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温暖的弦 > 第四章 杀机,益众

第四章 杀机,益众

益众的案子占南弦比较重视,吩咐管惕和温暖双管齐下,一个负责方案一个负责合约,同时和对方的相关负责人商讨各项事宜,此前益众也让其他公司提交过方案和报价,相比之下还是觉得浅宇做得最好,基本上算是敲定,就只差最后签约。

& & 潘维宁在送了两周香花之后终于姗姗地拨来电话,问温暖可否赏光和他吃顿晚饭,在听到温暖笑答已经事先约了男友后,他倒也很有风度地改口说下次有机会再约。

& & 下班后温暖往私人会所见朱临路。

& & 朱临路照旧把牛肉切小块放到她的餐碟里,“你和温柔怎么了?”

& & 温暖不出声,只是低头用餐。

& & “我前几天见到她,她竟然问我你好不好,你们吵架了?”

& & “她最近怎么样?”

& & 朱临路失笑。的b7

& & “你们两个,都成年人了还象孩子似的,她是不应该瞒你,不过你想想,她这样做其实也无可厚非,你用不着那么大反应,还是——你觉得她这么小心翼翼,可见她心里那个人的份量比你还重,所以才不开心?一直以来她都把你放在第一位,忽然之间你发现原来不是了,觉得失落?”

& & 温暖薄恼,摔下餐巾,“你少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又换了新欢,管好你自己再说。”

& & “好好好,不谈这个。”她明显的迁怒令朱临路想笑又不敢,“益众的潘维宁在追你?”

& & “送花和追求一定划等号?”

& & 朱临路认真道,“不管怎么样,不许搭理他!”

& & “为什么你们都那么说?他怎么了——”

& & “什么你们都那么说?”朱临路敏感地拦下她的说话,“还有谁和你说过?占南弦?”

& & “恩。”

& & “他和你说什么了?”

& & “没什么,就是那天晚上的宴会我第一次见到益众的两兄弟,他叫我离小的远一点。”

& & “我叫你别搭理潘维宁是因为他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占南弦怎么会——”朱临路想了想,“我明白了,与你们和益众的生意有关,他是在提醒你。”

& & “怎么了?那个案子是大潘总一手负责,没小的什么事。”

& & “潘维安与潘维宁并非同母所出,益众里派别严明,面上两兄弟相处和睦,私下却水火不容,既然这次的案子由潘维安负责,由此可见他目前比较得势,你们开价比其他公司高出五个点他也非把案子交给占南弦,应该是看中浅宇的技术和实力,希望做到万无一失。”

& & 温暖这才明白,为什么占南弦会亲自督导她和管惕。

& & 既然打算受人钱财,自然便要讲求信誉,这案子既与大潘总在董事会的位置稳固程度息息相关,那绝对是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容不得一丝差错,因为倘若出了什么漏子,在旁虎视眈眈的小潘必会伺机把大的踢出局去。

& & 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言自明。

& & “所以你懂了?潘维宁是有目的的,你聪明点别理他,潘维安那个人疑心非常重,你们的案子顺利还好,万一出了什么问题,你水洗也不清。”

& & “恩,我知道了。”

& & 虽然从没打算与潘维宁有什么接触,温暖此刻也觉微微惊心,不明不白中自己竟然已成了别人的棋子,潘维宁或许也自知未必能够从她这里套到什么,但这么刻意张扬对她有意思,难保不会令潘维安疑心生暗魅,而只要能使潘维安疑神疑鬼,他的目的就已经算是达到了。

& & 翌日上班,温暖免不了和丁小岱感叹。

& & “幸亏我们是在浅宇,外面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真的很恐怖。”人不去惹事,事自缠人来,简直防不胜防。

& & “温姐姐怎么了?你遇到什么事了吗?”

