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17章 第一次约会

第17章 第一次约会

昨晚大致没怎么睡,所以章峥岚让小何泡了咖啡进来。

“章总,迟到地跟您说声‘happy birthday’,我才来不到一年不了解行情,罪过罪过,不过据说大国他们昨晚上也没约到您老人家啊。”何秘书因为被夸了漂亮,所以说话有点阿谀,再见老板那翻文件也明显带笑的神情,不由造次问道,“铁定跟情人出去活动了吧那种特殊日子?”

章峥岚抬起头,何兰直起身说:“老板,您的咖啡。”

章峥岚笑笑,然后问:“怎么,对我私生活那么感兴趣?”

“没,没。”何姑娘心里想的是,全公司上下关于您的八卦谁不感兴趣?你看啊,资产足够多,人足够酷,又出手大方,雅痞又不乏绅士,这种人物,只要他愿意,生活不要太精彩,可问题就是他们老大的生活太过意兴阑珊了,所以难得有风吹草动,哪怕是捕风捉影的,也会被拿上来流言蜚语一番,没办法,IT工作者都太无聊了。

所以这也造成了一个现象,就是老板的八卦很多,但真相很少。

上次负责游戏包装宣传那块儿的老陈还流言过老板与他们签了合约的那女的有关系呢,不过这项猜测马上被人否定了,说是:“老大虽然很风流,但也不至于残忍到对才见过两次面的人就下手吧?”

女-人的灵敏度不一般,就何兰自己的感觉是老板在谈恋爱,不过对象应该不是那位江小姐,至于究竟是谁,那就不得而知了,但可以确定的是对方很“厉害”,老板最近的特殊表现她可是亲眼所见。

当然这些都是猜测,真相一直没浮出-水面。

反正时间还早,何MM刚想再跟老板侃两句套套口风,桌上那手机响起,章峥岚一看,脸色顿时一变,确切地说是惊喜,“喂?”

萧水光刚在公交车上接到拍游戏宣传片的厉总电话,对方问她能否晚上过去拍接下去的那部分,因为这周末摄影师都要外出,然后章总的这片子应该是比较急用的,怕是拖不起,最后对方还很突兀地说了一句:“要不萧小姐你问问章老板看,如果不赶的话那就缓到下周末?毕竟晚上让你抽时间过来我也不大好意思。”

厉总从开说到挂断,水光都接不上话,只中间提了声“你可以自己问他的”,结果厉总说:“章总是我们的大客户,得罪不起啊。”在意味深长的余音里,厉总又道:“不好意思萧小姐,我这边又有电话进来,那就先这样了。”

萧水光无语,下公交的时候,她不得不拨了那人的号码。

熟悉的男音通过电波传进耳膜,水光有点不知如何讲。

“你现在忙吗?”

这边章峥岚已经走到了窗边,一心一意打电话,“不忙,有事?什么事?你说。”那口气是恨不能掏心掏肺,赴汤蹈火了。

“你游戏的那宣传片子急吗?能不能延迟到下周末拍?”

“宣传照片?不急,老厉那边找你谈事了?”

“嗯。”说完她停了一会儿,“其他没事了,我挂了。”

章峥岚下意识叫住她,“哎等等!你早饭吃了吗?到公司了没有?”

“吃了……刚到门口。”

章峥岚笑着说:“那就好,我中午过去找你。”

何兰在一旁看得是一愣一愣的,章老板何时用这种语气这种姿态跟人说过话,说的还是这种鸡毛蒜皮的肉麻话!

等章老板收了线,突然注意到了办公室里还有人,对微微张大着嘴的秘书说:“小何,还有事?”

此时的章峥岚神采焕然,喜形于色,英俊沉毅的脸上多了一种特别的光彩,让小何看得都有些失神了,忙说:“啊,没事了,那老板我先出去了!”

后来何兰一直感慨:“幸亏我有男友了,否则说不定就变节了,阿弥陀佛!”

章峥岚当天中午过去,路上给水光打去电话,没人接,郁闷地在那嘀咕:“如果你敢放我鸽子,我以后就天天一早蹲你那公司门口,不对,应该是一早就蹲你家门口……”说着自己就笑叹了,“唉,想想而已,不敢呐。”

章峥岚到的时候才十一点,他先前从公司早退出来时,引得底下一帮员工哀号:“老大越来越不敬业了。”他甩了几张票子出去,“午餐,多退少补。”在一片欢送中,章老大向后摆了摆手,洒脱走人,只隐隐听到了身后一句:“老大儿子满月了吧?”

