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6章 写给自己的半条短信

第6章 写给自己的半条短信

水光坐在阳台上看着漆黑的夜空,没有星辰,没有月光,黑暗可以让她无所顾忌地袒露自己的情绪。

她曾经那么恨上天的不公平,为什么不是别人偏偏是他?她后来也恨自己,恨明明说好了等她却没有守约的人,水光有的时候觉得自己就像神经病,她开始幻想一些东西,从小到大,太多的记忆,她要勾勒他是那么轻而易举,可这些东西在清醒后却只是让自己更加空虚和绝望……

水光第二天醒过来后看时间是九点多,之后她又想起已经不用去上班了,在床-上呆坐了好一会儿,才下床去洗手间。她看到镜子里自己浮肿的眼睛,用冷水洗了好久。

盘腿坐在客厅小沙发上看电视的罗智见到她从房里出来,说:“起来了?”

水光坐到他旁边,“罗智,你回去吧。”

罗智一愣,“干吗要赶我走啊?要走一起走。”

“我不会走,至少不是现在……罗智,我在这里挺好的,真的。”

罗智摸了摸她的头,“行了,你不走我也不走。”罗智见她还要说,就索性说白了,“我走,行,但也一定会把你扛回去!”

水光无奈,知道他牛脾气上来了说什么都不管用,最终问:“那你的工作怎么办?”

罗智摊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接下来咱们两兄妹要一起找工作了。”

水光在周末去一家蛋糕店给罗智买甜品时,遇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朋友,对方看到她,快步走过来,“萧水光?”

水光笑道:“好久不见,阮静。”

阮静也“呵”地笑出来,“是啊,有一年多了吧?”

阮静说:“你赶时间吗?如果不赶找地方坐下来喝杯茶吧?”

水光自然是不急的,两人去了蛋糕店对面的一家茶座。

阮静与萧水光第一次遇到是水光读大二、阮静读研二的时候。水光牵着爱德华去散步,中途她在林荫道旁的木椅上坐下,之前坐着的女生笑道:“你的狗真漂亮,它叫什么名字?”

“爱德华。”

那女生愣了愣,随后大笑道:“我能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吗?我的狗也叫爱德华,不过它现在在老家,与我隔着十万八千里。”

两人就这样聊了起来,可能是投缘吧,又是在同一所大学,她们之后也经常约出来喝茶聊天,这个女生就是阮静。

阮静说自己来这边求学是要逃避一个人。

萧水光笑了笑,她说,我来这边是为了找一个人。

两人当时都沉默下来,直到阮静笑着说:“看,每个人都是有点‘心病’的。”

是的,每个人都有心病,伴随着不一样的疼痛。阮静的疼痛是看得见的,是可以抗击的,而萧水光的疼痛是沉敛的,窒息的。

之后阮静结业去了别的城市,她说要去多走走,游学探险,增长一些见识。

两人再次遇见就是一年多后的现在。

在茶香萦绕的茶室里,水光听阮静聊了一些她这一年多来的见闻,她去过的地方,遇到过的人,她说得很平淡,萧水光莞尔,“你怎么有点大彻大悟的感觉了?”

阮静笑道:“大多时候,人一旦经历过了一些东西,那么后面就会将很多事情都看淡了。”

水光点头。

阮静说她这次回来是来参加同学兼朋友的婚礼,顺便重游故地,而见到萧水光是意外的收获。

她之后问起水光养的爱德华如何了。

“我室友在帮忙养着,我住的地方不能养宠物,她家在郊区,我偶尔去看看。”

阮静跟萧水光一直是君子之交淡如水的关系,“水光,我一直想问你,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水光低着头,额前的几缕短发垂下来碰到了睫毛,一颤一颤的,“阮静,你相信命吗?相信上天注定的一些东西,即使你再怎么努力,也终究一无所获,哪怕……哪怕只是一场梦。”

阮静看着水光安静地转着手中的紫砂杯,突然有些心疼,“我相信好人终归会有好报。”

水光隐约笑了笑,“谢谢你,阮静。”

阮静也有点尴尬,“这俗烂的话能让你一笑,它也算是有咫尺之功了。”

“不俗,我也希望得到好报。”

水光的手机响起,她看是罗智,按了接听键,对方问她去哪了,怎么半天没回来。

水光说在跟朋友喝茶,过一会儿就回去。她挂断电话后,阮静就问她是不是要赶着回去。

“没关系,是我哥,他以为我走丢了。”

阮静不由想到自家家姐,忍不住笑道:“家里有兄弟姐妹的就是比较热闹,但管得也多,感同身受!”

水光说:“他是担心我把他蛋糕给带丢了。”

阮静大笑。

水光手边的手机又响了,这次的号码是陌生的,她朝阮静抱歉地点点头,拿起来接听。

“萧小姐吗?”

