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九(9)决裂

九(9)决裂

  九(9)决裂

 

  话说远安快马加鞭,一路兼程,翌日已经抵达了霍都山剿匪大营。

 

  却只见营房内外正有伤兵被担架抬着,来回穿梭。

 

  一人死了,被人盖上帘子。

 

  远安牵马赶到,不禁纳罕:不就是些刚刚成了些气候的山贼吗?

 

  怎么把官军伤成这样?

 

  一守卫上来:“呔,你是何人?胆敢擅入我军大营!

 

  远安拿出官文呈上:“我从洛阳来,我要见赵澜之大人。

 

  “原来是叶大小姐,赵统领大帐在这边。请随我来。

 

  远安被士兵从外面引入大帐,赵澜之与孝虎等人正在议事,一见远安,颇为意外:“远安,你怎么来了?

 

  远安道:“我来看看你的仗打得怎么样?

 

  一见是她,孝虎等人神色不满,各自别开脸去。

 

  赵澜之道:“山贼颇为顽强,想要荡平霍都山,看来比我之前设想的艰难,尚还需要些时日。

 

  远安点头,又纳闷:“我还当山贼都是些散兵游勇,不难对付呢。

 

  听了这话,孝虎等人更是气愤,压抑着,远安留意到了:“穆乐呢?他可还听话不?我想去看看他。

 

  赵澜之面露迟疑。

 

  远安紧张起来:“怎么了?你怎么这幅脸孔?他没事吧?不是受伤了吧,不是

 

  孝虎霍然冲上来:“叶大小姐还在替你的家奴担心呢?不必了!他好大的神通,现在好得很!骁勇善战,杀敌无数,万箭飞出却伤不到他一根毫毛!只不过,他从前只是我军

 

  中一员小卒,如今却在山贼队伍里替他们冲锋陷阵,杀我官军呢!

 

  远安大骇:“什么?!你胡说!穆乐怎么会成了山贼?!

 

  孝虎梗着脖子:“叶大小姐,两军交战,岂有戏言?!我又为何编了故事骗你?!

 

  孝虎抓着远安冲到外面:“来来来你看,这些头部手上,胸膛中箭的弟兄,那几个蒙着布刚死了的。几乎全是他一人所为。叶大小姐你干的好事啊!送的好礼物啊!

 

  远安难以置信,一把抓住赵澜之手臂:“赵澜之,孝虎说的这些可是真的?

 

  赵澜之沉吟:“你还记得你扮作九公主出嫁,引南靖王府那个画皮的水月姑娘现原形的那次吗?

 

  远安迟疑:“记得,怎么了?

 

  赵澜之道:“我们抓住了水月,可是却被不知来历的刺客围攻。

 

  当时的情景历历在目,远安接口道:“个个儿身手不凡,而且人数众多

 

  赵澜之道:“你中了毒,不能动弹,我中箭被钉在树上。你跟我几乎就要被杀,却在瞬间摆脱了险境,发生了什么你不该忘记吧?

 

  远安沉吟:“我记得是穆乐救了我们。

 

  那日赵澜之与远安等人本欲设下圈套,引那杀人剥皮的水月小姐显出原型,却不想螳螂扑蝉,黄雀在后,他们中了埋伏,大量杀手来袭,两人身负重伤,危在旦夕,那一刹那,穆乐瞬间移动救了远安与赵澜之,却昏倒在远安的肩膀上

 

  。

 

  赵澜之道:“就在昨天,两军对垒。他不肯投降,我命人放箭,穆乐又表演了更让我吃惊的一幕!

 

  赵澜之的眼前仿佛又浮现出昨日战场上那骇人的一幕

 

  穆乐救了霍都山头目贺准,自己不肯悔改,赵澜之下令放箭!

 

  霎时无数飞箭射出

 

  穆乐大吼:啊!

 

  他的眼前又出现了之前的场面,所有人的动作包括那些满弓而出飞箭都被放慢了动作一般。

 

  穆乐从容跳开,并将受伤的贺准放在圈外。

 

  他转过身,飞箭齐下,穆乐用双臂卷起飞箭将它们收拢,又以一己双臂之力将它们全部掷出!

 

  那些飞箭仿佛被上了弦,加了劲,飞回得更加迅猛,官军兵将霎时中箭无数,重伤惨叫。

 

  赵澜之等人也连忙躲闪。

 

  看着他们那般模样,穆乐轻轻笑,拍拍手,骄傲地,洋洋得意,带着贺准回去。

 

  远安听完骇然,好半时才反应过来:“果然如此?

 

  赵澜之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对不对?若非亲眼所见,我也难以相信。想起此人来历,是你我在鬼市从人贩子手里把他救出来的,后来屡次遇险,都有他出手相助,虽然明显的力气大,身手灵活,武艺进展迅速,可仍是常人行径,并没有太大的蹊跷。不过,上次击退刺客,还有此番他的所作所为,远安,我本不愿意讲言过其实的夸张的话,可是老实说,那不是常人,那是鬼怪的神通!

