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温暖的弦 > 第一章 创始,相见

第一章 创始,相见

故事发生在衣露申市。


& & 这地方和香港台北上海东京乃至纽约温哥华苏黎世阿姆斯特丹完全无异,都不过是个太平盛世下的都市,科技日新月异,生活与时俱进,都会中商贾云集,有着无数美丽女-子和出色的青年才俊,且富豪们都安居于比利华那样的山庄——香港是太平山,台湾有阳明山——城市本身已如童话故事,即使再如何千回百转,最终也还是被人为地复制着固定模式。


& & 繁华如美丽的衣露申,也没能例外。


& & 周一一大早,浅宇机构的人事部经理迟碧卡就接到一个电话。


& & 一听到对方的声音,她的神色马上变得恭谨。


& & 应对了几句,在电话挂断后恭谨之色从她的面容上退下,取而代之的是迟疑和为难。


& & 正在沉思中,秘书部刘丹然拨进内线来。


& & “碧卡,杨影什么时候赴任?”


& & “我正要找你谈这件事,杨影最多只能做到这个周五,下周一就要去纽约分公司欧阳那里报到。”


& & “接任她的人选我打算推荐技术部的杜心同和企划部的张端妍,你意下如何?”


& & “这两位高级秘书都是上乘之选。”迟碧卡沉吟了一下,“业务部的温暖呢?她怎么样?”


& & “温暖也算出色,性格不愠不火,做事机敏灵活,专业素养一流,我本来也有意举荐她,不过公司有规定,这个位置必须在浅宇服职三年以上,她进来才两年,资历还浅,如果让她上去恐怕其他人会有话说。”


& & 迟碧卡笑道,“丹然,你和我都知道浅宇最大的优点就是任人唯才,想当年杨影也是破格提升,事实证明占总对她很满意,否则也不会才两年功夫就又升一级调到纽约去做副经理。”


& & 职场历练如许,刘丹然自然也是知眉识眼的人物,一听迟碧卡这说话,便应道,“你说的也是,占总本来就不太拘泥这些繁文缛节,这样吧,我把她们三人都推荐给你,你来比较一下。”


& & “也好,我找她们都聊聊。说白了这样大的事我也不能决定,终归还是要报给占总,由他来选。”


& & 挂了电话,迟碧卡如悉重负地吁出口气。


& & 大约一盏茶的功夫,浅宇内部网的公告就发到了每一位员工的邮箱里,秘书部决定举荐杜心同、张端妍和温暖同为总裁秘书侯选人,三人中资历最浅的温暖破格入选,多多少少引起一些茶水间话题。


& & 迟碧卡调来三人的过往绩评,一一看过后约见杜心同和张端妍。


& & 最后才轮到温暖。


& & 这已是迟碧卡第二次翻看她的履历,第一次是两年前招她进来时。


& & 履历上的记录相较前两人简单得多,她自十五岁去了英国,一待就是七年,直到二十二岁大学四年级时才作为交换学生回来,翌年毕业考进浅宇秘书部,由于表现出色一年前擢升为业务部高级经理助理。


& & 迟碧卡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坐在办公桌对面的温暖,黑柔长发衬映得她的脸如纤玉,眉色清丽,眸似剪水秋瞳,眼神清亮专注,晶莹剔透的一双小巧耳垂上别着两粒小小的珍珠。


& & 身高约一百六十五厘米,身着粉蓝色纪梵希春装外套和及膝裙,入时而不失端庄典雅,完美小腿套在玉色全透丝\_袜里,细致的脚腕下是三公分高的细跟宫廷鞋,走进来时步履轻盈,身形窈窕玲珑得令人怦然心动。


& & 较两年前相见之初她已少了青葱生涩,多了沉静安然,论容貌虽比不上占南弦美绝天下的女友薄一心,但却有种独特别致、淡无波泊的气度。


& & 即便如此,然而靠裙带关系上位的人一向为迟碧卡所厌嫌,若不是那个人的面子她不得不卖,今日定不会再和这年轻女-子坐在面对面。


& & 由是她冷声道,“占总原来的秘书调往美国工作,公司需要推荐一个人接任她的职位,秘书部的刘经理举荐了杜心同、张端妍和你,请告诉我,你对这份工作有没有兴趣?以及对总裁秘书这个职位有什么看法?”