& & “没什么,那些花都是穿肠毒药,你赶紧帮我退回去,告诉总机别让花店的人再上来,还有,今天起我的外线你帮我过滤,只要是潘维宁的电话都说我不在。”

& & “明白!”丁小岱摩拳擦掌,一脸邪恶,“我最拿手就是这种事了。”

& & 温暖拨电话给管惕,“益众的方案敲定了吗?”

& & “昨天下午已经全部谈妥,我正在修改,一会拷上来给你。”

& & 说话间占南弦刚好回来,眼光不经意掠过角落的圆桌,见到再无任何花影花踪,不禁弯了弯唇角,敲敲温暖的桌面把她叫了进去。

& & 跟在他身后,她一边走一边汇报。

& & “益众的合同内容已经没问题,法务部也审核过了条款,最新版本我已发到你的邮箱。关于系统方案我刚问过管惕,益众已全部确认,稍后他会拿来给你过目。按照你的日程安排,后天下午可以抽出一小时,我们是不是约益众后天来签约?”

& & “既然都谈妥了,就约他们过来吧。”他坐进皮椅里,打开手提电脑,抬首瞥她一眼又低了回去,“潘维宁没约你?”

& & “我推了。”的69

& & 他似半玩笑道,“朱临路那么花心,你就算多交一两个朋友也很正常。”

& & 温暖笑了笑,“临路是没有你对薄一心那么专情,不过他却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

& & 他真正抬起头来,盯着她,“你和我顶嘴?”眸内飘起冷淡之色,语声却似颇感兴致,十分轻柔,“来,说说他对你有多好。”

& & “其实也没什么,不过是些日常小事。管经理下午要去见客户,不如我先把方案拿给你看?”

& & 占男弦也不为难她,淡淡一笑,“好啊,你去。”目送她走到门口,他忽然慢声叫住,“温暖。”

& & 她回首,背着光,他幽黑的眸色显得淡远难测。

& & “你给我离朱临路也远一点。”

& & 当管惕上来时,便是看到小温妹妹坐在位子里出神,直到他走近她才惊觉六十六楼有来人,她脸上那种茫然的神色不由得让他心里哀叹,只觉自己罪孽深重,居然成了无耻占美男的帮凶。

& & 脑袋再次从半空倏然降到她面前,与她大眼瞪大眼,他一本正经地道,“小温妹妹,你在神游太空吗?去了哪个星球?外星人长得怎么样?对你友不友好?有没有送你礼物?”

& & 温暖失笑,“你——益众的方案呢?”

& & 管惕拿出一个USB盘给她,“都拷在这里了,我先找占美男,你打印好拿进来就可以。”

& & 温暖把U盘插进电脑接口,将文件复制到手提里,打印出来装订成册送进总裁室,占南弦和管惕正讨论着什么,见她进来他说到一半的话收了回去。

& & 管惕讶异地看了眼目光一直停留在自己背后的占南弦,再回头看向温暖,脸色端庄的她轻盈地走近,放下资料后恭谨有礼地告退,动作举止完全无可挑剔,只除了从头到尾都没有看他们一眼。

& & 在她出去后,管惕再忍不住笑出声来,“好厉害喔!居然敢给我们占美男摆晚娘面孔,她是不是常常这样?”

& & 占南弦唇边逸出一丝笑,“已经好很多了,你没见过她以前的样子。”刁蛮,任性,霸道,被宠得无法无天。

& & “原来你一早认识小温妹妹!”

& & 占南弦这才察觉失言,也不掩饰,“我和她姐姐温柔是高中同学。不谈这个,你前面说潘维宁和朱临路的堂弟朱令鸿有来往?”

& & “没错,你觉不觉得奇怪?潘维宁为什么不找朱临路反而去找朱令鸿?如果他想联手代中挤掉浅宇和踩死他大哥潘维安,怎么看都应该去找你的死对头、执掌业务实权的朱临路才对。”

& & 占南弦沉思,一会后摇了摇头,“不是潘维宁去找朱令鸿,应该是朱令鸿找上潘维宁。”

& & “为什么——”管惕的说话被敲门声打断。

& & 占南弦扬声,“进来。”

& & 门缝开处,探进丁小岱的半边脑袋,一双灵活的眼珠骨碌碌地转,“那个,占老大,我可不可以打小报告?”