章峥岚将再一次无人接听的手机扔在了副驾驶位子上,他摇下车窗,微伸出头去望了望那办公大楼的某一层,看到那里白炽灯仍然亮着。

这时大门口的那保安走了过来,这辆名牌车很好认,再加之车主让他也有印象,主要是这人上次走时指着云腾公司的那位新职员对他说了句:“那是我女朋友。”

“又来等你女朋友了?”所以保安一上来就这么说了一句,有半开玩笑的成分。

章峥岚笑笑,从身上掏出一包香烟,递过去一支,“是啊。”

保安接过那支中华,脸上也不怎么严肃了,“他们那公司是十一点半吃中饭。”

“我知道。”

保安从军绿大衣的兜里掏出打火机点上烟后,跟章峥岚聊了起来,章峥岚是光等着也心焦,就陪着聊下打发时间,顺便摸摸底,好比那公司男员工多不多之类的,后来不知怎么聊到了股票上,章峥岚股票只随便玩玩,统共也就投了一两万进去,但很精通,他做事向来是要研究透彻了才会去沾,即使只是玩票性质。

那保安倒是痴热分子,但没技术,大概运气也不好,买的股从来是亏多升少,章峥岚是高手,从中指点一二,对方连连点头,受益匪浅,到最后连传达室里坐镇监控录像的另外两名保安也出来凑热闹,跟章老大取经验讨门路了。

所以当水光跟同事下楼来时,就看到那辆眼熟的车子旁边闹哄哄围着几个人,而坐车上的那人手肘闲适地靠在车窗口,与外面的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

水光身边的一个女同事脱口而出,“卡宴哪。”而另一名男领导竟还认出了车主。

“章总?”男领导跨步上前,章峥岚一侧头看到那一行人,几乎是第一眼就扫到了最左边的萧水光,旁边的几名保安已自觉散去,章峥岚开车门下车,朝叫他的人看去一眼,认出是谁,打了招呼,“杨经理。”

“章总,真是你啊?我还以为我看错了。”

水光学的专业跟章峥岚是一样的,她现在这公司主要是给企业做邮箱、网站建设这类,说到底就是IT行业,而同行里的人多多少少都是认识的。更何况还是名声显赫的章总。

那杨经理跟章峥岚寒暄了两句,终于忍不住问他怎么大驾光临了。

章峥岚眼睛转向萧水光,水光没什么表情,他朝她微微一笑,回头就对那杨经理说:“等我朋友。”

杨经理也是精明人,眼珠子左右一转就看出了端倪,主要也是章峥岚那神情明白,他心说这刚来的小萧竟是章老板的朋友,那她还到他们这小公司来打工?

而此时萧水光心里也并没有如表面上那般平静,一是担心那人在大庭广众也不知分寸,二是单纯地见到他心里有些波动。

水光还没想好要怎么应对这局面,章峥岚已经朝她走了过来,他嘴角带笑,语气柔和地同她说了声“嗨”。

然后水光听到那杨经理说了句:“那章总我们先过去了。”她身边的同事也都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后陆续走人。

等人走得差不多,水光看向面前神清气爽的男人,终于开口,“你哪里都有认识的人么?”

章峥岚抓起她的手,将她两只微凉的手合在自己的双手间,吹了口暖气说:“抱歉萧小姐,你找了个比较出名的男朋友,物品既出,概不退换。”

水光困窘,嘴上已自然回道:“不满意总可以退吧?”

章峥岚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大笑着抱-住了她,“不能退,萧水光,你要是退了我肯定每天哭给你看!”

萧水光无语片刻,“走吧,我饿了。”

萧水光每次的“我饿了”总是能让章峥岚从心底最深处升起暖意来,他不禁想,爱上一个人真是不可思议,简单的一句话就能牵动他神经末梢,轻易沉沦。

后来到餐馆后,章峥岚停稳车就忍不住倾身靠过来,水光愣怔了一下,她刚偏开头,对方已经将唇贴到她耳边轻声诱惑,“水光,我想吻你。”

水光一声不吭,背有些僵,手抵在他胸前,“你别闹了。”

章峥岚低声笑出来,气息-撩-动她耳际的发丝,“我爱听你说‘你别闹’,我爱听你说‘我饿了’,萧水光,你说我怎么能那么爱你呢?”

狭小的车厢里,暧昧迷离的气氛,水光只觉得不知所措,“你乱说什么?”