& & 温暖没有立刻答话,而是静默片刻。


& & 这短暂的沉默却让迟碧卡对她另眼看了一下。


& & 不管杜心同还是张端妍,都早打好腹稿以求表现最好,要知道总裁秘书是公司里所有未婚女性梦寐以求的职位,就算这个温暖对总裁本人不感兴趣,但浅宇总秘一职相对于她目前而言何止连跳三级,权力和薪酬都会与高级经理看齐。


& & 却为何她的表现会与众不同,一点也没显出应有的兴趣?


& & 迟碧卡放缓了语调,“有什么话你可以直说。”


& & 温暖微微笑了笑,“我有信心可以把这份工作做好,但就不知道……我是否适合到这个职位去。”


& & “为什么你会有这种顾虑?”


& & “因为我的男朋友在代中做事,迟经理你也知道代中和我们公司的生意有交集,要是我在总裁身边工作,难免会接触到一些重要的案子和机密,如果以后发生什么事,我担心会说不清楚。”


& & 迟碧卡着实一愣,情况大大出乎她的意料,“你男朋友在代中公司的职位很高?”大机构里动辄过万员工,一对恋人如果是普通职员即使在对头公司里也很寻常,除非双方的职位都敏感才会有所影响。


& & 温暖平静地道,“他是代中的总经理。”


& & 迟碧卡几乎要抹一把冷汗,代中的太子爷朱临路?!


& & “我明白了,你先回去工作,结果会在下班前公布。”


& & 温暖离开后迟碧卡忙不迭拨电话,叫苦不已,“我的好老师,你推荐的人别说安排在占总身边,她甚至不适合存在于公司里,你知不知道——”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让她整个人傻在当场,象震惊过度,张圆的嘴半响之后才能够合拢,最后吐出一声长叹,“好吧,就按你的意思做吧。”


& & 按以往的工作方式迟碧卡早就自己拍板定案,占南弦从来不理这些琐碎事,他只要她推荐的人好用,一向不管那个人是谁,这次她却特意给视察在外的他写了封邮件,扼要说明,秘书部举荐三人,她面谈后觉得温暖最为合适,但她身份特殊,所以请他指示。


& & 说到温暖最为合适,这点迟碧卡倒不是胡说,抛开资历和背景不谈平心而论她还是会选择温暖,因为杜心同和张端妍别有所图的心思到底逃不过她见惯世情的双眼,人还没有上去只是侯选而已,经她三言两语的试探就已掩饰不住心底的向往,可见不够成熟老练。


& & 反观温暖倒是对这件事平常心对待,加上她男友的条件与占南弦差不了多少,想来不会对上司抱少-女怀春的遐想,以后对人对事也就可以避免过多的私人情绪,这样更能协助占南弦顺利开展工作。


& & 临下班前,回信来了,叫迟碧卡以后这种事都不用汇报自行决定即可,她便往内部网发出公告,一秒钟后整个浅宇上下都知道了,业务部那尾叫温暖的美人鱼夺魁而出,大跃龙门。


接下来一连几日,温暖都忙着在六十六楼与即将离任的杨影交接。


& & 就算杨影已经把手头上的工作一一仔细交代给她,但大量邮件在一夜之间蜂涌而来,还是让她应接不暇。


& & 浅宇创始人占南弦仍差旅未归,但作为他身边关系最密切的专属秘书,所有高阶员工与他往来的邮件无一例外会抄送给她,以便她了解、跟进以及处理他给全球下达的各项指令。


& & 在接手之初,每一封邮件她都摸不着头绪,必须得向杨影请教或主动致电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问清来龙去脉,再细心了解当前状况和后续安排。


& & 资产管理、金融服务和信息科技是浅宇的三大核心业务,自从半年前占南弦把资产管理和金融服务的重心转移到美国,委派了从浅宇创始就和他并肩打拼的死党任总经理之后,权力便逐步下放。