“……是。”

“你好,我……我是张宇啊,萧小姐,我们见过两次的,我冒昧打你电话,还是希望你能考虑考虑我上次的提议,关于游戏的,萧小姐你可能对游戏不太了解或者说我表现得让你有所误解,我保证我们公司绝对是正规的!”

水光想起来这人上次给她递过名片,之后在饭店又见过一次,可她记得他们并没有交换过电话号码。

“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

“呃……那……我查的,萧小姐,我们GIT公司真的是很有诚意希望能与你合作一次,请你务必再考虑一下。”

对方好说歹说,水光是真的没有兴趣,但说的人完全没放弃的意思,水光头疼,只希望早点结束通话,所以最后虚应了一声说会考虑,对方说了一句:“那我等你的消息。”这才收了线。

阮静从萧水光的回复中听出一点端倪,“有公司想挖你吗?”

“不是,是找我拍什么游戏的照片。”水光有些无奈,“可能只是玩笑而已。”

“什么公司?”

“GIT。”

“GIT?”阮静倒是惊讶了一下。

“有什么问题吗?”水光随口问了一声。

阮静沉吟着说:“这公司在IT行业是挺有名的,不过我之所以知道主要是因为它的创办人是我们的校友。”说到此阮静就笑了,“说起来那人挺传奇的,他是我们研究院早我们两届的师兄,虽然跟我不是同系,我也只闻其名,未见过其人,但他名声确实挺大。他本科读的是咱们祖国的第一名校,后来被‘请’到我们那学校来读研,才华声誉可见一斑,可他似乎并不在意这些浮华外衣,才读了一年就去外面创业了。自然后面就是典型的成功案例,当时我们的研究生导师乃至系、院领导还经常拿这位章峥岚章师兄来作为正面教材激励后一辈,殊不知章峥岚才在这学校待了不到一年就走人了,根本算不上是他们培育出去的弟子,说来这也算是中国教育界可笑又可悲的点。”

一直听阮静说完的萧水光轻声问:“他的名字……是哪三个字?”

阮静在紫砂杯盖上倒了点水,用手蘸水在桌上写了“章峥岚”。

水光看着她写完最后的那一个“岚”字,心微微抖了一下。

原来那么巧吗?

但,也只是觉得巧而已。

两年前的那一晚在水光的记忆力一直是模糊的,她只记得痛和一种如水的温柔,即使清醒后,她也刻意地去忽略那一晚的所有细节和感受,她不愿去记床-上抱着她的人是谁,因为不是她想的那个他,那么痛也好,温柔也好,她都不想去在意了,就当……就当是做了场错误的梦。

她跟阮静喝完了最后一杯茶。

阮静说自己参加完婚礼可能就要回一趟家了,因为那边一直在催,而且最近她爷爷身\_体也不好,住了院,虽说是老毛病,但确实担心所以要回去看看。

萧水光祝她一路顺风。

阮静在茶座门口与水光轻轻抱了一下,说:“萧水光,祝你也一切顺心,得偿所愿。”

水光目送出租车驶远,才转身朝住处走去。

章峥岚周六的相亲,是在对方迟到了半小时后开始的。

温婉的女孩子到了之后连声道歉。

“没关系。”章峥岚绅士地帮她拉开椅子,原本意兴阑珊的后者在发现他本人居然如此帅气之后微微红了脸,“谢谢。”

章峥岚伸手招来服务员,问女孩:“要喝点什么?”

“果汁吧。”

章峥岚跟服务员要了果汁和咖啡,在之后的交流中,女孩一直很可亲,偶尔问一些问题。

“你平时喜欢做些什么?看电影多吗?我挺喜欢看电影的。”

章峥岚笑道:“是吗?我还好。”

对方微笑,“那下次如果有机会一起去看电影吧?”

“可以。”

章峥岚对着任何人都是从容的,可这一次他却有点无法心平气和地等着时间过去,但不管心里在烦恼些什么,对外他还是能做到有礼有度毫无破绽。

他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咖啡杯,与对面的女孩子闲聊着,直到张宇的一通电话打来,他跟女孩说了声抱歉,按了通话键接听。

“老大,嘿嘿,您在忙吗?”

章峥岚“嗯”了声,“有事?”

“也没什么事,我今天跟那位萧小姐打了电话,问了她关于给游戏拍片那事情的意思,对不起头儿,先斩后奏了,我真觉得那人合适。”

章峥岚摩挲杯沿的手指不自觉地停了下来,过了一会儿他问:“她说了什么?”他发现自己竟然有些紧张!

“她没具体答应,但会考虑。老大,如果她答应参与的话,那就用她了成不?”

章峥岚平淡道:“随你。”

张宇一听头儿没意见,立马阿谀奉承地说:“老板英明!”

