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26章 三生石上的印记

第26章 三生石上的印记

西安的冬天特别的阴冷漫长,大雪初霁,积素凝华,剩下的就是一地的寒冷。

水光在单位里抱着热水袋值班,她是年假头一天就轮到了值班。

早上过来,空荡荡的单位楼里除了传达室里那老大爷就只剩下她了。

开了电脑看了一上午的新闻,中午出去吃饭时,有人在身后叫了她的名字。

水光回身就看见一张眉开眼笑的脸,那人穿着一身大红呢大衣,长发飘飘,看着眼熟,但水光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直到那人皱起了眉说:“怎么?不认识我啦老同桌?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来了耶,太不给面子了!”

“……汤茉莉?”

“叫莉莉就行。”对方上下打量她,“五六年不见,萧水光你还真是没怎么变呢,依旧青春靓丽,就是又见瘦了。”

水光笑了笑,“好久不见了莉莉。”

“是啊,久到你都没认出我来。”汤茉莉的嘴巴还是跟以前一样不饶人。

两人就近选了一家餐厅进去叙了旧,汤茉莉说她之前是来这附近的银行办事的,取车时看到了她,几乎一眼就认了出来。茉莉一点也不生分,滔滔不绝地说了一堆高中同学的消息,最后感慨,“萧水光就你毕业后音信全无,同学聚会打你家里电话都是说你不在家,找你比当年那谁找本·拉登还难!”

水光说:“这两年,比较忙点。”

“我说你哪一年不忙啊,你高中的时候就是每天看书看书看书,好吧,高中大家都要高考忙点也算是情有可原。可大学里人家都吃喝嫖赌去了,你怎么也还是不见踪影?我在班级群里都呼叫你好几回了。”

水光只是听着,脸上一直有笑容,只是很淡,她看着玻璃外面被雪铺满的世界,思绪渐渐飘去了别处。

吃好饭两人互存了手机号,分开时汤茉莉揽着她的肩还说了一句:“萧水光啊萧水光,见到你我就像见到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唯有你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啊。”

那么,又是谁见证了我最美好的青春?

人往往总要等到失去了才会明白有些东西珍贵。

回不去的总是最可贵的。

水光放假在家的时候,景琴带着宝宝来串门,这天父母和罗智一家人都出去置办年货了,而水光则留在家里看家。景琴进门时见她在洗头发,不由说:“早上洗头,容易得偏头疼的。”

水光道:“没事。习惯早上洗了。”

于景琴靠在浴室门抱着孩子一边摇着一边跟水光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等水光吹干了头发,景琴把趴在她身上快要睡着的孩子给水光抱着,去拿了镜子张着嘴看嘴巴,“昨天还好好的……好像真是长口疮了,光儿,你家里有西瓜霜吗?”

水光想了下说没有。景琴无奈,“我去外面药店里买点吧,拖下去要越来越严重了,回头吃东西都要痛死了。”

景琴出去的时候,孩子已经在打盹了,半岁大的孩子最是嗜睡。

水光将他抱到里屋去睡,她坐在旁边轻轻哼着曲子。

于景琴快走出巷口的时候,看到迎面而来的一个男人,在冬日的稀薄阳光里慢慢走过来,穿着一件深色的厚质风衣,身形修长,他一手插在裤袋,微低着头,有种漫不经心的气质。等收回视线,对方已从她身边经过,景琴走出两米,又回头看了一眼,心说,这么显眼的男人,没在这里见到过。

宝宝很快睡着了,水光听到院子里有声音,心想着景琴应该不会那么快回来,她用手腕上的皮筋随意地将已及肩的头发在后面扎了起来,起身走到门口,原以为是早上叫的送水师傅过来了,却没能想到会是他。

想不到,是因为觉得这辈子不会再与他见面。毕竟,是他说了算了,她离开,她不去见,这一生两人便应该见不到了。

水光看着走上来的人,院子里的阳光照不到的地方还有些雪融化的--湿--印子,冷冰冰地印在那里,他走到离她还剩一米的地方停下,然后说:“我……梦到你……出了事。”

半年的时间,水光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她低了低头,电视里总是会播放一对情侣分手后几年再相见的场景,有些会转身走开,有些会矫情地说一声,好久不见。

可这些她都做不来,他说我梦到了你,她觉得有些好笑,可她也笑不出来。最后水光听到自己说了一句:“我很好。”平平实实,却让听的人有一种钻心的疼。

章峥岚站在门槛外,高大的男人身上淡淡地铺着一层阳光,却有种说不出来的孤独味道,他从喉咙里发出干巴巴的声音,“水光,能让我进去坐坐吗?”

