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9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第9章 你到底想怎么样

章峥岚说那句话的时候其实是有点犹豫和尴尬的,毕竟这种经历算是首次,可当他说出来后,心里突然轻松了好多,像是有了一种依托感。

章老太太是机关部门做人事的,接触的人何其多,看人很是犀利,儿子又是自己一手带大的,此刻儿子的神情显然不是像往常那样在说笑,老太太把手擦干,慢慢道:“你是说真的?她是哪里人?姓什么名什么?是做什么工作的?”

章峥岚摇头,“妈,您这盘查法怎么跟人口普查似的?”

老太太责备道:“什么人口普查?我儿子的心上人我难道不能问问?”

章峥岚笑道:“行,行,您要问什么尽管问,她姓什么是吧?她姓萧,至于她的工作嘛,她跟我是同一所大学毕业的,专业也一样。”

老太太听罢还要问,章峥岚却已经举手阻止,“妈,您再问下去,外面的客人可要等久了。”

章老太太被儿子一手揽着肩一手帮拿着水果盘出去时,嘴里嘀咕道:“你这是怕我多问还是怕外面的人等久了?”

章峥岚心想,老太太可真犀利。

当天章峥岚送母亲和戚敏回去,老太太心里是觉得挺可惜的,小戚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她很中意,可儿子的心思显然不在她身上。章老太太在家门口下了车,让儿子送人姑娘回家,走之前拉儿子下来说了几句话,“你如果无意,那就跟小戚说说清楚,别拖累了人家。”

章峥岚点头表示心中有数。

戚敏感觉到章峥岚对她的礼貌友善,可隐隐又觉得有些疏离,在车子快到家时,她忍不住探了口风,“你对我没什么兴趣吧?”

章峥岚熟练地转着方向盘,和煦地说:“你挺好,真的。用我妈的话来说就是各方面都比我好。”

戚敏是聪明的人,他这么说表明自己那句反问句已成了肯定句,“……我想知道为什么。”

章峥岚将车子停稳,他对戚敏说了声“抱歉”,他的手指摩挲着方向盘,平静道:“我喜欢一个女孩子,喜欢了两年多……而我现在才知道,如今我不想再失去她。”

水光终于应聘到了一份工作,工资虽然一般,但贵在工作量不大,比起之前的那份工作,时常出外谈业务,时常加夜班,她更喜欢现在这份小公司的简单工作。

从面试的写字楼出来,走到站牌处等公交车,心里想着事情,下意识摸自己的头发,发现已经剪短,“我都忘了。”她喃喃自语,摸着耳朵旁的碎发,接着水光的视线无意看到左前方等车的人群里有一名男子正伸手偷前面人的钱包。以前经常听人说公交车上被人扒手机皮包,自己亲眼看到倒是第一次,水光见周围也有人察觉到了,可没人敢出声,她没多想走上去抓住了那小偷的手腕,那男人一愣,没料到有人多事,恶狠狠瞪着她,“你找死啊!”男人挣脱开手,竟还想要动手,水光却先行淡淡警告:“我学了十几年的武术,除非你是少林寺出来的,否则一定打不过我。”

那人脸上露出忌惮,虽然不确信她是不是唬他,但周围人都在指指点点,嘀咕帮衬那女孩子,到底不敢作乱,一边大骂一边走了,之前险些被偷的人对水光连连道谢。

“不客气,举手之劳而已。”水光看到她等的公交来了,她上车前听到人群里有人在说:“刚才她好酷啊。”

下班时间公交车一路过去堵得厉害,水光回到家已是一小时后,她刚进家门就发现不止罗智在,还有其他的人,他们看到她都笑着起身,罗智先开口,“水光,回来了,国哥和张宇兄你都见过了吧?今天国哥他们过来是有点事想要跟你谈谈,来,你来这边坐。”

水光已经猜到是谈什么事了,之前那张宇多次跟她打电话,希望她参与他们公司游戏的宣传活动,水光每次都是婉转拒绝,可对方显然是不轻易死心的人。老实说她挺不明白的,中国人那么多,要挑符合条件的人也不会少,怎么就偏偏要找她?

果不其然,大国带张宇亲自到访为的就是那事情。水光想要拒绝的言辞因为罗智从中周旋而一时说不出口。

到最后罗智说:“国哥放心,这丫头最近一直空着呢,随时可以去帮忙!”

