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科普书籍 > 神似祖先 > 交换的进化

交换的进化

一、大脑容量与交换契机

雄孔雀修长绚丽的尾巴曾经给达尔文带来深深的苦恼和困 顿。其实在生物的世界里,不乏与之等量齐观的现象,比如长颈 鹿的身高和人类大脑的容量。长颈鹿身高6米,雄性的体重达到 一吨,每天吃掉的树叶--湿--重60多公斤。它不仅在现存的动物中 身高第一,并且比身高第二的非洲大象高出2米。人类的大脑容 量平均为1350 — 1400毫升,而黑猩猩脑容量约为400毫升,人 类是黑猩猩的3.5倍。为什么老大如此之高或者大,赫然超过老 二?种间竞争显然无法解释这一巨大落差:长颈鹿与非洲大象 高度之间2米的空档,人类与黑猩猩1000立方厘米的脑容量差 距。原因在于种内的竞争。长颈鹿间的食物竞争导致它们身高的 增长。长颈鹿的习性是雌雄分离觅食,因此食物竞争发生在同性 成员内,这又导致了雄性长颈鹿高过雌性1米。无论如何,长颈 鹿身高的功能毕竟确定无误。

更为扑朔迷离的是人类硕大无朋的大脑。这是一个成本极其 昂贵的部件。它的重量只占人体的2%,消耗的能量却是人体耗 能的16%。究竟是哪种行为、哪项功能上的竞争、淘汰和筛选, 导致了这个昂贵的部件的迸化?我们猜想的答案是交换。动物间 也有交流。所以人类间的交换应该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交流,细致 而微妙的交流,很可能是必须借助语言的交流。如同有些软件的

使用需要增加电脑的内存,人类的某些能力 ^吾言无疑是其中

最重要的一项,也需要增加大脑的容量来支持。于是,发生了三 者——交换、语言、大脑,即行为、机能、结构间的互动。但这 不是传统思维理解的互动。三者的关系如下。更好的交流能力要 以具备语言能力为前提,反之,更高水准的交流需要也会催化语 言能力的勃发。语言能力以大脑的更大容量为前提,更好的交流 能力也间接地以大脑的更大容量为前提;但反之则不成立,语言 和交流能力的需要,呼唤不来、促进不成大脑容量的增长。那么, 大脑容量是如何增长和迸化的呢?交流能力更强,增加了一个人 的生存优势,他将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而这样的人必有语言能 力,必有更大的脑容量。当语言加人到交流中时,它因增强了交 流而被拣选,这几乎就意味着大脑容量更大者被拣选。

今天的人类世界中,交换司空见惯,每日频频发生。乃至交 换已经从最日常的行为,登上了学术理论的殿堂。古典社会学的 几大重要理论之一就是“交换论”。交换论思想的先驱齐美尔说: “人与人之间的所有接触都以给予和回报等值这一图示为基 础。……然而也有其他许多……关系,在这些关系中,达到等值 是不可能的。感激在这儿看来是一种补充物。它建立了相互作用 以及回报和服务回报的相互关系的纽带,甚至在这些关系没有由 外在强制加以保证时也是如此。”(布劳,1964: 1)在交换论的 代表人物之一布劳看来,“广义的交换则可以看做是以下事物的 基础:群体之间的关系和个体之间的关系……”(布劳,1964: 5)他们试探从交换的视角洞悉和解释人类成员间的关系。在此 我们无意深人到他们精致的理论中。生物学思想要做的是话说从 头,从交换的源头说起。

我们所说的交换是跨越血缘关系的交换。血缘群体中天赋的 合作关系不在我们讨论的交换之列。交换的问世必定非常之艰 难。人类不是一开始就接触到无血缘关系的成员。远古时代地广 人稀,大家各据领地,无血缘关系的人类成员鲜有接触的机会。 接触初始,相互恐惧和敌对。最初的关系是残酷的争斗,是零和 博弈,一方的获取必是另一方的付出。因而人们对非我族类者怀 着高度的警惕性。一般而言,在如此锁定的互动中,交换是没有 人敢于承担的风险行为。没有人敢于为着梦想得到对方手中的一 粧物品,企图开创一场不曾发生过的交换,便将自己实实在在的 物质资源,放到长久觊觎这一资源的宿敌面前。那几乎就是自投 罗网。交换的启动,依赖于一个契机,一种特殊物品的出现。这项 特殊的物品具有以下性质:一方迫切需要,且别处寻觅不到,只能 从对方那里获得;另一方此种资源相对无限,在恩赐他人时不蒙受 任何损失。用奥菲克的学术语言来表述:该物品有“排他性”(指 提供者能够拒绝其他人使用),无“竞争性”(竞争指一个人的消费 减少了另一个人的消费额度)。(奥菲克,2001: 160)在现代社会 中,典型的“非竞争性排他物品”是纸币和受专利法保护的电脑软 件。而诱发了人类最初交换的契机是两种物品:大型猎物和火。

二、食物的分享

共餐是人类社会生活中频繁发生的活动,它具有超越民族、 超越阶级的特征。国家元首会面要共餐,百姓家来了朋友也要共 餐。共餐的另一个突出特征是,其质量高于日常饭食,肉类必不 可少。这一习俗之所以放之四海而皆准,是因为它已施之万世而 不变。共餐的行为可以一直追溯到祖先和动物的世界。

食肉类的动物世界中,进餐的形式五花/v门,其中有共餐 的,也有不共餐的。猴子不共餐。狮子和狼共餐,但是它们的共 餐中有着严格的等级秩序。“狼决不允许年轻的家伙从自己的口 中夺食,只允许它们吃那些自己不吃的部分。”(里德雷,1996: 98)只有人类和黑猩猩等几种灵长目动物享受完全平等的共餐。

