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一直在你身边 > 第二十章 鸳鸯谱

第二十章 鸳鸯谱

都市的夜晚,灯火璀璨夺目。

一坐上出租车,园园就头一歪,整个人压在了王玥身上。王玥这时特别想买块豆腐撞死,什么叫自作孽,她总算是亲身尝试了。这周一工会活动,大家本着白吃不要钱的态度,尽情地互相劝杯。这丫头,只不过多灌了她几杯酒嘛,谁知道酒量居然这么差!

王玥深深地叹了口气,好在园园的住址在拖她出饭店前被她问出来了,否则今晚大概只能带这丫头去她家了。

晚上的路况很好,没多久就到了红枫新村。王玥付了车钱,又把园园半拖半拽地弄下了车,摸索着找到了13幢,楼道很狭小,边上不时还有人家堆着的一些东西。王玥走走停停,气喘如牛地总算把园园拖到了五楼。当五楼的楼道灯亮起,她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这是个一梯两户的格局,502的门边上正倚着一个男人。他原本低着头,因为王玥的动静太大,此刻他抬眼看了过来。王玥发现,这暖黄的楼道

灯半明半暗,那光正半洒在他身上,营造出了些许神秘感。

但,这人她认识,并且印象深刻——傅北辰。

这时,园园大概是觉得姿势不舒服,脖子扭了扭,抽出一只手,啪地就拍上了王玥的左胸。王玥尴尬地抬头,正巧看到傅北辰站直了身-子,向前走了一步,对她说:“把她交给我吧。”

王玥用了半秒的时间思考,然后毅然决定把

怀-里的园园转交给傅北辰。帅哥型男才子,即使他会对园园出手,也是园园占了便宜吧。王玥看着两人进屋后,心中圆满一笑:程园园,等着感谢我吧。

园园晕头转向地抓住旁边人的手臂,恍惚觉得王玥怎么突然高大了许多。

“王……王姐,谢谢你。”

等园园倒在床-上,就有一条毯子轻轻盖在了她身上。

“姐姐,我想喝水。”

没一会儿,她又被人拉起,喂了两口水。

床头摆着的闹钟嘀嗒嘀嗒走着,园园时不时发出一些醉酒后不成文的咕哝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园园慢慢清醒了过来,她按着脑门坐起身,发现前方的书桌前坐着一个人。

房里的吊灯没有开,只开着书桌上那一盏昏黄的台灯。他背光而坐,所以园园只能看清一点轮廓,看不清他的眉眼,但几乎在刹那间,她就认出了他。

傅北辰!

园园蒙蒙眬眬地回想起了一点之前的事——他扶她到床-上,他喂她喝水。而她,好像叫了他好几声“姐姐”……

她心里哀号了一声。

这时,她看到傅北辰站起身,从桌上的纸巾盒里抽了两张纸巾后,径直朝她走了过来,在她不明所以时,他已将她脸上那半长的乱发拨到耳后,然后,用纸巾擦拭她的鼻下。

“你流鼻血了。”

园园赶紧抓过纸巾,慌忙说:“我自己来。”

“你有鼻炎,不要喝太多酒。酒后血液循环加快,鼻腔内毛细血管

扩张,毛细血管壁通透性增强,鼻子就可能会出血。”

园园按着鼻子局促地听着。

鼻血很快止住了,园园捏着沾血的纸巾问:“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傅北辰垂眼看着她,“我有先知,来救死扶伤。”

“……”

突然,园园伸手捂住了嘴。

傅北辰刚意识到点什么,还来不及退开,园园就已呕的一声,吐出了些酸水,且大半都吐在了他的衣服上。

她看了看那件遭了殃的衬衣,从头到脚仿佛被浇了一盆冰水。

苍天!大地!现如今她在他面前的形象应该完全不成样子了吧?

