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我站在桥上看风景 > 第29章 陌上花开

第29章 陌上花开

于景岚睁开眼睛,听到外面有人喊他的名字,不响,但却能轻易将他从梦中叫醒。

起了床,走到窗边,就看到她站在那棵槐树下面朝他招手。她笑得明朗,像最纯净的水晶。他最爱的水晶。

他去浴室洗漱完,换好衣服走到大厅里。她跑上来,就站在门槛外面,手扶着门沿问他:“景岚,罗智说去爬山,你去不?”

“难得的寒假第一天,怎么不多睡会?”昨天夜里开始有点感冒,不然今天也不会睡到这点上,可这女孩,平时去上学总要叫半天,贪睡得很,一到假期反倒不要睡了?

果然她挺郁闷地说:“哪有不想多睡啊,是我爸,一早就叫我起来去跑步,跑一万米。说假期里学习的份少了,锻炼要加量。”

他笑出来,“辛苦你了。”

她没有笑,伸手过来,要探他的额头,他心一跳,微微退后了一步,“怎么了?”

她很认真地看着他,“你感冒了吧于景岚?”

她叫他全名的时候说明有点生气了。他忍不住摸了摸她的短发,说:“不碍事,昨晚吃过药了,等会再吃。”

她“哦”了一声,沉默了会,然后说:“那你不要去爬山了吧,在家好好休息。”

这一年,她高一,他高三。

半年之后,在那棵槐树下,她举杯跟他告白。他习惯了隐忍,克制,考虑周全。感情萌芽得越早,就越容易受挫受折,而他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固然,他也是自私的,他以为他能忍,她也就可以。

那两年看着她渐渐变得沉静,他在心里很多遍问过自己,是否做对了?

也许,他应该扶着她走,而不是站在远处,伸着手,等着她步履坚定了之后再走过来。而他也不用觉得自己是在熬日子。

额头上一阵冰冷,于景岚缓缓睁开眼,一双手挡着眼前,正在仔细地给他贴退烧贴。

“水光……”他轻声喃喃。

手移开,手的主人皱眉看着他,轻声道:“还在做梦啊?”

于景岚有些头痛地微侧头看了一眼,他现在身处的地方并不是自幼熟悉的老家,而是大学宿舍,身边的人也不是萧水光,而是叶梅,“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听说你今天没去上课,就过来看看。”叶梅简洁地回答。

此刻寝室内只有他们两人,景岚沉默了几秒,最后用手按了按额头,有些无力地叹息,“我跟你之间的谣言怕是跳黄河也洗不清了……”

“能够免去那些麻烦,于你我而言都是天大的好事不是吗?”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白富美和高富帅,她和于景岚在入学之后就不乏追求者,无奈两人都早已心有所属,其余的,一概不入眼,偏又纠扰不断,让她很是不耐烦。

“你就不怕他听信谣言误会你?”虽然叶梅说的是事实,于景岚还是提醒了她有得必有失的真理。就如他现在一般。

叶梅摇头,有些苦涩,“梁成飞……我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景岚此刻无心去关心朋友的感情,因为前一刻梦到了她,让他有些……有些不好受。

会梦见高中那年的事,除了自己发烧的缘故之外,应该还有些许的愧疚一直萦绕在心底的缘故。

他一直都记得,那年她在向他告白被拒之后,眼中模糊的雾气。

直到现在,她都还在生气,或者说,尴尬。

她不再站在窗外唤他,不再缠着他,不再直视着他,也不再来单独地跟他说一句话。

他甚至有些怀疑,她会不会不再……喜欢他?

