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一(7)入宫

十一(7)入宫

  十一(7)入宫

 

  阿婴裹上袍子往外跑,宫女们追在后面。

 

  那场面霎时乱成一团。

 

  拓月王妃与贞贞正从外面进来,几乎被撞上。

 

  阿婴裹上袍子,连忙施礼:“母后。宫女连忙给王妃请安。

 

  拓月王妃扶起穆乐,教训四下:“这是干什么?你们做了什么把阿婴皇子吓得这般惊慌失措?

 

  宫女们相互看看:“回禀皇妃,奴婢等,只是想为皇子更衣梳头。

 

  拓月王妃斥责道:“定是你们照顾不周,都下去吧!

 

  宫女们即下,拓月王妃看着阿婴小皇子惊魂未定的样子,摸着他脸颊笑,满心喜欢的:“谁能想到,我昆仑国的大英雄,了不起的阿婴王子竟然被几个宫女吓成了这副样子。

 

  阿婴低头:“不不习惯,不喜欢。

 

  拓月王妃道:“那,让母后给你梳头,你会习惯吗?

 

  两人进了里面,阿婴乖乖坐下来,拓月王妃给他梳头:“孩子呀,你刚刚回来,有些从前的事情和规矩记不起来了。你看市井上有人打铁,有人割肉,有人卖字画,这皇宫里面也是一样。你是主人,要被伺候,有些事情不能自己去做。奴才们的,伺候你是他们的活计,你不让他们做自己的活计,他们又怎么讨生活呢?是不是这样?

 

  阿婴听进去了,点头道:“母后,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王妃微笑。

 

  阿婴起身:“母后,我换了衣服,去骑马射箭,操练操练。

 

  “好。

 

  阿婴

 

  即下,王妃久久凝视着他的背影:“贞贞。

 

  贞贞上前:“在。

 

  王妃命令道:“刚才那些奴婢,手脚粗笨,不懂规矩,把她们调开,交代下去,给阿婴皇子甄选一些新的奴婢。

 

  “遵旨。

 

  拓月王妃略略沉吟:“哎总觉得他回来之后哪里有些变化。他在大唐究竟经历了什么?

 

  贞贞回道:“离开昆仑后,我与阿婴皇子也曾失散,后来终于见面。他中间的遭遇我只略知一二。

 

  “你知道他做什么了?

 

  贞贞略有迟疑:“被一户人家收留,充当小奴,伺候马匹。

 

  拓月王妃难以置信:“什么?你说阿婴曾给人别说了!这件事不许跟别人说起!谁曾被他服侍,也不怕折损了自己的福气!

 

  哈哈你没想到吧,那折损了自己服气的女子此时离得不远。

 

  灵溪这厮肯定是赚了不少,他在昆仑国度的家是个精致院落,这天晚上来了个重要的客人,肥肥白白三十多岁的男子,正是从灵溪手里买奴隶的皇宫内官应瓦。

 

  灵溪把一包钱财放在宫官应瓦手中。

 

  应瓦笑笑会意:“明白明白。不就是这个姑娘要送到宫里去吗?放心吧,我都帮你安排好!

 

  应瓦拿了钱就走,灵溪过来与远安说话:“安排好了,应该没有问题。

 

  远安道:“你倒是颇有手段,这么快就找到渠道了?

 

  灵溪道:“那人是皇宫里的当值太监,专门负责

 

  引入新的宫女奴才,从前欠过我一个大人情,我说什么他都能照办的。咱们运气好,宫里恰巧要入新人,我跟他说好了,你顶替实瓦格大人家的娜娜小姐进宫,这几天就走。听懂了吗?你从此之后就不是大唐来的远安大小姐了,你是实瓦格娜娜。

 

  远安转转眼睛:“嗯。记住了。只是这样不会穿帮吧?

 

  灵溪道:“不会。那边实瓦格大人那里也不愿意送亲生女儿进宫。两边对好,不会有麻烦。

 

  远安道:“太好了,先谢谢你。

 

  灵溪看看她:“哎,实不相瞒,我还有一件事情担心呢。

 

  “你说。

 

  灵溪道:“远安大小姐,您在大唐都是被人伺候的主儿,能在我昆仑国入宫当奴婢伺候人吗?再说入宫的奴婢又与平常官员富户家里的仆人不同,那须得训练有素,恪守规矩,又有些独特才艺的,这些您都行吗?别到时候穿了帮,还没见着阿婴皇子,就被人扔出来,可就功亏一篑了!

 

  远安沉吟,刮刮下巴:“你说的有理呀这可怎么办?要不你赶快训练训练我?

 

  灵溪搓搓手:“哎呀,时间可紧呀训练你,怕是来不及了呀。

 

  两人互相看看,深思着

 

  翌日,皇宫内。

 

  总管高高在上,内官应瓦领着一列宫女进来,远安人在其中。

 

  应瓦向上禀报道:“总管大人,这是刚刚招进来的一众宫女。

 

  遵照宫里的要求,甄选的都是

 

  家世优良,背景单纯,样貌超群的女孩。

 

  总管点头:“这些都还好说,在皇室身边伺候的人,必须要淳朴善良,心灵手巧,技艺上佳。

 

  应瓦道:“还请大人考察。

 

  总管点点头:“那,就从丝绣手艺开始吧。

 

  应试的小屋内,宫女们各自手执丝线在刺绣。

 

  远安那一双舞刀弄剑的手不住地颤抖,拿起丝线和细针,摆弄了几下,手上的针好悬掉了,被她接住,庆幸地笑,忽然疼得咬住了嘴巴,闭上了眼睛,还不敢出声:她失手把一盒子密密麻麻的细针刺到了自己的胳膊上

 

  收了灵溪钱财的应瓦偷偷进来,看看众人,再看看远安,失望摇头,从袖子里拿出准备好的锦缎扔给远安。

 

  远安接住:钱不白使,有救了

 

  转眼时间到了,宫女们交上作品,总管一个一个的看,拿到一个特别好的,不禁赞赏:“这是哪一位姑娘的绣工啊?

 

  应瓦上前:“回禀大人,是这位娜娜小姐,实瓦格大人家的

 

  总管会意,招手让远安过来:“娜娜小姐啊,想不到你都长得这么大了,你出生的时候,你爹爹开宴会,我还去过,还送你佛像为你祈福呢。

 

  远安道:“谢谢大人。

 

  总管道:“这绣工真是不错呀。是从哪里学来的?

 

  远安道:“我从小就立志能进宫侍奉尊贵的皇室,每日都勤练绣工。直到昨天晚上都在练习。

 

  大人您瞧,这是我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