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21章 谁是谁的秘密

第21章 谁是谁的秘密

自从章峥岚跟萧水光交往后,完全成了居家型男人,应酬是能推则推,一下班就找女朋友约会,跟前跟后,软磨硬泡,杂七杂八的手段层出不穷,水光有时候被他折腾烦了就说:“你能不能像个男人一点?”水光的意思是正儿八经点,结果章峥岚马上就不正经,“我怎么不像男人了?哎,你别含血喷人啊小同志,要不今天晚上我再强有力地给你印证下?”

水光闭嘴了,觉得自己真是没事找事,但对方哪是她闭嘴就能消停的,“印证一下吧,印证一下呗……”

水光说:“你恶不恶心?”

章峥岚眉开眼笑,“男欢女爱怎么能叫恶心?这是顺应天命,合乎人心,再说了,老憋着,容易出问题哪。”

“……”

章峥岚觉得这段时间跟爱人相处得是和谐到不能再和谐,当然这和谐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他老大也想暗含深意的和谐,可人不让,没办法,爱女友胜过自己的章老大只能修身养性,当然他也不是那种整天想那什么的人,就是尝过甜头后总是有那么点念着,痒痒的勾着心儿。

这天晚餐过后,听命送女友回到她住处,在帮她解开安全带时咕哝了句:“听说你哥最近出差去了?”

“……嗯。”

“哦,我住这成不?”

“不成。”

“没油了车子。”

“昨天不是刚加?”

“今天开多了,上午去了趟……郊区看地皮。”

“你要做房地产了?”

“没,就是随便看看,风景不错,以后等咱们老了可以到那边安家养老,我今晚住这里成不?”

“……”

章老大见爱人沉默,马上说:“那就这么说定了,出尔反尔的是小狗!”随即利落地拔了车钥匙先下了车,水光无语,她压根还没说什么,下来时就看到他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只小行李袋出来,更无语了,这是早有准备了?

章峥岚过来把那一小袋东西给她,“拿着,我再去买点东西。”

“什么?”水光顺口一问。

章峥岚“啧”了声,好像还有点不好意思,“反正很快就回来,你先上去吧,乖。”然后就雷厉风行地走了。

水光摇了摇头,而刚转身就看到从楼里出来的一人,对方看到她,脸色当即一沉,嘴里好像骂了句什么,但并没有像前几次那样,见到她就凶神恶煞地大声嚷嚷,骂骂咧咧,对方只是摆着脸色从她边上走过,当他看到她身后停着的那辆车时,水光听到他啐了句:“男人还真多!”

章峥岚跑出去要买的不是那什么儿童不宜的,他是巴不得有孩子了来个先上车后补票,他要买的是能增加浪漫情调的、渲染风花雪月之类的,简言之就是要买蜡烛和花,这谈情说爱氛围也很重要的,不过水光这小区是老住宅区了,外面哪有店卖这种东西?蜡烛有,但却是过年用的红蜡烛,章峥岚后悔自己没考虑周全,自己住处倒是准备得很妥当,万事俱备只欠东风,可人东风不愿意往他那停留,自从“那次”之后,水光连去他那坐坐都不怎么愿意了,某人还有理由呢,说什么他那房子太大了,冷飕飕的,冷这不可以开空调吗?章峥岚想到这里就想笑了,萧水光是真有点怕他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往回走的时候章峥岚不由琢磨着,等会怎么磨得她答应多去他那“坐坐”,要不他搬来跟她住也成,他很好说话的,就是这边还有一兄长在,这点比较在意,干脆让小罗去住他那房子,他来跟爱人二人同居,当然这都是想法,想法可以有很多,但是否会实现是另一回事了。

他现在就在想这前戏,不,这谈情说爱的氛围该怎么营造才会好一些?章峥岚笑叹着抬手摸了摸额头,“这叫如饥似渴吗?”

章老大没买到要的东西,虽有些不满意,但比起跑远一点去买而浪费这难得的时间是更不乐意的。不过回到水光那时,刚按开门就忍不住跟爱人抱怨了一番,“你这小区周边怎么连家正规点的店都没的?”花店也没。

“嗯。”水光敷衍了声他时不时冒出来的那些不着边际的问题,开了门就往回走,章峥岚关上门,一路跟进厨房,“我说,我今晚住这里了。”

“……随你。”水光说,“罗智那间房空着。”他最近都住公司。

“睡别人的房间多不好。”章峥岚站她旁边,拨着手边的茶叶罐子,结果水光直接说,“那你回去吧。”

章峥岚一愣,“你是不是人啊?”

