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温暖的弦 > 第六章 赌注,棋子

第六章 赌注,棋子

去到藤末会所,温暖找出车上备着的脂粉化上淡妆,把长发放下,翻到一副亮闪的耳环戴上,原本这些场合用不到她,公关部有手腕一流出类拔萃的美\_女群,负责占南弦正式或非正式场合的公共交际,但既然这次占老板点名要温小姐客串,还是尽心尽责吧。

& & 她看看观后镜里的自己,效果似乎还不错,如果身上这套纽子扣到锁骨的荷领蕾丝衬衫配西裙换成性感暴露一点的晚装,估计就更完美了。

& & 查看电子记事本,原来客人是上次高访去日本拜访的那位,把资料默记在心,在门口报上占南弦的名字后服务生把她带到一间包厢外。

& & 她吩咐,“找四位和占总熟悉的小姐来。”

& & 侍者应声而去。

& & 吸一口气,手握上门把,她轻轻把门打开,朝里面同时转过头来的两人嫣然一笑,“陇本先生,占总。”

& & 三十开外算得英俊的陇本次山直勾勾看着迎面进来的美人,柔如丝绸的黑发随着她的步履在鬓边轻轻飘拂,只这一眼已让人觉得风情淡雅无限,更别说那天然柳眉下一双清晨剪水似出世的瞳,几乎动人心魄。

& & 那样的清雅原应被珍藏在玫瑰园里白裙飘飘,她却着一身剪裁精致又不失流行风尚的纪梵希套装,把自己滴水不漏地装扮成高尚的职业女性,然而顾盼间却又全无半点高阶女-子的凌厉傲气,眉端唇际只流动着闲适与安然,尤是那身时尚装扮反而将她衬映得更为高贵典雅。

& & 从她伸过来最细微的纤玉指尖都仿佛在说,这份娴静淡定的气质似与生俱来,根本不应在这种灯红酒暗的场合出现,但那合身衣物勾勒出的最适合接吻的窈窕身段,却玲珑柔软得引人遐想联翩,衬上她乍然盛开的笑颜和轻盈嗓音,短短一个照面,已经骚动了陇本次山的心。

& & 他毫不犹豫握上她的手,“这位小姐是——”

& & 坐在八人座昂贵青皮沙发里的占南弦弯起了唇角,西装外套搭在一旁,白衬衣领扣已解,领带也已扯散,男人仿佛永远在这种慵懒的时候最为性感,半仰着与他姿态一致懒洋洋的眸光,迎上她之后便没再移开,“我的私人秘书,温暖。”

& & 门声又响,四位貌美如花堆满笑容的小姐齐齐涌了进来,“老板们好,我是莺莺,这是燕燕、欢欢和喜喜。”

& & 一时房内娇声四起,热闹无比。

& & 避开占南弦微微错愕后再投过来已经变得淡冷的眸光,温暖垂眼掩去唇边如他惯常那样的浅薄弯度。他要她来,食君之禄她焉能不从?只是,诺大的包厢只她一人作陪未免太过单调无聊。

& & 四艳迅速走到两位俊男身边坐下,半露的耸立酥胸有意无意蹭着他们的臂膀,莺莺首先拿起桌上的酒瓶,禁不住惊呼,“哇,占总你点的是比翠丝堡七八年份的红酒?!”

& & 温暖乘机道,“那你们还不好好敬一下两位大老板?”

& & 燕燕撒娇,“敬哪如喂的好?欢欢你说是不是?”

& & 欢欢媚眼如丝,把整个身-子贴进占南弦怀-里,“既然燕燕说喂的好,喜喜我们来给占总试一试?”