猎物不会总被大家一同猎取。在一个利己行为占据支配地位 的世界中,允许部落中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猎物,是一件不同凡响 的事情。但仔细想想会发现,这是必然的。这几乎是天赐的一桩 物品,一种分享方式,它禊子般打进人类的行为方式中。“狩猎 大动物第一次将公共财产介绍给人类。”(里德雷,1996:六章) 一方面,你猎取了一个大动物,猎物的大部分你吃不掉,你又没 有冰箱,不分给他人就只好听任它们腐烂;另一方面,部落中的 成员今日无斩获,看到你的猎物垂涎欲滴,他们是一定要分享 的。“分享肉食不是被鼓励,而是不可能防止。”(里德雷,1996; 六章)于是,猎物获取者索性做出顺水人情。又因为获取猎物的 运气不会光照一人,大家实际上在玩着一场没有契约的长线交换 的游戏。

但是既然可以搭便车,个体的动力何在成为逻辑上首先遇到 的问题。问题其实比我们最初的一瞥还要严重。打大动物是很艰 巨的事情,如果不是特意去打,就绝难撞到这份运气。而猎取大 动物的概率很低——寻找、猎取都谈何容易。捕猎大动物还是很 危险的事情,很可能你没有打到它,它却伤害了你。对原始部落 的考察发现,人们很少分享小动物。相比之下,目标对准小动物 要实惠得多,没有风险,成算更高,收获全归自己。那么为什么 捕猎大动物的行为盛行不辍?

其实在个体何以选择捕猎大动物后面,还有一个群体的问 题,即一个部落为什么选择狩猎。对原始部落的很多观察发现, 釆集比狩猎在能量的获得上更有效率。那么为什么男人狩猎、女 人釆集的分工方式流行于漫长的部落时代,为什么更有力量的男 人不转移到更有生产效率的领域?男人的贡献不可以仅从食物能 量的获取上估价。部落时代是一个地道的丛林社会。对比大动物 那时的人类还不占有压倒优势,人类不捕猎它们,它们也要骚扰 人类。即使不取攻势,至少要拿起武器,抵御猛兽侵扰部落。如 果男女都放弃了武器,部落将有灭顶之灾。而一旦拿起武器,一 味防守,放弃攻击,反倒是效率较低的选择。同时,其他的部落 也属于另一类“天敌”,甚至更可怕的敌人。在几十万年后,在 备享文明的今天,哪个国家敢放弃军备上的投入?由此可以想 见,一支狩猎的队伍,对部落是必要的,即使它在能量获得上低 于釆集。因为武备是部落行为,拿起武器是每个男人的责任,而 不是个别男人的爱好和算计,所以它就成了部落中的一桩大游 戏。一个人在武力上的出色发挥,受到全部落瞩目。

个体选择捕猎大动物,在物质上不如选择小动物实惠,但是 这行为会带来丰厚的副产品。对男人选择捕猎大动物的动机,有 两个猜想。其一是成功者可以获得更多的异性。观察野生黑猩猩 发现雄性常常拿肉食换取与雌性的交-配权,雌性的发情期是雄性 们最热衷出猎的时候。对原始部落的考察,发现性关系比较随便 的部落热衷于打猎,性关系类似清教徒的部落淡漠于打猎。其二 是成功者可以获得更高的声誉,成为英雄,成为首领的有力候选。辍如前所述,武力活动已经成为部落的大游戏,男人的大舞 台,吸引眼球莫过于此。其实两个猜想常常是合一的。

于是捕猎行为不辍,捕猎大动物的动机不疲,共餐肉食的习 惯持久不衰。毕竟英雄和搭便车者是少数,多数成员因此加入到 人类超越血缘的第一项交换中。

火种的换取

植物不都惧怕火,进化使得其中的一些物种适应了火。比如 红杉树,火烧不死它们,还会帮助它们消灭天敌。动物几乎都没 有在经受了火的自然选择后,成为适者。原因是火来得偶然,两 次火之间的跨时往往较长,自然选择的剪刀无法在寿命有限的动 物中完成它的筛选。除了人类,没有其他任何一种动物可以利用 火,遑论掌握制造火的技能。说人类是使用火的动物要比说人类 是使用工具的动物更合理。

火是人类科技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我想不出哪一种发明和发 现对人类的贡献明显地高于火。何况火对人类的改变,很可能还 远远没有被我们充分认识。

学者们至今不能确定,人类何时开始利用火。目前学术界 占主流的看法认为,180万年前一些能够制造工具的直立人从非 洲走向欧亚,他们被称为尼安德特人和亚洲的直立人(或曰周口 店人)。非洲最早的火种出现在160万年前,欧洲最早发现的要 比非洲晚了 100万年。周口店的遗址中火的遗迹发生在50万年 前。然而尼安德特人和亚洲直立人在3万年前灭绝。主流学界认 为,现代人类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那就是生活在22万年前到

12万年前的非洲人。按照这一说法,似乎现代人类的祖先和未 成为现代人类祖先并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周口店人,都会使 用火。这些讨论尚无定论^> (巴斯,2004: 27 —31)不容置疑的 是,火对远古时代人类温饱的无与伦比的贡献。它可以清除某些 植物的毒素,软化某些植物的纤维,从而拓宽了人类的食谱,并 改善了人类的消化。又因为烧烤后的食物便于储存,从而以摆脱 迅速腐败的方式增加了人类的食物。它让人类前所未有地体会

到美味。它还助长了人类饮食方式的分化。(古德斯布洛姆, 1992: 47)火在“温”上对人类的影响很可能比它对“饱”的影 响更复杂。它拓宽了我们的生存地,很可能人类从热带走向温带 是依赖火的帮助a (古德斯布洛姆,1992: 49)它帮助我们深度 休息和松弛身心。因为火对人类的影响深刻巨大,对于一直不曾 利用火的人来说,没有也罢,但是享受过了火的人就再也不能忍 受没有火的生存。

