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八(23)中邪

八(23)中邪

  八(23)中邪

 

  武后转身,只见那郭将军忽的从地上起身,手舞足蹈,挑眉转眼,说话动作竟完全如同欢哥儿一般,一个中年人竟是少年人的声气,尤其那个人还已经死了,真是恐怖非常。

 

  欢哥儿用那郭将军的身体说:“别走呀,大家都别走呀事到如今,这事儿怎么可以不说完?刚才说到哪里来着?哦对对对,说我欢哥儿来了洛阳城,你们猜我都遇见了些什么人?

 

  远安也是觉得蹊跷害怕,但天后在此,她不能放过机会,连忙抓住时机上前配合,让他说出案情:“你原本去了我家,可是我爹叶大人并不是你的父亲。赵澜之在宫中查出了实情。然后,在大名酒馆,我帮助你与郭将军滴血验亲。然后,那一夜,你就忽然死了。

 

  郭将军大笑:“所以,哈哈哈,一定是赵澜之他杀了我。

 

  远安道:“不!你出言不逊,赵澜之把你绑在树上,却无意加害。此时雷劈下来,你死了。谁都以为你是被他误杀,可是,我去验了尸首。欢哥儿,你的脖颈上早就被人植入了锡石所铸成的细针,正是那枚细针引来的雷电,把你击死的!欢哥儿,并不是赵澜之他误杀了你,而是有人蓄意谋杀了你!

 

  郭将军道:“啊啊啊,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我死的好冤屈呀。我死了,可是我亲爹爹这里却在为他的女儿操持婚礼呢!那,那位新娘子可就是我的妹妹

 

  ?兄长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你呢!

 

  郭将军忽然眼疾手快,一把拉过雪兰,同时掏出短剑顶在了雪兰的颈上:“妹妹呀,祝你新婚愉快!

 

  雪兰大叫:“救命呀!娘亲,爹爹这是怎么了?他为什么要杀死我呀?

 

  远安惊骇:“别!

 

  在场众人无不惊恐万分:“糟糕了,郭将军中邪了!

 

  郭夫人着急:“你们,你们快救救大小姐呀!

 

  家人们也是没辙:“夫人,大小姐在,在老爷手上,匕首扣住脖子了。我们没法上手啊

 

  郭夫人咬牙上前:“住手!你放开我的女儿!这件事情与她没关!

 

  郭将军转动脖子,天真的,机械的,匕首的尖儿反而向里面刺去,雪兰的脖子上流出鲜血。

 

  郭将军道:“啊?是夫人?你怎么这么笃定?你怎么知道与雪兰无关?!那我的死又与谁有关?

 

  女儿受人所制,性命危在旦夕,郭夫人百般无奈,终于大叫:“求求你把我的女儿放了,这件事情是我做的!是我杀死的欢哥儿呀!

 

  她此话一出,众人无比惊讶。

 

  远安,武后也是震惊无比。

 

  一直躲在暗处的星慧急得咬牙切齿:“糟了!糟了!这可怎么办她着急发狠,别无选择,必须灭口!

 

  星慧从身上拿出针状的暗器,那是蓝色的药液,她对着郭夫人瞄准,半晌又不忍心了,心里暗忖:“这么多人,众目睽睽,杀了姨娘,我又岂能逃脱?!况且

 

  ,况且我怎么能杀死姨娘?她亲手把我带大的呀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

 

  远安正引导着郭夫人说出真相:“郭夫人?为什么会是你?你是怎么做的?

 

  郭夫人冷笑:“谁要欢哥儿想要重新找回爹爹?谁要他想要进到将军府里来?谁要他,这个私生子会威胁到我的女儿雪兰!

 

  事情究竟是怎么发生的呢?

 

  原来那一日,郭夫人在郭将军的书房里发现了人偶,她注意到那上面正是星慧托付自己寻找的珠子,那么精细的针线活计让她想起从前宫中的女人,当年她用尽了手段将她从郭啸天身边除掉,原来两人的信物竟被被男人珍藏多年!

 

  家里喜事将近,郭夫人起初只是对郭将军魂不守舍心有不满,她以为他只是想起旧事,牵挂从前的女人,直到有一天叶夫人来告诉她,是他真正的骨血找上来了!