& & 占南弦脸上再度挂起懒散浅笑,也不推搪,一手一个环抱着欢欢和喜喜,掌心在她们luo露的腰肢上流连,就着喜喜递到唇边的水晶杯子将酒饮尽,引得莺莺拍手叫好,燕燕如法炮制也喂了陇本次山一杯。

& & “再来,再来。”温暖满怀兴致地推波助澜,“是美\_女的就给两位老板都敬三杯。”

& & 欢欢嗲声道,“只怕老板们不肯赏脸。”

& & 温暖手一挥,“怕什么?如果他们不肯赏脸,你们就反过去赏他们脸。”

& & 众皆大笑,一时觥筹交错,杯盏轻聆。

& & 嘻嘻哈哈酒过几巡后艳女们开始走动,燕燕帮陇本次山点了根烟,欢欢起身去唱歌,喜喜按铃叫人再送酒来。瞄见被占南弦随手扔在一旁的合同,温暖斟满杯子,柔若无骨地望向对面,“陇本先生,我敬你一杯?”的26

& & 陇本次山定定盯着她的眼睛,仿佛在确定她是什么意思,顷刻后他松开臂弯里的莺莺,露出迷人笑容,“才一杯?我还以为温小姐至少会敬我三杯。”

& & “既然陇本先生吩咐,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她笑答,眼也不眨,连续三杯倾喉而下。

& & 众女高声叫好,机灵的莺莺道,“来来来,我给陇本先生满上。”

& & 眼内兴味盎然的陇本次山也将三杯酒逐一饮尽。

& & 在他们嬉笑戏闹时占南弦始终置若罔闻,仿佛与他全不相关,只专心地将纤长无暇的指掌探入喜喜的上襟,喜喜则将酒小口地含在嘴里碾转哺进他的唇舌,两人一同沉醉在温柔乡。

& & 在座无不见惯风月,自然对这一幕视若无睹,看见莺莺离座去与欢欢合唱,温暖起身走过去帮陇本次山斟酒,弯腰之际发丝如水泻颊,下一瞬陡地被他捉住手腕,她在晕旋中跌入他的臂弯。

& & 陇本次山狭长的鹰眼内飘起邪意,“不如我也喂喂温小姐?”说着便端起酒杯打算饮进嘴里。

& & 躺在他的手臂里一动不动,温暖静静看着他,这灯红酒绿俊男绮女真的会教人纸醉金迷么?却为何此刻她内心这般平静,如晴日无风的海洋,又似世间一切全然寂灭,早十年前已生无可恋。

& & 陇本次山怔住,不明白怀中这位上一刻还着意接近他的女-子,为何眨眼之间一双清眸变得无边悲凉,象藏了几生几世的伤心,让人不忍凝视,他下意识调开视线,却在抬首时接上占南弦似笑非笑的暗沉眸光。

& & 一丝不对劲的直觉钻入陇本次山叠成一团的思绪,而在他迷惑的瞬间温暖已不着痕迹地脱身,取过他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 & 占南弦淡寒的眸光从她脸上扫过,继而被怀中美人的细语呢哝逗得浅笑低首。

& & 仿佛没有接收到他似有似无的警告,她坐回原座,依然带笑道,“陇本先生,不如我们来行酒令?”

& & 陇本次山无法多加思索那丝隐约的警戒意识到底是什么,但即使如此,生意人的精明亦并未消失,“温小姐想拿什么做彩头?”

& & 温暖微微一笑,“如果我输了,我来喂陇本先生喝酒如何?”

& & 二十五年间吻过的男人虽然不多,但也不过是个吻而已,她不在乎多不多这一个,起码他长得并不让她讨厌,她一直喜欢欣赏帅、好看、俊俏、柔美、凌厉、阳刚诸如此类的男人,坦而言之,她喜欢美丽男色。

& & “如果我输了呢?是不是就要马上、现在签下占总带来的合同?”要知道这份合同占南弦只是带来给他过目,打算明天再与他磋商,今晚纯只是碰个面消遣一下而已,他甚至还不算很清楚浅宇开出的条件。

& & “对,你与我,输与赢,各百分之五十的几率,公平无比。赌不赌?”

& & 陇本次山笑了,“温暖小姐,你在激将法吗?”

& & “NoNoNo。”温暖大摇其头,一本正经地道,“我使的是美人计。”

& & 陇本次山哈哈大笑,“好一个美人计,好!我就和你赌这一把。”

& & “陇本先生果然有气魄!”她大加赞赏。

& & 心内却微唏,这就是男人的天性吗?明知她是在激将,他也按捺不下想在她面前逞英雄。

& & 其实男人和女-人并无两样,都是越漂亮就越自傲,也越喜欢孔雀开屏。

& & 即使他自己也知道事后必然会觉得,这种给她留一个好印象的做法其实完全没必要,但在这种气氛下,在面对着她的这一刻,英雄主义作崇使他堪不破那道男性心魔,渴望俘获身为女-人的她的景仰。