& & 管惕失笑出声,连占南弦也忍不住微莞,“你说。”

& & “刚才总机小姐拨电话上来,说楼下有位潘先生要见温姐姐。”

& & “温暖呢?”的3d

& & “她交代总机请那位先生去接待室,然后就下楼了。”

& & “好,我知道了。”占南弦起身。

& & 管惕跟随在他身后,经过丁小岱身边时忍不住噗嗤一笑,伸手拍拍她的脑袋,丁小岱冲他扮了个鬼脸。

& & 看着他们乘电梯下去丁小岱才安心回座,早上温姐姐才拒收那个人的花,这么快他就找上门来,没看报纸电视吗?这个世界上因爱成恨多的是,万一那个潘先生藏了一瓶硫酸来寻温姐姐的晦气——丁小岱全身打了个抖,好恐怖哦!

& & 一楼大堂外骑楼里站着一道身影,潘维宁没有进接待室,而是倚着浅宇大门外堂皇气派的大理石石柱抽着烟,见到从旋转门里匆匆走出来的温暖,他的眼睛在阳光下闪过奇异的亮色。

& & “潘总,非常抱歉,总机不知道你的身份所以怠慢了,真是对不起。”

& & 潘维宁笑起来,“别那么客气,现在应该是下班时间了,不知道温小姐肯不肯赏脸和我吃顿中饭?”

& & 温暖面有难色,“潘总你请吃饭说什么都要去的,只是我有份文件还没做好,下午开会就要用了,所以现在还走不开。要不这样?刚好占总今天也在办公室,不如我擅自作一下主,潘总你和我们占总一起用餐怎么样?可以试试我们附楼里西餐厅的顶级牛扒,据说味道还不错。”

& & 潘维宁脸上笑容不变,熄了烟,把烟蒂扔进镶嵌在墙里的隐形垃圾箱,这个微小的细节让温暖张了张长睫。

& & “温暖,我就不和你说那套虚伪的场面话了,花店告诉我你不肯再收我送的花——你不需要说话,我知道是什么原因,就目前这种敏感的时候而言,我的举动确实会让你觉得尴尬,你想和我保持距离纯属正常,我能明白你的立场和顾忌。”

& & 不意这个朱临路口中声名狼藉的男子如此坦率,温暖倒变得有点不好意思,“谢谢潘总的理解,你也知道,我只是拿一份薪水而已。”

& & “是啊,很多时候我们都身不由己。”他看着她的眼睛,“你是不是以为我送花送了那么久却到现在才来人,是在和你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 & 他的锐利和直接让温暖一时无措,不知说什么好,于是只笑了一笑。

& & “我今天来只是想告诉你,我所做的一切和我大哥与浅宇在谈的案子完全无关,我迟迟没约你只是因为这些日子里我都在问自己,这次到底是不是来真的,还是跟以前一样只不过想玩玩而已。”

& & 温暖有些无措,“我已经有一位交往三年的男友。”

& & “我知道,朱临路是不是?那天晚上我看到你们两个跳舞了。”他轻轻叹了口气。

& & 叹息声中那隐约的惋惜和遗憾令温暖抬起眼来,天色不知不觉已变得阴沉,忽然一阵风刮过,某粒极细的沙砾撞入她眼内,她刹时失声“啊”叫,眼睛痛得连睫毛都撑不开,泪水一下子涌了出来。

& & 潘维宁扶着她的手肘,低头察看,“别用手揉,眼里全都红了,我马上带你去看医生。”

& & 泪眼朦胧中她慌忙摆了摆手,“没事没事,现在好多了,只是我的隐形眼镜掉了。”