“我说,我爱你,萧水光。”他说完那句就对着那红润的双唇吻了下去。

他随着自己的心,自己的渴望去侵入那片天地。

而未经历过情事的萧水光只能被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弄得连连失守。

除--去最后腰身被一记技巧的拐撞而全身无力地倒在爱人身上,可谓尝尽甜头的章峥岚在进到餐厅里后,对着服务员点餐都是笑容灿烂,堪比××形象大使。他问水光要吃什么,水光沉默,她想起那刻的情形就觉得懊恼,那人乱来起来完全是不管不顾!

章峥岚微笑着望着她,等不到回复也不介意,自行点了几样,他点菜是行家,最后将菜单递还给服务员时和悦地说:“麻烦快点,我女友饿了。”

“……”

章峥岚笑道:“还有想吃的吗?可以再点。”

水光不是看不出他放下-身段献殷勤,“……不用了。”

“好,那等会不够再点。”

水光心想,两人五道菜怎么可能会不够?

刚才回头又重新走开的女服务员心中感慨:“她男朋友好听话啊。”

听话的章老大给心上人倒上茶,笑着说:“先喝点茶,润润喉。”

萧水光一时找不出措辞去回应,只好低头喝茶去。她额前的短刘海微微遮住她的眼睛。其实水光的面容很清秀,又有一股纯粹的英气,高山涧水、林下风气都不足以来形容章峥岚眼里的萧水光。章峥岚手指习惯性地抚触着茶杯口,让自己的心绪看起来不那么显而易见。

“水光?”叫出这一声的是林佳佳,她已经快步走到了桌旁,讶异地看了眼水光对座的章峥岚,然后又回头看向萧水光,神情暧昧,“好巧光儿,跟朋友吃饭哪?”

水光也挺意外,站起身说:“你上班了吗?怎么到这来吃饭?”林佳佳的工作单位离这有点远的。

“我约了客户在这边谈事,他们还没到。”之后她又望向章峥岚,“不介绍下吗?水光。”林佳佳笑眯眯地转向好友。

水光还不知道该怎么说,章峥岚的声音倒先响起,彬彬有礼,“是水光的朋友吧,你好,我是章峥岚,水光的男朋友。”他起来落落大方地伸出手,林佳佳一愣,立刻回握过去,脸上竟然还不争气地被对方那友好笑容击得一红,“你好,我叫林佳佳,是水光的大学同学。”

“是吗?”章峥岚笑着,“那挺有缘的,我也是你们那所大学出来的。”

林佳佳这次不止讶异了,简直是目瞪口呆,脑子里闪过什么,冲口而出:“真的吗?!那你就是水光一直在交往的那个同校的神秘男友咯?!”

水光脸色一变,章峥岚也几不可见地皱了下眉,不过下一秒他便莞尔道:“看来她对我的事情很保密。”

林佳佳直笑道:“可不?从来都不愿带出来让我们瞧瞧!原来神秘男友这么帅的,帅哥,得请吃饭啊,我再叫上我们寝室另外那俩女-人,我们宿舍以前都是谁交上了男朋友要请吃饭的,水光这家伙一直拖欠着呢,这回总算被我逮到了。”

章峥岚很慷慨,“吃饭,当然,随时都可以。”

佳佳朝水光眨眼,“你男友比你知趣厚道多了,不过这么帅的男友也原谅你一直藏着不带出来了。”

水光之前有一度一直望着章峥岚,此刻才慢慢说:“那你们要不互相留个联系方式?”

章峥岚一下子仿佛愣住了,随后笑得前俯后仰。林佳佳倒是不明就里了,后来一想水光那话应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只有章峥岚再清楚不过那话里没有一丝醋意,只是她单纯地觉得要吃饭就留个号码吧。

佳佳这厢刚想解释,手上就有电话进来,原来是她的客户过来了,她讲完电话,对水光说:“我要去应酬了。光儿记得请我们吃饭啊,看你这么宝贝你家男友,我们也不会砍得太厉害的,放心。”佳佳用眼角余光又偷瞄了下对面的男人,心里再次感叹,水光这男朋友可真性感。

章峥岚对林佳佳说:“佳佳,那吃饭让水光联系你们,我随时都有空。”

一向大大咧咧的林佳佳被那声“佳佳”惹得红了脸,连声说:“OK, OK!”然后又冲水光补充,“水光宝宝,可别再赖账了噢,先走了,拜拜。”