& & 这次之会把杨影调过去,也是因为她最熟悉这两方面的工作。


& & 由此占南弦在本土亲自执掌的业务转向了信息科技,当以前一些不需要向他汇报工作的中阶员工也开始写E-mail上来时,有的连杨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故而,为了把繁重的工作一一厘清,每天温暖都在六十六楼独自加班到深夜才离开。


& & 累的时候,端杯开水走进会议室,往地面广场静静眺望。


& & 浅宇大厦于三年前建成,坐落在最繁华的商业地段,一主一附两座楼各高六十六层,主楼纯为办公之用,打通了上下两层的接待大堂无比恢宏,三四楼是公司历程和产品展示馆,五楼以上为办公区域。


& & 主楼与附楼除了地面通道外,在四楼还辟出大型空中花园的绿色植景把两幢建筑连为一体。


& & 附楼包括员工餐厅,咖啡厅,健身室,室内泳池和各种室内球场,集餐饮休闲运动于一体,十五楼到六十楼为酒店式公寓,提供给单身的高阶主管或用于解决出差员工的住宿问题,六十一楼以上不对外开放,都猜测那是总裁的私人空间。


& & 关于占南弦的发家,那才是一个真正的奇迹。


& & 他十八岁考入大学时互联网在亚洲刚刚起步,极其年轻的他以二百万资金创建了浅宇速讯,半年后获得一笔五百万的风险投资,其后几年网路如火如荼,浅宇速讯发展到了家喻户晓。


& & 谁都没想到的是,在大学毕业前他忽然以三亿的价格把公司卖了。


& & 而最离奇的,就在他把公司卖出后不久Internet泡沫吹破,百分之八十的网络公司纷纷倒闭,象他这样在最颠峰时期全身而退的人绝无仅有,从那时起,占南弦这个名字就成了业内神话。


& & 当原来的同行还在为生存而搞得焦头烂额时,大学毕业的他已轻轻松松挟大笔资金进入资产管理和金融服务领域,所营业务不但包括企业私募股权基金,对冲组合基金,房地产投资基金和封闭式基金等多种投资渠道,还提供包括企业并购咨询、重组和重建咨询等服务。


& & 半年后,当浅宇速讯支持不下去打算关门大吉时,他却又花三千万把公司重新买了回来,改名为浅宇光技,重组后借壳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当天即超额十多倍认购,开盘两小时内三十美元的招股价飚升到九十美元,涨幅达到百分之两百,如此盛况远远超过浅宇智囊团原来的融资预期。


& & 随后几年里浅宇的营销渗透各行各业,最终成为首屈一指的大机构,分公司遍布全球,年营业额近几百亿美金。


& & 到后来,连福布斯都已不知占南弦坐拥的身家达到多少,在最近两年间,浅宇更是向美国卫星公司购买且成功往太空发射了两颗商业卫星。


& & 异禀天赋的商业才华使占南弦有钱到这份上本来已经有点难,偏偏他除了钱之外还很有貌。


& & 十大钻石级未婚男中排名第一的他现年二十八,一米八五的修身比例完美得恰到好处,窄腰长腿性感无比,配上如古代画工一笔一笔精心勾画的五官,尤其俊容上永恒一抹不沾人间烟火的淡冷,使他整个人透出似远还近让人无法抗拒的谜魅。


& & 公司里的女员工通常这样形容他,“那个帅得我好想晕倒的总裁”,发展到后来整幢浅宇大楼皆知,如果某位女同胞逢人便说“完了,我今天又晕了”,那代表她刚刚才见过占南弦。


& & 即使明知只能暗自仰慕他而永无可能,每日里还是有不少-女员工在他要经过的地方偷偷匿身等待,胆大的假装不经意偶遇,胆小的远远翘首哀盼,只要能见他一面已心满意足,这几乎已成为浅宇未婚女的必修课,由是大楼里天天有人晕得死去活来。


& & 有钱已经比较难,有貌更是难上加难,然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稳居花痴流口水对象第一位的占南弦,除了财貌双全外竟然还很有情——他是普天之下最有条件花心却最不花心的美男子,这点简直要杀死人。