人工取火是难度极高的门槛。跨过这一门槛前的漫长岁月 里,保存火种,以及丢失了火种后如何从拥有火种的人群那里重 新获取,成为至关重要的事情。

奥菲克认识到,“火在文明以前的人类进化中的意义尚未得 到良好的理解”。(奥菲克,2004: 170)他在此一方向上做了出 色的探索。他关于燃料的讨论是雄辩的。持久地、日复一日地维 持火种,所需燃料是巨量的。灌木、草不能带来持久燃烧的火。 那时的人类还没有刀斧,不能砍伐乔木,只能捡拾干枯的落木。 而随着消耗,捡拾的距离将越来越远,负担越来越大。因此一个 家庭没有能力维持一支火种。维持火种的单位只能是部落。

考古发掘中,洞-穴-是发现原始人使用火的遗迹的主要地点。 于是有学者认为,洞-穴-是当时人类的生存方式。奥菲克雄辩地驳

斥这种认识。他说:“没有任何物种把自然产生的洞-穴-当作他们 求生战略的关键资源使用。但蝙蝠可能是个例外。”(奥菲克, 2004: 182)原因其实很简单。“洞-穴-是物质环境中极具随机性的 地貌。”丰富的食物源和新鲜水源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却未必在 洞-穴-附近。在绝大多数动物的生存策略中,都看不到牺牲第一要 素去迁就洞-穴-的习惯性选择。地下动物的洞-穴-往往是自挖的。北 极熊在冰雪上为自己挖洞过冬。其他熊的洞-穴-选择也是机会的, 利用树洞、山洞,等等。何况那是冬眠,不是日日觅食的温暖季 节。原始人要跟着食物源跋涉、迁徙,不会定居于附近缺水少食 的山洞。那为什么山洞中屡屡发现火的遗迹?只能有一个解释, 那里是他们保存火种的专门场所。在不避风雨的露天场所保存火 种太过冒险,且更消耗木材。这是人类使用火不久就可以完成的 认识。于是,当保存火种的山洞距离食物源、水源较近时,山洞 尚可兼作部落聚会的场所,当山洞距离食物源、水源较远时,山 洞就只能充当火种保存地。

综上所述,维持火种的单位是部落,保存火种的地点是山 洞。为了避免三个和尚没水喝,为了降低因看管人能力低下而导 致火种熄灭的概率,乃至一次次失败经验的吸取,都会导致专职 保存火种者的产生。很可能是这桩当时最紧要的事情,造就了人 类社会中的第一次分工。

奥菲克提出了“火还有促进交易的意义”的卓越洞见。可惜 他对燃料、洞-穴-做了出色的讨论后,将火的交易的探讨放置在部 落内部。而笔者以为,火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划时代的作用,是催 化了部落间的交换。

火的恩泽无边。享受过又丢失了火种的部落的唯此为大的事 情就是寻找火种。等待天火的概率小到难以期待。于是到其他部 落找火,几乎是唯一的选择。找到了有火的部落,如何获得火种 呢?我们要讨论的是交换如何产生,也就是说,那时人们还不懂 交换为何物。如是,唯一的手段就是抢夺。火种的保卫与抢夺一 定是部落间演泽了千百年的曲目。精心和殊死的保护,使得抢夺 的门槛大大提升。而求火的欲望愈强,遂只好跌跌撞撞地摸索到 另一途径交换。

不仅如此,在我将“火促进交换”导向了部落间的交换后, 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想萌生了:是火催化了人类语言的产生。

语言一定是被一件当事者必须完成、而缺少了语言就不能完 成的事情推上进化之旅的。语言的产生是个小概率,因为没有它 动物完成了诸多复杂的事项。因而推动语言产生的东西一定有异 常稀缺的特征。

合作需要交流,但是团体-内的合作与交流不必通过语言就可 以完成。狼群狩猎黄羊,黑猩猩围猎猴子,都演出过精妙的合作, 我们没有发现其中有真正意义上的语言。美国动物心理学家克劳 福德做过这样的实验:把两只黑猩猩放进笼子,笼子外面放一只 摆好食物的台架,并系上绳子。绳子一端放在黑猩猩能拿到的地 方。台架的重量要一只黑猩猩拉不动,必须两只一起拉,才能拉 动台架,拿到食物。两只黑獲猩经过多次胡乱尝试后成功了。以 后食物一到,一只便向另一只呼叫或打手势,然后合作拉台架。 (转引自祖父江孝男,1987: 165)这一专家观察下的实验,可以 证实没有语言动物也完成了合作。如果有了语言,两只黑猩猩的 合作会立刻完成。然而它们虽然慢,毕竞完成了。内部的交流与 合作,可以通过试错法,经历无数遍尝试去完成。它们有的是时 间,最终可以在某一有效的方法上达成共识。没有被逼到绝境, 就不会做全新的尝试。

敌对双方的互动则完全不同。它们没有面对面的机会,没有 一次次共同尝试,乃至手把手操作的可能。要么是开打——这几 乎是近距离遭遇的唯一方式,要么是保持距离——敌进我退或敌 退我进。坚持交流就只好在保持一段安全距离的前提下尝试着进 行。而语言的交流同表情和手势交流的差异正在于,声音可以跨 越更长的距离,至少可以超越石头投掷的距离。敌对双方的持续 交流,必须是“安全的交流”,是“跨越距离的交流”。于是他们 必定会尝试以呼喊表达善意,进而表达交换的意思。当然,他们 会尽可能做出多种表达方式,送上猎物、肉食、皮革,等等,甚 至白送几次,但这一切都依赖一种媒介帮助对方去理解。这一鸿 沟的打通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幸运的是,一方有坚韧执著、不屈