 

  郭夫人抓住叶夫人的手,惊讶地:妹妹说的这些可是真的?“

 

  叶夫人道:“不敢有一句妄言,这是我家那个远安大小姐托付赵澜之查出来的,若是事实如此,那么这个孩子就是郭大人的骨血,夫人你一定要提前做好准备呀!

 

  郭夫人沉吟片刻:“我明白了谢谢妹妹。不过,她轻轻笑笑,仍旧是虚伪的脸,“既然是我们家老爷的亲生骨肉,定然要他认祖归宗。我又有什么别的办法呢

 

  叶夫人心想我把你当自己人通风报信,你还跟我装叉,并不赞同地撇撇嘴吧。

 

  郭夫人暗中攥紧了拳头。

 

  此时的郭夫人面对众人道:“那之后我小心留意将军的行迹,终于被我发现那风雨大作的晚上,他与亲生儿子在大名酒馆里相认。我绝不能让他把这个孩子带回府中,即使他带进来了,我也要想方设法把他除掉,既然如此,就不如早些下手,既可以防患于未然,又可以摆脱干系!

 

  欢哥儿死的当夜,酒馆的三个包房里。远安与赵澜之的逼迫下,欢哥儿与郭将军滴血验亲。

 

  一门之隔,另一间包房里,郭夫人恨地咬牙切齿。

 

  欢哥儿与郭将军下楼,包房里的一个人吹出锡制飞针,刺进欢哥儿的脖颈上。

 

  门随即啪地一声合上。

 

  欢哥儿拍了一下,以为被蚊子咬了。

 

  雷雨中,被赵澜之绑在书上的欢哥儿被击死。

 

  没错,吹出分针害死欢哥儿的人正是跟郭夫人在一起的星慧,可是郭夫人直到这一关头,仍然没有提她半字!

 

  郭夫人说完,颓然坐在地上。

 

  在场众人无不惊讶。

 

  郭夫人扑向郭将军:“求求你放手,把雪兰放开。我做的事情我来承担,与我的孩子无关!将军啊将军,你是中了邪也罢,是被鬼魂附体也好,我求求你看在这么多年的夫妻情分上,把所有的罪责都怪到我身上来吧,莫要伤了雪兰的性命!她是你亲生的女儿呀!

 

  幕布

 

  后,玉婶震惊无比,流着泪又苦苦笑了:“她的女儿是女儿。我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吗?欢哥儿啊,杀害你的凶手终于偿命了!你安心走吧!

 

  远安与众人一般地惊讶,片刻忽然又反应过来:“不对。郭夫人,你并非江湖人士,又不懂武功法术。这种锡石引雷的方法你怎么会知道?是谁教给你的?还是,当时,在那个包厢里,是不是有别人在你身旁,与你一起下手杀了欢哥儿?

 

  郭夫人怎么肯把星慧交代出来:“没有别人,哪有什么别人我做的事情我自己承担!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不要再牵涉别人!

 

  暗处的星慧着急万分,却又无计可施,此时满脸是泪。

 

  远安还在步步紧逼郭夫人:“天后在此。你说实话!不要说谎!

 

  郭夫人张张嘴巴忽然要说些什么,心里想到:这件事情原本也是我的主意。星慧是为我帮忙,将她招出来,也不会减轻我的罪责!再说她是国师高徒,这件事情牵连到她,谁知道国师会不会对雪兰不利!也罢,我的事情,我一人承担!

 

  郭夫人看着仍被郭将军禁锢的雪兰:“雪兰啊,记住娘亲的话。好好生养孩子,好好地过日子!

 

  郭夫人忽然双手抓着自己的脖子,喷出一口鲜血。

 

  倒地不起。

 

  武后震动:“她,她怎么了?

 

  远安上前查看,也是惊讶:“回禀天后,她,郭夫人她,咬

 

  舌自尽而死了。

 

  暗处的星慧恨得睚眦尽裂,直奔幕布后台。

 

  中邪的郭将军放开了雪兰,雪兰扑在郭夫人的身上大哭不已。

 

  武后摇头叹息:“你们马上查看,看看郭将军怎么样了?

 

  众人围住了郭将军:“将军,将军!这是怎么搞的,怎么叫都不醒啊!