& & “眼镜掉了?麻烦,搞不好已经被我踩到,你家里有没有备用的?我送你回去拿。”

& & 温暖迟疑了一下,他已十分绅士地收回扶着她的手,自嘲道,“你放心,我不会借口想喝杯咖啡什么的而意图参观你的芳闺,到时我在楼下等你就是了。”

& & 温暖赫颜,“潘总言重了,我没那个意思。”

& & “那就走吧,我的车停在那边。”

& & 面对他的坦诚和盛意,再顾虑到益众目前毕竟是浅宇大客,温暖不好意思再推搪,只得随他而去。

& & 暗沉天色隐示着山雨欲来,又一阵风刮起,漫天的尘埃沙砾全被挡在大幅的落地玻璃墙外,透过厚厚的玻璃不难看见里面站着的两道人影,管惕唉声叹气,“小温妹妹还是太天真了。”

& & 占南弦一声不发,只是淡淡地看着温暖上了潘维宁的车。

& & 潘维宁说到做到,在楼下等温暖换了眼镜后再把她送回公司,温暖道谢不已。翌日一日无事,只除了温暖的电脑出了点小问题,无线鼠标偶尔会变得不太好使。

& & 套句上班族的口头禅,没惊没险,又过一天。

& & 到浅宇和益众签约这日已是端午节前夕,温暖一早回来,和丁小岱两人把所有资料全部准备一式四份,中间穿插着忙别的事,一趟功夫下来已近中午,占南弦的人还没出现,朱临路的电话已拨了进来。

& & “我一会路过你公司楼下,和你一起吃中饭?”

& & “今天不行,下午要和益众签约,我得等老板回来,把所有东西再给他看一看。”

& & 朱临路不悦,“我真讨厌你那么为他卖命!你知不知道这样可能会害死你自己?”

& & 温暖笑,“你在哪里?”

& & “车上,再过一条马路就到你公司。”

& & 温暖看了看表,“那你过来吧。”话声刚落手机里突然传来尖厉的刹车声和朱临路的惊呼,她急叫,“临路?临路?!”手机通讯终止只剩下忙音的嘟嘟嘟。

& & 额头飙出冷汗,她抄起包就冲向电梯,“小岱!我出去一趟,占总回来把所有资料给他!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 & 取了车飞也似地开出,温暖抓着方向盘的手微微发抖,一条马路,只隔一条马路,应该就在附近,她先转往东面的主干道,第一个红绿灯口车流顺畅,顾不得是否违反交通规则,车头一调转向南行。

& & 没一分钟便感觉到行驶变得缓慢,车列移动的速度如同蜗牛,温暖心急如焚,顾不得后面的车子会被挡在原地,她熄火下车拔腿往前狂奔,当两辆横亘在十字路口中央的车子和穿着制服的警察身影映入眼帘,她一颗心提到了喉咙的最顶端,惊惶大叫,“临路!临路!你在哪里?!”

& & 正在车尾后面和警察交涉的朱临路听到叫声一怔,才转身走出来,一道白衣身影已飞扑到面前,紧紧抓着他的双\_臂,温暖的嗓音发抖到语无伦次,“天啊!天啊!怎么会这样?你没事吧?有没有没撞到哪里?”

& & 朱临路静默片刻,然后把她拥入怀内,柔声道,“别担心,我没事,对方喝酒冲红灯,我在和你讲电话所以没注意,只是车子擦花了,我人没事,别担心。”

& & 温暖摇摇他的手,再检查他的腿,把他全身上下仔细打量过,认知接受了他确然无伤无损的事实,一颗心才慢慢归位。

& & “两位让一让,请回到路边去。”作肇事记录的警察出声催促。

& & 另一名制服人员在路中心打着手势指挥交通,然而不管他怎么招手,一辆宝蓝色的跑车压在斑马线上始终一动不动,迎着朱临路和温暖的走近,在她愕然失色的惊视下,占南弦慢慢收回冰如零点的目光,脸部侧面线条冷峻无情,紧绷如刀雕,唇线抿得薄不能见。