不挠的愿望 定要交换到火种,另一方只要明白了对方意图

就极可能同意交换,因为给火种是没有付出的(虽然维持火种有 成本),换到的东西是丰厚的,并且完成了交换也就消弭了长期 的纠缠和打斗。敌对双方最终成交之时,多半会和平相见。而敌 对部落的和平相见是划时代的,以往基本上是兵戎相见。稀有的 和平相见一定是以通过某一媒介达成了某种共识为前提的。这媒 介手段就是“跨越距离的交流”,就是粗糖的、原始的语言。

一句话,一件高度排他的、非竞争的物品,在敌对双方间的 交换,催化了语言的问世。我们再难找出与“火”类似的物品。 所以我猜想,是火催化出语言。

大型猎物与肉食开启了部落内的交换。火,开启了部落间的 交换。敌对部落间的交换催化出语言。语言一经问世,就摧毁了 人类交换的最大障碍,交换一发不止地走向其前所未有的微妙和 复杂。

四、女性的交换

族内婚向族外婚的转变是很多学者讨论过的题目。费孝通批 判弗雷泽的观点:“纯种遗传所能得到的变异机会少,因之,适 应环境的能力较满杂交不但可以使从变异中得来的优良品质易 于推广和保留,而且杂交的直接后代表现出一种较强的活 力。……可是弗雷泽用这个生物事实来解释族外婚的起源则有困 难,因为我们不易想象怎样会很早就发现现代科学所获得的原 则。”恩格斯的观点与弗雷泽相似,他甚至借摩尔根的口说出了 “自然选择”,但是他们论述模糊,我们无从确认,他们是认为原 始人认识到了这一原则从而选择族外纟昏,还是认为原始人与生俱 来地具有族外婚的倾向。如果是费孝通所理解的(我也曾经这样 看待弗氏和恩氏,但细想觉得有武断的可能),那是犯了目的论 的错误,倒果为因。因为只有出现了族外婚,才能形成其后代与 族内婚的后代体质上的对比。这样,体质的对比就是族外婚之 果,而不是因了。秉承功能学派人类学观点的费孝通认为:“性 可以扰乱社会结构,破坏社会身份,瓦解社会团体。……性的关 系带着极强烈的亲密感情,甚至可以说不顾一切的沖动。……若 让性爱自由地闯入已有的重要社会关系中,它不但可以破坏相结 合的男女两人原有的关系,而且可以紊乱整个相关的社会结构。 譬如甲乙本是父女,现在发生了性关系,成了夫妇,甲就不能不 改变他原来对乙的态度和行为。这一变,很多别人却不容易找到 一个恰当的身份来和他们发生社会关系了。……生活上密切合作 的已有结构决不容性的闯入,于是发生了乱伦禁律和外婚的规 定。……(另外)我们中国的婚姻定义原本是和两家之好,历史 上更不乏公主下嫁和番的例子。利用性的创造性,增加了社会的 团结。”(费孝通,1947: 45)

当代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认同这样一种观点,乱伦的禁忌虽

然是一种文化和规范,但是符合人类共有的一种生理特征

个屋檐下成长起来的男女相互难于产生吸引力。由此做出下述推 论应该是不过分的,即对本族男子而言,族外的女-子要比族内的 女-子更具吸引力。正是这一生理特征决定了远古社会中,男性疯 狂地抢夺其他部落的女-子。而性资源具有其他物质资源所不具备 的一个特征。物质资源对人们的吸引力几乎是相同的,而性资源 对族外人的吸引超过族内人。这样,抢夺就很容易转变为交换, 因为大凡两个动机支撑的行动,落实的可能要大大增强。这里一 个动机是避免对方的攻击和劫掠,另一个动机是得到对方的女 性。这岂止是“双赢”,而是多重收获。所以这一游戏从远古走 入前现代,从基层走入高层,从社会走入政治,从大唐公主下嫁 吐蕃,演至满清公主嫁给蒙古贵族,长盛不衰。促进人类体质的 进化,增加了与周围部落的和睦,其实都是副产品。根本原因是 性的特征所使然,即她对部落内外双方的不等值,所以天然地诱 发交换。

女性交换的诸多深远影响可以概括为两点。其一,基因的交 换。这一交换,一方面增强了后代的体质,所谓杂种优势、远交 优势。另一方面削平了彼此的差异。民族间的冲突,必是暴力掠 夺与殖民在前,暴力与非暴力的通婚在后;通婚前相互都存有很 强的种族歧视,通婚几代后歧视的主客体都不复存在。和亲不过 是从相异走向融合的中间地带的插曲。其二,即本章主题:交换 的启动。食物分享、火种交换、女性交换,虽有先后,都属最早 发生的交换,它们共同启发人类认识交换的优势,铸造人类的交

交换一经开始,就必然会走向其最典型的、最赤luoluo的形式 ——礼物。Ridley说:礼物是带着绳索的,这是礼物问题的全部 意义。它要钩回什么呢?不仅是回报的实物,而且是一种互惠的 关系,它企图将对方置于一种义务关系之中。他还说:一个真正 利他的人是不送礼物的,因为送礼物的动机要么是图虚荣,要么 是图回报。(Ridley,1996:第6章3节)这话看似深刻,实则陷 入了一种俘论。一个真正利他的人该怎么实施他的利他行动呢? 他不给予别人任何东西,无论是实物还是服务,就无法实现利 他,而一旦他给予了对方,别人就往往会自觉地进人了互惠的链 条。这与其说是真正利他者的稀少,毋宁说是交换与互惠逻辑在 社会中深入人心、无所不在。但是毕竟,礼物同上述的交换形式 是不同的,绝大多数的礼物是蓄意造就和开发互惠关系。在某一 个具体场合,礼物可能是居心叵测的,但是宏观而言,礼物是良 好社会关系的积极建设者。

人类的交换就是这样演化的。从什么也不想付出,到不得不 付出,到主动赠送。几乎可以说,它是一个自生长系统,它能从 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小到大。它造就的合作已经远远超过了血 缘关系。