章峥岚挂断电话,下意识咬了咬嘴唇,对面的女孩见他面色突然沉静下来不似先前的样子,犹豫着问:“你……是不是有事要去忙?”

“嗯?”章峥岚回过神来,下一刻他站起身,“不好意思,我有点事情,要先走了。”他扬手叫来服务员买单,对方一时有些措手不及,但章峥岚已经客气地跟她颔首,“见到你很高兴,再见。”

当章峥岚回到车上,他靠在椅子背上闭目了好一会儿,才转头看向副驾驶座上放着的一只袋子,里面是一件旧毛衣,他双手握着方向盘,头慢慢靠上去,嘴里嘀咕了一句:“我真是疯了。”

章峥岚的感冒加剧了,周一去公司上班时连说话都是哑的,大国他们对此惊讶不已,头儿这种千年妖人竟然也会感冒?

“老大,您昨晚luo奔去了吗?”阮旗问。

章峥岚摆摆手,意思是哪凉快哪待着去,他现在喉咙难受,话都不想多说。他让秘书泡一杯热茶给他,就进了办公室。

大国看着合上的门就说:“奇了怪了,老总最近很不寻常啊,你们有没有觉得,连骂人都懒得骂了?”

众人笑他,“欠虐了是吧?”

小何端茶进去时,看到老板站在窗口抽烟,她过去把热茶放在桌上,“章总,你的茶。”

章峥岚回头,“哦,谢了。”他走到办公桌后坐下来,翻开文件,见秘书还在,“还有事吗?”

小何姑娘笑眯眯道:“老板,我星期六看到您去相亲了,那对象不错哦,靓女。”章峥岚跟员工的关系一直很放得开,只要不影响正常工作什么都好说。

章老大拧灭手中的烟,懒洋洋道:“哦?这么巧。”

“我刚好跟男朋友也在那吃饭,您之后匆匆忙忙走了,那姑娘失望极了。老板,这样的美\_女您都不甩啊?太暴殄天物了。”小何妹妹惋惜不已,又忍不住问道,“您那天那么急着走,是去哪呢?”

章峥岚抿了口热茶,慢条斯理道:“实话告诉你吧,我是突然觉得配不上人家,自惭形秽就走了。”

小何“哈”了一声:“不信。”她抱着托盘往外走,在门口时又回头说,“老板,其实您有心上人了吧?”

章峥岚笑道:“这都让你看出来了?”

夕阳西下,一辆越野车停靠在小区外的路边上。

章峥岚告诉自己他只是碰巧路过这里,并不是要有意来探寻什么,虽然,他的确用不正当的手段查过她的地址,也知道了她住的地方正巧在他回家的一条路上,甚至离他公司并不远……

他拐进这条路的时候,只是想来看看,也没奢望能见到。

此时是下班时间,小区门口进出的人渐渐多了。车里的电台播放着音乐,可那悠扬的音乐并不能让他放松,反而使他越来越焦躁。

他觉得自己这样的行为有些可笑,甚至是莫名其妙。正当章峥岚打算启动车子离开时,见到了从马路对面走过来的人,他慢慢放下了手。

那人走得很慢,及肩的头发在后面简单地扎着,眼睛微垂,他记得她的神态一直是很平静的,跟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会微笑,很淡。

章峥岚看着她渐渐接近他的车子。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复杂,他希望她看到他,也有些担心她看到他。

可当她从他的车前走过,走进小区里时,他又明显的失望了。当那身影即将消失在视线里时,他鬼使神差地推开车门追了上去。

章峥岚跟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走着,夕阳将两人的影子拉得细长。

他知道这样跟下去要跟到她家里了。

他如果叫一声“萧水光”不知道会怎么样,章峥岚想,肯定不会是“见到你很高兴”。

他停下了脚步,与她的距离慢慢拉远。

萧水光这几天一直在忙面试的事情。每天从外面回到住处,她总要先在沙发里躺一会儿,才起身去做饭吃饭。而罗智比她更忙,整天不见人影。

这天从早上就开始下大雨,水光没有通知,没有面试,闲着无事就把屋子打扫了一遍,傍晚时接到了罗智的电话,于是匆匆赶出了门。

萧水光抱着罗智要的资料夹,一手撑着伞,走出小区没多久,就听到有人在她身后按了车喇叭,水光回头看过去,车子开到了她的旁边。

车里的人摇下车窗,看着她说:“上车吧。”

水光看清楚那人,下意识退后一步,轻声道:“不用。”说完便转身继续往前走去。

车子又开上来,章峥岚皱着眉头说:“这种天气打不到车的,你去哪里?”