& & 两人一同打开骰盅,陇本次山的是三三五,温暖是四六二。

& & 一点之差,很侥幸地,她赢了。

& & 陇本次山即时爽快地大笔签下合约,她的目的至此终于达成。

& & 但他眼内愈来愈浓的暗示却似在宣告,这才是夜色的开始,远远未到最后,她心内清楚,如果不能及时以一种不得罪人的方式打消他对她的念头,紧继而来就会是他对她的邀约。

& & 如若等到他开了口,也许,她就再也无法回头。

& & 因为这个游戏是她起的头,是她-撩-拨在先,所以断不能拒绝在后,否则这份卖弄色相才签下的合同,即便能如期实施也会遭遇困难重重。

& & 温暖笑颜不改地又敬陇本次山几杯,然后把莺莺燕燕召回陪侍他左右。

& & 化淡了暧昧气氛之后,眼风掠见一直粘腻着占南弦的喜喜终于离座出去唱歌,她懒懒站起,移步到他身边,坐下,微微仰首,舒适地枕在他横搁于沙发的长臂上,假装完全没看见陇本脸上一闪即逝的惊异。

& & 占南弦侧过头来,从她踏进这间豪华包厢起,终于再度正眼看她。

& & 他的眸色很暗很深,深不见底得让她心里有一丝怯然。

& & 她用了一些他意料之外的手段,以最快速度完成了也许并不是他预期内她今晚的工作,她不知道这是否会让他满意,他本意并没有要求她这样做,她原也可不必如此,但她就是这样做了,因今夜她少见地没有心情保持笑容。

& & 在来之前她已有一丝厌闷,而要等这种场合结束毋如象要等到天荒地老,她只想尽快把事情解决让他再没有留她的余地,然后便可窥空离去。

& & 抽过桌上面纸,她一点一点地擦拭沾染在他唇沿的胭脂,在旁人眼内她的动作那样自然而亲昵,仿佛从前就曾做过一千一百次,几位小姐悄悄交换了一个眼神,异常聪明地没有人再过来坐在他身边,都假装没有注意到,只一味哄掇着陇本次山喝酒。

& & 占南弦一动不动,自始至终表情丝毫无变,就那样淡冷无比地看着她,眸色在霓虹灯影下忽深忽浅,什么话也不说。

& & 温暖的心开始慢慢下沉,又似往上飘浮,悬到了喉咙上头。

& & 她知道,坐在对面状似漫不经心的陇本次山其实和她自己一样,都在等,就等占南弦一句话或一个动作,等他是默认她为他的人,还是会轻描淡写地把她推出去,成全陇本次山的心愿。

& & 在与陇本次山开赌之前,她已经先押了这一注。

& & 她押不管自己如何放肆,占南弦也不会把她送给别的男人。

& & 但此刻,她不那么确定了。

& & 他冷然无情的眼眸犹如在说,他没兴趣为她收拾烂摊子,她喜欢玩火就等着**。

& & 温暖在心里默数,三,二——在她想起身的刹那占南弦掣住了她的肩,将她-搂-定在原位,终于开口,却不是对她说,“莺莺,点一支歌。”

& & “点什么?”的73

& & “Nothingcomparestoyou。”他的目光从始至终锁定她,“唱给我听。”

& & 刹时间温暖只觉得内心烦郁得无法透气。

& & 这是他开出的条件,她要他救场就得按他的说话去做,而此时此刻她别无选择,只除非她能够离开他身侧,否则她不会有拂袖而去不管不顾的机会,虽然此时的她没有丁点心情玩这种游戏,可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他淡薄外表下隐然的残忍一旦触发会变得如何强悍,为达目的他会不惜毁灭。

& & 深呼吸调息,她在只自己才知的无能为力中展颜微笑,人生有什么事一定要坚持呢?她投降,她驯顺,既然他要听,她唱,什么都唱。

& & “我没带眼镜,看不见屏幕。”她想起身。

& & 禁锢她在臂里纹丝不能动,他垂眼看向她的蕾丝领口,“你没听清楚?我说的是唱给我听。”