“对不起!”园园脸色难看。

傅北辰抬手摸了下她的头,脱下了外面幸免于难的深色开衫扔在了她的床-上,转身去了卫生间。

这是什么意思?园园不明。而因为嘴里的味道很是恶心,她索性也爬起来摇摇晃晃地跑到厨房里去漱了口。回来时,经过卫生间门口,她下意识地往半开着的门里望去,只一眼,便涨红了脸,耳边只听到自己的心仿佛从胸口一跃到了嗓子眼,一直咚咚地跳——

傅北辰背对着她,赤luo着上身,衬衣正丢在洗手盆里用水冲着。他的肤色是偏暖白的,身上没有一丝赘肉,明显的腰线,腹侧居然隐隐能看到肌肉……

傅北辰似有感应般转过头,就看到了门外的人。四目相对,园园难堪地马上要走开,却又听到他云淡风轻地说了句:“等等。”

园立刻站定,她酒气还没散光,还有些微醺。

“吹风机在哪儿?”

“浴柜里。”

说完,她却忘了挪步,依旧傻傻地站着。

傅北辰搓了两下衬衫,拎起拧了一把,放在洗手盆边缘,拉开浴柜门,看了一眼说:“没有。”

“啊?”园园记得就在那里,但却不敢进去。

傅北辰却好像根本没看到她的尴尬,十分自然地说:“是不是放在别处了?”

园园只能硬着头皮进去,卫生间很小,才三平方米,园园带着一丝疑惑打开浴柜,发现吹风机就安然地躺在里面。

“不是在吗……”园园刚侧头,就感到腰上被一双手臂轻轻环住了。

“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园园。”傅北辰的声音很温柔,语速很缓,如呓语,如情话。

园园脑子里血液一下就供应不足,空白一片了。

“你帮我把衣服吹干,好吗?”

“嗯……”

傅北辰松开了手,园园拿起衬衣抖开,按开了吹风机,轰隆隆的声响立刻填满了小小的空间,甚至渐渐地,因为不断的热气而使得卫生间的温度都上升了不少。傅北辰站在园园身后,就这样一瞬不瞬地看着她——她睡-衣的领口有点大,露出白皙的颈项和一点肩。

因为一动都不敢多动,园园僵直地站了足足一刻钟。这时傅北辰突然伸手捏了捏衬衣的下摆,而后说:“差不多半干了,就这样吧。”他声音低低的,像在压抑着什么。

傅北辰没

想到,自己的定力居然如此脆弱。他抓过了衬衫套上。

“可是,还没有干。”园园有些结巴,“穿着会不舒服的。”

傅北辰说了句“没事的”,便要侧身走出卫生间。

园园一愣,心里突然就觉得有点冒火,对她又是抱又是吻的,好处占够了,却不喜欢她。那她也占他点好处可以吧?好歹她还是稀罕他的呢。

她趁着酒劲,大着胆子一把抓住了傅北辰的手,一脸孤注一掷地说:“你让我吻一下!”说着就踮起脚尖吻了下傅北辰的唇,然后面如火色地说:“好了,你可以走了。我去睡觉了。”说完松开了手,转身先行出了卫生间。

她走进房里,关上门,倒床-上就睡,心里默念:我喝醉了我喝醉了我喝醉了……

他喜欢她该多好啊……

她喜欢的人,若能待她一分好,她定会回他一百分的好。

殊不知,那晚傅北辰在离开前,站在她客厅里,望着她的房门,摸着自己的嘴唇,愣了良久。

等园园第二天醒过来,晨光熹微,四周很静。没一会儿,园园拿被子盖住了脸,“哎,醉酒后醒来不是都会忘记的吗?!”

园园起来后走到客厅,她确定此刻屋子里除她之外没有人了。

“等等,说不定昨晚也是没别人的,傅北辰、强吻什么的,是自己酒后做的梦?”园园回头,便看到了自己床边还摊着他的那件线衣。

然后,她手上拿着的手机响了,是一

条短信,来自傅北辰:早安。

园园刷牙的时候,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笑得像个傻瓜。

他不讨厌她。甚至,他是有些喜欢她的吧。

这天,园园迎着朝阳而行,深秋的早晨已有些寒意,她的心却暖得恰似四五月的阳春天。

临近中午饭点的时候,园园接到了傅北辰电话:“午饭有安排吗?”