雄孔雀修长绚丽的尾巴曾经给达尔文带来深深的苦恼和困 顿。其实在生物的世界里,不乏与之等量齐观的现象,比如长颈 鹿的身高和人类大脑的容量。长颈鹿身高6米,雄性的体重达到 一吨,每天吃掉的树叶--湿--重60多公斤。它不仅在现存的动物中 身高第一,并且比身高第二的非洲大象高出2米。人类的大脑容 量平均为1350 — 1400毫升,而黑猩猩脑容量约为400毫升,人 类是黑猩猩的3.5倍。为什么老大如此之高或者大,赫然超过老 二?种间竞争显然无法解释这一巨大落差:长颈鹿与非洲大象 高度之间2米的空档,人类与黑猩猩1000立方厘米的脑容量差 距。原因在于种内的竞争。长颈鹿间的食物竞争导致它们身高的 增长。长颈鹿的习性是雌雄分离觅食,因此食物竞争发生在同性 成员内,这又导致了雄性长颈鹿高过雌性1米。无论如何,长颈 鹿身高的功能毕竟确定无误。

更为扑朔迷离的是人类硕大无朋的大脑。这是一个成本极其 昂贵的部件。它的重量只占人体的2%,消耗的能量却是人体耗 能的16%。究竟是哪种行为、哪项功能上的竞争、淘汰和筛选, 导致了这个昂贵的部件的迸化?我们猜想的答案是交换。动物间 也有交流。所以人类间的交换应该是一种极为特殊的交流,细致 而微妙的交流,很可能是必须借助语言的交流。如同有些软件的

使用需要增加电脑的内存,人类的某些能力 ^吾言无疑是其中

最重要的一项,也需要增加大脑的容量来支持。于是,发生了三 者——交换、语言、大脑,即行为、机能、结构间的互动。但这 不是传统思维理解的互动。三者的关系如下。更好的交流能力要 以具备语言能力为前提,反之,更高水准的交流需要也会催化语 言能力的勃发。语言能力以大脑的更大容量为前提,更好的交流 能力也间接地以大脑的更大容量为前提;但反之则不成立,语言 和交流能力的需要,呼唤不来、促进不成大脑容量的增长。那么, 大脑容量是如何增长和迸化的呢?交流能力更强,增加了一个人 的生存优势,他将受到自然选择的青睐,而这样的人必有语言能 力,必有更大的脑容量。当语言加人到交流中时,它因增强了交 流而被拣选,这几乎就意味着大脑容量更大者被拣选。

今天的人类世界中,交换司空见惯,每日频频发生。乃至交 换已经从最日常的行为,登上了学术理论的殿堂。古典社会学的 几大重要理论之一就是“交换论”。交换论思想的先驱齐美尔说: “人与人之间的所有接触都以给予和回报等值这一图示为基 础。……然而也有其他许多……关系,在这些关系中,达到等值 是不可能的。感激在这儿看来是一种补充物。它建立了相互作用 以及回报和服务回报的相互关系的纽带,甚至在这些关系没有由 外在强制加以保证时也是如此。”(布劳,1964: 1)在交换论的 代表人物之一布劳看来,“广义的交换则可以看做是以下事物的 基础:群体之间的关系和个体之间的关系……”(布劳,1964: 5)他们试探从交换的视角洞悉和解释人类成员间的关系。在此 我们无意深人到他们精致的理论中。生物学思想要做的是话说从 头,从交换的源头说起。

我们所说的交换是跨越血缘关系的交换。血缘群体中天赋的 合作关系不在我们讨论的交换之列。交换的问世必定非常之艰 难。人类不是一开始就接触到无血缘关系的成员。远古时代地广 人稀,大家各据领地,无血缘关系的人类成员鲜有接触的机会。 接触初始,相互恐惧和敌对。最初的关系是残酷的争斗,是零和 博弈,一方的获取必是另一方的付出。因而人们对非我族类者怀 着高度的警惕性。一般而言,在如此锁定的互动中,交换是没有 人敢于承担的风险行为。没有人敢于为着梦想得到对方手中的一 粧物品,企图开创一场不曾发生过的交换,便将自己实实在在的 物质资源,放到长久觊觎这一资源的宿敌面前。那几乎就是自投 罗网。交换的启动,依赖于一个契机,一种特殊物品的出现。这项 特殊的物品具有以下性质:一方迫切需要,且别处寻觅不到,只能 从对方那里获得;另一方此种资源相对无限,在恩赐他人时不蒙受 任何损失。用奥菲克的学术语言来表述:该物品有“排他性”(指 提供者能够拒绝其他人使用),无“竞争性”(竞争指一个人的消费 减少了另一个人的消费额度)。(奥菲克,2001: 160)在现代社会 中,典型的“非竞争性排他物品”是纸币和受专利法保护的电脑软 件。而诱发了人类最初交换的契机是两种物品:大型猎物和火。

二、食物的分享

共餐是人类社会生活中频繁发生的活动,它具有超越民族、 超越阶级的特征。国家元首会面要共餐,百姓家来了朋友也要共 餐。共餐的另一个突出特征是,其质量高于日常饭食,肉类必不 可少。这一习俗之所以放之四海而皆准,是因为它已施之万世而 不变。共餐的行为可以一直追溯到祖先和动物的世界。

食肉类的动物世界中,进餐的形式五花/v门,其中有共餐 的,也有不共餐的。猴子不共餐。狮子和狼共餐,但是它们的共 餐中有着严格的等级秩序。“狼决不允许年轻的家伙从自己的口 中夺食,只允许它们吃那些自己不吃的部分。”(里德雷,1996: 98)只有人类和黑猩猩等几种灵长目动物享受完全平等的共餐。