& & 他对初恋女友,那位全城皆知的玉女明星薄一心十年如一日地专情,自十八岁与她相识到现在,虽然生意场上也偶有逢场作戏,但爱情长跑始终无变,多少年来这对金童玉女早已成为万口称颂的楷模——


& & 所有报纸上都是这样说。


& & 总裁专用电梯里,业务部负责人高访兴致盎然地翻着手中的杂志,“好象就连这个城市里的空气分子,都在翘首期盼你和一心的婚期。”


& & 占南弦双手插在裤袋里,目光落在显示屏上,看着电梯一层层飞速上升,薄唇浅浅地勾出一抹完美弧度,并不回话。


& & 到了六十六层,当梯门打开两人俱是一怔。


& & 入眼只见总裁办公室门口旁、秘书办公区的顶上,天花板仍亮着两盏白光长灯,但除了装点室内和廊道的大盆绿色植物,整层旷阔空间内空无一人,只闻中央空调运转的声音,然而秘书桌上的电脑仍亮着,文件也打开未收。


& & 显然有人还没走,只不过是暂时离开了座位。


& & 高访笑道,“温暖果然还是那么勤奋。”


& & 被惊扰了的细微脚步声带着难以觉察的迟疑,从某处空间内传来,由远而近,最终停在会议室门口。


& & 占南弦转过头,端凝淡冷的视线迎上一双无波眼眸。


& & 两人相视了有三秒。


& & 温暖随即开口,“占总,高经理。”


& & “你这么晚还不走?”高访打趣,“高阶员工可没有加班费。”


& & 她笑了笑,“这就走了。”


& & 许是身份使然,占南弦只对她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双手从裤子口袋里抽出,推开两扇暗玫色各一米多宽的精雕木门,走进自己的办公室。


& & 他一路走到办公桌后,却没有坐下,而是往前两步站在透明的玻璃幕墙前,这个城市在多年前已经失去星光,旷阔无比的黑夜里只剩下忽明忽暗的霓虹,微小如盒的车河融着一盏盏等距的路灯,拉出丝一样的火线光弧。


& & 这样居高临下地看去,似身在云端的夜天,凝睇着人间。


& & “高访。”双手环胸,他唤。


& & “什么?”高访走到他身边。


& & “如果有人要把你从这么高的地方推下去,你会怎么样?”


& & 高访一怔。


& & “你会选择抵死不从,还是纵身飞下?”


& & 高访听得一头雾水,“你想说什么?”他的说话仿佛含着某种机锋。


& & 占南弦从遥远的夜空收回视线,转头看向他,“没什么,你刚才提起一心,想想我和她走了也有十年,确实是时候应该结婚了。”


& & 高访意外,“你说真的?”


& & 他点了点头,回到座位,“冷氏的案子筹备得怎样了?”


& & “目前还顺利。”高访顿了顿,“这个案子我们最大的竞争对手是代中。”


& & “这个我知道,怎么了?”


& & “坦白说我不明白迟碧卡为什么会推荐温暖上来。”


& & 占南弦淡淡笑了笑,“这件事碧卡问过我。”


& & 高访再次意外,“你批准的?”


& & “三人里碧卡独独选了资历最浅背景也最特别的一个,总有她的理由。”


& & “那周一的会议让她列席了?”


& & “没有理由不让她参加,她没做错事之前不用把她当贼防着,否则只会妨碍到我的工作。”


& & “明白,对事不对人,我会告诉管惕。”


& & 占南弦没再说话,幽暗眸光投向半敞的办公室门外,那里早渺无人影。


星期六一早温暖便已起床,精心准备好几道可口小菜。


& & 每个周六中午,除非出门在外,否则她的姐姐温柔一定会来。


& & 因为爷爷把她们的父亲起名叫温和,于是她父亲也延续了这个随意到有点随便的传统——长女叫温柔,小女叫温暖。


& & 名字虽然另类了点,对温暖却没多大影响。


& & 温柔的待遇则相对要差一些,多少年来当身边从男生到男人全都起哄似地,刻意捏着嗓子尖而悠长地叫她一声“温——柔”时,性格一向不算温柔的她总恼得想杀人。


& & “我受够了这种摧残!”温柔躺在沙发上嚷道,“如果将来我生个儿子,一定叫他温度计!”