水光此时也只能点头,“好。”

章老大还冲人家挥了下手说了声“慢走”。

等林佳佳离开后,菜也差不多上齐了,章峥岚给水光舀了一碗高汤递过去,“先喝点汤。”

水光望着他,“你对你以前的女朋友也都这么好吗?”自己也不明白为何开启了这样的话题,也许是想转移心里又冒起来的那份悲伤,也许她是真的想知道他是不是对谁都这样好。

章峥岚低头一笑,“这问题……我现在先保密,等你以后真正想知道了,我再跟你说。无论是什么,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会对你坦诚。”这种语气这种神情,如果深入研磨,便俨然如同誓言,“好了,吃饭吧,别饿着了。饿坏了你,心疼的是我。”

他的话总能让她无从接起,索性不再说什么了。而水光没有发现,这种无言的时候,她的悲伤也淡了。

总体来说,初次约会的这头一顿饭,如果满分是十分,章峥岚给自己打八分。

之后送女友回公司时,他表现得很得体,没不依不饶,只说了声:“上去吧,下班我过来接你。”

而后来几天两人几乎也都是这样的相处模式,中午他去找她,到外面吃饭,他总能找到很好的餐馆,晚上就去她住处吃,水光做饭,他就在旁边打下手。水光被他弄得有些抓不住重点,可又找不到可争议的地方,虽然觉得没必要天天见面,也只能任凭他去。

头两天罗智在家都碰见章老大,之后就乖乖地自动回避不再当电灯泡。

所以这天下班接到萧水光后,章峥岚便提议:“今天你哥应该也不在家,要不我们在外面吃晚饭得了,完了再去看场电影,我票都买好了。”意思是你不去就白白浪费了。

萧水光还在犹豫,章峥岚已经先一步说:“一张票六十块钱哪。”

水光隐忍了下,还是说道:“你不是很有钱吗?”

“你知道,亲爱的,现在娶老婆很费钱的,要有房有车,还要银行里无贷款有存款,说起我的存款,娶老婆应该是够的……”

到这里,水光闭嘴了。

至于那场电影,自然是去了,萧水光觉得每次自己都会输给对方的无赖,然后被他牵着鼻子走。

影片选的是当下刚上映的一部爱情片,当时奉命给章总订票的何兰可是感喟不已,“竟然能拉着连看谍战片都兴致缺缺打瞌睡的老板去看爱情文艺片,不得了,真是不得了。”

殊不知是章老大硬拉着心上人去看爱情片,买爆米花也是他吵着要的,在人潮不断的前台处,水光实在不想惹人注意,就快速买了一份拖着他走人。

章峥岚笑着握紧-了那刻拉住自己的手,“水光……”

“嗯?”水光下意识回头,询问地看他,章峥岚摇头,“没事。”

水光莫名其妙,进到影院里找到位子后,她松手坐下,身后的人嘀咕了句什么她没听清楚,坐下后没两秒章峥岚又靠过来说:“水光,我渴。”

这人事情还真多,从自己包里拿出矿泉水,她是习惯身上放瓶水的。

章峥岚笑着接过那半瓶水,拧开盖子喝了两口,还回去时说了声:“甜的。”

影院里灯光已经调暗,所以萧水光脸上因他那声暧昧的“甜的”而升起的尴尬躁意并没有让对方看到,水光暗暗咬牙,再理他她就不是人!

他们看的那部电影叫《约定》,讲的是一对恋人在年少时海誓山盟,却在成年后因为学业和一些零零散散的原因阴差阳错地一直分开,中间两人在一家咖啡馆相遇,短暂的甜蜜时光,到头来却是男主角为事业而与女主角分了手,最终娶了富家小姐,也顺利当上了那家企业的接班人。

再后来,女主角住了院,那是她从小就有的病,遗传自她母亲,而她的母亲未活过三十五岁,她从小就知道自己的病,永远过不了正常人的生活,自然,也包括拥有爱情。

所以她告诉自己,他不要她,很正常,没什么好伤心的,不要哭,不必哭。

她在医院里把所有积蓄拿出来时,医生告诉她已经有人垫付了她全部的治疗费用,她问是谁,因为年迈的父亲并没有多少钱,而且她也没让父亲知道自己已经严重到需要住院。医生说对方是匿名的,所以不得而知。