& & 油门一踏,他的车几乎擦着两人的脚尖如箭射出去,朱临路手急眼快将温暖疾扯向后,本能地想破口大骂,转瞬却露出玩味得意的笑来。

& & 警察问完话后两人去取回温暖差点被吊走的车子,即使朱临路一再强调自己没事,她还是坚持要送他去医院作全面检查。

& & 然而还没驶出多远,丁小岱已打来电话。

& & “温姐姐。”她的声音带着前所未有的哭腔,“你快点回来!”

& & “怎么了?”的a4

& & “出事了!益众的人没来签约!只派人送来一份文件,占总看完后大发脾气,我好害怕,从来没见过他这么生气!连高经理和管经理都匆匆忙忙上来了,叫你马上回来!”

& & 温暖只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即刻把车刹停在路边,“临路,我把车给你,你自己去医院。”

& & 朱临路脸有些沉,“什么事?”

& & “我也不知道,只是说益众没来签约,公司里叫我马上回去。”

& & 朱临路讥讽地扯扯嘴角,“那份合同就那么重要?还是你就那么急着回去见他?”

& & 温暖定定看着方向盘,片刻之后人安静下来,神色也回复平和,“你说得对。”浅宇就算没了一张半张单子也影响不了什么,比不得朱临路的健康更重要,“我这就陪你去医院。”

& & 手机又响,她没有接,连看也不看,只任由马修连恩的歌声一遍遍在车厢内回响,温柔而无限悲伤。

& & 当车子被红灯拦下,朱临路忽然伸手推门,长腿一跨人已走出车外。

& & “临路!”她急叫。

& & 他俯身回望驾驶座里的她,“暖暖,你并不是选择跟我走,而是选择牺牲他来成全我,在你心里孰轻孰重已经泾渭分明。”他定定看着她,目光深得她无法理解,“还记得倚天屠龙记吗?书里张无忌给了周芷若一个承诺,我现在也向你要一个,以后,不管何时何地,只要我叫你做一件事,就算是杀人放火你也得答应,给我记住了。”

& & 不等她答话他已合上车门,穿过川流的车辆消失在人行道上。

& & 温暖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紧紧掩唇,硬生生把眼内的薄汽逼散。

& & 她从来不哭,以前不会,以后也不会。

& & 回来浅宇,上到六十六楼已是半小时之后。

& & 丁小岱耷拉着脑袋缩坐在位置里,双目通红,见到她简直恼怨交加,却一句话也不说,只是指了指总裁办公室,然后又低下头去,眼泪大滴大滴地掉下来。

& & 温暖大致也猜想得到,可能是因为自己不接电话而让她受到株连,苦笑一下,拍了拍丁小岱的肩膀,她轻声道,“等下我只会比你更惨,不信你来偷听。”

& & 本来无声哭泣的丁小岱被她逗得想笑,结果呛到气管,猛咳起来。

& & 温暖收敛情绪,敲门进去。

& & 高访和管惕俱神色凝重地坐在沙发里,置身于暗玫色大桌后皮椅里的占南弦面无表情,五官如同抹了薄冰,每一寸都透着寒霜之气,见到她眸光如利刃骤然出鞘,仿佛直想在她胸口连扎十三个血洞之后再决定如何处置。

& & “去哪了?”他问,语气轻柔得让人难以置信。

& & “送临路去医院。”

& & “他骨折?还是脑震荡?还是癌症晚期?要不要我放你大假去给他准备追悼会?我一定会到场三鞠躬恭喜他英年早逝。”

& & 温暖抿了抿唇,不再说话。

& & 原本摊在桌面的大叠照片被他飞甩到她面前,有几张溅落地面。

& & 她拿起来,越看越惊,其中一叠是她和临路在私人会所吃饭的照片,另一叠拍的是她和潘维宁,包括他扶着她的手以及她上他车时的侧影,一股气往上涌,她冷道,“你找人跟踪我?!”