& & 什么也没显露,却对她这样若即若离,占南弦对她的态度让一旁的陇本次山愈加狐疑,也愈加谨慎,他无法清晰感知,这个美丽的女-子对占南弦而言到底如同那几位艳女一样可供亵玩,还是有别于其他人,他不能确定占南弦把她召来是为了招待他这个客人,还是为了陪伴他本人。

& & 由此,这种情况下他再也不会贸然行事,合约执不执行不重要,重要的是,正如占南弦开了比翠丝堡的酒给足他面子,他也断不想轻易犯下可能得罪占南弦的错误。

& & 陇本次山对温暖而言已回归安全,反而,现在对她构成危险的偏偏是她原以为最安全的人,所谓世事如棋,大概便是如此,总在刹那间,已经颠倒变幻。

& & 熟悉到灵魂的旋律在包厢内响起,占南弦只吐出一个字。

& & “唱。”

& & 如果她不,他会当场撕碎她的上衣把她扔给陇本次山,他的眼神已经明白表示,他所警告她的,若她不从他一定做得出。

& & 下午时分他以她为饵在薄一心面前演一场用意不明的戏,于是她也就和他拉出四位小姐的距离,并成功地以另一个男人激起他的脾气,明明已经如愿,却为何内心比来时更怆然悲楚,她到底在干着什么?这样的攻与守除了表明自己的不成熟外还有别的意义么?

& & 温暖合上眼,回忆SineadO‘Connor那双纯洁绿眸,想不明白到底是在什么样的情绪下,那个唱歌的女-子会把自己剃成了光头,没有麦克风,她在他肩沿轻轻唱起。

& & 自从你带走你的爱,

& & 已经十五天又七小时。

& & 我每夜茫然游走,

& & 沉睡里漫无白昼,

& & 你离开已经十五天又七小时。

& & 我摆弄我所能做的一切,

& & 从你离开的那一刻起,

& & 我明白了我喜欢的人究竟是谁。

& & 花式餐厅中的宴会,

& & 我的唇角无法言语,我无法言语。

& & 没有,没有什么可以带走我的悲伤,

& & 因为,没有什么可以和你相比。

& & 你无以伦比。

& & ……

& & 她已很多年没有再唱过歌,却熟知这首歌词如同每日默诵,它如此死死刻在她的脑海,也许此生再挥之不去,唱完她低低垂首,希望长发可以遮去脸上所有不宜在此时出现的情绪。

& & “我想去一下化妆间。”她轻声道。

& & 良久,他终于松开了手。

& & 她走出门外,一步不停走出会所,上车风驰电掣而去。

& & 日子悄如流水,各司其事。

& & 温暖看着手里的合同和计划书,无法理解为何连续多日里一连几份都是如此,临到中午终于有空,她去找高访,开门见山地问,“为什么浅宇在和代中争案子?”



& & 巧合一两回她能理解,但这已是近日来的第五单。

& & “上次代中抢走我们本来已经到手的益众,业务部的同事们辛苦了一个月结果却被朱令鸿拣了便宜,大家很不忿气,也就着手去抢代中的单子,代中反过来回抢,一来一往就这样争上了。”

& & 温暖皱眉,又不是小孩子打架赌气,一笔一笔的生意都要投进去大量人力物力,这样不惜血本抢来撬去,只怕最后落个两败俱伤。

& & “总裁知道吗?”她问。

& & 高访笑了,“你以为他会不知道?”

& & 温暖颓然收声,原来根本与业务部无关,战争是占南弦一手发起,只不知针对的是朱令鸿还是朱临路,但最终结果都一样,他凭籍雄厚实力要打击的是整个代中公司。

& & “温暖,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 & “请说。”

& & 高访不经意道,“你上六十六楼的时间那么短,怎么和南弦在工作上达成惊人默契的?”要知道他的每一任秘书,至少都要待半年才算得上勉强熟习他的脾性。

& & 温暖一呆,这个问题怎么答?说自己聪明绝顶?还是说自己善解人意?