& & 温暖失笑,温大美人受够了这种摧残,所以不甘心,无形中便想如同父亲一样嫁祸后人,“如果生的是女儿呢?”


& & “那就叫温泉!”温柔理直气壮。


& & “还好,不是叫温存。”她把手中削好的苹果递过去。


& & 温柔斜斜地抬起美丽的眼,“那么远,我怎么拿?”


& & 明明只要探个身就可以到手,真是懒得无可救药。


& & 温暖起身,走过去把苹果直接塞-进她的嘴,“老爸当初怎么没叫你温室的花朵?”


& & “我呸!你还叫温吞吞呢。”


& & 温暖笑着回房去换衣服。


& & 虽然是周六,她还是想回一下公司,杨影已经走了,占南弦也已回来,下周一她就要独自上阵,还是准备周全一点比较好,别到时周一开例会上司一问她三不知。


& & 温柔看着她身上淡紫色的外套和及膝裙,不禁翻翻白眼,“你一个月的薪水还不够买几套这身衣服的,还去干吗?”


& & 温暖套上半寸跟的珍珠色鞋子,把长发卷起,以可藏进发间的淡翡簪子固定,“我不去留在家又能干吗?”


& & “温暖。”温柔的眼神可怜兮兮,如同被人抛弃晚饭没有着落的小狗。


& & “亲爱的,这招只适合对你的男友使用。”


& & 温柔眉一挑,“哪天我非把占南弦从薄一心裙下撬过来再狠狠踹掉!”


& & “wow!”温暖不由为她的豪情惊叹,“我拭目以待,记住千万别让我失望。”说完笑着拉上门离去。


& & 母亲在她们年幼时已经过身,十年前父亲也已去世,温柔把老房子卖了换成两套公寓,姐妹俩各有各住,加上父亲留下的遗产,不多不少够她们这辈子丰衣足食,又因为世上只得姐妹二人,所以她们格外友爱。


& & 温柔在一个大型的证券公司做投资经理,工作非常刺激,也很有成绩,行内提起温柔不少人都认识,温暖为她由衷高兴。


& & 至于她自己,本来一直乏善可提,没想到会被破格调到六十六楼,最近竟有不下五家公司想挖她的角,似乎一下子就在职场里出了名,当然,她不排除其中有些公司可能对她所接触到的浅宇案子更敢兴趣。


& & 刚刚把车停好,温暖便见到一辆宝石蓝的BUGATTI急驶而来,车身猛地九十度打转,泊停在她的车子对面,车里的人与她一同走了下来。


& & “占总。”她微笑问候。


& & 见到她占南弦有丝意外,但也只是微一颔首,便径直走向专用电梯,温暖跟随在他身后,在他停下后她仍往前走,员工电梯在十米以外。


& & 占南弦侧首,看着她的背影两秒,淡声道,“你过来。”


& & 温暖停下脚步,短暂的踌躇后回身走来,与此同时电梯门叮声打开,他率先进去,挺拔身形随意地立在中央,她跟着入内,轻轻站到角落的最里头。


& & 直视全镜面的梯门,占南弦锋利冷凝的眼眸从镜中锁定身后娇妍的身影,她的视线始终水平停在他笔挺的后肩上,即使她已身高一六五也还是比他矮了一个头。


& & “电梯的使用密码是零九零九。”他说。


& & 半垂的长睫定了好几秒,她才反应过来,“是,我记住了。”


& & “温柔刚才给我电话。”


& & 她讶异抬首,望向镜中他密无情绪的眼瞳。


& & 他淡幽的薄唇弯出浅弧,“她极度抗议我以——养不活一只狗的薪水来奴役你。”


& & 她笑了笑,“她不了解我们公司的福利制度。”那是薪资构成的重要部分。


& & “其实我和她一样奇怪。”他深不可测的眸光透过镜子折射落入她疑惑的眼,“为什么——你会在这里?”