一想到这里,于景岚就有些焦躁。这样患得患失,实在是不像自己,明明知道过早过热烈的恋爱只会让这段感情早夭,但他却是有些后悔了。

是的,他后悔了。

在去年夏天暑假回家偶然遇到来家里找景琴玩的她时,悔意便在心底扎根,而后纠纠葛葛枝枝蔓蔓地缠满了他的心。

那天他刚到家,才放下行李,他就看到她猝不及防地闯了进来。

他知道她是来找景琴的,他也知道自己并没有通知她自己今天会回来,但当他看到她脸上一瞬间的惊慌和不知所措,心刹那间揪得很疼。

他听到她生疏而慌乱地询问他有没有吃饭,仿佛是抗拒着和他的会面般,胡乱说了几句,就匆匆走了。

他静静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那年暑假,她很忙,忙得他见不到她……

暑假最末一天的清早,他站在院子里看着那一扇窗户许久,最后缓缓走到石凳前倾身坐下,拿起她昨天放在那里忘记拿回的书,抽出那一张尚且空白的书签。

他看着墙边的葡萄架,只要等到来年这些蔓藤开满花时……

清晨的露水沾--湿----了他的睫毛,润--湿----了他的头发,他也丝毫不觉。

水光,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于景岚努力忍下了咳嗽,虽然叶梅去打饭了,寝室里没了他人,他还是不习惯表露出自己真实的性情。

今天是她和景琴高考结束的日子。

他闭着眼睛稳定了一下呼吸,高烧让他全身无力,费力地起来,走到桌边要拿手机,而在他的手触到手机的刹那,铃声先突兀地响了起来。

显示的名字让于景岚愣了愣,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发烧过度而产生了幻觉,但那边随即传过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疑惑。

“于景岚啊,我考完了。”

“嗯,我知道。”

“我……可不可以报你的学校?”

于景岚闭了闭眼,暗暗地压抑住因为瞬间的放松而冲到喉间的咳嗽,隐忍了许久之后,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等你。”

本来是想告诉她不用着急,慢慢来,好好看着沿途的风景,他会一直等着她,不必担心,不需害怕。

但到最后,他只能说出那三个字。

于景岚放下手机,脸上透出一抹隐隐的笑,些许自嘲,些许喜悦。

叶梅回来时,就看到于景岚半坐半靠在床沿,“这么快就好了?”

“好多了,”景岚也微微笑了一下,“叶梅,我想回家了。”

因为太突然,所以叶梅有些讶异,“什么时候?”

“后天。”六月十号。

“是为了你的心上人吧?”叶梅轻笑,“真羡慕。”

叶梅是真的羡慕。第一次见到于景岚,她只是觉得他跟梁成飞长得像,后来熟悉后发现性格是完全不同的,她好几次想,如果他能有于景岚一半的……一半的自信,他们的路也不会那么难走了。

跟于景岚的关系,是一点同病相怜,是一种君子之交。她出生干部家庭,他的背景跟她有些相似,也就少了一分虚应和攀附,再加上,他像梁成飞,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便跟他讲了他,“我喜欢的人,我爸妈不喜欢他,不希望我跟他来往。他呢,又自尊心特别强。”但下一刻又忍不住骄傲地说,“他的梦想是当军人当警察,为民除害保家卫国。”

于景岚当时带着笑,轻声说了一句:“我的女孩是要保卫世界和平。”

之后两人常来往,谈的多是心里的另一半。

于景岚回去那天,烧是退了些,但感冒还是没好,于是叶梅坚持送了他去机场。

在上机前,景岚伸手温柔地理了理她的短发,“如果不说出来,又如何能怪人家不知道你的心意呢?”

其实叶梅跟他也挺像的,性格都一样的内敛,目光长远却总是遗忘了眼前,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沉默带给对方多大的不安。

他说这话,是说给她听,也是说给自己听。这次回去,要还她心安,还她这些年的不弃,也还自己一份安然。

飞机终于起飞了,一直归心似箭的思绪也终于沉淀了下来,于景岚单手支颔看向窗外。

云团散开,朝日初生,昏昏沉沉入了梦。等到梦醒时,应该就可以见到她了吧。

有飞鸟从机窗前掠过,阴影覆住了他的脸。

一阵可怕的轰鸣声和爆炸声,飞机左侧的引擎爆炸了。

于景岚睁开眼睛,一朵朵艳丽至极的金红色火花在视野中跳跃,飘摇,吞噬了所有一切。

陌上,花开……

水光……

陌上花随暮雨飞,江山犹似,昔人非。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