水光的目光一点一点移到章峥岚脸上,章峥岚一笑,“反正我不走。”换言之就是赖定了,他现在是名正言顺了,赖得也理直气壮了,“我毛巾牙刷什么的都自己拿来了,最多就用你点牙膏而已,别这么小气。”

小气的萧水光自己倒了杯开水就出去了,章峥岚独立自主地泡了杯绿茶笑着跟至客厅,坐到爱人旁边就问:“好不好嘛?”

水光开了电视,捧着杯子窝进了沙发里,目不斜视看新闻,也终于松了口,“随便你。”

章峥岚也扭头去看电视,心情愉悦自是不必说:“最近房价在下调呢。”好像新闻里在放的房价下调才是他老大高兴的源头。

“你能不能坐过去一些?”手臂碰手臂的,让她不自在,又不是没其他位子坐,章峥岚收了笑意,严肃道:“你不是怕冷吗?两人坐近点暖和。”

水光叹了声,却也没再说什么,两人靠着看了一会儿电视,后来水光放下了杯子,弯身轻轻抱-住了身边的人,说:“我眯一会儿。”

这等待遇对于章老大来说简直是太意料之外了,不由僵了僵身-子,随后嘴角扬起,“你睡吧,我不动。”

时间缓缓流逝着,电视里的新闻渐渐播至尾声,怀-里的人一直很安静,楼下偶有车辆经过,声音从窗户传入,这一切让章峥岚觉得是那么安逸,很久后他听到她隐约说着什么。

水光说:“我会慢慢爱上你……忘记对他的挂念,我会记得他,但不会再牵挂他……我会开始只对你好……章峥岚,你愿意等我吗……”

章峥岚没有听清,只以为她在梦呓,水光的脸被头发遮去一些,看起来比平时更为消瘦了,他忍不住伸手触及,她没有抗拒,他便-撩-开她的头发搁到耳后,俯身亲了亲她的脸颊。

水光睫毛颤了颤,声音清晰了些,“你不是说不动吗?”

章峥岚闷声笑,吹着她耳畔的发丝,“谁让你这么诱人呢,我看到你就想亲近你,萧水光同志你是不是在我身上下了什么符了?”

水光坐直了身-子,章峥岚笑,“水光,你要我在你面前做君子,风度翩翩、文质彬彬的我做不来,我想你两年了。”

这话里煽情有之,温柔有之,流氓也有之,他是开诚布公地表明自己在她面前就只能做小人了,他多喜欢她,这辈子就只喜欢她了,再肉麻点就是唯一爱上的人就是她,而在心爱之人面前还要装模作样,云淡风轻,他做不来,也不想做。

而水光对此的回应是,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起身去了卧室,章峥岚看着关上的门,笑出来,“还真容易害--羞-啊。”

不敢逼得太紧,章老大打算先去洗澡,回头再接再厉。刚抓起行李袋就听见有人敲门,不免奇怪,这个点会有谁来找她?放下袋子过去开了门,看到外面的人,老实说章峥岚那瞬间心里念头是转了好几转的,总结起来就是妈的这人怎么又来这了?

外面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梁成飞。

梁成飞见到章峥岚,惊讶之后便是皱眉,尔后平淡问:“萧小姐在吗?”

章总的手搭在门框上,微低头盯着眼前的人,身高的优势让他看起来有那么点居高临下,“她在,不过有什么事,你可以跟我说。”

“我来还她点东西。”梁成飞好像也并不介意跟他说,将手里那张折叠起来的信纸递了过去,章峥岚眯了下眼接过,没有当即打开,而是对跟前人说了句,“还有事吗?”那口气显然是在说没事可以走了,见过这人上次对水光的态度,章峥岚就没法好脸色去对待,他徇私护短得很。

“没了。”梁成飞顿了顿,却又说,“章老板,你交往的人是什么样的人你了解吗?她可能只是看中了你的钱或者名字……”