萧水光低着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她犹豫了片刻,最后还是侧身让他进了屋子。

他们在一起虽不到一年,但牵绊的东西太多,分开后,即使心中生了太多惆怅,可毕竟没有多少的仇恨,她跟小琴说不恨是实话,太难受,也是实话。可难受是自己的。

章峥岚跟着她进到屋里,一直看着那道背影,她说你坐吧,我去给你泡杯茶。

他依言坐在椅子上,他没想过能真的进来,这里去年过年的时候他来过一次,那时候他们还好好的。分手是他提的,半年后跑到她面前,她平静地去给他泡茶。章峥岚闭了闭眼。

水光泡了一杯红茶,放在了他旁边的桌上,里屋传来孩子的哭声,她说不好意思,便转身去了房内,他呆了呆,过了好几秒才站起身,脑中猛然闪现出点什么,可马上又苦涩地摇头。

章峥岚犹豫了两秒,走到她房门口,这间不大的房间他曾详细参观过,那天跟她说三生有幸,终于如愿见到了爱人从小到大睡觉的地方。

水光看到跟进来的人,没说什么,她将孩子抱起来,轻轻拍着他的背安抚,等宝宝又闭眼睡去,她将他小心地放到床-上,抽了张婴儿纸巾给他擦干净小脸上的口水。

章峥岚站着看着,心里说不出的味道,如果,如果他们能走下去,是不是……现在也会有孩子了。

水光起来的时候看到他还站着,一动不动,她怕交谈声再度将孩子吵醒,走到门边时才轻声道:“去外面吧。”

章峥岚跟出来,水光右手握住左手,之前倒水时,那根无名指又隐隐作痛,差点将茶杯摔碎。两人坐下后,水光沉默着,她有些走神,想,景琴怎么还不回来?

“水光,陪我说点话吧……”

她松了手,偏头看那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她就话少,现在这样还能说些什么?水光想不出来,“你想说什么?”

是啊,说什么?他只是不喜欢这样的无言以对,她这样的态度已经超过他的期望太多,他还想奢望什么?

章峥岚苦笑,觉得自己是多么不要脸才又出现在她面前,喝着她泡的茶,希冀她再多看自己一眼……他抬手抹了抹脸,说了声:“对不起。”

他起身时,水光也起来了,却悄悄拉开了一点彼此的距离。他察觉到了,静默了半刻,他又忍不住想用手去按有些发疼的额头,“对不起……”

“我走了……你,好好的。”

外面巷子里传来小孩子半读半唱的声音,“二十四,扫房子;二十五,炸豆腐;二十六,煮白肉;二十七,杀公鸡;二十八,把面发;二十九,蒸馒头;三十晚上熬一宿;大年初一,扭一扭”……

水光望着那道身影走出院子,她曾经去找过他,曾试图挽回,既然明白心里已有他,在父亲的事终于告一段落后,她就回了那边。在他住处门口,看到他被江裕如从车上扶下来。她看了一会儿,终于还是上去,她对江裕如说“谢谢”,扶过酒醉的人,她皱眉问他怎么样,难受吗?

他含含糊糊地说水光,水光,他说水光,我不爱你了。

景琴回来时,看到水光趴在桌面上,她上去轻声唤道:“水光,睡着了?”

水光过了会才抬起头,只是笑了笑,“没,怎么那么慢?”