水光想,这吃里扒外的好兄长啊。

“我刚找到了工作,再过两天就要上班了。”

张宇跟大国互看一眼,大国说:“萧小姐,我们不会耽误你太多时间的,如果顺利只要一两天就可以了。”

水光后悔,早知道说明天上班了。

罗智拍下水光肩膀,“乖,听话。”然后对大国说,“那国哥我明天陪水光过去找你们,具体事项到时再讨论?”

张宇是最开心的,“好,太好了,那萧小姐我们明天见!”

这件一直悬而未了的事就这样被莫名敲定了。等那两人一走,水光就对罗智道:“你到底搞什么鬼?”

“宝贝,你应该多认识一些人。”罗智语重心长,“再者国哥那公司,你只要去一趟,稍微出点力,嘿嘿,就能赚不少钱了,多好。”

水光虽然是不乐意的,但事已至此也不想再争辩了。

她回房间后,躺在床-上,良久,伸手到枕下,摸到那下面的一张书签,细细抚过上面的字迹纹路,“你说,我是不是真的应该如罗智所说,走出去,去多认识一些人……然后把你忘掉?”

章峥岚早上九点多从家里出发去公司,昨晚难得的一通好眠让他今天状态好了不少,连带感冒也似乎有所好转。

他原想昨天去找她,最终没去,他考虑了很多,目前他处于被动的地位,操之过急远不如从长计议稳步前行。

章峥岚进到公司后,小何泡了茶跟进他办公室,把几份刚收到的传真和热茶递给老板。

章峥岚说了声“谢谢”,随手翻看传真,嘴上说道:“大国来了吗?来了让他进来一下。”

“国哥和老张在跟人签合约,就是上次跟我们一起吃过饭的那女孩子,萧水光,她同意参与《天下》的宣传了。”

“谁?”章峥岚手上的动作瞬时停住。

“萧水光,呃,老板,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章峥岚咬了下唇,问道,“她现在在我们公司?”

“是,在会客室里,她男朋友也在。”

过了一会儿,章峥岚才说:“我知道了,你先去忙吧,他们出来时你跟我说一声。”

小何说了声“好的”就出去了。

章峥岚坐在办公椅上看了会资料,可显然心不在焉,最后起身在办公室里走了一圈,习惯性往衣袋里摸烟,才发现自己有一段时间没抽了,身上根本没货。

水光从会客室里出来,见到的第一个人竟然就是迎面过来的章峥岚。

其实也不该意外,这里毕竟是他的公司。

当章峥岚走近,她身后的罗智已经热情打招呼,“章总。”

章峥岚“嗯”了一声,他视线扫过萧水光,随后落在大国和张宇身上,“在谈《天下》的宣传事项?”他手上还拿着茶杯,拇指摩挲着杯沿,看上去很从容。

“对,老大,合约我签好了。”张宇笑着将合约书递给老板。

章峥岚接过,他翻了一下,合上后,朝水光伸出手,客套道:“萧小姐,我是GIT的负责人,合作愉快。”

水光一直在懊悔来蹚这浑水,此时这种感觉更盛了几分,她不知道这算什么局面。

在周围那几人的注视下,她不得不伸手回握,她原只是想碰一下就松开,但对方伸前一些抓住了她的手,握得有些牢,这场面让她想到了曾经相似的一幕,他让她看手相,事后握住她的手,一样的烫人和坚定。

目送着那两人离开,章峥岚才转身朝自己办公室走去。

“老板,合约书!”

章峥岚将手中的文件夹往自己身后侧随手一丢,正好丢进了张宇怀-里,张宇手忙脚乱地捧住,站定后看着章老板走进办公室关上门,他嘀咕着对身边的大国说:“头儿这算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大国耸肩,“老大的心思你别猜,猜了也白猜。”

章峥岚进到办公室,在皮椅的扶手上靠坐了一会儿,最后直起身走到窗户边,从五楼望下去,还算能看清楚人。

水光刚到楼下就跟罗智道:“我自己回去,你去忙吧。”

罗智一听这语气就知道他家妹子生气了,水光极少生气,但真生气起来是挺可怕的,可以好长一段时间不理人。

罗智晃了晃手上的合约书,笑着说:“好了好了,这会儿应该觉得特爽才是啊,你看,你只要明儿去那摄影公司拍一下照,最多也就是忙两天吧,就赚得比我当年小半年的工资还高了,这样的好事要我说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再说,你最近两天也还空着就当帮帮国哥他们的忙,财义双得,多好!”

“不是这问题。”水光皱眉。

“那是什么问题?担心拍不好吗?放心,哥相信你的能耐!”