章峥岚冷笑着打断他,“不管她看中了我什么,你都管不着。”

梁成飞愣了几秒,最后竟然还笑了笑,“章老板,你要不信大可以看看你手上的那张信纸。”

章峥岚没有开口,然而眼神已经很冰冷,梁成飞心里也莫名地有些烦躁,本来只是来还回点不属于他的东西,为什么又临时弄出这一出来?而最后章峥岚的回复是将手中的纸捏成团,扔进了门里边的垃圾桶中,说:“我是不信。”

章峥岚当着人的面甩上了门,他回到沙发边,坐了好一会儿,最终抓起包进了浴室,出来时擦着头发去捡起了垃圾桶里的那团纸。

水光不久后出来洗澡,不由多看了眼站在窗户边喝水的人,说了句:“外面温度在零下,你luo着身-子不冷吗?”

章峥岚就穿了一条松垮的棉料长裤,上身赤luo着,半干的刘海搭在额边,倒是十足性感,他回头看到她,便是一笑,“不冷。”然后走过来碰了碰她的脸颊,“水温我调好了,去洗吧。如果要帮忙搓澡,我也很乐意效劳。”

“不用。”水光很明确地拒绝了,进到浴室还听到外面人喊了一句,“萧水光,那我等你出来为你效劳!”

“……”

那天水光洗完澡回房间,果然那人已霸占了她的床,看到她回来就拍了拍身边的位子,“过来。”见她不动,坐起身举了一下手说,“我发誓,文明睡觉,不给组织惹麻烦。”

水光还没说什么,他长腿一跨,一下子下了床,拉她躺到了床-上,水光吓了一跳,“你干吗?”

“睡觉啊。”低沉的嗓音埋入她的颈间,“真香。”

“章峥岚……你别闹了。”

“不闹。”章老大拉过被子替两人盖好,“真的只是睡觉,乖,我就抱着你,不做其他……”

而水光的心软又一次印证了某人的无耻是无下限的。

章峥岚这次的无下限倒不是在那不文明的行为上,但那作为也绝对称不上道德,他磨着水光讲她儿时的事情,水光困,说没什么好讲的,可那人实在有韧性,抱着她磨磨蹭蹭的不得休,“说说吧,一点点也可以的……要不我先讲我小时候,然后你再说你小时候?等价交换不吃亏啊你,要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挖我的生平事迹还挖不到……”

“我又不要听。”

“……给点面子,萧小姐。”

萧小姐有些头疼,“你还要不要睡觉了?”

“睡,你讲点你小时候的事我就睡了。”

“你那么大的人还要听睡前故事?”

章峥岚笑,“是啊。”

水光磨不过他,又着实想睡,最后说:“我小时候……很单调的,除了每天上下学,就是去老师那学武术,后来,要考市里的重点高中,那半年就天天熬夜看书,那年没拿到爸爸要的武术奖,甚至连决赛都没有进去,被爸爸骂了好久……”说着水光轻轻一笑,“最后倒是考进了那所高中……”

“然后呢?”耳畔的低柔嗓音示意停顿的她再说下去。

水光想了想道:“然后就是读高中了,一年,一年,再一年……”

“嗯,高中那三年我用了两年读完的。”

水光顿了顿,“你想说你很聪明吗?”

章峥岚低低一笑,“没,等价交换嘛,免得你吃亏,继续,接下去呢?”

“接下去……接下去我来这里上了大学。”

“嗯,然后你在大学里认识了我,毕业后与我交往,从此以后我们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故事结局都是这样的。”

“那是童话故事。”

“你不觉得我很像王子吗?”某人很厚脸皮,水光竟然也不由自主陪着他瞎扯起来,“你像青蛙。”

章峥岚朗笑出来,“那就是青蛙王子了,来,美丽的小姐,请给一个吻来破解那道诅咒,等我变回人形后我们就回城堡结婚。”

“……”

