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盛唐幻夜小说 > 十九(7)决战前夜

十九(7)决战前夜

  十九(7)决战前夜

 

  流星划过夜空。

 

  灵溪与阿衡两人相互看看。

 

  灵溪道:“被佛珠驱遣的妖精完成了使命。饶是阿婴皇子再强大,也无非如此。他死了!

 

  阿衡擦泪:“弟弟他,是个好弟弟。

 

  灵溪摇头:“他不该是你的绊脚石阿衡,别难过了,就要与唐军大战,好好准备吧!

 

  阿衡道:“我的朋友。你说得对!

 

  一个巨大的铜镜子立在那里,镜子里镜子外,两个月亮。

 

  密林中,穆乐倒在地上,远安抱起他,心疼,大哭:“穆乐!

 

  妖精化作粒子从穆乐身体里析出:“哼,阿婴皇子不过尔尔。想不到也是个孱头,居然自己了断了!

 

  穆乐忽然睁开眼睛。

 

  妖精大骇:“你竟没死!

 

  穆乐咬牙:“我不诈死,你怎么出来?!

 

  妖精发狠,又要故技重施,奔向远安,想要进入她的身体。

 

  “我看你还来!穆乐忽然袭来,趁妖精还未进入远安,抓住他狠狠砸在地上!

 

  两人又是争斗几个回合,穆乐把妖怪摔倒,妖怪吐血。

 

  穆乐高高在上:“这功夫不错!只不过看着热闹,法门太简单了。我只要比你快就行了!

 

  两人面对面对决,冲向对方!

 

  这一次穆乐进入了妖怪。

 

  妖怪大惊,一时是自己的模样,一时是穆乐的样子。

 

  想要分散,又被穆乐粘合在一起。

 

  终于一下子爆开,微粒零散,再也无法聚在一起了!

 

  获胜的穆乐气喘吁吁,远安一屁股坐在地上。

 

  穆乐上前,抱住远安。

 

  

 

  与一众妖精厮杀之后,每个人均是伤痕累累。

 

  穆乐用自己的血涂在另外三人身上,他们的伤痕愈合了。

 

  星慧道:“想不到你果然灵异明日之战,胜算几何?

 

  穆乐摇头:“不知道。

 

  远安道:“袭击我们的妖精都是被佛珠召唤而来的,四个已经如此难缠,若是大批袭来,我们怕是也抵挡不过。

 

  众人泄气,沉默良久。

 

  赵澜之道:“明日也是天后给的最后期限,可是我们一筹莫展,佛珠还在贼子手中。两军即将开战,可怜百姓遭殃!

 

  远安道:“都怪我没用。

 

  穆乐摇头:“怪我。

 

  星慧道:“怪谁都没有意义,天降劫数。明日我等或战死沙场,或回洛阳领死。

 

  四人沉默。

 

  远安想了半天,忽然道:“要是我们不呢?

 

  星慧看看她:“你想怎样?你想临阵脱逃,苟且偷生?

 

  远安撇着嘴巴:“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什么叫苟且偷生?自从佛珠丢失,天后降罪,我没有不负责任地逃命。我自己主动来到昆仑国找回佛珠,我尽力了呀!可是我就这些能耐,就这么点运气,我做不到又能怎样?我好多好多天都没吃顿安生的饭,睡个囫囵觉了,我都快累死了!两国百姓是不是生灵涂炭,这么大的事情凭什么要压在我这对小肩膀上?凭什么我又要战死沙场,回去领罪?我想找个好地方,跟穆乐

 

  在一起,种点粮食,换个温饱。当一对平凡夫妻。

 

  星慧似乎是受到了启发,颇为同意:“种点粮食,换个温饱哪够?总要有些钱买首饰衣服呀。

 

  远安道:“你想怎样?

 

  星慧是有计划的:“还得经商。开个店。

 

  远安看看她:“饭店?

 

  星慧道:“不是不行。几年前御厨高冲顶撞了总管太监,在宫里被好一顿难为。是我求天后把他放到外面,他欠我人情,把他弄来给咱们做菜,饭店的生意一定不愁。

 

  远安眼睛放光:“想不到你还积攒下来这个人脉,真真不错。

 

  星慧摆手浅笑:“客气客气。

 

  赵澜之看看她们二人说的热闹:“哼,想开饭店,光有好菜没有好酒怎么成?

 

  远安看他:“你有主意?

 

  赵澜之道:“从前在塞外当差,有个西域客曾送我一个酿葡萄酒的方子。我曾在自己家中试过,美味无比,一醉三日。

 

  远安一听拍大腿:“那岂不甚好?

 

  穆乐冷笑:“想要开店,没有本钱哪行?

 

  星慧看他:“你有?

 

  穆乐侧着头:“你们以为我皇子白当的?京城外三十里,有我小时候给自己埋的一百斤金子,以备不时之需。穆乐见把其它三个都吓住了继续道,“有了这些钱,恐怕开多大的买卖都够了吧?

 

  远安星慧眉开眼笑:“够了够了!

 

  赵澜之冷冷地:“我可不想给你打工。

 

  穆乐张开双手,十分开敞:“四个人一起当老板啊,赚钱一起分呀!我就不是小气的人!

 

  赵澜之这时道:“甚好!

 

  聊得越来越愉快,四个人哈哈大笑,无比开心,笑了好久,又渐渐冷静沉默下来。

 

  星慧道:“怎么可能呢我还有哥哥嫂子在天后手里,我怎么可能弃他们不顾。

 

  远安拄着下巴:“我也只是说说,我还有爹爹、母亲和弟弟,还有天枢那个老家伙。弟弟虽然不争气,但小时候虎头虎脑的可好玩了,我可舍不得他们死。

 

  穆乐叹道:“一家人是如此,更何况一国的人。不将佛珠夺回,我昆仑国就永无宁日。

 

  赵澜之沉声道:“各自睡吧!还有一天,明日死战到底!

 

  圆月高照。

 

  星空为帐,星慧给赵澜之梳头发,见他身上伤痕累累,星慧低声道:“此番恶斗,大人身上又添新伤了。

 

  赵澜之沉默半晌:“郡主,谢谢你。

 

  “谢我什么?

 

  “谢你从大唐随我来,谢你在这里照顾我。

 

  “既是夫妻,不该如此吗?星慧动情,从后面轻轻抱住赵澜之,“澜之,你跟我还没有如此接近过呢。

 

  赵澜之从腰间拿出一枚帕子,星慧一见,正是自己从前为赵澜之绣的:“这个,你还留着?

 

  赵澜之道:“你把它扔在我刀刃上,割成了两半。我拾起来之后才看出来绣得有多么好。缝好了,舍不得扔,总带在身上。

 

  星慧道:“

 

  修补得还不错呢。针脚多整齐呀。

 

  “从前当差的时候,都是自己做针线呢。你瞧,我有个家也不容易。星慧呀,之前对不住了。若是过了明日这一劫,我一定要做一个最好的夫君,报你一片深情。

 

  两人相拥。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