得我脑袋直疼。

 

  穆乐连忙道:“好,那我不问了。

 

  “赵澜之,还是你最好。你是我心里又好看又温柔的大英雄。

 

  穆乐喃喃:“对呀,赵澜之最好了。穆乐,穆乐他只是个小奴才。

 

  远安闭上眼睛,两人相拥而卧,两小无猜。

 

  黎明来了。

 

  远安忽然醒来,眼睛赤红,推开穆乐,在床上翻滚:“热呀,热死了!快把火都熄灭了!把这些火盆给我扔出去!我要死了,我要不行了!难受呀!

 

  穆乐将桑叶放在炉火里炙烤,冒出黑烟,烟熏到远安这里,远安忽然直挺挺地不动了。

 

  穆乐轻轻推她:“远安,醒醒醒醒你怎么不喘气了?你没事儿的远安,醒醒远安,加把劲儿呀

 

  忽然,从远安的七窍中爬出一条又一条的桑蚕来。

 

  穆乐惊讶,却手脚利落地将它们一条一条地装在准备好的匣子里,一边数

 

  数:“一条,两条七十九,八十,八十一条。整整八十一条...远安,远安你醒醒,跟老先生说的一模一样。虫子出来了,你,你好些了吗?

 

  远安忽然从床上坐起来,看了穆乐好半天:“我怎么好像做了一场大梦啊?好饿啊,我想吃肉!吃鱼!

 

  穆乐指着自己:“真醒了?那你看看,我是谁?

 

  远安咧嘴一笑:“你是穆乐。你是我的小奴才!

 

  穆乐大喜过望,猛地抱住远安。

 

  远安笑起来,却有些糊涂了:自己是怎么了?他至于高兴成这样?!

 

  穆乐不敢耽搁,推门大叫:“她好了!远安好过来了!

 

  被石灰烧红了眼睛的下人们高兴,奔走相告:“小主子醒了!小主子醒了!

 

  叶大人和天枢等人来看。

 

  叶大人热泪盈眶:“远安啊!你总算醒了!

 

  远安诧异地:“爹爹母亲远宁,你们怎么每个人气色这么不好?

 

  远宁大着舌头:“我们整整喝了三天黄连水,气色能好吗?

 

  远安指着天枢:“老家伙,你,你怎么出来了?

 

  天枢特别委婉:“我不出来你就死了!

在线阅读网全本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