说到这景琴就有点郁闷地道:“大过年的药店都关门了,刚来路上都没注意,白跑了两趟地儿,算了,回家再去涂药吧,家里应该还有存货。宝宝睡了?怎么都没声音了。”

“嗯,睡下了。”

水光想起曾经年少时看的一本书,她说:如果情感和岁月也能轻轻撕碎,扔到海中,那么,我愿意从此就在海底沉默。

她不知道自己是否已沉入海底,只是,再也说不出一句话。

后一天的中午,水光陪着父母去了姥姥家吃午饭,舅妈一见她就上来跟她说对象的事,“之前你妈妈还担心你打算待在外头不回来了,现在好了,回家这边来工作了。那年轻人比你长两岁,工作和长相都不错,去见见吧,人好着,舅妈是不会诓你的。”

水光听舅妈说完,才勉强道:“我还不想找对象。”

水光这舅妈是比较直来直去的人,“什么叫还不想找呢?你现在二十四了,过了年可就二十五了,女孩子一旦过了二十五就不走俏了,现在你还能挑人,再两年你到三十了,那就是别人挑你了。听舅妈话,去见见,啊,如果见了不喜欢也没关系,往后舅妈还可以给你介绍别的。你妈妈是不催你,可心里不知道有多着急呢。”

水光知道母亲一直担心着她的“感情”,以前,现在,这么多年来都在为她这女儿忧心,父亲虽什么话都不说,却也是一样的。

终究是违逆不了家人的挂心。

吃过饭她又重新去路口坐了车回市里。之前跟对方通了信息,约了两点定在一家茶馆里见面。水光看时间还早,自己手机也快没电了,就先回了家,到一点半才慢悠悠地出了门。

章峥岚再次过来的时候刚好看到水光走出巷口,他让司机停车,看着她拦了辆车上去。他是要跟她道别的,原本昨天就该走了,待在这里连自己都觉得站不住脚,可还是在酒店里住了一晚,第二天去机场的路上又给自己找了借口,再来看她一眼,然后他就走。章峥岚望着开远的车子,让司机跟了上去,他告诉自己,不管如何,离开时总要说一声再见。

水光到那家茶座的时候两点还没到,她先进去点了茶,等的时候翻看桌上放着的介绍一些新款茶点的单子。两点半的时候那人来了,两人碰头之后,对方跟她解释说:“抱歉,家里来了朋友,聊过头了。”

水光说:“没事。”

对方似乎对她印象不错,之后的聊天中主动地谈了不少话题,水光配合着他,尽量做到不冷场。

他最后说了一句:“萧小姐,我觉得你很好,但我这人比较传统,如果我们俩真要交往的话,我想先知道一下……你是否还是-处-女?”

水光先是一愣,下一刻就有些哭笑不得,她说:“不是。”

对面周正的男人皱了皱眉,后面他的话明显少了不少。水光还跟之前一样,客气地回复着,她的手指汲取着茶杯上的温度,让指尖不至于太凉。

两人在门口道了别,对方说:“萧小姐,那我们再联系吧。”

水光只是笑笑,跟他道了再见,以后应该不会再见,水光是不介意的,就是不知道舅妈以及父母那边该如何交代。

他帮她拦了车,水光上去后说:“谢谢了。”车子离去,男人嘴里低叹一声,“现在怎么就没正经点的女孩子了。”刚回身要去取车,就被迎面过来的一拳打得一踉跄差点摔倒在地,男人怒目看向出手的人,“你好端端干吗打人啊?!”

章峥岚站在那里,面色凛然,男人下意识后退一步,章峥岚冷声说:“滚。”

男人心里一团火,但见对方明显是不好惹的,嘴里骂了一句“神经病”就绕道走了。

章峥岚是恨不得宰了这男的,他宝贝到心坎里的人,怎么容许别人欺负半分,可是,他不正是最伤她的人吗……

章峥岚望着水光坐的那辆车开远,终究不敢再跟随。

大年初一清晨,水光随母亲去香积寺烧香。那天山上人很多,两人在庙里拜完佛后,母亲去偏厅听禅学,水光就站在那棵百年老树下等着,看着人来人往。去年过年的时候她曾带他来过这里,他说他不信佛,但是却跪在了佛祖面前合了手膜拜,她跪在他旁边,学他合了手。他拉她起来的时候问她求了什么,她说求了万事如意,他笑道,你倒是一劳永逸,我今年只求了一件事,你猜猜看是什么?水光没猜,但心中有数,而她的万事里也包括了这一件,求一切旧事都随风而去,求他和她能走到最后……

佛说福是求不来的,是修来的。他们修不来他们的福,是因为叩拜得不够诚心还是因为彼此不够相爱?