& & 高访笑,“你不回答没关系,我纯粹好奇而已。”

& & 想了想,她道,“我以前就认识他。我先把这份合同拿去给法务部,回头再和你聊。”不想深谈下去,只好找借口走人。

& & 高访笑着目送她离开。

& & 从法务部出来还有十分钟就到下班时间,温暖也不上楼了,直接往餐厅而去,途中经过四楼廊桥,她拐入桥外的空中花园,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在铁艺休息椅上坐下来,望着远远近近不知名的花簇。

& & 不需要高访说出来温暖也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好奇的是,为什么占南弦明知她与朱临路的关系还是毫不设防地任用她,为什么一而再的商业事件里,不管发生了什么从始至终他没有怀疑过她。

& & 那自然是有渊源的。

& & 在人们身上发生的每一件事,其实冥冥中都有定数。

& & 譬如说,命运之所以安排某人认识甲,可能是为了让他通过甲认识乙,之所以让他认识乙,可能是为了让他通过乙获得一份工作,或帮助到他什么事,或达成他的什么心愿,然后他又认识丙,这个丙可能又会为他带来丁,而这个丁可能就是他今生的爱人。

& & 又或者是,某人既认识甲,又认识乙,然后经由他而使甲乙相识,这个相识从此以后便改变了甲乙的命运——就象她、占南弦和薄一心。

& & 她先通过温柔认识了占南弦,然后占南弦又通过她而认识了薄一心,也许上天让她与占南弦和薄一心分别在不同的时域与圈子遇见,正是为了要经由她而成全那两人的情缘?

& & 。

& & 思绪正飘忽浮离中,忽然听到附近传来低低的声音。

& &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知道会这样。”那带着懊悔和惊惶的哭腔,仿似来自于她熟悉的人。

& & 她往四周看看,确定说话声来源于连绵绿色山丘一样花团锦簇隔着的身后。

& & “别担心,说清楚就没事了。”这把回应的和悦男声,似亦不陌生。

& & “薄小姐只是说找我喝喝茶聊聊天,我想她是占老大的女朋友怎么也不能得罪,加上我心里以为她可能是想知道公司里有谁喜欢占老大,而且她看上去也只是随便问问的样子,所以我就告诉了她杜心同的事,我还特意避开温姐姐什么都没说,是真的,我不是故意打小报告的!”

& & “别着急,温暖不是心胸狭窄的人,只要坦白告诉她会没事的。”

& & “可是……她都不想理我,本来我有好几次想告诉她,可是一见她客客气气的样子心里就觉得害怕,什么都不敢说了……我真的很难过,所以才……才找你的……”

& & 温暖悄悄起身,无声无息地行开,走回空中廊桥内。

& & 透过水蓝的玻璃顶面,万里晴空阳光普照,连日来的阴霾心情被破开一丝裂缝,本以为被身边每一个人背叛是从生下来便已注定的宿命,却原来,还是有或多或少的例外。

& & 午饭时间已晚,宁静雅致的高职员工餐厅里只零星散坐着几人,她挑了个靠窗的位置,服务生马上端来餐盘,她才刚刚坐下,便看见杜心同从无人注意的角落里迎上来,似乎已经等了她很久。

& & “能不能和你谈谈?”杜心同问。

& & 时势造人也伤人,此刻她脸上形容憔悴,嚣张早已尽失,语气里的恳求几乎到了低声下气,

& & 温暖平和道,“你找错人了。”她应该去找的是薄一心。

& & 杜心同在她对面不请自坐。

& & “薄一心本来答应过我如果出事她会全部负责,可是这几天里我一直拨不通她的手机,今天是我和如谦离开的最后期限,实在是迫不得已我才来找你……占总要解雇我,这我没有任何怨言,是我自己蠢甘心被人利用,我认了,但如谦是被我连累的,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我请你原谅他。”

& & “你言重了。不管你相信与否,这件事我没有放在心上。”

& & 无所谓原谅不原谅,不管对杜心同或是郭如谦她都全无感觉,以前是一家公司里的同事,今日也是,仅此而已,恨一个人需要付出太大精神,得不偿失的事她何必去做。

& & “那你能不能帮忙向占总求求情,让如谦继续留在公司里?他一直都是技术部的骨干,就算看在他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哪怕是把他降职或调到荒山僻岭也可以,只要别炒了他。”

& & 浅宇成立十年从来没有解雇过任何员工,即使管惕让他们以辞职的方式走人,但是以后去别的公司求职时他们也很难自圆其说,尤其郭如谦还是做技术的,若就这样离开浅宇,那等于是在这一行里再也无法立足。