女主角最后在医院里的那段时间,一直在回忆年少的时光,画面一幅幅地回放。

他说会保护她,说会陪着她走,甚至说要赚钱来治好她的病……到头来原来那些承诺都不过是年少时的谎言。

而那时候,男主角正对那富家小姐一字一句地说着:“我不会去看她……我只要很多的钱,足够多的钱。”

水光看到这里只觉得好笑,自以为是的伟大,真自私是不是?她望着前面的银幕,不知何时好笑得--湿----了眼眶,她就这么静静看着那场戏演下去。

章峥岚起先就只知道这是部爱情片,不清楚里面的剧情,他在昏暗的光线里看着她落泪,如果知道这会让她哭,他想他不会带她来看这部电影,至少不是现在。

沉默了一会儿,他倾身-下来,小心地尽量不去挡住她看着前方的视线,吻了吻她的唇,水光神思不在,所以并没有被那似有若无的亲-吻所惊动。

章峥岚用舌尖-舔-去她唇上的--湿--意,一点一点地加深吻,水光微微颤-抖了下,但她的思绪还是蒙蒙胧胧,不甚明朗,他的舌-头已乘势探入她微张的唇内,水光“唔”了声,不由自主地颦眉,神思清明时,那声要叫出的声响就被闷进了口中,章峥岚拥紧-了她一些,水光无从推搡,恼-羞-地就去咬他的舌,章峥岚吃了痛,只是闷闷笑了下,退出来又重新吻上去……

他之前只是想逗逗她,现在逗回来了,可又发现这种事情不能轻易去做,太容易上瘾。

直到水光终于把身前的人气急败坏地推开,而之前放在她腿上的那盒爆米花也都已洒落在地,“你够了。”就算再气恼,水光的声音也不会很大,但听得出里面有些火气。

他们坐在靠边偏后的位子,旁边一圈没多少人,再加上环境又暗,所以这边的暗涌并没有让人注意到。

“好像不怎么够。”章峥岚脸上带着笑,再次无赖地欺近,手扣上她的后脑勺,唇已经严严实实覆盖上来。这次的吻比之前面要激烈得多,水光要推拒,双手又被他用单手牢牢抓住,单比力气她连他一半都不到,水光无计可施,恨死了,却也只能被他予求予取,气息交融,轻喘交缠,之前的悲伤情绪已经消失殆尽,太过亲密的相濡以沫弄得她心慌意乱!

好一会儿之后章峥岚退开一些,勾着嘴角将头靠在她肩胛处,像是克制什么,低哑地说了句:“糟了。”

萧水光格开他,用力抹了下嘴唇,在跳动的光线中瞪视着他。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眼中仿若沾了水,唇更是被吻得红艳,章峥岚有一种溃不成军的无力感,身\_体这么轻易就有反应了,自己都觉得孬。

空气中飘浮着不安定的因子,水光闭了一会儿眼睛就要站起身,章峥岚抓住她,语气可怜,“别走,再等会。”

水光被他拽着想起都起不来,他过热的呼吸甚至近得就在耳旁,她恼红着脸,“你先放开。”

“不放,我这回亲了你两次,放了你肯定就走了。”他老大倒很有自知之明。

水光几乎要被气笑了,“你怎么能那么……”

“说话口无遮拦,行为不知检点是吧?”章峥岚很配合地自我批判,然后试探性地松开了手,“不走了?”

水光不答,缩回手抓住自己的包,但也没走。

章峥岚当即神情放轻松不少,但马上就愁肠百结了,他想,男人的欲望真是不看场合,不过看人倒完全对了,以前是从未有过这种经历,现在对着萧水光简直是随时随地发情,章峥岚心想忍忍应该就过去了。

而萧水光的心思也早不在电影上了,她又沉浸在一种彷徨的状态里,水光是很简单的人,她想做的事情就会去做,不想做的就不去做,包括喜欢人也是。可对章峥岚她是拐了好几道弯的,她的出发点不光明,每次面对他时的心情也很矛盾,她想接受他,试着接受他,可她脑海里总有一道身影挥之不去。

“章峥岚……”

章峥岚起初以为是自己幻听了,侧头看到她正看着他呢,虽然心里杂七杂八的欲念已经压下,可毕竟有点做贼心虚,掩饰性地咳了一声才说:“怎么了?”

“你会爱我多久?”水光这句话说得很轻,好像风一吹就能被吹散。

章峥岚一时没反应过来,等他回神后,做了记深呼吸说:“当我的爱成为你的幸福,到我们老去。”

那一刻银幕上刚放到女主角病逝,男主角在病床前落泪,背景音乐渲染着那份忧伤和绝望。

“一辈子吗?”水光的声音里透着丝迷茫,“一辈子有多长?”