园园正看稿子看得昏昏欲睡,导致她有点迟钝,“已经跟同事说好要去一家新开的店吃。我下班去找你吧,刚好把你衣服带去给你。”她看了眼放在桌上的一只纸袋子。

“我去接你。不过,可能要晚点。”

“所以,为了快点见到,还是我去找你好了。”园园说完这话,她的害--羞-情绪才觉醒。然后听到电话那端的人笑着说:“好,辛苦你了。”

陶瓷研究所园园去过,所以再去,已经熟门熟路。

再次打开傅北辰的办公室门,里面依旧没人,但很快傅北辰就回来了。

傅北辰今天穿着一套黑色西装,陡然多了几分精英气质。园园第一次见他穿得这么正式,不由呆了一下,随即她将手上装着线衣的纸袋子递给他,但还没等傅北辰有所表示,就有声音从外面走廊上喊来:“北辰,张主任说晚上一起吃晚饭。”喊话的人是傅北辰的同事詹宏宇。

傅北辰朝园园柔声说了句“你等我一下”,走到门外,问詹宏宇:“怎么突然要吃饭?”

“刚才你走得急,会后张

主任就接到了景德镇那边的人的电话,说他们已经到了。所以老张让我们都先别走,晚上一起陪着吃顿便饭。老张可点你名了,他说你必须得参加。”詹宏宇说着吸了口烟。詹宏宇比傅北辰年长两岁,常年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烟不离手,一看就像是高知分子。

傅北辰抬手按了下眉心,透着为难。

詹宏宇又压低声音对他说:“老夏也要来,难道你真的忍心待会儿让我孤军奋战?你要敢溜了,别怪我回头拍你几张照发网上招亲去,那一定会是一番户限为穿、万人空巷的景象。”詹宏宇撂下狠话,就笑吟吟地进了旁边自己的办公室。

傅北辰也懒得跟他说招亲是指女-子招人入赘,只是无言地摇了下头。

“你们晚上有活动?那我先走了。”园园等傅北辰回来便说,心下多少有点失望。

傅北辰心里带着点笑想,他怎么会让她就这么走了?

“是明天与会的外省嘉宾到了。”傅北辰说明,略一思索,便问她,“不如,你跟我一起去吧?”

“我?”

“你不想去?”

“不是,你们单位请人吃饭,我去算什么事儿呢。况且我谁都不认得,坐着也怪难受的。”园园咕哝道,可又觉得才见着,马上就分开实在不舍。

“谁说你不认得?你还真认得好几个。”傅北辰笑道,他是打定了主意要拉上她了。

“怎么可能?”园园不相信,“那你说都有谁。”

“高翎,王家炆。”傅北辰微笑着说了两个名字,又补充道,“傅北辰。”

“……”这三个人,她确实都认识。

能做记者的人,都是善于积攒人脉的。园园虽然不像有的同行那样,能把陌生人瞬间混成老乡,恨不得泪眼汪汪共话桑麻,但也不会怯场——除了偶尔面对傅北辰时。所以像这样既有熟人又有陌生人的场合,恰恰是最好的扩展人脉资源的机会。如果她再拒绝,哪天张越人要是知道了,一定吐血三升顺便将她盖棺定论为“孺子不可教”。而最重要的是,她实在想跟傅北辰待久点,于是就答应了。

詹宏宇见到程园园,不免吃惊道:“不是吧北辰,这么快就搬到救兵了?佩服,佩服。”待他看清园园,咦了声,“等等,这位好像就是上次……”然后他又看着傅北辰说,“行啊,北辰。”

园园听得一头雾水。傅北辰便弯腰低首凑到她耳边,低声说了句话。

园园当时浑身就好像被无形的绳子缚住了,傅北辰温热的气息吹在她的耳边,让她丝毫不能动弹。

而他说的是:待会儿有人要是乱点谱,就靠你了。

乱点谱是什么意思?点菜?还是席间有人会点歌助兴?园园突然想到,对,八九不离十是后者,因为傅北辰不谙音律……园园忍俊不禁地想,他有难,她必定义不容辞。园园一副“我懂了”的模样,看了看傅北辰,脸上虽然

