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三(3)从天而降

十三(3)从天而降

  十三(3)从天而降

 

  赵澜之抓住**的手:“郡主,他们笑话你什么?

 

  星慧愤愤道:“我费尽苦心地要天后降旨婚配,却与你一天夫妻也没做成。我将真心托付,可是你,你仍然惦记着叶远安!

 

  赵澜之面色依然平静:“人人都是这样想,那不是更好?!

 

  “你说什么?

 

  “郡主,你虽然嫁给了我,可是我们却一天夫妻也没有做成。你仍是完璧!丢失佛珠一事,从头到尾仔细想想,郡主你若不是我的妻子,跟这件事情又有什么关系?

 

  星慧震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赵澜之的声音和缓了,握着她的手:“郡主你本就是皇亲国戚,王爷在皇上那里也讨到了恩典。我若能将佛珠寻回,当然万事大吉。就算佛珠找不回来郡主,今日天后说了,说可怜了星慧。我既负心与你,天后出于同情,对你也不会太过难为。郡主你仍年轻,貌美如花,家业雄厚,饶是哪个王公贵族仍会以与你结亲为荣!

 

  星慧醒悟,闭眼落泪道:“他们以我为荣,可是我视旁人为猪狗!我明白了,赵澜之,你是故意的,你要天后给我活路赵澜之,我用不着你安排我!我用不着!赵澜之我不许你走!什么真夫妻假夫妻,你在我身边比什么都重要!你听到没有!你有没有耳朵?你有没有心?!

 

  “你就当没有心吧。可我知道你对我好。他声音哽咽,“好姑娘

 

  ,若是我真能回来,咱们再重新来过!

 

  星慧咬牙,抹掉眼泪:“赵澜之你听好,我谨慎精明,一身武艺。若讲办案,我不在你之下。你既是我夫君,我不会让你一个人挺身赴险,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你想跟我一起去昆仑国?!赵澜之翻身上马:“不行!

 

  星慧紧紧勒住马缰绳:“赵澜之!我且问你:此去昆仑国路程遥遥,天后给你多长时间?你去哪里才能找到叶远安?

 

  赵澜之眉头紧锁,一筹莫展。

 

  星慧低声道:“我有办法。

 

  此时的远安看看他二人如同神兵天降,仍不相信这是真的:“灵溪引路,我从大唐一路来到昆仑国,快马加鞭,几乎是日夜兼程,走了也有四天三夜,赵澜之,你说你昨日才向天后请命,怎么你们两个这就在我跟前说话了?远安说着狠狠掐了自己一把,“我不是做梦吧?还是我已经被穆乐给砍了,你们两个也被天后给砍了?咱们现在一起在黄泉路上呢?

 

  星慧被远安的话气得直翻白眼。

 

  远安恍然大悟,跳起来拍手:“我知道了!是天枢做法给你们弄来的?

 

  “不是天枢,他宿醉成疾,已经昏倒在浮屠塔里了,好久都不会醒过来。赵澜之道。

 

  “那你们是怎么来的?

 

  星慧从挎包里拿出一个罐子,放在手中,缓缓打开:“远安,来到昆仑国的不仅仅是我与澜之。这里还有你的一个故人

 

  ,我把他请出来,你们打个招呼。你可站稳当一点

 

  未及远安回答,罐子已经被星慧打了开来,一阵黑风疾呼而出,气势凶猛,席卷天地,那黑风如同一双巨大的翅膀把远安抛起来,双手捏着她的脖子。远安大骇,在黑呼呼的气流中隐约能分辨出是一个人的眉眼轮廓,。

 

  “远安姑娘,好久不见呀!你怎么样?还没死呀?!没死好呀,没死就把你的小命给我吧!黑风张开了一个大约可以被称为嘴的洞,一张一合地说道。这东西的里面如果有牙的话,远安差不多被他咬得稀碎了

 

  “对不起,光线不太好,我实在是没认出来,足下是哪一位呀?远安一边挣扎一边说,“怎么跟我这么大仇?为什么这么盼我死呀?!