“在我心里一辈子就是一生一世一对人,你说呢?”

水光没有说话,章峥岚也并不期望她说什么,他只要她听,她能听进去,能感受到他的想法那就已是很好的开端了,其他来日方长。

章峥岚抬起手用袖角帮她拭了下脸上的泪痕,“你这人年纪比我小,想得却多,又难沟通,还真是我遇到过的最难对付的。”刚说完章峥岚就觉得这话说错了,他想表达的是她总是让他没辙,让他六神无主,可那意思说出来貌似成了自己搞定过很多女-人。

“喂,我是说我这辈子就只喜欢你一个了,萧水光,我说真的,反正我把话放这里了!”前面半句还带点深情款款,后半句就有那么点像撂话了,他的声音有点大,引得坐得相对较近的几个人看了过来。

水光表情没有大波动,她好像在思考,又好像只是走了神思。

章峥岚劲头上来了,就有点打蛇上棍了,“水光,你好歹说点什么吧?我怎么说都乖乖回答了你的问题,又友情,不对,又爱情奉送了两句话,你不想跟我一唱一和,‘嗯’一声也可以啊。”

水光淡淡皱眉说:“你别吵,我在想。”

章峥岚闭嘴了,含笑看向银幕,没一会儿又问:“想好了么?”

好久之后章峥岚听到身边的人说了一句:“回家吧。”

此时的电影已接近尾声,男主角出了车祸,送往医院,生死未卜。

回去的时候章峥岚在想,之前水光说回家,是回她家还是他家?这是个问题。

“要不要去我那喝杯茶?”

水光扭头看了他一眼,然后又回头看窗外。

被秒了的章老大在下一个路口默默转了方向盘,朝她的住处驶去。

水光只是在坐车时不太想说话,习惯使然,小时候爸妈带她出去,或者学校组织去春游秋游,她就是一路看窗外的风景,于景琴经常说她骨子里是有点文艺细胞的,只可惜从小走了条武道,不过倒也没有丝毫违和感,反倒更多了吸引人的味道。

在到目的地时,刚才一直望着窗外的水光回过头来,说:“我能问你个事吗?”

章峥岚一愣,“你说。”

“大学,你为什么要学计算机专业?”

章峥岚眨了眨眼,“怎么,突然对我的事感兴趣了?”然后言无不尽道,“这专业挺有挑战性的,你知道我们那时候,高中,九几年的时候,对IT那概念都还很生疏,我刚接触就觉得挺有意思的,算得上是当时最让我感兴趣的一件事,所以……”

水光看着他,得出一个结论,“你这人做事全凭一时兴起。”

“哎不能这么说啊萧水光小同志。”章峥岚笑着伸手-撩-了-撩-她的短刘海,“我每件事都是做到最圆满了,已经没后路可走了才收手的,从来不会半途而废。”

水光推开他的手,叹了声,“你就不能正经说话?”

章峥岚微笑了一下,“没办法,对着你我总想碰碰你。”这话里有话,意味深长着呢,水光抿了抿嘴说:“我上去了。”

章峥岚抓住她,“喂,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但这次未能得逞,水光轻松地反手挣开了,章峥岚倒没有惊讶,他笑着“喂”了声,“好歹给我这车夫男友一个告别吻吧?”

“你不是已经吻过了?”已经下车的人并没有回头。

章峥岚单手撑着副驾驶座的窗框子,望着那道姣好背影,笑容越来越大,最后情不自禁喊了一句:“萧水光,明天见,等你明天的吻啊!”引得经过的人无不侧目。

水光脚下步子一顿,脸上有些红,恼的,暗暗咬牙,“我真是傻。”

水光回到住处,罗智已经回来了,一看到她就问:“怎么-脸-红红的?”水光一声不吭进了房间碰上了门,罗智抓后脑勺,“哇靠,这脾气……好几年没起过了吧?”

水光小时候被夸文静有之,知书达理有之,但老实说小脾气也不少的,所以那时候景岚就常说,不发脾气的时候光儿最乖,发脾气了这丫头就是最难安抚的。

水光一进房间就趴床-上了,闷了一会儿,手在移动时不小心碰到了枕头下方的一张纸,脸上的温度渐渐退了下去。

“于景岚……”

“……他在说那些话的时候我好像真的忘了你。”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