好比那一次,在灵隐,求的那一句“无怨无悔”……也许从来跟心无关,只是,他跟她不是注定,向前一步是贪,后退一步是怨,仅此而已。

风穿过树枝,沙沙作响,水光听到母亲在唤她,她如梦初醒,过去与母亲会合。

萧母说还要去买一些香回家,水光把钱包拿出来给她,站在后面等着母亲去香火摊处买好香过来。

有人突然从身后拍了下她的腰,“算命算好了美\_女?”水光侧头就看到一张斯文的脸,对方也是一愣,“对不起,我以为……”

“哥!”旁边跑来的女孩子身高和发型跟水光差不多,气喘吁吁地站定在他们面前,刚要开口就被那斯文男子皱眉批评了,“你不是说要算命吗?跑哪去了?”他说的时候看了眼水光,脸上是明显的歉然。

对于这种失误水光也无从去介意,看母亲买好了,她走开时,听到后面的女孩问:“哥,她是谁啊?”

男人说的话不响,水光也没有去听。

过年的这段时间,水光并不太安逸,亲戚邻里时不时会有人来找她母亲,要介绍对象给她。母亲前几次叫她去,后来也不叫她了,别人来做媒,也都推掉了。她其实并不介意相亲,只是,也从来力不从心。

水光在初五那天,收到了一条梁成飞的短信,他说,她死了。自此以后,再没有他的消息。

谁说过的,这世上没有一样感情不是千疮百孔的。

短的是生命,长的是磨难。

逢年过节时,江裕如其实不怎么喜欢去走亲戚,反倒是朋友间的聚会去得多。

而在那次大学同学的聚会上,很难得遇到了章峥岚。

说难得,是真的有很久没见到他了,有时打他电话都是没人接,偶尔接了没聊两句就说忙。他是真的忙,她年前去他公司找过他一次,外表看不出丝毫破绽,还是衣衫整齐,下巴也剃得很光洁,眉宇间却让人看到了一种说不出的倦累,夜以继日、心神交瘁那种。

裕如上去拍了拍正跟旁人喝酒、玩骰子的章峥岚,“今天真难得,我都快要以为章老板你销声匿迹了。”

章峥岚微抬头,笑了笑,回头摇了下骰子,掀开看点数,二二三五,比对方小,他没说话就喝下了酒杯里的酒。

跟他玩的人哈哈笑,“岚哥,你今儿手气可真心差啊。”

章峥岚不置可否,裕如看了他一眼,坐他边上说:“你喝了多少了?”

“三瓶红酒!”有人替他答了。

江裕如不由皱眉,要去拿他手上的酒杯,被章峥岚避开了,他笑道:“江大才女,别扫兴。”旁边的一圈人也立即起哄。

江裕如鄙夷地“啧”了声,不插手了。后来章峥岚大概是玩腻了,就坐到旁边去玩手机。裕如望过去,不甚明亮的光线下,她就看到了他侧脸上的那颗泪痣,传说有着泪痣的人,是因为前生死的时候,爱人抱着他哭泣时,泪水滴落在脸上从而形成的印记,以作三生之后重逢之用。

三生石上刻下的印记,连转世都抹不掉的痕迹,是吗……

2012年的新年过去了,罗智年初八就去了那边。而水光去上班的头一天,同科室里的人看到她都说她胖了点,说这样好看,之前真的偏瘦了些。跟水光同一批考进来、比她小一岁的那女孩子还半开玩笑说:“水光姐,你是不是过年在家猛吃啊?”

水光说:“大概是吧。”

笑闹过后,那女孩子又过来,手上拿着一本杂志,说:“你看这人帅不帅?像不像那些电影明星?不过他比那些明星还要有味道,看着让人很是心动!水光姐你觉得怎么样?”

水光垂眸看了一眼,笑了下说:“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心不动则人不妄动,不动就不会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便会伤筋动骨。”

对方想了下,随后露出惊讶表情,“这种话听起来好悲伤,感觉好像是那种对什么都死心的人才会说的吧?”

他们办公室的主任开口,“好了,小李,别聊天了,上班了。”

年假上来还未收心的小李意兴索然地“哦”了声,走回自己的办公桌。而这女孩一时兴起拿过来的杂志被遗留在了她的桌上,水光打了一会儿文档,最后将那本杂志拿起来,封面上照片的左边用浓厚的深红笔触写着:GIT掌权人,章峥岚。

水光从单位里出来,抬头看天空灰蒙蒙的,好像要下雨。她去停车场取了车,过完年刚拿到的驾照,车子则是父亲那辆半旧半新的沃尔沃。刚坐上车,有人敲了车窗,按下窗,那人弯着腰朝她说:“嘿。”

水光慢了一拍认出是谁,上次在香积寺错认她的那名男子,意外之余不知道他这举动意欲为何,“有事吗?”

