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玄怪录续玄怪录 > 马仆射总

马仆射总

校右仆射总,元和末节制东平。长庆二年六月十日午时,寝熟,梦二军吏乘马入中门,及阶而下。一人握刀,拱手而前曰:“都统屈公。”公惊曰:“都统谁耶?”曰:“见则知矣。”公欲不去,使者曰:“都统之命,仆射不合辞。”不觉服上马,一吏引,一吏从,遂出郓州北郭门数百里。入城,又数十里,见城门题曰:“六押大都统府。”门吏武饰,威容甚严。

入一二百步,有大衙门,正北百余步有殿九间,垂帘下有大声曰:“屈上阶。”阴知其声乃杜司徒佑也,遂趋而升。二阉竖出卷帘。既而见之,果杜司徒也。公素承知友,交契甚深,相见极喜,慰劳如平生,遂揖坐。都统曰:“莫怪奉邀否?佑任此官,年劳将转,上司许自择替。中朝之堪付重权者,今揣量无逾于阁下者,将欲奉托耳。此官名‘六押大都统’,□□不是过也。且以大庇亲族知友耳。人之生世,白驹过隙,谁能不死,而又福不再遇,良时易失,苟非深分,岂荐自代。权位既到,幸勿因循。”公曰:“生为节制,死岂为民。阳禄方崇,阴位谁顾?直使为王且不愿,况都统哉!”杜曰:“上请授公,天命难拒;文符即下,何能违天?”公曰:“天听甚卑,亦从人欲,奈何自取求替,诬其天命乎?”杜曰:“终与公,公岂能免?”公曰:“终不受,都统安能与?必若以鬼相逼,岂无天乎?”杜乃顾谓群吏曰:“公既拒,事不谐矣。”公曰:“渴,请两盂茶。”杜乃促煎茶。从吏曰:“仆射既不住,不合饮此茶。况时热,不可久住,宜速命驾。”俄而牵马立于故处,公辞将去,都统步步送之。既下阶,执手曰:“勉修令图,此位终奉。”遂乘马南行,旧吏引从如初,乃却从故道。(下疑有阙)

本篇仅见陈刻本。但薛用弱《集异记·马总》(《广记》卷三〇八)情节、主角姓名与此全同,仅文字简略,或为一事数传。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