很久的以后水光才意识到他所讲的每一句话都是别有用心的。

而很久的以后水光也都还记得那一句:“从此以后我们过着幸福而快乐的生活”。

萧水光的世界被章峥岚逐步渗透进来后,就像是被重新洗了牌。那天以后每天清早章老大都会来接她去上班,水光头几次都跟他说明了不用来接,后者“嗯嗯”了两声就问她中午想吃什么,转移话题可谓明显,水光多说无益也就随便他去了。然后一天三通电话是少不了的。周末心血来潮了就拉她去自驾游,有时候还会开着他那辆电瓶车载她在他那小区附近“兜风”。最让萧水光无言以对的是晚上的归宿问题,她不想去他那留宿,他就“退而求其次”说:“我住你那也成,虽然挤了点。”章峥岚针对的是水光的大哥,而水光想到的是她那套租房断不能跟他的别墅比,就诚心诚意说:“那你就别屈就挤过来了。”他就又马上回说:“屈就在你之下我很愿意的,我喜欢让你在上位。”隔了两天水光才反应过来这话里有黄色成分。

日子就这样到了一月中下旬,水光被迫接手的那套片子总算是拍完了,起初还说两天就能搞定,结果却是弄了那么长的时间。那天她从那摄影公司出来不由松了口气,之前那化妆师凑上来问她:“萧小姐,你家章老板这次没来接你啊?”毕竟前两次都是从头陪到尾的,温言细语,周到体贴,让他们公司里的不少-女职员艳羡眼红,纷纷发表感慨说自己的男友如果有章老板三分贴心就足矣了。

“他出差去了。”这种自然而然的回复让水光自己也愣了一下。

此时此刻,林佳佳不由伸手到吃饭也发愣的水光面前挥了挥,“水光,发什么呆呢?我说你男友咋还不来?不会真打算只在最后出下场,然后给我们买下单就完了吧?我还奉着其他两位姑娘的命要对你男人深入了解,回头向那俩大忙人报告呢。”

水光无语,正要拿手机看时间,它就响了,正是章峥岚来电,一接通,那边就说:“我马上到了,刚停好车。”

“嗯。”

那边又笑着说:“刚来路上开太快了,差点出意外。”

这回萧水光皱眉了,“怎么那么不小心?”

章总挺无辜,“这不怕你等太久吗?”

林佳佳在对面压着声说:“你男朋友来了?”

水光没答佳佳,只是对着手机说了声“我收线了”。佳佳看到她挂断电话,不由呵呵笑出来,“水光宝宝,你男人刚跟你说啥了?把你紧张得,啧啧,眉头都拧成蝴蝶结了。”

水光认真说:“我怕他不来付钱,我没带多少钱。”

“噗!”林佳佳笑喷。

很快章峥岚出现在了这家港式餐厅,上身一件暗色系的风衣,下面配着一条修身牛仔裤,显得潇洒极了,在人群中一站很是出类拔萃,面朝大门口的佳佳马上就发现了新进来的这帅哥,一看,可不正是水光的男朋友,马上热情招手,“这里!”

章峥岚偏头就看到了某人转过来的脑袋,四目相对,他笑着跨步过去,在她身边的位子落座,朝对面的林佳佳颔首说:“不好意思,今天公司里事情多,来晚了。”

林佳佳忙说:“没事没事,能来就行,呵呵,刚水光还怕你不来付钱呢。”

水光懊悔不已,忘了佳佳的口无遮拦。

章峥岚咳笑一声,转头去看身侧的人,“我带足钱了,想吃什么再点吧。”

“我吃饱了。”

章峥岚说:“是吗?那我还没吃呢。”招来服务员又点了几道菜,等菜的空当落落大方地跟对面的林佳佳交谈,菜一上齐就拿着水光的碗筷吃将起来,水光说:“服务员不是给你添碗筷了?”

章总含着菜“唔”了声,“节省资源。”

佳佳朝水光暧昧眨眼,后来佳佳还常跟水光开玩笑说:“你男人提升了我找男朋友的水准。”

水光是实在看不出某人的水准高在哪里,胡搅蛮缠的水平倒确实挺高的,因为每次都弄得她很没辙,水光现在偶尔会去他那住,这自然归功于某人的胡搅蛮缠水平。

这天跟佳佳吃完饭后水光就是直接被带到了他的住处。

隔天水光早上起来去上班,在书房开了整晚夜工的章峥岚过来抱着她说:“我四十岁之前一定要退休,完了我们一起去周游世界你说好不好?”