& & 他发出一声不屑到极点的嗤笑,“你觉得自己配我那么做?”

& & 高访插进话来,“照片是潘维安叫人送来的。”

& & “他就为了这个原因不和我们签约?”

& & 占南弦再次冷嗤,“蠢不足惜。”

& & 温暖被他讽刺得脸色微微发白,咬了咬唇,一个字都不再说。

& & 只听到高访道:

& & “今天上午十一点,潘维宁召集紧急董事会会议,推翻了潘维安和我们的合作,因为他手里有一份代中提供的方案书和报价单,代中的方案和我们的几乎如出一辙,但价格却比我们便宜了百分之十五,所以益众董事会决定舍浅宇而取代中。潘维安叫人送这些照片来,是要我们公司给他一个交代,他认为是你串通潘维宁和代中摆了他一道。”

& & 温暖倏然抬首,“我从来没有那样做过。”

& & 高访和管惕两个人四只眼睛齐齐看着她,但都不说话,占南弦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只对着手提电脑连连敲击键盘。

& & 温暖只觉从心底最深的角落冒出一股极冷的寒气。

& & 这时管惕开口了。

& & “温暖,单凭这些照片当然不能说明什么,问题的关键在于我们的方案是怎么流出去落到代中手里,这份方案是技术部的同事每三人一组,每组负责其中一个子系统,最后由我统一合并各个子系统做成完整的方案,也就是说在我们公司里只有我,你,南弦三个人经手过那份方案,其余人皆不得知。”

& & “你不是要把方案一次次发给潘维安审定的吗?会不会是他那边的人传了出去?”

& & “我可以肯定不是他,因为这个案子的成功与否潘维安比我们还更重视,所以对于方案的审定他根本就没有让益众的人参与,而是私下斥资秘密聘请了顾问,所以问题一定出在我们这边。你也知道,出了泄密这样的事公司里肯定要逐步排查。”

& & 温暖咬着下唇,“我真的没有做过。”

& & 管惕有些悯怜地看着她。

& & 络管理系统功能非常强大,这幢大楼里任何一部电脑在任一秒发生过任何操作,后台都有日志记录,其中邮箱和电话分机更有独立的监控系统,不过因为涉及到个人**公司成立十年来从没有查过谁,由于今天事出特殊,我查了你的邮箱。”

& & 温暖站在原地,一动也不动,脸上连表情都欠奉。

& & “这个动作并不代表我们就一定怀疑你,而是如果想证明你的清白,就必须得循序渐进一步步排除你各种可能的嫌疑。可是,在邮件的备份服务器里却显示,昨天中午十二点二十五分,从你本人的电脑、你的公司邮箱里往外发出了一封E-mail,邮件的收件人是朱临路,而其中的附件正是我们所做的益众方案。”

& & 温暖伸出一只手扶在椅背上,无法置信,“你说什么?”

& & 占南弦按下内线,“小岱,把温秘书的手提电脑拿进来。”

& & 丁小岱飞快把手提送进来交给管惕。

& & 由于长时间静置,手提的屏幕已经被保护程序锁定,管惕问,“屏保密码是多少?”

