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八(3)情比权力重要

十八(3)情比权力重要

  十八(3)情比权力重要

 

  “没错。只要找到了佛珠,阿衡,你就会得到一切!

 

  阿衡沉吟:“话虽如此。佛珠原本是我昆仑国的镇国之宝,可惜后来流落到天竺和大唐,已经多年都没有在世间出现,我如何去找它们?

 

  灵溪道:“你找不到,就让阿婴去找!找得回佛珠,我们就再想办法把佛珠夺回。找不回来,阿婴也就此流落异国,那么这皇位到头来不还是你的?

 

  阿衡被提醒,兴奋地站起来,走了两步,思索着:“这主意,这主意好啊!可是必须好好运筹,不可错失毫厘!最重要的一个问题,我弟弟阿婴,他最是个平和不争之人,他会为了什么去寻找佛珠呢?!

 

  灵溪道:“他会为了一个人做这件事情的。

 

  “谁?

 

  灵溪道:“你们的父皇!当今皇上!如果皇上遇险,那么阿婴必然会赴汤蹈火!

 

  阿衡震惊地:“你是要我去害父皇?这怎么可以呢?这怎么可以

 

  灵溪是执拗的:“为什么不可以?如果你当了皇上,就可以随心所欲,我也不会再被人欺负了!

 

  阿衡沉吟良久:“你说怎么办?

 

  “阿衡你听我说

 

  两人密语。

 

  阿衡的脸紧张又兴奋

 

  之后的事情也同样发生在了远安的故事里:她被阿衡掳走,穆乐为了救他,自己化身红龙,在与阿衡和灵溪的争斗之中,灵溪趁机刺伤了皇帝!

 

  密室燃起大火,灵溪被阿衡从窗口推了出去。

 

  灵溪对阿衡耳语:“你只需耐心的等待!其余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阿衡点头:“灵溪,你要保重!“

 

  灵溪回头一笑,带着蓝蝙蝠在火光中飞身而去!

 

  两人就此分别:阿衡诱导穆乐远赴大唐寻找佛珠,自己却被锁在佛塔纸上,而灵溪却一直埋伏在大唐

 

  此时已经大功告成,阿衡终于得到佛珠和昆仑国至高无上的权力了,他自己还不胜唏嘘:“现在想起来,这些事情仿佛就发生在昨天呀

 

  灵溪道:“时间过得并不久,可是阿衡皇子,如今您已经今非昔比。皇上病重,佛珠在您手里,他能活多久都在您的掌握之中。阿婴皇子被您送走。那一直碍手碍脚的拓月王妃也被您铲除了,我们就把她的死推到那逃走的阿婴身上!宫廷里春秋更迭就是这样快!几日前的监国,皇子阿婴,如今是逃犯。从前被紧闭佛塔中的皇子阿衡,如今大权在握!

 

  阿衡道:“亲爱的朋友,没有你的帮助,又怎么会有如此的变化!我要重谢你!我要给你这昆仑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

 

  灵溪微微一笑:“你我之间,情比权力更重要!阿衡,快看看,快看看那佛珠吧!

 

  两人把匣子打开。

 

  却同时愣住了!

 

  灵溪大怒:“贞贞!

 

  贞贞上。

 

  跪地领命。

 

  话说远安与穆乐终于重聚,在树林里一番玩乐,来到了一家小客栈,两人被老板迎进店里。

 

  老板招呼着:“老婆,上些茶点来招呼这两位客人!

 

  老板娘应声道:“好嘞。

 

  老板一边擦桌子一边道:“二位这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呀?

 

  穆乐答道:“我们从京城来,要去大唐。

 

  “哦哦,翻过前面这两个山头就是大唐地界了。今天天不好,二位就在小店住下,明日再赶路吧。

 

  “好。谢谢店家。

 

  老板娘拿了食物上来,另有官兵二人从外面进来。

 

  老板娘上前招呼:“官爷来了?快请进!这么大的雨,您二位怎么这个时候还出来呀?

 

  一个年长些的官兵道:“别提了。正睡午觉呢,上面忽然来了差事儿,说是皇宫里面出了什么命案什么什么人逃出监牢,什么什么大人被杀,拿了画像,让我们逮人呢!

 

  另一个道:“你这里没来什么闲杂人等吧?

 

  老板道:“没有!我这儿您都熟。我们小店清清静静的,哪有什么闲杂人等

 

  当兵的不信,四处打量:“我得看看!

 

  二人在每个食客前查看,停在远安与穆乐跟前:“这俩没见过,生面孔!我看你们就是通缉犯!跟我走!

 

  说罢伸手就把锁链套在了远安身上。

 

  穆乐大怒:“给我放开!

 

  官兵看他这般单纯,只好亲自指路:“吵什么吵!拿些钱来打点不就没事儿了吗?

 

  穆乐道:“平平常常的老百姓,又没有作奸犯科,打点你们做什么?

 

  “哟,你这小子还嘴硬。

 

  我怎么看都觉得你这人像画像上的通缉犯!那官兵甲从后背抽出画像,全被大雨浇湿了。

 

  远安拍手大笑:“哈哈,蠢货。这点能耐还出来当差?画像都被大雨泡湿了,哈哈!

 

  两个官兵闻言大怒:“泡湿了也能抓你走!

 

  二话不说动起手来。

 

  穆乐一拳击在官兵腹部,对方只是倒退几步。

 

  穆乐看看自己的拳头,终于发现自己力气武艺均不如以往。

 

  可他两人拳脚仍是灵活,把官兵打倒,狼狈而逃。

 

  远安轻蔑地拍拍手,从地上拾起画像,之间下半截被雨打湿了,却能看清眉眼。

 

  “嗯远安一下子愣住了。

 

  穆乐把画像拿过来,两人相视看看,大为诧异。

 

  老板娘道:“这些官兵不干正经事,寻个引子就来收钱找麻烦!若不是有你们二人,我今天的茶点钱又要孝敬给他们了!二位小伉俪,我把楼上的房间收拾妥当了,二位请吧

 

  “小伉俪?远安与穆乐相互看看,只觉得这话真是又好听又有些难为情

 

  雨停了。

 

  竹叶滴水。

 

  话说远安跟老板娘借了厨房使用,没一时端了酒菜进了房间,看着穆乐嘻嘻笑,煞是热情殷勤:“呐,

 

  我做了些菜给你吃,又从老板娘那里要了些酒。咱们两个好好喝点小酒,你说怎样?

 

  油灯下,穆乐拿着画像在研究,抬起头来看远安,心事重重:“你说,这上面画的是不是我?

 

  远安道:“有点像。不过不应该。你是你母后和哥哥亲手放出来的,怎么又发了布告让你回去呢?十有**是个长得像的人。

 

  穆乐道:“你听刚才那些官兵说的话,什么人又杀了什么大人。我担心呢!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