& & “就算我求你了!”杜心同的表情倔强得孤掷一注,仿佛就算此刻温暖要她三跪九叩,她也会毫不犹豫。

& & 温暖轻轻呼了口气,他们做这件事之前为什么就想不到会断送自己的前途?亡羊补牢并不是每次都行得通,她平静道,“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事到如今必须得有人出来负责。”

& & 除此以外,再没有别的办法可以让益众潘维安降下心头之火。

& & 就算浅宇的损失并不是他们两人的作为所导致,但是占南弦肯定在商言商,别说只是他们两个,如果有必要解雇技术部所有的人,为保公司声誉相信他也会果断行事,这样的后果精明如杜心同怎么可能事先没有预料?却偏偏还是抱着侥幸心理去以身试法。

& & 杜心同一脸惨白,事实已经很清楚地摆在面前,不管她或郭如谦,已确然不可能继续留在浅宇,她紧紧交握着双手说不出话,神色绝望而无助,片刻后她起身,向温暖微微鞠了鞠躬,“对不起。”

& & 也不多话,说完这三个字便转身离开。

& & 温暖继续吃饭,速度之慢仿佛在思索什么,吃完后她放下筷子,用餐巾擦干净嘴沿和手指,她拿起了电话。

& & “临路?有件事想和你商量一下。”

& & 杜心同和郭如谦黯然地从浅宇里如期消失。

& & 丁小岱最后没有被调走,只不过六十六楼的气氛与往昔已不可同日而语,虽然温暖依旧客气得和颜悦色,然丁小岱和她说话时不由自主地已带上了一丝小心翼翼。

& & 不管爱情友情亲情,都是易碎品,一旦出现过裂缝,便很难恢复原貌。

& & 不论是谁对不起谁,那裂缝都如同两面刃,一面伤人,一面伤己。

& & 日子依旧如常,只除了杜心同意外地给温暖寄来一张感谢卡。

& & 而温柔,已很久没再出现。

& & 温暖拨她电话,“还是很忙?”

& & 温柔连珠般诉苦,“股市每日都在创新高,这么好的市道万年难遇,日夜操劳得我现在只剩下半条残命了,你说我忙不忙?”

& & “还好,起码还有半条命天天看着资金水涨船高。周末来不来吃饭?”

& & 温柔忽然反问,“为什么你从来不来我处?”

& & 温暖微怔,即答,“因为你从来不做饭,我去吃西北风?”

& & 温柔静了一静,别开了话题,“端午节那天晚上,占南弦在你楼下。”

& & “他今年二十八岁。”不是十八岁。

& & “信不信由得你,不是我带他回来。”她到时他的车子已经停在那里。

& & “不说他,我刚才查了几个菜谱,你想吃香草柠檬青口还是肉眼牛扒?”

& & 温柔忽然发脾气,“既然到今时今日你还是不想谈,那就这样吧。”直接挂了电话。

& & 温暖呆了好半响,才把听筒放回去。

& & 在过去三年来,从她回来读书乃至工作到现在,温柔曾经把整颗心与她缚在一起,也许,大概因为付出的时间似无休止,又始终得不到渴望中她的相对回应,仁至义尽的温柔终于也觉辛苦和厌倦,再无心维系,一言不合便可掣出脸色来。

& & 周六时温暖依旧清早起床,走进书房便不再出来。

& & 她从小习国画,花鸟鱼虫,工笔写意,无一不通。

& & 铺开宣纸,倒出墨汁,备好颜料和一点点水,取过笔架上的软毫,从抽屉里拿出一叠报纸,她很少自己构思作品,大部分时候都象现在这样,对着画册或图案临摹,简单到不用花半点心思,在日常生活里,这点小小乐趣对她而言聊胜于无。