水光看着他,最终摇摇头,“算了。”已然不想再多说什么了。

“那就是没问题了?”罗智笑着把合约书递给她,“之前我看这合同时,老实说还以为他们把数字打错了,这公司是有多赚钱啊。”

“合约你拿着吧。”水光见有出租车行驶过来,伸手招了招,然后对罗智说,“我要去趟朋友那边,你呢,是要回公司吗?”

“回公司,你什么朋友?”

“以前的室友,我之前养的一只狗她帮忙在养,这两天好像是生病了,她叫我去看看。”

罗智汗道:“你什么时候也去养狗了?你不是一向不喜欢毛茸茸的动物吗?景岚么喜欢养狗……”最后的话罗智停滞在喉咙间,水光却像是没有听到,只说:“车来了,那我先走了。”

“哦,好,那你路上小心点儿啊。”罗智看水光上了车,直到车子开出一段距离,他才抬头看了眼天空,轻声骂了句:“妈的,你干脆让她跟你走算了。”

林佳佳家在郊区,出租车开了半个多小时才到,水光付钱的时候有点心疼,起先真应该多走几步路坐公交车的。

这一带算是城乡交界处,居民楼是零零散散的,路边上开着一些小店铺。水光到这边来过四五次,算熟了,她走进林佳佳的院子时就被跑出来的大狗绕得动弹不得了。

“好久不见了。”水光摸它脑袋。

“水光,来了!”佳佳笑着走出来,因为受伤“破相”她这两天都请了假在家休养,当林佳佳看到水光的新发型,惊讶了一声,“你怎么把头发剪短了?”她上下打量着萧水光,“不过,还真的是短发比较适合你,漂亮啊女侠!”

水光无语道:“你也不差啊,额头好点了吗?”

林佳佳按了按头上包着的白纱布说:“疼倒是不疼了,就是有些痒。”

“痒就说明在好了。”

水光之后问起大狗的状况,林佳佳说是估计前两天吃坏肚子了,现在应该算是缓过来了。

两人说着进到客厅里,林佳佳的母亲端出茶和点心,水光连连道谢。林母很朴实,笑笑就进厨房忙活了。

林佳佳见水光逗着大狗,踟蹰着靠过来问:“光儿,我今天叫你来,其实主要是想问你啊,你还记得上次撞我的那车主吗?”

“怎么了?”水光心想,她不会还没死心要索赔吧?

“唉,不是,那什么,我上次不是趴后座吗,然后座位上有东西硌着我腰,我就迷迷糊糊拉出来抓手里了。”林佳佳说着从衣袋里拿出一条白金项链,坠子是精巧的十字架,上面镶嵌着细小的钻石。

“这……”

“我真的不是偷!我那是……真是无意识的就这么一直抓在手里了,我后来也是想了好久才想起这链子是怎么在我身上的。”林佳佳把项链摆在桌面上,“水光,你说……唉,这怎么办哪?”

水光也觉得事出突然,她微微沉吟,当时无意间是有看了一眼他的车牌,她稍微一想,隐约也记了起来,“车牌好像是……我去查一下吧,应该能查到车主。”她见林佳佳眼珠乱飘,“要不我去还吧?”

“真的吗?那太好了!”佳佳汗颜,“我是真怕对方会把我当成小偷给灭了。”

“那你就不怕我被灭了?”

林佳佳大笑,“你啊,不会被人灭的,也不会有人灭得了你。”

水光摇头,怎么形容得她跟野兽似的?而原来在别人眼里她是何等的打不死吗?

章峥岚熬到下班,关了电脑,他拿起外套挎在臂弯里,走到外面时对着小何说:“小何,我顺路,送你回家吧?”

几名精英男面面相觑,心里立马一阵嘀咕。“靠,老大想追小何?”“太明显了!”“小何MM不是已经名花有主?老大要当小三吗?无耻啊无耻!”“老大……追小何?怎么有点不和谐的感觉呢?”

章峥岚自然不会去管别人心里怎么想,就算是有人有胆说出来,他照样也是无视之。

小何的心路倒是比较浅显:姑娘我工作认真严谨,人品又好,老板给点员工福利很正常啊,再说之前也顺路过一次,熟门熟路了都,小何拎起包,向同事们说拜拜之后,随老板走人了。

留下-身后一片精英男们摇头叹息,“世风日下啊世风日下。”

有人说:“头儿跟小何MM……完全不配啊。”

一工程师也这么觉得,“我觉得,今天来的那女孩子,就是今天来签约宣传咱儿子《天下》的那女的跟老大倒是挺般配的,站一起那感觉特和谐有没有?”