猎物不会总被大家一同猎取。在一个利己行为占据支配地位 的世界中,允许部落中其他人分享自己的猎物,是一件不同凡响 的事情。但仔细想想会发现,这是必然的。这几乎是天赐的一桩 物品,一种分享方式,它禊子般打进人类的行为方式中。“狩猎 大动物第一次将公共财产介绍给人类。”(里德雷,1996:六章) 一方面,你猎取了一个大动物,猎物的大部分你吃不掉,你又没 有冰箱,不分给他人就只好听任它们腐烂;另一方面,部落中的 成员今日无斩获,看到你的猎物垂涎欲滴,他们是一定要分享 的。“分享肉食不是被鼓励,而是不可能防止。”(里德雷,1996; 六章)于是,猎物获取者索性做出顺水人情。又因为获取猎物的 运气不会光照一人,大家实际上在玩着一场没有契约的长线交换 的游戏。

但是既然可以搭便车,个体的动力何在成为逻辑上首先遇到 的问题。问题其实比我们最初的一瞥还要严重。打大动物是很艰 巨的事情,如果不是特意去打,就绝难撞到这份运气。而猎取大 动物的概率很低——寻找、猎取都谈何容易。捕猎大动物还是很 危险的事情,很可能你没有打到它,它却伤害了你。对原始部落 的考察发现,人们很少分享小动物。相比之下,目标对准小动物 要实惠得多,没有风险,成算更高,收获全归自己。那么为什么 捕猎大动物的行为盛行不辍?

其实在个体何以选择捕猎大动物后面,还有一个群体的问 题,即一个部落为什么选择狩猎。对原始部落的很多观察发现, 釆集比狩猎在能量的获得上更有效率。那么为什么男人狩猎、女 人釆集的分工方式流行于漫长的部落时代,为什么更有力量的男 人不转移到更有生产效率的领域?男人的贡献不可以仅从食物能 量的获取上估价。部落时代是一个地道的丛林社会。对比大动物 那时的人类还不占有压倒优势,人类不捕猎它们,它们也要骚扰 人类。即使不取攻势,至少要拿起武器,抵御猛兽侵扰部落。如 果男女都放弃了武器,部落将有灭顶之灾。而一旦拿起武器,一 味防守,放弃攻击,反倒是效率较低的选择。同时,其他的部落 也属于另一类“天敌”,甚至更可怕的敌人。在几十万年后,在 备享文明的今天,哪个国家敢放弃军备上的投入?由此可以想 见,一支狩猎的队伍,对部落是必要的,即使它在能量获得上低 于釆集。因为武备是部落行为,拿起武器是每个男人的责任,而 不是个别男人的爱好和算计,所以它就成了部落中的一桩大游 戏。一个人在武力上的出色发挥,受到全部落瞩目。

个体选择捕猎大动物,在物质上不如选择小动物实惠,但是 这行为会带来丰厚的副产品。对男人选择捕猎大动物的动机,有 两个猜想。其一是成功者可以获得更多的异性。观察野生黑猩猩 发现雄性常常拿肉食换取与雌性的交-配权,雌性的发情期是雄性 们最热衷出猎的时候。对原始部落的考察,发现性关系比较随便 的部落热衷于打猎,性关系类似清教徒的部落淡漠于打猎。其二 是成功者可以获得更高的声誉,成为英雄,成为首领的有力候选。辍如前所述,武力活动已经成为部落的大游戏,男人的大舞 台,吸引眼球莫过于此。其实两个猜想常常是合一的。

于是捕猎行为不辍,捕猎大动物的动机不疲,共餐肉食的习 惯持久不衰。毕竟英雄和搭便车者是少数,多数成员因此加入到 人类超越血缘的第一项交换中。

火种的换取

植物不都惧怕火,进化使得其中的一些物种适应了火。比如 红杉树,火烧不死它们,还会帮助它们消灭天敌。动物几乎都没 有在经受了火的自然选择后,成为适者。原因是火来得偶然,两 次火之间的跨时往往较长,自然选择的剪刀无法在寿命有限的动 物中完成它的筛选。除了人类,没有其他任何一种动物可以利用 火,遑论掌握制造火的技能。说人类是使用火的动物要比说人类 是使用工具的动物更合理。

火是人类科技史上最伟大的发现。我想不出哪一种发明和发 现对人类的贡献明显地高于火。何况火对人类的改变,很可能还 远远没有被我们充分认识。

学者们至今不能确定,人类何时开始利用火。目前学术界 占主流的看法认为,180万年前一些能够制造工具的直立人从非 洲走向欧亚,他们被称为尼安德特人和亚洲的直立人(或曰周口 店人)。非洲最早的火种出现在160万年前,欧洲最早发现的要 比非洲晚了 100万年。周口店的遗址中火的遗迹发生在50万年 前。然而尼安德特人和亚洲直立人在3万年前灭绝。主流学界认 为,现代人类拥有一个共同的祖先,那就是生活在22万年前到

12万年前的非洲人。按照这一说法,似乎现代人类的祖先和未 成为现代人类祖先并已经灭绝的尼安德特人、周口店人,都会使 用火。这些讨论尚无定论^> (巴斯,2004: 27 —31)不容置疑的 是,火对远古时代人类温饱的无与伦比的贡献。它可以清除某些 植物的毒素,软化某些植物的纤维,从而拓宽了人类的食谱,并 改善了人类的消化。又因为烧烤后的食物便于储存,从而以摆脱 迅速腐败的方式增加了人类的食物。它让人类前所未有地体会

到美味。它还助长了人类饮食方式的分化。(古德斯布洛姆, 1992: 47)火在“温”上对人类的影响很可能比它对“饱”的影 响更复杂。它拓宽了我们的生存地,很可能人类从热带走向温带 是依赖火的帮助a (古德斯布洛姆,1992: 49)它帮助我们深度 休息和松弛身心。因为火对人类的影响深刻巨大,对于一直不曾 利用火的人来说,没有也罢,但是享受过了火的人就再也不能忍 受没有火的生存。