水光看着他英俊的脸上冒出来的新胡楂,说:“你去洗澡吧,我去给你煮点粥,吃完就睡觉。”

中午章峥岚去公司开会,众人都看着这步履矫健、神清气爽的男人踏步进入会议室,手上拿着一只最近频繁出镜的保温杯,走到主座位上坐下,然后抬了下手示意会议可以开始。

坐他旁边的小何咂舌,满面春风啊简直是。

GIT开会向来高效率,会议很快到最后一项,老陈去关了灯,“《天下》二月初正式进入宣传阶段,海报成品已经全部出来,大家看看,咳,模特是萧水光小姐。”最后那句往常是不加的,这次之所以会“脱口而出”,实在是因这萧小姐的身份特殊,老板女朋友啊!

众人在看向幻灯片之前,都不由先回头看了眼自家老板,章峥岚面朝着大屏幕,闲适地靠在椅背上,右手的食指一下下敲着桌面,“开始啊。”

“哦好!”老陈翻过了那张标题页,按了自动播放,照片一张张播放下去,室内一片安静,在座的不是没见过美\_女,只不过……真的惊艳了,不知谁说了一句:“美\_女在民间。”

最先起来的是首座的人,去开了灯,说了句:“用第一张和第二张,至于其他的,老陈你等会把U盘给我,散会。”

会议室里的众精英面面相觑,何兰捧着资料起身,“知道什么叫占有欲了吧?”

江裕如对章峥岚已交上女朋友这点虽然早已察觉,甚至确定了,但正式被老同学周建明当面告知时,仍然难免有些许失落,她问周建明对方是什么样的人,后者说看起来比峥岚要小几岁,挺文静的,挺高。

江裕如从来不知道章峥岚喜欢小女生,或者说乖乖女。

周建明安慰裕如天涯何处无芳-草,她也懂,更何况她也还没喜欢章峥岚喜欢到非他不可的地步,她只是……有点怅然若失。

这天事前跟章峥岚通了电话,对方在电话那头笑着跟她说:“我下午在公司,要过来坐坐吗?我泡上好茶等着你江大小姐光临。”

裕如笑了一声,问他:“章总,晚上一起吃饭吧?”

“可以啊,不过,不介意带家属吧?”

“当然。”裕如挂断电话的时候,吐了口气,见见吧,见见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抓住了章峥岚。

水光一下班就被章总接上了车,章峥岚给她拉过安全带系好,侧头亲了下她脸颊说:“吃饭去。”

“你抽烟了?”刚刚靠近时闻到股烟草味,而至于那偷香行径萧水光已经习以为常到麻木了。

章峥岚对她的这类“盘问”很受用,不过被诬陷了得表明清白,“下班前有客户过来,在我办公室里抽烟,被迫沾到的烟味儿,我纯属被坑害。”说得自己纯良得像是从没碰过烟一样。

车子开出后,水光见路不对不免问:“不是回家吃吗?”

“不是,乖乖坐好。今天我要去把你给卖了,完了我好吃顿大餐。”

水光反驳:“我卖你的可能性更大,我的身手比你好。”惹得章老大哈哈大笑。

窗外的景色飞逝而过,不久后到了江裕如指名的餐厅,水光进去时在跟罗智打电话知会行踪,章峥岚揽着她的肩一边听她讲话一边找着人,而江裕如,从那两人相携着进门开始就已经看到了他们,她是故意选了有点隐秘却能一眼望到大门口的位子,那女-人漂亮吗?不可否认,是好看的,简单暗沉的装束却也掩盖不了那股子出落的气质,人淡如菊,裕如想到的是这么一个词。

她看到章峥岚俯身在那女孩耳边说了点什么,女孩偏头看了他一眼,又回去跟电话里的人讲着话,章峥岚笑着摸了摸她短发,抬头时终于发现了江裕如,然后朝她扬了下手,江裕如微笑着站了起来,等着那两人走近,她说:“章总,迟到了啊。”

“Sorry,路上有点堵车。”

水光已经挂断电话,章峥岚给两人作了介绍,江裕如伸手过去跟水光握了一下,意外发现这女孩子的手上薄茧很多,而更意外的是……此刻近距离面对面才让江裕如想起自己是见过这人的,上次去相亲,那警察没聊几句就起身去了另一桌,那会江裕如望着那一边的一男一女,还笑过自己竟有幸狗血地插足了别人的感情戏码。

江裕如坐下才回神,恢复笑颜道:“章总,今天我看可得你请客了,女朋友这么漂亮,情场得意,理所当然地应该破点财吧?”