& & 想了想,她一脸认真,“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收了代中的巨额支票,答应帮他们做商业间谍。”


& & 电梯门叮声收起,两人再无法看见对方的表情,占南弦微微向后侧了侧头,终究什么也没说,她一直目送他的背影走远,才走出电梯。活过二十五年,温暖的最大感悟就是做人不能执着。


& & 一执着,人生就没了乐趣。


& & 绝大部分的人,主观意识上都是:我,我怎样,我想怎样,我要怎样,我就是怎样……不管什么时候面对什么人,第一个念头出发点首当其冲永远是率先表达、肯定和坚持自我,一有人逆我意或我的想法不得而行,马上万千委屈。


& & 也不知道到底是在哪一年,她堪破了这点。


& & 成年后的她性格十分圆融软柔,可以说没什么事一定要坚持,在她看来其实都无所谓,身边的人譬如温柔,随她喜欢怎么样就怎么样,随她爱在自己身边做什么就什么,她一点都不介意。


& & 世间之事原本百分之九十都不需上心,即使是对风流倜傥的朱临路,从大四到现在她已做了他三年女友,也一样如是。


& & 私人会所里,朱临路把碟中的牛扒切成小块给她,“你是不是不打算告诉我,你做了占南弦的秘书?”


& & 她抬眼,“我说与不说重要吗?反正你都第一时间知道了。再说了,你又什么时候告诉过我,你每次追的都是谁家的姑娘?”


& & 朱临路被她的话堵得哑口,俊眼内闪烁着笑意,第一千一百次道,“跟我回家去见父母?”


& & 她无限同情地看着他,“令堂又逼你结婚了?真可怜。”


& & 他气结,“你总是这么不稀罕我!”


& & 这是什么话,她抚着受伤的心,“朱公子,麻烦你去看一看报纸,全城都知道你昨晚挽着一位明星上了头条,前天是模特儿,大前天是名门闺秀,大大前天——我不稀罕你?三年来我可是全当看不见你的风流韵事,只痴痴苦等你什么时候浪子回头。”


& & 她背着报上的台词。


& & 朱临路气得几乎要把餐巾摔在桌上,“温暖!”


& & “小的在。”她恭应。


& & 他狠狠瞪着她。


& & 温暖叹口气,放下餐具双手一摊,“你看,你叫我出来我绝不敢留在家里,你叫我吃牛扒我绝不敢吃猪羊,我这么好的女朋友你还想去哪里找?”


& & 朱临路气极反笑,嘴角大大裂开,与此同时她清晰地听到一丝极轻的微微笑声,仿似被逗笑后有效克制着只发出一丝轻哂,虽一闪即逝,然那种她所熟悉的浅淡——她蓦地回头。


& & 隔着两张无人的桌子,迎上她的视线占南弦并没有回避,放松下来背靠软椅的身-子散漫息慵,一双黑瞳却如清冷夜空闪光的星。


& & “你看什么呢?”他的女伴娇柔地问,就要回过头来。


& & 温暖赶紧转回身-子,朱临路已经一脸不悦地叫侍者结帐,签了字他牵起她离开,经过占南弦桌边时,她礼貌地道,“占总。”


& & 他没说什么,依旧只是对她颔了颔首,与朱临路则是王不见王,谁也不看谁一眼。


& & 坐在占南弦对面闻名全亚洲的绝色女-子却在那一刹微愕,“温暖?!”


& & 她微笑,“嗨,一心,好久不见。”


& & 朱临路冷哼出声,迅速将她拖离现场,走远了才抱怨,“代中里大把职位适合你,你何必非在浅宇领一份薄薪。”


& & “我在浅宇工作都两年了,以前也没见你说什么。”


& & 他苦着脸叫道,“以前你三百年都见不到他一次,我当然不担心,现在怎么同?你和他天天鸡犬相闻,搞不好哪天就臭味相投然后一起升天,只剩下我一个人孤苦得道,只好出家去做和尚了。”


& & 温暖失笑,“别忘了当年还是你帮我投出去的几十份履历呢。”


& & 虽然也有不少公司叫她面试,但最后也只浅宇录用了她。


& & 朱临路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 & “怎么了?”