有人笑道:“那更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两人吧?”

在一群八卦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的时候,章老大正朝着他的“是”开去。

章峥岚心里其实是挺没谱的,恋爱也不是没谈过,可他不得不承认,这一次有点棘手,计较了半天却只是想,见到人再说吧!可见到了怎么办呢?他不知道。

他觉得现在自己的状态就是见到了紧张,见不到想着,伤神得要死。

他索性开了音乐听,旁边小何道:“哇,老板,你也喜欢听海莉·韦斯特娜的歌啊,我还以为只有女孩子才会爱听这么柔的声线。”

章峥岚“嗯”了一声,“刚听,不错。”

小何难得找到同好,忍不住兴致盎然地跟老大聊起了音乐,章峥岚虽然心有所思,却依然能做到应付自如。

车子开到目的地,小何意犹未尽,下车后还不忘说:“老大,咱们下次再聊吧。”

“行啊。”

小何走后,章峥岚靠到椅背上。

这小区的门外,他已经不下五次停靠在这一棵梧桐树下,等同一个人。

他来的时候马不停蹄,到了却又举足不前了,早上那次毫无预计的短暂相遇,虽然是措手不及,却是欣喜的,可自己来找她,似乎没有一次是善终的。

几次前车之鉴多少让章峥岚有些彷徨,她要是又不理不睬呢?这是极有可能的,或者,直接让他走人,这也是有可能的,章峥岚发现原来自己已经对她这么了解了,而这种了解让他很泄气,要不……干脆一上去就抱-住她对她表白?章峥岚摇头,这种成功的概率估计是负值,要不还是慢慢来吧?可慢慢来,估计十年后都没什么进展。

章峥岚想了很多对策,可最后都被他一一否决了,他拇指摩挲着方向盘,心说,想那么多也无济于事,既然明白自己的心意,那么对她好不就完了。

水光中午从林佳佳那里回来后,一直在家忙下周开始新工作要准备的东西。罗智打电话说他晚饭在外面吃了,晚上还要开夜工,让她自己吃饭。水光想自己一个人做饭做菜太麻烦了,索性下楼来买挂面煮。

要买面的小店就在小区大门口的边上,而她一走进去就与里面刚买了一包烟正要出来的人迎面撞见,两人都是一愣。

水光心中叹息一声,这样的巧合……也未免太多。

而对方的表情是平淡的,至少表面上看是如此,但在无人能看见的侧影里,那高俊的男人稍稍捏紧-了手中的烟盒。

水光自然不会注意到这些,这时那小店老板也正好叫了一声水光,“小姑娘要买点什么?”

“给我一筒挂面,谢谢。”

“好。”那老板笑道,“好久没见你来买东西了。”

水光轻声“嗯”了一声,以前她一个人住的时候经常来这边光顾,方便,而且这店里油盐酱醋什么的基本都能买到,后来罗智来了,就经常被催着去超市采购,牛-奶-水果每天都要备着,可也没见他多吃,反倒是她吃得比较多,因为怕过期。

水光要付钱时,身后边有人先递了钱给老板。

“啊……不用。”水光慢一拍地拒绝。

“没事。”他从喉咙里含糊了一句,把钱放在玻璃台上,那老板犹豫道:“这位先生是要替她付钱是吧?”

“对,不用找了。”

“你……唉,不用的……”水光皱眉,不知怎么应付这种事,她要伸手去自己付钱,却被章峥岚抓住了手,“没关系的。”他故作自若地说,“只是顺便。”

虽然突兀,但这也确实是一件小事情,水光不动声色地抽出手,心说,他要付便让他付吧。她拿了面,朝老板勉强笑了笑,往店外走去。

章峥岚低了低头,最终追了出去。

天还没有黑,夕阳拉长了两人的影子。

水光在走进小区大门的时候,被人拉住了手腕,因为突然,她被吓了一跳,转身看到是谁时,她下意识就皱了眉。

“你……”

章峥岚咬了下唇,说:“我还没吃饭。”

“嗯?”水光这声回应完全是反射性的。

章峥岚也暗骂自己简直不知所谓,什么还没吃饭?可他再次开口时,他又说:“这面也算我一份的,不介意一起吃吧?”