“自然。”章峥岚大方点头,本身他在场是绝不会让女士埋单的,说他随性,其实骨子里大男子主义很明显。服务员过来,章峥岚让两位美\_女点菜,他上洗手间,去前他弯腰对水光说了句,“你最近两天晚上盗汗,那些寒性食物就别点了。”

章峥岚走后,江裕如对水光开玩笑,“章老板到你这成妻奴了,实在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停顿了一下,裕如问道,“不知道萧小姐还记得我不?上回我相亲,我那相亲对象,就是那位警察先生中途跑去找你了。”

水光经她一说,记起了那次在餐厅里梁成飞来找她帮忙,她拒绝了他,江裕如则正是坐在那边位子上朝她微笑的年轻女-人。

“没想到你是峥岚的女朋友,我还以为你跟那梁警官……”

“我跟梁成飞只是有过几面之缘。”水光说明了一下,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裕如笑道:“看来真是我想错了……给我介绍梁成飞的那朋友讲过一些他的事给我听,说他很专一,就痴情过一个女孩子,后来那女的据说出意外成了植物人一直躺在医院里,所以我那次看到他一上来就去找你,还以为是我朋友在忽悠我呢,人家恋人不就在不远桌吃饭呢嘛。”

水光有点讪讪然,却也想起梁成飞那天跟她说的那句话:“她跟死了又有什么差别。”原来是这样,不知怎么脱口问出,“那人……怎么会成植物人的?”

江裕如想了想,才慢慢道:“车祸,他的故事如果是真的,那是挺伤感和悲哀的。”她见水光在听,就继续说下去,“那位梁警官跟我同龄,那女孩子好像是比他小上两岁,两人算是青梅竹马。梁成飞家境一般吧,那女孩子是富养出来的,看不上刚出社会还一无所成的梁成飞。据说那女孩子进大学后就跟一个高干子弟在交往了。那一年她的恋人有事要提前赶回老家,她送了他去机场,回来路上却听到广播里说那架起飞没多久的飞机意外坠毁了,说起来那是2006年6月份,我记得很清楚,因为这场空难算是当年我们市最大的一起新闻了。而那女孩子听了那广播立刻让出租车司机停车跑了下去,就是这样巧,或者说不幸,女孩子被后面冲上来的车撞出了好几米,之后就成了植物人。”

江裕如说完也是长长叹了一声,而水光全身冰凉,2006年6月,空难,这几个字足以让她胆战心颤。

章峥岚回来就注意到了她的状态不对,但有他人在场他也不便去旁敲侧击,坐下后在桌下拉住了她的手,发现有点凉,就摩挲着让它慢慢热起来,然后问裕如刚聊什么了,江裕如并未察觉水光的变化,但她毕竟也是机灵人,不会去讲聊你以外的男人了,就说:“随便聊聊。”

后面吃饭,章峥岚跟江裕如随意谈着话,水光显得很沉默,裕如偶尔问她一句,她也答得漫不经心。

那天从餐厅出来时江裕如对章峥岚说:“那我那两张blue的演唱会门票就麻烦您老给帮忙搞定了。”然后跟他们道了再会。

上车后,章峥岚终于问身旁的人:“怎么了?吃饭时就一直不怎么吭声。”

水光说:“回去吧,有点累。”

“吃饱了就睡,小心长成猪。”章峥岚笑着,“回我那还是你那?”

那天晚上,两人第三次交颈相缠,有点意外,也仿佛水到渠成。当一波波的热浪涌上来,水光渐渐迷失了方向,犹如跌进了海浪里,她抬起手想要抓住点什么,下一秒她的手被人牢牢握住,十指交缠,她听到有人说:“我在这里。”

这一场性爱淋漓尽致,到最后水光几乎失去了知觉,两条汗淋淋的身-子黏在一起,章峥岚爱极了这种感觉,宛如身心都融化。

而彼此心中存在着的问题又一次被轻巧地隐藏。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