人工取火是难度极高的门槛。跨过这一门槛前的漫长岁月 里,保存火种,以及丢失了火种后如何从拥有火种的人群那里重 新获取,成为至关重要的事情。

奥菲克认识到,“火在文明以前的人类进化中的意义尚未得 到良好的理解”。(奥菲克,2004: 170)他在此一方向上做了出 色的探索。他关于燃料的讨论是雄辩的。持久地、日复一日地维 持火种,所需燃料是巨量的。灌木、草不能带来持久燃烧的火。 那时的人类还没有刀斧,不能砍伐乔木,只能捡拾干枯的落木。 而随着消耗,捡拾的距离将越来越远,负担越来越大。因此一个 家庭没有能力维持一支火种。维持火种的单位只能是部落。

考古发掘中,洞-穴-是发现原始人使用火的遗迹的主要地点。 于是有学者认为,洞-穴-是当时人类的生存方式。奥菲克雄辩地驳

斥这种认识。他说:“没有任何物种把自然产生的洞-穴-当作他们 求生战略的关键资源使用。但蝙蝠可能是个例外。”(奥菲克, 2004: 182)原因其实很简单。“洞-穴-是物质环境中极具随机性的 地貌。”丰富的食物源和新鲜水源是生存的第一要素,却未必在 洞-穴-附近。在绝大多数动物的生存策略中,都看不到牺牲第一要 素去迁就洞-穴-的习惯性选择。地下动物的洞-穴-往往是自挖的。北 极熊在冰雪上为自己挖洞过冬。其他熊的洞-穴-选择也是机会的, 利用树洞、山洞,等等。何况那是冬眠,不是日日觅食的温暖季 节。原始人要跟着食物源跋涉、迁徙,不会定居于附近缺水少食 的山洞。那为什么山洞中屡屡发现火的遗迹?只能有一个解释, 那里是他们保存火种的专门场所。在不避风雨的露天场所保存火 种太过冒险,且更消耗木材。这是人类使用火不久就可以完成的 认识。于是,当保存火种的山洞距离食物源、水源较近时,山洞 尚可兼作部落聚会的场所,当山洞距离食物源、水源较远时,山 洞就只能充当火种保存地。

综上所述,维持火种的单位是部落,保存火种的地点是山 洞。为了避免三个和尚没水喝,为了降低因看管人能力低下而导 致火种熄灭的概率,乃至一次次失败经验的吸取,都会导致专职 保存火种者的产生。很可能是这桩当时最紧要的事情,造就了人 类社会中的第一次分工。

奥菲克提出了“火还有促进交易的意义”的卓越洞见。可惜 他对燃料、洞-穴-做了出色的讨论后,将火的交易的探讨放置在部 落内部。而笔者以为,火对人类社会生活的划时代的作用,是催 化了部落间的交换。

火的恩泽无边。享受过又丢失了火种的部落的唯此为大的事 情就是寻找火种。等待天火的概率小到难以期待。于是到其他部 落找火,几乎是唯一的选择。找到了有火的部落,如何获得火种 呢?我们要讨论的是交换如何产生,也就是说,那时人们还不懂 交换为何物。如是,唯一的手段就是抢夺。火种的保卫与抢夺一 定是部落间演泽了千百年的曲目。精心和殊死的保护,使得抢夺 的门槛大大提升。而求火的欲望愈强,遂只好跌跌撞撞地摸索到 另一途径交换。

不仅如此,在我将“火促进交换”导向了部落间的交换后, 一个更为大胆的猜想萌生了:是火催化了人类语言的产生。

语言一定是被一件当事者必须完成、而缺少了语言就不能完 成的事情推上进化之旅的。语言的产生是个小概率,因为没有它 动物完成了诸多复杂的事项。因而推动语言产生的东西一定有异 常稀缺的特征。

合作需要交流,但是团体-内的合作与交流不必通过语言就可 以完成。狼群狩猎黄羊,黑猩猩围猎猴子,都演出过精妙的合作, 我们没有发现其中有真正意义上的语言。美国动物心理学家克劳 福德做过这样的实验:把两只黑猩猩放进笼子,笼子外面放一只 摆好食物的台架,并系上绳子。绳子一端放在黑猩猩能拿到的地 方。台架的重量要一只黑猩猩拉不动,必须两只一起拉,才能拉 动台架,拿到食物。两只黑獲猩经过多次胡乱尝试后成功了。以 后食物一到,一只便向另一只呼叫或打手势,然后合作拉台架。 (转引自祖父江孝男,1987: 165)这一专家观察下的实验,可以 证实没有语言动物也完成了合作。如果有了语言,两只黑猩猩的 合作会立刻完成。然而它们虽然慢,毕竞完成了。内部的交流与 合作,可以通过试错法,经历无数遍尝试去完成。它们有的是时 间,最终可以在某一有效的方法上达成共识。没有被逼到绝境, 就不会做全新的尝试。

敌对双方的互动则完全不同。它们没有面对面的机会,没有 一次次共同尝试,乃至手把手操作的可能。要么是开打——这几 乎是近距离遭遇的唯一方式,要么是保持距离——敌进我退或敌 退我进。坚持交流就只好在保持一段安全距离的前提下尝试着进 行。而语言的交流同表情和手势交流的差异正在于,声音可以跨 越更长的距离,至少可以超越石头投掷的距离。敌对双方的持续 交流,必须是“安全的交流”,是“跨越距离的交流”。于是他们 必定会尝试以呼喊表达善意,进而表达交换的意思。当然,他们 会尽可能做出多种表达方式,送上猎物、肉食、皮革,等等,甚 至白送几次,但这一切都依赖一种媒介帮助对方去理解。这一鸿 沟的打通决不可能一蹴而就,幸运的是,一方有坚韧执著、不屈