“……不用,谢谢你了。”水光不晓得这人要干吗,为什么会在这里。

可对方已经下了车,追上她,原本要抓她的手,在碰到前却又马上收回了,“这样的天气坐公交、打的都不方便。你要去哪里,我送你,我……”章峥岚牵强地笑笑,最后说,“你看我都淋--湿----了。”

水光见面前的人没撑伞就跑了出来,肩部和头发已经--湿--透,对方见她看到了自己的惨状,搓了搓脸,用可怜的声音说:“拜托,再下去我要成落汤鸡了!”

水光心想,你之前完全没必要下来的,可想归想,水光却从来不是冷心肠的人,她把自己的伞移过去一半,“你上车去吧。”

章峥岚原本因为她撑过来的伞而心里一动,可听到她说的话,又忍不住皱眉,“你那么不待见我吗?”章峥岚说完就后悔了,他并不想跟她发脾气,事实上他也没立场发脾气。

雨水打进来,弄--湿----了两人的衣服。

水光撑着伞的手被冷风吹得冰凉,她希望他快一点走,可他却站着一动不动。

直到他袋里的手机响起,他接听,对面说了什么,他淡淡道:“去,有热闹干吗不去?”

水光最终看着那辆车开走,嘴角有丝苦笑。

阮静在朋友的那一场婚礼上见到了章峥岚。

她想上礼拜才说起过这位功成名就的师兄,今天就碰上了,不能说不巧。

她是新娘这边请来的,而据说新郎那边的家庭地位挺高,邀请了不少本市有身份的人物,看来章峥岚就是其中一名。

因为现场没什么认识的人可聊,所以阮静拿着酒杯冒昧凑上去打了招呼,“章师兄。”

章峥岚转过身,他一身剪裁合宜的深色西服,头发打了喱梳在脑后,看起来异常英俊干练。阮静以前只看过他的照片,如今见到真人,不由心想,这样的人应该就是及时行乐的主了。

他的声音低沉,“你是?”

“叫你师兄自然是因为在同一所学校待过的。”阮静笑着伸出手,“你好,我是阮静。”

章峥岚伸手回握了一下,“你好。”

阮静说:“章师兄当年在学校里可是名声在外的。”

章峥岚笑道:“那些都不过是虚头,以讹传讹罢了。”

阮静笑出声来,说:“那也要有虚头才行。”

之后阮静看着两位新人在酒店大堂中央走仪式,她问:“师兄什么时候成婚?应该也快了吧?”

章峥岚挑眉,“怎么?想给我介绍对象吗?我尚且单身中。”

阮静笑了,“是吗?不过我认识的姑娘不是在室的,就是尚未入世的。”

章峥岚哈哈大笑。

没多久有人过来跟章峥岚喝酒,在一圈老总中,阮静悄声退出来,她坐回到自己原先的位置上,旁边的姑娘靠过来说:“嘿,刚刚跟你聊天的那人是谁呀?”

阮静眨了眨眼,看向章峥岚的方向,心说,这样的角色怎么可能没对象?

当天晚上婚宴散了之后,阮静从酒店里出来又碰到章峥岚,对方明显有些喝醉了。阮静看他手不怎么稳地开车门,她走上去说:“师兄,你喝醉了吧?还是叫辆车回去,安全点。”

章峥岚见是她,笑道:“我没事,你也还没走?要不要送你?”

阮静摇手,“别,我可不想死于交通事故。”她最后说,“算了,师兄,我送你回去吧,你这样子真不适合开车。”

章峥岚也觉得状态不佳,不过让女士送实在也不绅士。

阮静看出他的顾虑,说:“我刚回来这边,好久没逛过了,能开一次你这辆卡宴看看这城市的夜景,也算是我赚到了。”

章峥岚无语,之后还是把车钥匙给了阮静,说:“那麻烦你了,改天请你喝茶。”

上车后,阮静就说了:“喝茶?行啊,不过后天我就回家了,而在走之前我还要去见一位朋友。”阮静半开玩笑道,“要不然师兄您都请了?”

坐在副驾驶上的章峥岚按了按发疼的太阳-穴-,无所谓道:“可以啊。”

阮静已经发动了车子,平稳前行,想起萧水光,一向不八卦的她不禁道:“说起来,我那朋友也一直单身着,独自一人在这边,如果师兄你真没对象,要不我顺水推舟介绍给你?”

章峥岚只是笑了笑。

阮静也想,这行为可能有点唐突了。

后来车子一路过去,章峥岚告诉了阮静地址后说:“阮静,我先眯一会儿,你到了叫我一声,辛苦你了。”

“行,你睡吧。”

章峥岚很快睡着了,而他放在车子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阮静为避免吵醒他,想拿过来替他接一下,结果刚通那边就挂了,而阮静按回主页的时候不小心按到了信息栏。

那里有一条打了一半的消息幽幽亮着:如果能回到过去,是不是愿意把那一夜无限延长……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