这男人很温和斯文,“没想到你也在这里上班,我是隔壁农行的。”他说话的时候带着恰到好处的浅笑。

他们单位和旁边的农行共用停车场这水光是知道的,她奇怪于他过来找她是什么事情,对方看出她的疑惑,抱歉道:“Sorry,我车子出了点问题……”他指了指后方,“能否麻烦你,送我去一下尚朴路的路口,那边好打车。”他看了下手表补充,“我有点急事。”

这边出去三四百米就是尚朴路,走过去确实需要点时间,而自己本身就是要经过那里的,拒绝的话说不出口。对方见她点了头笑着道了声“谢谢”,然后绕到另一侧上了车。

水光慢慢地倒出车,因为是新手,所以一路过去速度一直没超过60码,而车子没开出多远,天就渐渐黑下来了,随后一道闪电,伴随着雷声的轰鸣,下一刻就有豆大的雨点落下,突如其来的雨惊散了路上的行人,没伞的人都匆匆忙忙地找避雨的场所。副驾驶座上的人也颇头疼的样子,“真是失误,我伞都没带出来。”

车里静了一会儿,水光问:“你是要去哪里?”

对方犹豫着报了地点,“实在是不好意思,如果你有事的话,还是把我放到路口就行了。”

“我路过那里。”水光简单地说了一句。

男人不再客套,毕竟这样的大雨没有伞到路边打车也不现实。他不由又侧头看了眼安静开车的人,最后望向外面的雨幕。

在一家摆满花篮的酒店门口停下车,男人下车前再次跟她说了谢谢,水光微微颔首,等他下了车就发动了车子离开。而与此同时一直站在门口等的人这时迎了上来,“冯副行长,您可总算来了,开张大吉就等您了,来来来,里面请,里面请!”

暖锋过境后,天气就渐渐暖和起来了,三月初的一天,水光接到了一通电话,那边的人笑声传来,“水光,好久没联系了,最近可好?”

因为显示的是座机号码水光一开始不知道是谁,这时听出声音:“阮静?”

阮静说她要结婚了,三月中旬,让她务必参加。离上次两人见面才隔了一年半的时间,水光意外之余衷心祝福她,并没有问跟她结婚的是否是曾经让她伤怀的人,不管是旧人也好新人也罢,听得出现在的阮静是满足的,那就足够了。

阮静再三强调:“钱可以不用包,人一定要来。你可是我最中意的学妹。”

水光笑着应下了。

冯逸跟下属去离银行不远的那家餐厅里用午餐,刚坐下就看到了她跟她的同事坐在隔壁桌,她是侧对着他们的,大概是点的菜还没上来所以两人聊着天。

冯逸让下属点菜,他慢慢喝着茶。

“水光姐你说我们俩是不是有点失败啊?这么大了都还没男朋友。”

“没男朋友不是也蛮好。”

“哪里好哦,回家要自己挤公交,电脑坏了找哥们,哥们还经常见色忘友,周末没人约等等等等!唉,其实都是因为我们的交际面太窄小,不是在单位就是宅在家里,这样哪能找到对象嘛。”

“慢慢来吧,是你的终归是你的。”

“我怕我的他出现时我都已经老了。我现在就在等着人家给我介绍对象了,见得多点机会也大点吧。说起来我有一堂哥还在单身中,挺帅的,工作也不错,我们这电力局的编制人员,要不介绍给你水光姐?”

冯逸看到她摇了摇头,“不用了。”

“为什么?你排斥相亲吗?”

“不是。我只是不想再谈恋爱了。”

“为什么啊?”

“太累了。”她微微垂头,披散到肩的头发些许滑落,她拾取一束,半开玩笑说,“你看,我都有白头发了。”

冯逸望过去,只看到她乌黑的头发里果然隐隐夹着几根白发,很少,如果不是有心去看也不会注意到。少年白发,不是先天性的少白头,那便是太过费心力。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