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八(8)大仇必报

十八(8)大仇必报

  十八(8)大仇必报

 

  大雨瓢泼,穆乐与远安手挖泥土,埋葬贞贞。

 

  两人在贞贞坟前跪拜。

 

  穆乐沉默隐忍。

 

  远安在一旁温柔地:“要是难过就哭出来吧,我把肩膀借你靠。

 

  穆乐摇头:“现在不是哭的时候。远安,我虽生在皇家,可是从小就没有什么野心,做人也没那么多执着。父皇与母后叫做的事情就去做,要吃的苦就去吃。直到遇见你,才知道生而为人的温暖与快乐。我是个最平凡平庸之人,不想要皇位权力,只想跟你一起。可是天不让我逍遥快活!如今身负大仇,不得不报!你且回去大唐等我,若你我缘分不绝,我再去与你相会!

 

  远安也是执拗的:“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你却又要我一人回去了?到底怎么回事儿?你是嫌我拖累了你,还是心里面根本就没有我?!

 

  穆乐着急:“当然不是!

 

  “那就别说这样的话!远安紧紧抱住穆乐,“这世上那么多的人,一半男,一半女,偏偏就是我们两个遇上了,出生入死,拜了天地,成了夫妻。我告诉你,从此以后,我就算把自己丢了,也不会跟你分开!绝不!绝不!你的仇人,就是我的仇人!你去杀人,我帮你放火!

 

  穆乐眼含热泪:“好!远安,好!绝不分开!

 

  两人紧紧相拥。

 

  停在树枝上的蓝蝙蝠飞走。

 

  

 

  蓝蝙蝠飞回皇宫中,落在灵溪手上。

 

  灵溪看着它眼睛对阿衡说:“贞

 

  贞她居然临死背叛了我们!

 

  阿衡摇头:“也是个烈性的女子。

 

  灵溪恨恨:“这个叛徒还劈开了阿婴琵琶骨上的锁!如今穆乐与那叶远安要杀回来复仇了!

 

  “我这就调集侍卫,严守皇宫!

 

  灵溪负着双手,冷冷一笑:“阿衡,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用不着慌张!他们不也曾被我们耍得团团转吗?

 

  阿衡看看他:“你之前能得手一半也是靠骗。那小姑娘鲁钝把你当朋友了,我弟弟阿婴又是个直肠直肚的性子。如今他们警觉了,你又有几分把握?我告诉你,我那弟弟,你不要小看他,很有几分手段!

 

  “那又能怎样,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们若不回来,你跟我又怎么能拿回被偷走的那枚佛珠?!

 

  灵溪胸有成竹的脸。

 

  夜色深沉。

 

  

 

  翌日天晴,昆仑国的百姓们带着鲜花和水果排队进城,人人面有悲色,不时抹泪。

 

  一男一女两个外乡人从马上下来,与众人在排队。

 

  那男的是个白净面皮,问身边的老人:“敢问老者,今天是什么日子,这么多人进城呀?

 

  “你不知道?今日是拓月王妃的葬礼,百姓都要去送她一程呢

 

  绿沧江江水翻涌,拓月王妃的葬礼正在岸边举行。

 

  香火环绕,僧侣们诵经祝祷。

 

  阿衡跪拜在地:“母亲呀,让这神河之水带走你高尚的灵魂和安然的身体!你生前收到万民的敬仰与崇拜,您死后也会被百姓怀念!您的孩子我感激您一直以来的抚养与教导,您放心地走吧,我一定会治理好昆仑国,爱护好每一个百姓!我也一定会找到害死您的凶手,以报您在天之灵!

 

  拓月王妃的尸首被放在鲜花锦簇的木筏之上,僧人们将木筏缓缓推向河心。

 

  阿衡痛哭不舍:“母亲!母亲!

 

  百姓哀鸣。

 

  拓月王妃的木筏被河水带走。

 

  礼宾官道:“监国大人起驾回宫!

 

  阿衡等人正要离开,拥挤的百姓却闪开了一条道。

 

  一个浓妆艳抹的舞姬拍打着手鼓跳舞出来。

 

  身边的百姓骇然:“哎哎哎,哪里来的疯婆子,今天可不是唱歌跳舞的日子!

 

  那舞姬嘻嘻哈哈的:“哦?这么多人,难道不是最盛大的庆典吗?为什么我不可以唱歌跳舞?

 

  “你在胡说什么?什么盛大的庆典!今天是拓月王妃的葬礼,阿衡皇子将她送到河上漂流而去!

 

  舞姬道:“既然是葬礼,那为什么有的人脸上如此喜悦?

 

  百姓讶异:“哪个喜悦了?

 

  舞姬指着高处的阿衡皇子:“他!就是哪个站在高处的人,眉梢眼角都带着喜悦!他费尽心机,阴谋得逞,终于获得了无上的权力!可怜的人们呀,你们还以为自己拥戴的是仁慈的君主,却不知道他实际上是凶残的魔鬼!

 

  百姓们大惊:“你,你你怎敢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

 

  舞姬道:“你们不信就请看送走拓月

 

  王妃的木筏,她蒙冤而死,魂灵不散,就要回来了!

 

  人们去看河上的木筏,果然逆着水流回来。

 

  百姓们立时议论纷纷:“哎,怎么回事儿呀?

 

  拓月王妃的木筏怎么回来了?

 

  是呀,逆着水流回来了                                  --盛唐幻夜小说

 

  高台上的阿衡大怒,命令左右:“把这个女人给我拿下!

 

  军士们上前捉拿,去被那舞姬几下子打败,那正是远安,直冲到高处,持剑就要刺向阿衡忽然被一个人用双手夹住了兵刃正是灵溪,灵溪挡在阿衡前面:“好久不见了,远安姑娘!

 

  远安笑:“是你呀。你来得正好!之前被你骗得好惨,今日就一起了账了吧?啊?

 

  两人再未多言,立时揪斗成一团,阿衡皇子被侍卫们护送着要走。

 

  百姓们指着木筏:“哎载着拓月王妃的木筏怎么逆流飘回来了呀!

 

  木筏漂回,众人纳罕。

 

  原来是穆乐从水中现身,抱着拓月王妃的遗体缓缓走到岸边,众人惊讶:“啊?那不是阿婴皇子吗?不是说拓月王妃是为阿婴皇子所害,阿婴皇子怎么又回来了?

 

  穆乐把拓月王妃的遗体放在岸边,用莲花掩住:“母后呀母后,您还不能走。真相还没有辨明,凶手还没有捉到,您还不能走!

 

  阿衡惊慌:“来人呀,把这个杀死我母后的凶手给我捉拿起来!

 

  侍卫们上前,排成长阵保护阿衡,阻挡穆乐。

 

  穆乐冲开侍卫们直取阿衡。

 

  所有挡着的侍卫们都被他捉住,抛起,像翻滚的海浪。

 

  阿衡眼见着穆乐袭来,大吼:“护驾

 

  话音没落,穆乐的手指已经扣在他喉咙上。

 

  一切静止。阿衡呆住。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