 

  黑风里的影子闻言更怒,将远安抛掷道半空之中:“我是哪一位?我曾经在大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我曾经离三藏佛珠只有一步,我是被人尊敬敬仰的国师,我也是那个被你从后面刺穿了心脏的人!你认不出来我了?就是你把我害成这个样子!

 

  “啊?天桥你是天桥国师?远安大骇。

 

  “没错,就是我!黑风中的天桥恨恨道:“好久不见了,我见到远安姑娘你,我可真是开心呀,仇人!拿命来吧!

 

  天桥从黑风中伸出尖利的指甲,眼看着就要刺入远安的脖子!

 

  “行了。抖一抖威风就可以了!

 

  现在还不是出气的时候!星慧从头上拔出簪子,狠狠在小罐子里面扎了一下。

 

  “我要弄死她!天桥一声惨叫,黑色的旋风霎时卷回到星慧手中的罐子里。

 

  远安从空中跌落,赵澜之上前将她扶起。

 

  远安喘着粗气:“是天桥老妖精?他还活着?

 

  

 

  也就在一天前,洛阳城的郁王府里,星慧带着赵澜之来到了一间密室。

 

  重重机关之内,在一个柜子的深处,星慧拿出一个小罐子,她看看赵澜之,打开罐子,天桥从里面现身,“哈哈哈哈,好久都没有这么舒展身体了。高大的黑影子蔓延整个房间。

 

  赵澜之大骇:“天桥国师,你不是死了吗?星慧,你不是已经将他斩首,送到天后跟前了吗?那颗头是假的?

 

  “头是真的。星慧道:“只不过老家伙修炼多年,法力高强,他的命门不是他的头,而是他的心。叶远安被天枢指使,从后面刺穿了天桥的心,可是他并没有真的死去,别人都以为我斩下他的头带到天后面前,是最后一道杀机。其实不然!其实我是救了他!

 

  “呵呵呵,说起来,还真的有些尴尬呢天桥可怖的声音在密室内回响,“星慧你可真是了不得的人物,给我当了这么多年的徒弟,到如今,掌握了我的心脏,你成了我的主人了!

 

  “好说好说。星慧阴阴一笑,微微得意地对赵澜之说:“天桥国师,

 

  虽然大伤元气,可是法力犹在。当然他没有肉身,而且,必须听命于我。因为他的心脏在我手里。

 

  “星慧郡主,你把这个人带来,是要把他献给我吗?是要我吸干他的骨血让我恢复元身吗?天桥狞笑着。

 

  星慧闻言,忽然变脸,狠狠地用簪子扎罐子里面天桥的心脏,惨叫声顿时充满了房间:“天桥你听好了,赵澜之是我夫婿。我不喜欢这个笑话,你以后不要再讲!现在,我命令你,马上带我们两个去昆仑国!救出远安,夺回三藏佛珠!

 

  “你说的不就是那个害死我的丫头吗?天桥大笑,“怎么她遭难了?恕我无能为力!

 

  星慧闻言发狠,又要用簪子扎天桥的心脏,被赵澜之摁住:“天桥法师,之前并非远安害你,而是你自己多行不义,如今她身陷囹圄,还请你出手相救,事成之后,我自当全力相报。

 

  “全力相报?天桥重复着赵澜之的话,“说得好听,你怎么报答我?!

 

  赵澜之道:“你的要求,但说无妨,只要我做得到。

 

  “哈哈,你们二人,一个威逼,一个利诱,哈哈哈,也罢我在这个小陶罐子里也被关的久了,正想出去逛逛,看看那昆仑国究竟有何方神圣,居然能从大唐把佛珠给抢走了!走吧!说罢天桥化做一把大伞,张开,收拢把赵澜之与**罩住,再打开他们已经到了昆仑国的

 

  御花园里,穆乐正举刀要杀远安,两人上前将远安救走!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