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七(4)阿婴入狱

十七(4)阿婴入狱

  十七(4)阿婴入狱

 

  

 

  飓风刮过,大风下沙。

 

  都城街头百姓惊讶地。

 

  巫师们祷告。舞蹈。

 

  人人上香祈祷。

 

  百姓们议论纷纷:“你们可知道,这天降异象,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呀?

 

  听说阿婴皇子为妖孽所迷惑,残杀军士呀!

 

  那阿婴皇子从来温和爱民,想不到竟是这样残暴

 

  好人坏起来,那才是真坏呀!

 

  皇宫内,穆乐与远安跪在地上。

 

  拓月王妃恼怒失望,从桌案上抽出宝剑,扔到穆乐面前: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杀了这个女妖!

 

  穆乐抬头:母后,她不是女妖。她名字叫远安,叶远安,是个最好的姑娘。远安在大唐收留了孩儿,我曾是她的家奴。远安给我饭吃,给我衣服穿,待我好,不让别人欺负我。如今她追到昆仑国,只因孩儿负心于她。孩儿已经记起了从前的一切,又怎能杀她?母后,请宽恕孩儿不能从命!

 

  拓月王妃又急又气:“阿婴,你何等天真。我跟你说过多少回?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真的是个流落街头的小孩儿?你以为别人给你饭吃给你衣服穿,就能够主宰你当你的主人?阿婴,你对自己过于轻贱!你把自己真的当成是她的奴仆了,我告诉你,你不是!你是堂堂的阿婴皇子,你以后可能会是昆仑国的主人!

 

  穆乐道:“无论我是谁,既然心里有了她,就是她的奴仆了。更何况,我在回来之前,

 

  已经与远安结为夫妻!

 

  拓月王妃震惊,冷笑:“当时的你不是此时的你!结为夫妻?哼,那不作数!

 

  远安站过来,理直气壮地:“对不起我插一句!按照大唐礼数,我与穆乐,就是你儿子阿婴拜了天地,行了大礼。天地为凭,为什么不作数?!

 

  穆乐看远安,握住远安的一只手。

 

  拓月王妃大恸:“幼稚!阿婴,你可还记得自己在众人面前砍下了波凯将军的手臂?你当时信誓旦旦地宣称,从大唐寻回佛珠只是为了给陛下治病,如今你为了这个女子破了自己的戒条,你为了她启用佛珠杀死了自己的士兵!你太让我失望了!你不配做我昆仑监国!不配再掌管佛珠,把它交给我!

 

  穆乐闻言略微犹豫,少顷,毅然从怀中拿出佛珠,交到拓月王妃手上。

 

  “孩儿擅自启用佛珠杀人,实为不该。但事出有因,当时情况危急,好人被陷害,贪婪恶徒满目,犹如阿鼻地狱。我一人难以支撑,不得不启用佛珠。母后说得没错,我破了自己的戒条,但是不后悔。如今孩儿就将这佛珠交予母后保管。我,我只要远安!

 

  佛珠闪动,瞬间换了主人。

 

  拓月王妃仰天叹息:“阿婴皇子沉迷女色,铸成大错。来人,将阿婴带下去!钉上琵琶骨,投入水牢,等待发落!这个女子,她既是从远道而来,就让她好好体会一下我昆仑国的烈日阳光。来呀,拿

 

  她出去曝晒!

 

  宫人上前:“遵旨!

 

  穆乐着急:“孩儿犯错,甘心受罚!求母后放过远安!

 

  拓月王妃道:“阿婴,到了这番田地,你还在为她担心?阿婴,这女子比蟑螂还要命大!你还是为你自己操心吧!

 

  穆乐被押下去。

 

  拓月王妃看远安:“祸水!

 

  远安:“过奖!

 

  拓月王妃气得想要挠墙:“你们还在等什么?把她给我押下去!

 

  日头下,远安被绑在柱子上,被烈日炙烤。

 

  水牢中。

 

  贞贞行刑,犹豫着:“阿婴皇子,这钉子上有我昆仑的封印,一旦钉在你琵琶骨上,你所有的灵力都再不得施展了。皇子您,您不会后悔吗?

 

  穆乐摇头:“不后悔。

 

  贞贞下狠心,紧咬牙关给穆乐钉上琵琶骨,贴上封印,将他推入水牢。

 

  暗黑色的水中,长有利齿的鱼成群游来,啃咬穆乐的身体,穆乐忍痛。

 

  皇宫之中,拓月王妃手执佛珠,眼前又是所有军士灰飞烟灭的场面。

 

  拓月王妃痛心,将佛珠置于匣子中。

 

  宫人来报:“启禀王妃,宰相大人和众多官员求见!

 

  “让他们上来吧。

 

  众臣上,施礼问安。

 

  拓月王妃只觉得头痛:“你们有什么事情?

 

  大臣道:“启禀王妃,阿婴皇子启用佛珠屠杀军士的消息不胫而走。如今军中士兵,国中百姓一片大乱,人心惶惶,臣等来,是想要请王妃拿主意呢!

 

  “要拿什么主意?

 

  另一个上前:“王妃!不能再犹豫了,阿婴皇子破了自己的戒,启用佛珠杀人,他已经铸成大错!国家不能没有主宰,军队不能没有统帅,请皇妃下令,将阿衡皇子迎出佛塔,以振朝纲!

 

  拓月王妃起身:“阿衡?他自己也是犯错之人!

 

  “阿衡皇子虽然有错,但是宫闱秘密,民间不得而知。而阿婴皇子却犯下了屠戮大罪,民怨重重。更有传说他为妖孽所迷惑,凶狠残暴。孰轻孰重,王妃该有定夺!王妃呀,民心不可丢,为了江山社稷,务必要将阿衡皇子请出佛塔,以塞悠悠之口!

 

  众官员一起跪下:“王妃!请王妃定夺!

 

  拓月王妃咬牙:“你们说得也有些道理。阿婴之错,罪不可赦!也罢,可是,是否能将阿衡皇子迎出佛塔要吾皇下令!尔等随我来!

 

  拓月王妃毅然向外走,百官跟在她身后。

 

  高塔上,尚未恢复的皇帝仍旧是满脸病容,闭着双目。

 

  拓月王妃下跪:“尊贵而又英明的陛下,您的仆人我无能,没能管好这个国家,没能教导好您的孩子。阿婴启用佛珠,大开杀戒,民怨深重,如今百官请命要将皇长子阿衡迎出佛塔。请陛下告诉我,应该怎样做?!

 

  皇帝沉吟良久,向着拓月王妃点点头,又摇了摇头。

 

  拓月王妃沉吟:“陛下的意思我明白了

 

  百官相互看看。

 

  王妃起身出外:“众卿。尔等随我迎接皇长子阿衡出佛塔!

 

  “遵旨!

 

  红日初升。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