& & 已将下唇咬得发紫的温暖微微动了动长睫,却不作声。

& & “怎么了?不能说吗?那你自己来输入。”

& & 占南弦忽然抬头看过来,对管惕道,“试一下一三九九。”

& & 管惕惊讶地看看他,再看看身形僵硬的温暖,依言输入,密码正确屏保被解开,占南弦垂下的眼眸内不动声色地闪过一丝微薄而复杂的情绪。

& & 管惕打开她箱,点击已发送邮件的文件夹,“你来看。”

& & 温暖走过去,文件夹里赫然有一行,显示正如管惕所言,时间是昨天中午,收件人是朱临路那个印在任一张名片上的邮箱地址,附件正是浅宇所做的益众方案。

& & 此时她已经再没有任何震惊,已彻底明白,有人要置她于死地,整个计划做得天衣无缝,令她百口莫辨。

& & “我只能说我没有做过,这封信也不是我发的,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 & 占南弦弯了弯唇角,毫不掩饰讥诮之意。

& & “让你那颗脑袋去思考这些复杂的问题确实有点难为你,所以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只不过你上午还为之关心得死去活来的心上人,可是昨天就收到了你的邮件。”

& & 以朱临路的手段和魄力不难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他早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却丝毫不提醒而只是冷眼旁观看着她踩进刀光剑影的陷阱。

& & 占南弦继续轻柔地道,“我真是不得不由衷恭贺你,普天之下那么多男人你偏偏还就能找到这样一位,对你有情有意到了简直人神共喜,你不和他共结连理比翼齐飞都对不起你自己。”

& & 温暖只觉从眉上到耳后根都象被火烧过一样辣辣地痛,脸色一阵红一阵白,被他毫不留情的说话削到反驳不得,难堪至极地僵站在原地,紧紧咬住了下唇。

& & 看见她下不来台的狼狈样子,占南弦又冷嗤一声,但终究还是放缓了语气,“你先出去。”

& & 听在温暖耳里,那意思却不啻是他已厌薄到不欲与她再多说一句,她一声不发,转身的瞬间眼眶内一片模糊,强行咬唇忍住,长睫一眨也不眨,迅速走了出去。

& & 占南弦停下手中的工作,良久地凝视着那扇被从外面拉上将她的背影隔绝在外的门,直到管惕开口说话,他才惊觉自己失神,起身站到了玻璃幕墙前,远远地看向透明之隔的天空。

& & 管惕道,“合约方面真的没有办法补救了?”

& & 高访摇头,“就算我们也愿意把价格降低百分之十五也很难,因为价格若只差百分之五那是正常,我们的要价一向比别的公司高,这在行内周知。但是潘维宁和朱令鸿联手故意把书面价格放低到百分之十五,这样一来潘维宁就可以无风起浪,一口咬定他大哥跟我们公司拿了那百分之十的回扣,潘维安在董事会上肯定百口莫辨,不会再取信于人。”

& & 管惕忍不住问,“朱临路难道会不知道朱令鸿瞒着他搞鬼?他为什么放任不理?朱令鸿借此建功上位不会对他构成威胁吗?”

& & 占南弦弯了弯唇,“他只眼开只眼闭假装什么都不知,无非就是存心想让朱令鸿出头。”

& & “他为什么这么做?”

& & “因为朱令鸿爬得越快,就会跌得越伤。”

& & 高访不无担忧地道,“这件事朱令鸿做得很隐秘,潘维安并不知道朱临路没有参与其中,只以为是他安排朱令鸿去操作的,所以才会怀疑温暖。”

& & 管惕摸摸下巴,“陷害小温妹妹的人手段还真巧妙,用了一个最白痴却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 & 如果温暖想把方案泄密给朱临路,就算再笨也不会白痴到用公司邮箱来发邮件,手提带回家随便一拷就行了,所以很明显有人栽赃嫁祸,但这赃却就是栽得她有口难言。

& & 六十六楼必须刷卡才能上来,任何人出入都会留下电子记录,并且整层楼有七天乘二十四小时全年不间断微摄监控,就算午夜十二点飞过一只苍蝇都会被拍下来,所以不可能是有人动过她的电脑。

& & 她根本无法解释,为什么从自己的邮箱里会发出那样一封信。

& & 占南弦道,“对方就是算准了,整件事对浅宇来说最重要的是声誉,无论如何我必须得给潘维安一个交代,现在所有表面证据都指向温暖,只要我顺水推舟向外宣布对她杀无赦,则不管是声誉问题还是交代问题,都可以落下各方面相对满意的帷幕。”

& & “但那样一来,小温妹妹的职业生涯也就完了,以后不会有别的公司肯再请她,这就等于不只是把她赶出了浅宇而已,以后她在这个城市里也再无脸立足。”

& & 高访皱眉,“不止那么简单。”

& & “这还不够?”

