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六(8)终于想起来了

十六(8)终于想起来了

  十六(8)终于想起来了

 

  饭庄的小二上前劝说:“小哥你好不容易逮到了这只妖怪,现在不杀了它,还要等它挣脱不成?到时候谁还能把它制住?

 

  他这话说得也有些道理,阿婴回头,执刀慢慢走近远安。

 

  危急时刻,远安转转眼睛,忽然想起出发的时候,天枢交给她三个锦囊,上面各自写着天地人三字,以此为序号,可以解她燃眉之急。

 

  远安猛地坐起来,庆幸自己一直把那三个锦囊放在怀中,她赶紧拿出来,找到“天字号锦囊,手指发抖,打开来看。

 

  霎时气得口眼歪斜,舌头吐出来。

 

  仿佛看见天枢老东西从黑幕前转身,向她说道:“远安,你要相信爱情!如遇危险,两人兵戎相见的时刻,亲他,嘴对嘴往死里亲他!

 

  都快被他弄死了,还要亲他?!

 

  蓝蝙蝠恼怒,嘶吼着撕碎了纸条。

 

  众村民还在高喊逼迫阿婴小皇子:“杀了她!杀了那妖精!

 

  阿婴走近,弯刀举起就要落下,远安咬牙,忽然起身,夺过弯刀,抱着穆乐就亲了上去。

 

  所有人都愣住了,捉妖群众们的视线里:野兽蓝蝙蝠抱着阿婴亲,嘴对嘴,亲,嘴对嘴呀特别结实地,亲

 

  被怪物抱住往死里亲的阿婴脑袋里赫然浮现出从前的一幕幕:他是个小奴隶,被她从鬼市中带回府中,欺负得要命却也真诚相待

 

  两人从前交往的画面如电流般飞过。

 

  远安抱着阿婴就这般亲了好久,终于缓缓松开。             奇书楼小说网

 

  阿婴呆住了。

 

  半晌。半晌。他终于想起了一切

 

  小皇子的手上前摸了摸蓝蝙蝠毛茸茸的脸:“你你不是蓝蝙蝠你也不是娜娜,你也不是小猪,远安你是远安,你来昆仑国找我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他终于想起来了,远安闻言两串泪水流下来,一面庆幸他想起来了,自己却还没死;另一面也暗恨,早知道如此进宫第一天就该捧着他往死里亲,那还用得着之前所有的劫难?!

 

  其余的村民哪里知道眼前两人的种种因果,高叫道:“这位小哥为了除妖,牺牲实在太大了!

 

  死去丈夫的农妇痛哭:“你还我老公命来!

 

  农妇抄起旁人的棍棒上前就打蓝蝙蝠。

 

  远安背后中了一下。

 

  记忆回来的穆乐心疼,上前把她挡在身后。

 

  蓝蝙蝠踉跄着要逃跑,过程当中摔倒好几下,众人还要扑上去。

 

  穆乐忽然将弯刀指向众人。

 

  百姓们退却了。

 

  穆乐回身追随远安而去。

 

  众百姓大骇:“哎,怎么捉妖的跟着妖精一起跑了呀?

 

  贞贞咬牙:“哼,跑也能找到。这地上开的小花儿就是她流的鲜血!追!

 

  话说远安化作的蓝蝙蝠跌跌撞撞地一直逃到悬崖边上,穆乐紧随其后。

 

  蓝蝙蝠在悬崖边上停住。

 

  穆乐大喊:“远安!远安!

 

  蓝蝙蝠转过身来,却仍是狠狠盯着穆乐。

 

  穆乐慢慢上前:“我知道是你!你来昆仑国找

 

  我了?你怎么变成这样子?谁把你变成这样?

 

  妈的还不是你?!远安怒由心生,扑上来疯狂地厮打穆乐:“啊?你想起我来了?我在你身边的时候你想不起来我。我回到过去你也不认识我,你变成红龙的时候想不起来我。现在我变成这样你想起我来了?你怎么不等我死了再想起来呀?

 

  远安台词很多,可是蓝蝙蝠嘴里只能发出各种奇怪的动物的声音。穆乐哪里听得懂,只是任打任抓,过了好一会儿,抬起头来,满脸血痕。

 

  远安停了手,气喘吁吁地看着他。

 

  穆乐道:“你刚才喝的血里有药,是我下的,你说不出来话了。不过我知道你想说什么?

 

  远安气急败坏:“@##¥%?!

 

  穆乐道:“你说,穆乐你这小骗子,你装老实,你骗了我,给我当家奴,骗我信任你,其实你,你就是冲着佛珠来的!我恨死你了!我恨死你了!

 

  远安点头:“#¥%!!

 

  穆乐道:“远安你说得都对。你怎么打我,我都没话说。

 

  远安毛爪子一把抓起穆乐的领子:“%&**!

 

  “这还不够?你想我怎么样?!

 

  远安一手指着悬崖,毛爪子摆出抛物线,吐了舌头装死。

 

  穆乐领悟点头:“你想我死。

 

  远安点头狞笑。

 

  穆乐沉吟片刻:“本应如此。

 

  满脸是伤的穆乐站在悬崖边上,良久,两人都有犹豫。

 

  穆乐转身:“我有句话要说。

 

  远安

 

  心想:早知如此

 

  穆乐缓缓道:“我没想骗你。在你身边的时候我并不知道自己是谁。我不知道自己是昆仑国的阿婴皇子。后来机缘巧合,我记起了自己原本的身份和去往大唐的任务。那之前的一个我待你从无二心。可是远安,你呢?你待我怎样?你有没有存心骗过我?

 

  远安沉默半晌,上前一步,药力似有消除,她扯着嗓子终于发出嘶哑的声音:“你说什么

 

  穆乐看着她:“你明明跟我拜堂成亲,洞房的时候却想着赵澜之,你不是骗了我吗?要不是这样,要不是这样,我怎么舍得离开你?

 

  穆乐忽然控制不住,下巴抽动,眼泪涌出:“你才是骗子。远安,你是骗子。你是大骗子!你骗得我好苦!

 

  远安回想起洞房之夜,穆乐含恨逃走的一幕,见他哭成这般,远安上前一步,毛爪子碰了碰穆乐。

 

  穆乐退后:“你要我死?要我的命?好,我给你!

 

  脚下踩的朽木断裂,穆乐就要堕入悬崖。

 

  那一幕正是远安梦中的情景。

 

  远安着急终于嘶哑大吼:“穆乐!

 

  她张开双翅,飞上去抓住穆乐,她自己也受伤,支撑不住,两个人跌落悬崖。

 

  贞贞带着乡民们赶到。

 

  贞贞无比着急,急得几乎要哭了起来:“阿婴皇子!阿婴!

 

  悬崖之下,烟雾渺渺

 

  谷底,烟雾缭绕,植被丛生。

 

  穆乐睁开眼睛,眼前仍是蓝蝙蝠的脸孔,两

 

  人被远安的翅膀包裹。穆乐拍了拍远安的脸:“远安!远安!你醒醒,你醒醒啊!

 

  远安睁开眼睛,昏昏然看着穆乐,两只爪子抓住穆乐的喉咙,有气无力地,药劲儿过了,她能说话了:“死骗子!我我恨死你了!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