& & 他侧头看她,“温柔最近和一位新加坡人来往密切。”


& & 她怔了怔,“我没听她提过。”


& & “可能她还没敲定,也可能不知道怎么和你开口吧。”


& & 她点点头,不再说话。


& & 回家后,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


& & 朱临路既然说了出来,可见温柔和那位关系已有点非同一般,便连不相关的外人都知道了,为什么温柔却要瞒着她这个作妹妹的?


& & 睡得不好,翌日早上醒来见到镜中眼底青色隐现。


& & 回到公司后温暖交代助理秘书丁小岱把她早已准备好的资料抱进会议室,不会儿高访和技术部的管惕相继而来,占南弦也按时到达,三人见到有条不紊地摆放在桌上的资料时都有些讶异。


& & 温暖逐一派发,“这是浅宇的简章,资质认证,公司的资本结构,近几年的投资收益,全球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之一出的审计报表,对投标案子的构想规划——还差投标书,这个需要技术部提交。”


& & 高访惊讶不已,“这些都是你自己准备的?”


& & “恩,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


& & “没有不对,我只是好奇,你的速度也太快了。”高访望向已在主席位入坐的占南弦,看来他的判断还真精准,迟碧卡果然眼光独到。


& & 占南弦打开面前的资料,翻看了约有一分钟才合上,抬首道:


& & “我们开始吧,这次冷氏要打造全亚洲最豪华的渡假村,预算投入的资金高达百亿,上百亿的投资意味着冷氏分包出来的案子不是哪一家能够单独吃下,估计会有八到十家公司分别承包不同的工程,不过我的兴趣只在整个渡假村的全智能自动化控制系统这部分。”


& & 高访道,“就目前所知,打算竞投智能化控制的大公司除了我们还有代中,南翔,长洪和劲星,后三者都不足为敌,我们真正的对手是代中。”


& & “管惕你组织人一周内把技术方案和投标书写出来,高访你负责采购,只要供应商肯给我们比其他公司都低的折扣,可以和他们签一份长期合作协议,总而言之——”占南弦环视三人,视线无声无息地在温暖脸上稍作停留,收回眸光后唇角微勾,“这个案子,我志在必得。”


& & 接下来的商议,把各项专案里需要决断的事都一一作了安排,


& & 散会后温暖去洗手间,捧起水往脸上泼,鬓边的发丝被沾--湿----了她也不擦,抹去脸上多余的水珠,吹干了手便走出来。


& & 回到座位时丁小岱对她说,“温姐姐,占总刚才找你。”


& & 她敲门进去,走到暗玫色华贵大气的原木桌前。


& & “坐。”占南弦头也不抬,只专注地看着极薄白金笔记本的屏幕,修长如玉的十指击键如飞。


& & 她依言坐下。


& & 写好邮件发出去,把手提推到一边,他双手交握置于桌面,“一心说想请你吃顿饭。”


& & 她显然有些意外,笑答,“好啊,等哪天我约了温柔,大家聚一聚。”


& & 他淡然清浅的眸内浮上讥色,“和温柔有什么关系?”


& & 她一窘,“大家都认识,连我姐姐一起请也花不了你多少钱。”


& & 手提里显示有新邮件,占南弦的视线被吸引过去,一时没有回话。


& & 温暖垂下眼眸,真的,到底什么时候起,她也学会了说场面话?其实她不想和任何人聚旧,从英国回来这么久她既没新朋,也无旧友,友谊这种东西,她一点都不感兴趣。


& & 他着手回信,不经意问,“平时有什么消遣?”


& & “也没什么,就是看看书,做做饭。”


& & 敲着键盘的手指一顿,他侧头看她,“真不简单,连饭也会做了?”


& & 她笑笑,“人总归会变的。”


& & 唇角一勾,他的目光又转回电脑屏幕上,“既然你不想出来,我们也不勉强你了,一心那里我和她说。没事了,你出去工作吧。”


& & “好的。”


& & 当把两扇精雕细刻的门从外面拉上,温暖脸上浅浅的笑容再支持不住全然消退。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