& & 画好搁笔,然后拿出一枚田黄石印章,石面的光滑显示出这枚印石已不知被把玩过多少年,上面刻着四字篆文,印好后她定睛看着那几个字,足足看了半小时之久。

& & 在画晾到半干后,她将纸翻过来,把浓稠的糨糊加水调成淡粘状态,拿长毛刷沾取,大笔刷在画的背面,看着宣纸上一条挨着一条渗透--湿--印,象是浸了如海思潮。

& & 全然刷匀之后再晾上一晾,然后把两头印有古雅图案的画轴,以中间全白部分对准--湿--透的画纸背面,一点一点精心细致地粘上去。

& & 取过干爽的大排刷,慢慢轻轻地由上往下,沿着中线一遍遍往两边匀扫出去,只有这样才能使装裱的画在晾干后表面平滑无痕,不会出现小粒鼓起的气泡。

& & 挂到中午已自然干透。

& & 取下从卷轴一头慢慢收起,卷好后以蜡纸缠过几圈,封口,放进书桌旁半人高的青花梅瓶里,旁边还有两只一模一样的大画瓶,里面已装满几百支她从不拆封的画卷。

& & 午饭后她如常回到浅宇,这次提前了十分钟,没有等占南弦,自己搭乘员工电梯先上了办公室。

& & 一刻钟后占南弦也来了,一边轻声讲着电话一边往自己的办公室走去,神色难得一见地温柔,专注得经过她的桌边时也没有留意到她已经来了,直到推门走进办公室之后才意识到什么,折返回头,敲敲她的桌面。

& & 温暖安静地跟在他身后进去,听到他微微不悦道,“昨天保姆说你擦伤了手肘,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似乎那头答了什么,他皱了皱眉,“以后这种危险动作让替身去做,别让我担心。”

& & 似责还怜的口气泄露出一丝宠溺。

& & 温暖缓下脚步,目送他走到办公桌后面,在他回身前她垂下了眼帘。

& & 他坐进皮椅里,不知那边又说了什么,他心情极好地浅笑,“那好吧,乖一点,过两天我到罗马接你。”

& & 如此这般又温存了一会,他才终于挂上电话。

& & 温暖这才走到桌前,隔着两米阔的原木桌,她的视线停留在对面桌沿。

& & “怎么了?”他问。

& & “啊?”她不解地抬起头,乍然撞进他含笑未去的眸子,那神色似若有若无地关切,又似与她隔绝着三千里河山只冷眼凝睇,无心分辨,她瞳子一低已调离目光。

& & 唇角微勾,他道,“你没事吧,怎么心神恍惚的样子。”

& & “你叫我有事?”她反问。

& & 他不作声,一会,忽然问,“你哭过几次?”

& & “为什么问这个?”

& & “答我。”

& & 她迟疑一下,“一两次吧,不记得了。”

& & “什么时候?”

& & 她皱了皱眉,嗓音有些沙,“我不想谈。”

& & “温柔说,那夜是她第一次见到你哭。”

& & 心底那根由全身所有最敏感的神经末梢纠结而成,十年来永不能被触及的绝痛心弦,在那一刹,忽然就断了。

& & 她张开眼眸,那么淡地看着他,隔膜得仿佛她与他之间两米见外的距离是无法跨越的阴阳两世,隐着烦躁的瞳子清盈不再,脸上几乎露出一种与多年清雅形象完全不符的冷笑,“你以为我是为你而哭?”

& & 他弯起唇弧,“难道——不是?”

& & “相信我,就算排到银河系也还轮不到你。”语气前所未有地疏离。

& & 占南弦不怒反笑,只是那弯得灿烂的笑容与寒光眸子毫不相衬,“这点我还真的信,在你心里排首位的永远是朱临路?所以无论如何你也不会向我开口?不管什么事你永远只会找他,是不是这样?”

& & 她窒了一窒,“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 & “你不明白?”他冷冷嗤笑,“不是你叫朱临路收留郭如谦的?温暖,你越来越了不起了。”

& & 她不自然地别开头,“郭如谦有份参与那个案子,代中以后实施起来也需要人手,他们互有所求关我什么事?”

& & “你还和我狡辩?你同情他们,你不想赶尽杀绝,可以!但是为什么不直接和我说?你是还没开口就认定了我不肯答应?还是你宁愿和我作对也不想欠我半点人情?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有任何纠葛?”

& & 她咬唇,再一声不发。

& & 盯着她避而不视也丝毫不打算作任何解释的脸,寒怒从心口倏地往上蔓延,抿紧-了唇的他将眸光转开,两人一动不动,阔大空间内死寂无声,顷刻后他从椅里起立,忽地拿起桌面的大叠文件对着玻璃墙猛甩过去,在啪声巨响中他抄起车匙离开。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