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二(4)带出牢房

十二(4)带出牢房

  十二(4)带出牢房

 

  贞贞的手下们把人事不省的远安扔进牢房里就走了,远安躺在地上,良久没动。

 

  过了一会儿,没了动静,她睁开一只眼睛偷偷向外看了看,慢慢爬起来,擦了一把口边的鲜血,竟是并无大碍。

 

  远安道:“她的伎俩果然狠毒!咬得我舌头好痛呀!

 

  她伏在地上扣嗓子眼催吐,终于反胃,一口吐了出来,一只活着的小鸡湿淋淋地从她嘴里蹦出来,远安把它拾起,送到窗外放走,擦了擦嘴巴:“哼。好在灵溪帮忙,我早有准备。要不然还不真得被那么老长的一条大蜈蚣给折腾死?!

 

  远安阴阴一笑,想着不久之前,那乔装打扮的应瓦拎着食盒进来,坐在外面招呼远安:“哎,哎,过来!过来!

 

  远安凑过来:“是你?

 

  “灵溪让我给你送点东西进来。应瓦四处看看,从食盒里面拿出还在活动的小包裹,打开一看,一只活蹦乱跳的小鸡仔。

 

  远安纳罕:“干什么?

 

  “活吞下去。

 

  远安气得差点没蹦起来:“要害死我灭口啊你们?

 

  应瓦指着远安鼻子:“害你?这是救你呢!我我我跟你说,你落到贞贞大人手里你是完了你!去年她逮着个人,不肯说实话,贞贞大人喂他吃了蛊虫,那人说了实话也完了,最后尸体被扔出去,肚子里面被蛊虫咬得呀,肠穿肚烂!肠穿肚烂你懂不懂?

 

  远安也是害怕了:“真的?

 

  “糊弄你作甚?

 

  灵溪

 

  让我送这个小鸡仔进来,你把它活吞下去,

 

  等会儿再给你喂蛊虫,小鸡仔在里面正好把那玩意就给吃了。然后你再把它吐出来。保你没事儿,肚子完好!

 

  应瓦说罢走了,远安犹豫再三,终于抓起小鸡仔咕噜一声咽了进去。

 

  此时的远安结束回忆,躺回地上团着手寻思着:“穆乐竟真的使人用这样的手段收拾我,他是真的记不得我了。他如今失去记忆,记不得我,又怎会将佛珠还我?如今他跟我,就是陌生人。我可怎么再把佛珠弄回来?...

 

  忽然翻了个身,流眼泪哭了起来:“难死了,难死了!我是得罪了哪路神仙?怎么这么倒霉,遇到这么个冤家?!现在可怎么办啊?我难道一定要留在这里等死不成?

 

  远安稍稍镇定了,抽了鼻涕,凝神想了很久,忽然坐起来抓着栏杆对着外面大叫:“我有大事要禀告阿婴小皇子!

 

  过了良久,侍卫上来:“喊什么喊?阿婴皇子?来了这种地方就在这儿等死吧!还要见阿婴皇子!

 

  远安道:“你去见阿婴皇子,不用说别的,只把两个字告诉他。

 

  “什么?

 

  远安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充满感情和希望:“穆乐!

 

  侍卫冷冷一笑:“等着吧你!

 

  侍卫转身走了。

 

  远安瘫坐下来,最后一丝希望仿佛落了空。

 

  牢房的拐角,阿婴小皇子正站在那里,只问侍卫:“她说什么?

 

  “启禀皇

 

  子,那宫女只让我把两个字转告与你。

 

  “哪两个字?

 

  侍卫如同远安一样,一字一句,字正腔圆,充满感情和希望:“都乐。

 

  小皇子差点没气死,一把推开侍卫,对手下命令道:“以后换个耳朵好的看守!我离得这么远自己都听明白了!

 

  四下惶恐。

 

  小皇子从怀里拿出木牌,抚摸着上面的两个字,良久,终于抬脚直奔远安的牢房。

 

  两人再次见面,栏杆两边,相视良久。

 

  小皇子面对陌生人的时候是威严的:“你怎么知道那个名字?

 

  此时的远安心里面已经有了些主意,跟他墨迹道:“我知道的可不止这些。

 

  “你之前叫我什么?你说我是骗子,小贼?我同你素昧平生,你为何这样骂我?

 

  远安道:“......阿婴小皇子,你这话怎么不倒过来问问自己?我同你若真的素昧平生,又为何这样说你?

 

  小皇子一时没说话,紧紧盯着远安。

 

  远安擦擦嘴角,向他神秘地一笑,忽然一捂肚子晕倒了。

 

  小皇子心里其实明白,看了她半天终于道:“来呀,把她带走。

 

  波凯将军府内,他正眉头紧锁,来回踱步:“派出去的两个人全部失手,看来阿婴皇子身边果然有高人相助!

 

  第三个刺客道:“将军之前都太过小心。属下出手,定会为将军完成任务,为两个兄弟报仇!

 

  波凯将军沉吟片刻:“...

 

  ...不,时机此时对我不利。你先不要出手,如今宫里风声看紧,你先留在这里,等我命令。

 

  “遵命!

 

  另一边,手下向贞贞禀告了牢房里发生的事情,贞贞惊讶起身:“你说什么?

 

  “那个宫女被阿婴皇子从监牢中提出,带回宫中了。

 

  贞贞大骇,仿佛预知到了什么,急急向外冲了几步,又停住了脚步,脸色镇定下来。

 

  手下上前:“大人为何犹豫?

 

  贞贞道:“阿婴皇子是我等的主子,他想要做什么,自然有他的主意。我们当奴才的不必干预。算了吧。

 

  小皇子的寝宫里,远安躺在榻子上,宫人给她喂下药液,滋味恶苦,装作昏迷的远安强忍着咽下,未几作势慢慢醒转过来。

 

  那阿婴小皇子坐在旁边,阴沉着脸,戒备地:“别皱眉头,你肠胃被贞贞养的毒虫所伤,这药虽苦却能治病。你之前如何跟贞贞交代的我不管。这里只有你我二人,我要你说实话,你是谁?你怎么会认识我?我那个名牌上写着穆乐两字是什么意思?咱们两个之间有什么前因后果?

 

  远安看着穆乐张张嘴巴,眼前又出现了可能发生的情景:她同之前一样用力摇着穆乐的肩膀,情绪激动,满脸是泪:“穆乐是谁?穆乐就是你!你不记得我了?我是远安,你的主子,你化作小奴一直潜伏在我身旁,穆乐是我给你起的名字!谁知道你竟是想要盗走三藏

 

  佛珠!如今我大唐天后扣住了我所有的家人朋友,要我把佛珠寻回!你把佛珠还我!还我!

 

  那个失去记忆的玩意闻言一愣,继而哈哈大笑:“一派胡言。你说的事情我毫无印象了。来人啊,把这个疯女人拖下去,给我一刀斩了!

 

  远安张张嘴巴又闭上了,低头寻思一会儿:他若真的什么都不记得,怎么会凭空就信了我红嘴白牙说出来的话?他眼下是皇子,可不是我从前的小奴,一个不高兴把我宰了也不费事。不行,不行...已经到他跟前了,我接下来得悠着点。

 

  远安脸上阴晴不定,阿婴小皇子歪着嘴阴阴一笑:“我问你话不回答,这挤眉弄眼的,是聋了还是编瞎话呢?少磨蹭!快说!

 

  远安皱眉,百般急迫,终于抬起头来:“我同贞贞大人也没有撒谎。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