 

  与此同时

 

  星慧郡主从后面一剑刺穿了玉婶的心脏。

 

  终于知道儿子之死真相的玉婶倒在地上,袖中飞出无数飞蛾。

 

  星慧抹了脸上的眼泪,转身欲走,抬头惊讶地看见那些飞蛾越来越多,越来越多,席卷天地

 

  那些从玉婶袖中飞出的蛾子停栖在郭将军的身上,郭将军仿佛被召唤一样,呼了一口长气,猛地坐了起来。

 

  雪兰喃喃:“爹爹!

 

  “将军!

 

  郭将军伏在地上挣扎,忽然背后一对翅膀破肉而出。

 

  郭将军震动双翅,飞翔起来,如同一只巨大的飞蛾怪物。

 

  远安连忙保护武后:“护驾!护驾!

 

  远安拔出软剑,却被会飞的郭将军轻易夺走。

 

  怪物一样的郭将军横冲直撞,花园里一时死伤无数。

 

  那巨大的怪物袭下来要捉住远安,穆乐哪里肯让?

 

  腾身而出与之搏斗,可是怪物力大无比,又会飞翔,穆乐不敌,被抛在地上。

 

  远安回头看着武后:“天后!快走!快走!

 

  天枢上前,扶起穆乐:“此人中了与远安一样的蛊毒,只不过远安体内的尚是丝蚕幼虫,就被你我所救

 

  ,而他体内的那只必定是个已经长成,凶悍无比的飞蛾。

 

  穆乐着急:“能像对远安那样,将虫子引出来吗?

 

  天枢摇头:“虫子与人已经化成一体,不可能再引出来了。只能将它就此消灭掉!

 

  穆乐道:“可那是个怪物,我们都打不过他!

 

  天枢道:“再神通广大,也无非是一只飞蛾而已。想一想,飞蛾害怕什么?

 

  穆乐灵机一动,指着池塘边大片大片还未点燃的荷花:“飞蛾扑火那里有火!

 

  “还不快去!

 

  正要抽身而退的星慧却暗中看见了与穆乐说话的天枢。

 

  郭将军化成的怪物仍在花园里混乱厮杀,他把人抓起来,大嚼大咬,吸食汁液,猛然看见了幕布后面玉婶的尸体,扑上去,把她抱起来:“你死了?!我负了你呀!你怎么就这样死了呀?!我有那么多话都没有跟你说,你都不听听呀!那年我从沙场回来,我是要娶你的呀。可你走了,我再也找不到!好好好,如今儿子死了,你也死了,这里所有的人都要给你陪葬!让,让天后陪着你好不好?!体面不体面?!

 

  郭将军狠狠回头,扑向了武后与远安。

 

  远安拼死保护武后。

 

  与此同时,穆乐把荷花灯洒上火油,点火的一刹那,他却停住了,回头似乎寻找着什么。

 

  远安不敌郭将军幻化而成的怪物,怪物伸出舌头,变成了管状的口器,就要刺向远安的太阳穴。

 

  穆乐

 

  终于找到了自己要的东西,那是天后赠与郭将军的铜镜,穆乐点燃满池的莲花灯,同时掀开铜镜上的红布,霎时光亮无比,整个花园如同白昼!

 

  郭将军变成的怪物忽然被吸引,转身,飞向了荷花灯聚成的火焰阵,终于被烧死在里面!

 

  大劫之后,庭院里满目疮痍,穆乐扑向远安,她满身是血。

 

  穆乐一下子心疼地要哭了:“你没事儿吧?你哪里伤着?

 

  远安推开穆乐,艰难地爬到武后脚边跪拜:“天后,天后御体可还还安康?

 

  武后摇摇头:“我还好那是郭将军?他中了什么邪?他怎么会变成怪物?

 

  “他,他变成了一只飞蛾,扑火死了。远安一头结结实实地磕在地上,“天后明鉴,此事与赵澜之并无关系,请天后批准放他出狱!

 

  武后沉吟片刻:“难得你自己伤成这样还这么惦记着赵澜之!去吧,拿我的手谕去把赵澜之放了吧。

 

  原来她不顾自己的伤势,这么着急是要跟天后求情把赵澜之救出来

 

  穆乐别开脸去,擦了自己脸上的泪。

 

  墙上的星慧看见下面的一幕,飞身离开。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