& & “你想想,如果对方只打算毁掉她的工作,那么光是嫁祸她出卖公司利益这一条罪名,已足以让她无法在职场发展,又何必还叫潘维宁加演一出苦情戏?”

& & 管惕脸色微变。

& & 占南弦的眸内闪过寒煞冷光,“潘维宁出现在温暖面前只有一个目的,就是要引起潘维安对她的注意,现在潘维安一心认定是温暖串通自己的弟弟来坏事,你想他会那么轻易放过温暖?”

& & 管惕惊圆了嘴,神情凝重,“小温妹妹到底得罪了谁?”

& & 竟令对方一出手就想把她赶尽杀绝。

& & 高访笑了笑,“不管是谁,这个人机关算尽,却千虑一失。”

& & 管惕好奇地问,“什么?”就见高访有意无意瞥了眼占南弦,他马上转过弯来。

& & “啊哈,没错!哈哈哈,他们偏偏算错了最重要的一点——占美男!他们应该是在赌,如果我们找不出真正的主谋,最后占美男也必然得为了浅宇的声誉而牺牲小温妹妹,可是他们大概做梦都想不到,占美男从一开始就没怀疑过小温妹妹,又怎么可能会把无辜小绵羊亲手送上断头台。”

& & 双手环胸,占南弦习惯性弯了弯唇,没有说话。

& & 暗玫色的雕花木门外,温暖静静坐在座位里,在情绪平复下来后,她拨通朱临路的电话,“为什么?”

& & “什么为什么?”

& & “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你有收到我莫名其妙发给你的邮件?”

& & 朱临路玩世不恭地笑起来,“客观地说,管惕那个方案做得真是一流。原因很简单,我乐见其成,占南弦如果就此把你赶出来,不是正合我意?所以我怎么舍得破坏这桩好事。”

& & “你上回说的设计他就是这件事?”

& & “当然不只这么简单,以后你就明白了。他要是真的不信你,也就不值得你继续在浅宇待下去,你不如索性将错就错,到代中来跟我。”

& & “临路。”她长叹出声,这一天下来人已惊得心力交瘁,支持不住把脸埋在掌心,疲惫不堪中藏了多年的沧桑一下子从指缝泄露出来,她嗓音沙哑,“别做到那么一天,真的要我在你和他之间选择其一。”

& & 朱临路笃定无比地轻笑,“那天是肯定会来的,不过你放心,我绝不会伤害你,至于占南弦——嘿嘿,他可能这辈子都会恨我入骨。”

& & “临路,他能把浅宇发展到今天肯定有他过人之处,你别玩过头,小心引火**。”

& & “所以你别管,好好搬张椅子坐在旁边,看看到最后他和我到底是魔高还是道高。”

& & 温暖揉揉眉心,“我有电话进来,改天再和你聊。”接通另一条线,听到对方的声音她几乎说不出话,“温……柔?”

& & “明天端午节,晚上我过来吃饭怎么样?”

& & “好的,你来。”

& & “你怎么了?怎么听起来好象很累似的,工作很忙?”

& & “恩,有一点。”

& & 温柔不悦了,“占南弦怎么回事,那么一点点薪水就想把人操死?你不如别做了,哼,不是我吹,我温大美人的投资赢利率在业内怎么说也首屈一指,老爸的遗产现在就算养你三辈子也没问题。”

& & 听到这几句话,整日来温暖的脸上首度露出微薄笑意,内心不无苦涩地想,搞不好她很快就会被炒,到时候真的只能回家吃自己了。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