还红红的,但内心已经被一腔热血充斥。

入席前,傅北辰先将园园介绍给了单位的同事——只说了她的名字和职业。其实傅北辰的大多数同事都见过园园,心里多少都有点数了。

“北辰啊,你是怎么请到小程编辑的啊?我们今天下午可一直都在开会,临了才安排了这顿饭。”没见过园园的张主任好奇地问。

“我本来今天约了她吃晚饭的。”傅北辰言简意赅地回答,熟知他为人的张主任一下明白了,还没等他有所反应,又有人来了。这人俨然一派王熙凤的作风,人未到声先至:“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来晚了!”大家不约而同地往门口看去。

“这是咱们刚出差回来的老夏同志。”张主任指着来人对园园笑道,“今天有你在,他倒是可以省点心了。”

园园不明就里。

老夏大概四十五岁上下,中等身高,略胖,头发也不多,但脸白鼻圆,面目亲善,整体倒不难看。他一来,园园就看到对面的詹宏宇后退一步,往角落一缩。

然后听到老夏冲着傅北辰道:“咱们研究所最年轻有为的傅专家,最近怎么样?”

傅北辰含笑回道:“还是很忙,但是略有收获。”

“哦?”老夏立刻扫到了一旁的程园园,眼睛亮了亮,对傅北辰道,“好小子,动作很快嘛。还不快给我介绍下。”

园园因为刚才已经基本融入大家,现在已经没有了丁点儿不自在

,没等傅北辰开口,她就主动问了好:“夏老师,您好。我是《传承》杂志的编辑,我叫程园园。我是傅北辰的……朋友,今天晚上是来蹭饭的。”

老夏笑呵呵地听完后,拍了傅北辰的肩膀一记,道:“人家说只是你的‘朋友’,看来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啊。”

园园这才终于明白,原来傅北辰之前说的乱点谱的“谱”,是指鸳鸯谱。

园园愣愣地道:“他不用努力了,是我在追他。”

众人:“……”

傅北辰则看了她一眼,再一眼。那真是宠溺又满足无比的眼神。

没一会儿,景德镇那边的人也到了。

高翎看到程园园很是意外,随后冲傅北辰邪魅一笑,完了还一定要园园坐他边上。王家炆因为年纪最大,很受大家尊重,一早就被安排好了位子坐下。他本人话也不多,只要不是太出格,他都欣然受了。大家依次坐下,就算正式开席了。

席上,其他人在聊高大上话题时,高翎给园园倒酒说:“咱们好久没见了,喝一杯?”

“高翎,就不要为难她了。”坐在园园另一侧的傅北辰伸手过去把园园面前的那杯酒拿到了自己手边。

高翎朗笑道:“北辰,你不陪我喝,还不让人园园姑娘陪我啊。”

“我开车。她不擅长喝。”

“这么护犊?”

傅北辰拿起酒杯朝高翎敬了下,接着便喝了一口。

这下高老板吃惊了,他认识傅北辰以来,可

从未成功地劝他喝过酒。

一场宴席下来,有傅北辰护着,园园基本做到了滴酒不沾,只喝了几杯橙汁。散场后,他送她回家。

“开席前你说,你在追我?”

“……”

傅北辰叹了声:“看来我真的……做得太含蓄了。”

“嗯?”园园一时脑子没转过来,迷茫地扭头看在开车的人。

傅北辰却将车开到了路边停下。这是一条老街道,两旁的树都有百年历史,枝叶葱茏。

“园园,我没有吻过别的人。”他说着,靠近她,一只手贴到她的脸颊上。

园园心如擂鼓般地听着,感受着他手心的温度。

“也没有想过别的人。”

“只有你,我想白头相守。”

“对你,有些话我有所保留,是因为还未到说的时候,但说的,必定都是真话。”

园园看着眼前的人。

他喜欢自己啊。

真好,真好。

她会待他很好很好……

园园想了很多的“好”,又默默地掐了掐掌心的肉,唔,这真不是梦。

最后,她终于忍不住抱-住了他,“那么,我现在是你女朋友了?”

傅北辰低下头,缓缓靠近园园的唇,“你说了?”

园园-脸-红着,却禁不住荡起嘴角。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