 

  远安

 

  紧张地,眼睛乱转,本能地还要替穆乐讲话:“我不知道。上次之后,他记忆全没,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你说他是鬼怪?那不可能!他现在人在哪里?!

 

  赵澜之冷冷一笑:“打了这么大一个胜仗。想必,是在洞府里面庆功吧!

 

  远安沉吟片刻:“我要见他。

 

  赵澜之是警觉地:“见他干嘛?

 

  远安抬头看定他眼睛:“劝他回来!

 

  赵澜之道:“算了。该说的话我在战场上已经跟他说明白了。如今这个人已经是敌人。我们没有别的办法,只能除之后快。像对付所有的山贼一样!

 

  远安急的够呛:“可是我不要他当山贼,我要把他带回来!你放心,他肯定能听我的话!我不一样!

 

  赵澜之眼光示意,其余人下,只剩了他二人留在大帐中。

 

  赵澜之口气缓和:“远安,你倒是跟我说说,你哪里不一样?

 

  远安理直气壮地:“我是他主子!他是我奴才!

 

  “这么简单?你只是把他当奴才?

 

  你为了一个奴才不顾生死,大老远跑来这里?

 

  远安道:“别说是他,这人好几次出生入死救过你,也救过我。就是只小猫小狗,被我赶出去了,混得不好,我也惦记呀

 

  赵澜之仔细看着远安,远安回看着赵澜之,那一双眼睛坦然明亮,全无杂念。

 

  赵澜之终于道:“好吧。今晚上我计划再攻山贼大营。你随行!

 

  远安兴奋

 

  地:“好!

 

  “远安,可小心了,保护好自己!

 

  “放心!

 

  情场上的赵大人多少还是过于自信了,他以为自己盯着远安,她坦然无惧就是对穆乐毫无心意,其实远安跟穆乐都是如此:什么时候都是一样坦白的眼睛,其实是心眼不够,智商欠费,自己都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儿

 

  比起来山下官军大营的狼狈不堪,霍都山上的飞贼洞府可是一派喜气洋洋。

 

  众人举杯饮酒,意兴盎然。

 

  贺准道:“这一次若不是四弟出手相救,估计我早就被官兵的飞箭射成刺猬了!四弟,我又欠你一回!

 

  穆乐道:“大哥你也曾替我挡箭。兄弟之间,咱们别客气!

 

  贺准道:“话说那一下子飞箭射出,我真以为我们两个小命就要交代在那里了。谁能想到四弟你竟能有如此神通?!话说,四弟,你究竟是何方神圣?你这身武艺是从何处学来的?

 

  你,你不是个神仙吧?

 

  穆乐一笑:“大哥,实不相瞒,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谁。我名字叫作穆乐,是原来的主人给起的。她在鬼市上买了我回家,之前的记忆,我一片空白。我就是如此。有时候说些奇奇怪怪的话,也有时候做些奇奇怪怪的事情。我不知道自己从前是何方神圣,或是哪一路的神仙,可我知道我现在是个山贼,恣意妄为,无比快活!来!喝酒!

 

  贺准及众人:喝酒!

 

  众人饮酒猜拳作乐。

 

  贺准道:“眼下啊,说不准那些官军们正打算收起营帐,卷着铺盖回洛阳了!

 

  穆乐沉吟:“大哥,如果是你,吃了这么一个小小的败仗就会回洛阳吗?

 

  贺准哈哈一笑:“至少要好好休息一下吧?如果是你,你不这样?

 

  穆乐道:“我不。有人说乘胜追击,可我却觉得打了败仗吃了亏的时候更要伺机反攻,因为对方必定在豪饮庆祝,放松了警惕,就像我们现在这样。这个时候,才是最好的反击的机会。官军们不会走,赵统领心细胆大,十分聪明,也许他现在已经趁着月黑风高走别的路,杀过来了。

 

  穆乐说完,所有饮酒的山贼都停住了,寂静无声。

 

  穆乐道:“大哥,除了今天我们阻击了官军的山路,他们还有没有别的路上来?

 

  “有。水路。

 

  月黑风高。

 

  霍都山进山河道上,官军乘竹排悄声前进。

 

  有士兵咳嗽,夜鸟惊飞,众人噤声,稍候才继续破水前行。

 

  这是一次布置好的偷袭。

 

  忽然最前面的竹排触及了拦在水中的绳索,霎时铃声大振。

 

  官军们慌乱,部分山贼从芦苇荡中飞身而出,众官军举刀相迎,忽然山贼们都潜入了水下,割开捆扎竹排的绳索,拉官军入水。

 

  两军又在水中混战。

 

  河畔之上,早有准备的穆乐冷静观战,他留意到官军中有一人蒙面,却十分骁勇,手起刀落杀死数个山贼。

 

  穆乐飞身袭来,入局

 

  搏缠斗,那人却卖了破绽转身就走。

 

  他是谁呢?