水光难以置信地望着他。

章峥岚被看得不好意思,可他却发现自己的心情居然比之前放松了。

她的表情看起来很惊讶,这样很好,章峥岚心想,只要不是视而不见,什么都好。

他接了她手上装在红色尼龙袋里的挂面,“走吧。”

水光站着没有动,这不光是莫名其妙,简直是……水光是气恼的,可那人已经走在前面,甚至还回头催促她。

水光不了解他,所以不知道他走的每一步都带着几分紧张。

但章峥岚想,她总会跟上来的,毕竟那里是她的家,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很狡猾,很不君子,但如果这样有用,那做小人又何妨。

水光在离他几米远的后方走着,虽然是不情不愿,但路只有一条,也没有办法。到她住处楼下时,前面的人停下了等她,水光在离他两米远的地方驻步,她慢慢开口,声音有着无奈,“你到底想怎么样?”

章峥岚安静了一会儿,讪讪道:“我真的饿了。”

水光哭笑不得,“外面可以吃饭的地方很多,而我想你应该也是不缺钱的。如果那面你要,你也拿走吧。”

章峥岚遇到过很多难弄的客户,可都没有像现在这样让他无从施力,她三言两语就把所有可以走的路都堵死了。

“我饿了,只是想吃顿饭,没别的意思。”

这话说出来章峥岚自己都觉得毫无条理毫无可信度,吃饭?她说了外面多的是地方让他吃饭,没别的意思?呵,那么明显的意图大概连瞎子都看得出来!

水光漠然,“你走吧。”

章峥岚苦笑,难受得要死,你走吧,简直像是她对他的口头禅,可他偏不走,不想走。

有人经过他们,都会有意无意望过去一眼,俊男美\_女,面无表情,多半是吵架了吧?

水光不想被人观看研究,她现在只想回自己的住处,她从他身边绕过去时,他咬牙说了一句:“我喜欢你……不管你信不信。”水光愣愣地转身看他。

章峥岚站在那里,表情是认真而别扭的,他抓着手里的尼龙袋子,“我原本没想说,这种话……你估计你也不喜欢听,可我说了,因为我不希望你明明知道却假装不知道。”他说着转身正对着她,一只手也抓住了她的衣袖,“反正我不走。”

水光觉得不可思议,这人……也未免太不可理喻了,明明他看起来那么正经严肃,就像上午的那时候。他们的拉扯又引来路人的注视,水光想把他手拉开,“你先放手。”

“那你煮面给我吃。”

水光无语不已,“你……”开了口,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如果一个人打定主意要死缠烂打,她除了把他打晕之外别无他法,所以当章峥岚被一股巧劲摔倒在地时,他简直不能相信,他张大嘴巴望着天空,随即哈哈大笑!

而水光已经朝楼里走去,章峥岚坐起身,扭头朝萧水光的背影喊去:“水光,你是不是女-人啊。”这语气如果仔细品味,竟是含着温柔和宠溺的。

水光的脚步略一停顿,走上楼。

章峥岚刚才被摔时没有感觉到痛,现在倒有些疼起来了,尤其是腰股,他站起身揉了一下,心说,还真是下得去手。他弯身捡起地上没散出袋子的挂面,走到一旁的小花坛边坐下,懒洋洋地点了一支烟。

天已经有点暗了,他抬头看到那楼里的一层亮了灯,他想着想着又想笑了,单手搓了搓脸,偏头看到旁边的那尼龙袋子,不知道她今天会不会就这么不吃晚饭了?

水光被这一出意外闹得有些情绪波动,她进屋后就坐在沙发上想起了心事,想着那人,心里多少有些别扭,他跟她发生过关系,作为女-人,再冷淡再想竭力装鸵鸟也无法真正忘记这种事。

水光不傻,那人的态度已经很明显,可是喜欢……有人真的能因为性或者只是通过几面之缘就喜欢上一个人?

门铃响起时,水光的第一反应便是他,不由皱了皱眉,铃声停了一会儿,又再度响起,水光起身走到门边,从猫眼里往外望,却是完全不认识的人,她犹豫着打开门问道:“有事吗?”

“送外卖。”那小伙子把手上的一袋东西递上来,是打包好的三菜一汤,水光没有接,“我没有订外卖。”

“有人订的,钱已经付过了,小姐您拿一下吧,我还要去送别的单子呢。”

水光不得不接过对方塞-过来的袋子,她看着那小伙子匆匆跑下楼,站了一会儿,她进屋后把那袋子放在了餐桌上,忍不住摇了摇头。

“章峥岚,你到底想怎么样?”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