不挠的愿望 定要交换到火种,另一方只要明白了对方意图

就极可能同意交换,因为给火种是没有付出的(虽然维持火种有 成本),换到的东西是丰厚的,并且完成了交换也就消弭了长期 的纠缠和打斗。敌对双方最终成交之时,多半会和平相见。而敌 对部落的和平相见是划时代的,以往基本上是兵戎相见。稀有的 和平相见一定是以通过某一媒介达成了某种共识为前提的。这媒 介手段就是“跨越距离的交流”,就是粗糖的、原始的语言。

一句话,一件高度排他的、非竞争的物品,在敌对双方间的 交换,催化了语言的问世。我们再难找出与“火”类似的物品。 所以我猜想,是火催化出语言。

大型猎物与肉食开启了部落内的交换。火,开启了部落间的 交换。敌对部落间的交换催化出语言。语言一经问世,就摧毁了 人类交换的最大障碍,交换一发不止地走向其前所未有的微妙和 复杂。

四、女性的交换

族内婚向族外婚的转变是很多学者讨论过的题目。费孝通批 判弗雷泽的观点:“纯种遗传所能得到的变异机会少,因之,适 应环境的能力较满杂交不但可以使从变异中得来的优良品质易 于推广和保留,而且杂交的直接后代表现出一种较强的活 力。……可是弗雷泽用这个生物事实来解释族外婚的起源则有困 难,因为我们不易想象怎样会很早就发现现代科学所获得的原 则。”恩格斯的观点与弗雷泽相似,他甚至借摩尔根的口说出了 “自然选择”,但是他们论述模糊,我们无从确认,他们是认为原 始人认识到了这一原则从而选择族外纟昏,还是认为原始人与生俱 来地具有族外婚的倾向。如果是费孝通所理解的(我也曾经这样 看待弗氏和恩氏,但细想觉得有武断的可能),那是犯了目的论 的错误,倒果为因。因为只有出现了族外婚,才能形成其后代与 族内婚的后代体质上的对比。这样,体质的对比就是族外婚之 果,而不是因了。秉承功能学派人类学观点的费孝通认为:“性 可以扰乱社会结构,破坏社会身份,瓦解社会团体。……性的关 系带着极强烈的亲密感情,甚至可以说不顾一切的沖动。……若 让性爱自由地闯入已有的重要社会关系中,它不但可以破坏相结 合的男女两人原有的关系,而且可以紊乱整个相关的社会结构。 譬如甲乙本是父女,现在发生了性关系,成了夫妇,甲就不能不 改变他原来对乙的态度和行为。这一变,很多别人却不容易找到 一个恰当的身份来和他们发生社会关系了。……生活上密切合作 的已有结构决不容性的闯入,于是发生了乱伦禁律和外婚的规 定。……(另外)我们中国的婚姻定义原本是和两家之好,历史 上更不乏公主下嫁和番的例子。利用性的创造性,增加了社会的 团结。”(费孝通,1947: 45)

当代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认同这样一种观点,乱伦的禁忌虽

然是一种文化和规范,但是符合人类共有的一种生理特征

个屋檐下成长起来的男女相互难于产生吸引力。由此做出下述推 论应该是不过分的,即对本族男子而言,族外的女-子要比族内的 女-子更具吸引力。正是这一生理特征决定了远古社会中,男性疯 狂地抢夺其他部落的女-子。而性资源具有其他物质资源所不具备 的一个特征。物质资源对人们的吸引力几乎是相同的,而性资源 对族外人的吸引超过族内人。这样,抢夺就很容易转变为交换, 因为大凡两个动机支撑的行动,落实的可能要大大增强。这里一 个动机是避免对方的攻击和劫掠,另一个动机是得到对方的女 性。这岂止是“双赢”,而是多重收获。所以这一游戏从远古走 入前现代,从基层走入高层,从社会走入政治,从大唐公主下嫁 吐蕃,演至满清公主嫁给蒙古贵族,长盛不衰。促进人类体质的 进化,增加了与周围部落的和睦,其实都是副产品。根本原因是 性的特征所使然,即她对部落内外双方的不等值,所以天然地诱 发交换。

女性交换的诸多深远影响可以概括为两点。其一,基因的交 换。这一交换,一方面增强了后代的体质,所谓杂种优势、远交 优势。另一方面削平了彼此的差异。民族间的冲突,必是暴力掠 夺与殖民在前,暴力与非暴力的通婚在后;通婚前相互都存有很 强的种族歧视,通婚几代后歧视的主客体都不复存在。和亲不过 是从相异走向融合的中间地带的插曲。其二,即本章主题:交换 的启动。食物分享、火种交换、女性交换,虽有先后,都属最早 发生的交换,它们共同启发人类认识交换的优势,铸造人类的交

交换一经开始,就必然会走向其最典型的、最赤luoluo的形式 ——礼物。Ridley说:礼物是带着绳索的,这是礼物问题的全部 意义。它要钩回什么呢?不仅是回报的实物,而且是一种互惠的 关系,它企图将对方置于一种义务关系之中。他还说:一个真正 利他的人是不送礼物的,因为送礼物的动机要么是图虚荣,要么 是图回报。(Ridley,1996:第6章3节)这话看似深刻,实则陷 入了一种俘论。一个真正利他的人该怎么实施他的利他行动呢? 他不给予别人任何东西,无论是实物还是服务,就无法实现利 他,而一旦他给予了对方,别人就往往会自觉地进人了互惠的链 条。这与其说是真正利他者的稀少,毋宁说是交换与互惠逻辑在 社会中深入人心、无所不在。但是毕竟,礼物同上述的交换形式 是不同的,绝大多数的礼物是蓄意造就和开发互惠关系。在某一 个具体场合,礼物可能是居心叵测的,但是宏观而言,礼物是良 好社会关系的积极建设者。

人类的交换就是这样演化的。从什么也不想付出,到不得不 付出,到主动赠送。几乎可以说,它是一个自生长系统,它能从 无到有,从少到多,从小到大。它造就的合作已经远远超过了血 缘关系。

在线阅读 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