 

  穆乐飞身追上。

 

  二人跳至树林中。

 

  穆乐喝到:“站住!别跑。

 

  那蒙面的站住,背朝着穆乐。

 

  穆乐仿佛有所感觉:“你回过头来!

 

  那人回头,还蒙着脸。

 

  穆乐气得鼻子都歪了:“官军和山匪,谁都不认识谁?凭什么就你蒙着脸?拿掉面具!你是谁?

 

  那人阴阴发笑,声音好像是从牙齿缝里挤出来的:“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你还记不记得你是谁!

 

  这声音让穆乐一下子有片刻的麻爪:“

 

  去见她慢慢拿掉面具,不是远安却是哪个?“几天不见,竟敢跟我这么说话了?你睁开眼睛好好看看,我是你主子!

 

  穆乐看着远安,霎时愣住,手脚僵硬,不自知地转了一圈,骄狂山贼的模样不见,小奴才的德行全部现原形:“你?真是你?你你怎么来了?

 

  远安二话不说,跑上去飞脚先踹,穆乐躲闪不及,边用手挡着自己,二人没有招数的,混乱的,完全是一个狠打一个硬捱,远安是动了真格的,气喘吁吁,边打边骂:“我怎么来了?!我梦见你中箭死了!我急得什么似的,骑马飞奔,连口水都来不及喝,颠得尾巴根子都疼得要命,我来到军营里,你猜他们跟我说什么?说你好大的威风啊,你不当官军当山贼了!你好手段,你还杀死那么多官兵!你个不要脸不学好

 

  的!我打死你!打死你!

 

  穆乐被远安打得疼得要命,蹲在地上抱着头哭:“我为什么当山贼?他们容不得我!山贼怎么了?山贼快活!我乐意!你别打我了,可疼死我了!别打了别打了!

 

  远安停手,一把抓住穆乐的领子,提起来拎到自己面前,呲牙咧嘴,恶形恶状:“走!你跟我走!

 

  穆乐抓住她手,满脸是泪:“干什么?去哪里?

 

  远安道:去赵澜之那里去,趁现在还不算太晚,趁你还没有铸成反朝廷的大罪!

 

  穆乐略略思考,猛然醒悟,忽地起身,甩开远安,一把擦了脸上的泪,大怒道:“我不!我就是不愿意见到他赵澜之!别人还在其次,我格外恼恨他!你想带我去找他?!你别想别想!

 

  穆乐忽然发狠,远安倒是吓了一跳,一下子泄了劲儿:“赵澜之总不会欺负你你这样子,究竟为什么?

 

  穆乐一不做二不休,双手抓着她肩膀,狠狠地把远安捞起来:“因为你!

 

  “

 

  离得她这么近,这不是做梦吧?穆乐的泪又进了眼睛:“我,我有句话问你。

 

  “你说

 

  穆乐双唇发抖:“赵澜之说你对他心怀坦荡,对我怎样都会告诉他,那我问你,那天晚上,我,我亲你的事情,你,你也告诉他了?

 

  远安被他那样子吓到了,机械地回答:“没有那事儿我,我自己都忘了!

 

  “忘了?!你说

 

  忘就忘?!

 

  你是不还想来一回啊?穆乐叫道。

 

  远安一听:“你是不是还找打啊?!

 

  穆乐松开手,把她放下,擦了脸上的泪,满腹的怨恨委屈却还是笑了:“所以你根本不坦荡,你什么都明白。你就是你就是装糊涂!你真当我是奴才,你不把我当回事儿。郭将军变成大蛾子伤人的时候,你自己都快没命了,你先跑去天后那里给赵澜之求情。我我我呢?你想过我没有?谁欺负我呀,你才是最能欺负我的人!叶远安!就你欺负我!

 

  远安震惊,呆住,只觉得自己心里面好像是一团乱麻搓成了球,也抻不出来一个头儿,她用那榆木脑袋想了半天,想为自己辩解一下,想说不是那样的,不像你说的那样,可张了张嘴巴,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穆乐抹了眼泪,转身就走。

 

  远安在后面大喊:“穆乐!

 

  穆乐停住脚,仍然背朝着远安。

 

  远安觉得眼睛发胀,眨了一下,泪流出来,她感觉到他心意已决,却还在做最后努力:“别回去当山贼,跟我回去吧。你不愿意再去赵澜之那里当官军,你就不去。你跟着我回家,行吗?别,别去当山贼

 

  穆乐没走,回过身来,深深看着远安。

 

  他忽然走回来。

 

  远安大喜。

 

  穆乐走到远安身边,蹲下来,把混乱中远安松开的绑腿系好,又重新站起来,他是镇定的,明确的:“我现在轻松,快活,

 

  想怎样就怎样。我觉得筋骨舒展,血脉通畅,我杀死官军的时候好痛快。陆战水战我都赢了赵澜之。你为何还要我回去当奴才?

 

  “

 

  “我不。穆乐转身而去。

 

  远安大叫:“穆乐!

 

  他一去不回!

 

  夜鸟啸叫。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