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玄怪录续玄怪录 > 居延部落主

居延部落主

周静帝初,居延部落主勃都骨低,凌暴,奢逸好乐,居处甚盛。忽有人数十至门。一人先投刺曰:“省名部落主成多受。”因趋入。骨低问曰:“何故省名部落?”多受曰:“某等数人各殊,名字皆不别造。有姓马者、姓皮者、姓鹿者、姓熊者、姓麞者、姓卫者、姓班者,然皆名受。唯某帅名多受耳。”骨低曰:“君等悉似伶官,有何所解?”多受曰:“晓弄椀珠。性不爱俗,言皆经义。”骨低大喜曰:“目所未睹。”有一优即前曰:“某等肚饥怡怡,皮漫绕身三匝。主人食若不充,开口终当不舍。”骨低甚惊,命加食。一人曰:“某请弄大小相成,终始相生。”于是长人吞短人,肥人吞瘦人,相吞残两人。长者又曰:“请作终始相生耳。”于是吐下一人。吐者又吐一人。递相吐出,人数复足。骨低甚惊。因重赐赉遣之。

明日又至,戏弄如初。连翩半月,骨低颇烦,不能设食。诸伶皆怒曰:“主人当以某等为幻术,请借郎君娘子试之。”于是持骨低儿女弟妹甥侄妻妾等吞之于腹中。腹中皆啼呼请命。骨低惶怖,降阶顿首,哀乞亲属。伶者皆笑曰:“此无伤,不足忧。”即吐出之,亲属完全如初。

骨低深怒,欲伺隙杀之。因令密访之。见至一古宅基而灭。骨低闻而令掘之。深数尺,于瓦砾下得一大木jiàn。中有皮袋数千。jiàn旁有谷麦,触即为灰。jiàn中得竹简书。文字磨灭,不可识。唯隐隐似有三数字,若是“陵”字。骨低知是诸袋为怪,欲举火焚之。诸袋因号呼jiàn中曰:“某等无命,寻合化灭。缘李都尉留水银在此,故得且存。某等即都尉李少卿般粮袋,屋崩平压,绵历岁月。今已有命,xiàn为居延山神收作伶人。伏乞存情于神,不相残毁。自此不敢复扰高居矣。”骨低利其水银,尽焚诸袋。无不为冤楚声,血流漂洒。焚讫,骨低房廊户牖悉为冤痛之音,如焚袋时。月余日不止。其年,骨低举家病死。周岁无复孑遗。水银后亦失所在。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