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外国文学 > 一个人的朝圣 > 22哈罗德与朝圣者们

22哈罗德与朝圣者们

  第四十七天,哈罗德的队伍加入了一个中年女人和两个孩子的父亲。凯特说自己因为找不到生活的意义而痛苦。她穿着黑衣,身材矮小,走起路来非常快,下巴总是微微突出向上,好像在努力从宽帽檐下看清这个世界一样。她细细的发尖凝着汗水,一抬手就能看到袖子下方半月形的汗渍。

  “她真胖。”维尔夫说。“不该这么说人家。”“但她就是胖呀。”

  男人自称里奇,是理查德的简称,姓里昂。他从前是金融界的人,四十出头就退了休,从此无所事事。哈罗德的故事激发了他心底的希望,他自结婚之后就没有这样的感觉,于是收拾几样生活必需品就出门了。里奇很高,和哈罗德一样,说话带点鼻音,自信满满。他穿着专业的徒步靴、迷彩服,戴一顶网上买的袋鼠皮帽子。还有一顶帐篷,一个睡袋,一把救急用的瑞士军刀。

  “说老实话,”他坦陈,“我把什么都搞砸了。我是被解雇的,房子也没了。老婆离开了我,连孩子也带走了。”他用小刀扎着土地,“我的儿子,哈罗德。真想他们啊。想让他们为我骄傲。你有没有想过跨越国界?”

  一行人走在通往利兹的路上,对路线起了分歧。里奇想绕开城市穿过荒原。凯特想顺着A61国道前进。维尔夫则要停下来休息一下。哈罗德听着旅伴们的争吵,既感恩又觉得有趣,但也有一丝不自在。他已经一个人走了那么久,突然多了这么多同伴,其实挺累人。况且他还要尽快赶到奎妮身边。但既然他们选择了与他同行,支持他的计划,他就感觉应该对这个小小的团队负责,仿佛是他主动请他们加入似的,一定要听取他们的要求,保证他们一路平安。里奇认为他们走得太慢了,凯特则坚持张弛有度劳逸结合。维尔夫闷闷不乐地走在哈罗德身旁,双手坠着衣袋,抱怨他的疲累。哈罗德又找到了和戴维在一起的感觉,希望自己表现得更亲和,担心内心的不安会被他误会成傲慢。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大家都愿意过夜的地方。

  没过两天,里奇和凯特就吵翻了。并不是因为她说了什么,他这样告诉哈罗德;而是因为她的态度,举手投足都好像自己高人一等一样,其实不过比他早到了三十分钟。“而且你知道吗?”里奇几乎喊起来,哈罗德表示不知道,只觉得十分疲倦,“她是开车过来的!”到达哈罗盖特,凯特提议大家到皇家巴斯梳洗一下;里奇轻蔑地笑笑,但是也承认他的小刀差不多该换一块新刀片了。哈罗德什么都不想做,就坐在市政花园里等,其间又遇到几个祝他好运的过路人。维尔夫干脆好像消失不见了。

  等到每个人回来,队伍又多了一名成员,一个年轻人刚刚因癌症失去了妻子。小伙子说想让更多人关注这个折磨奎妮和他妻子的疾病,所以他穿上了大猩猩戏服。哈罗德还没来得及说不,维尔夫就出现了,虽然步履非常艰难,慢得可以。

  “老天都受不了的。”里奇说。

  他们走得很慢。猩猩男只能通过吸管进食,道具服又异常闷热,让他每隔一会儿就悲从中来,崩溃一下。走了才半英里,大家就停下来准备过夜了。

  哈罗德点燃篝火,安慰自己当初也是花了好几天才找到节奏的。他们都是主动找到他、想帮助奎妮的,这时离开他们实在太粗鲁了。他甚至想这样一来也许奎妮活下去的机会就大一点:越多人一起走,信念就越大。

  从此不断地有人加入进来。有些人只来一天,或两天。天气好的时候,他们会是浩浩荡荡一群人。有些人热衷于社会运动,有些只是随兴走走,有些人是全家出动,有些是辍学的学生,有些是来旅游的人,还有音乐家。他们支起旗帜,升起篝火,还会辩论、热身、听音乐。人越多,行进的速度就越慢,吃得比从前讲究了,但是花的时间也更多了——烤土豆、串烧蒜头、纸包甜菜根,里奇还有一本专门介绍在大自然烹煮野生食物的书,他会用豕草做煎饼。每天的进度渐渐落下来,有时一天连三英里都走不到。

  成员们兴奋地交流着被他们抛在身后的生活和以往犯过的错误。他们坚信自己不再是躯干、四肢和头组合起来的行尸走肉,而是组成了一个统一的力量,为奎妮·轩尼斯奔走努力。这个信念有很长一段时间只有哈罗德自己一个人相信,所以看着这些人的热情,哈罗德感动不已。他们搭帐篷,铺睡袋,在星空下休息。他们向自己承诺,一定会帮助奎妮活下去。

  然而才过了几天,新的矛盾就产生了。凯特可没有时间应付里奇,她说,他就是个自大狂。他则称她为疯婆子。有一晚,猩猩男和一个临时加入的学生与同一个小学老师睡了,里奇努力压抑的怒气终于爆发了,他狠狠地挥起拳头。维尔夫总是不停地劝说同行的人皈依天主,这又引起更多不满。“他还算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凯特说,“但我总觉得他有那么一点阴森。”当一个业余徒步团加入他们一同过夜,争执就更多了:有人说搭帐篷不符合哈罗德这趟旅程的初衷,有人想完全离开马路取道更远一点的本宁线路。另一晚的焦点则完全集中在一场辩论赛上:吃被车撞死的小动物算不算不道德?哈罗德越听越觉得悲哀。其实他并不介意大家睡在哪里,走哪条路,也不介意吃得好不好。他只想到贝里克去。有时他真想独自上路,但他的性格无论如何不想让这些人失望。

  贝里克好像越来越远了。只要一有他们的消息,仿佛附近所有家里有烤箱的人都开始烤东西给他们吃。凯特有一回差点被一个开路虎的女人撞了,当时她正弯着腰分发一盘切片羊奶芝士。里奇在篝火旁建议哈罗德每次吃饭前给大家说几句话,说说做朝圣者意味着什么。哈罗德婉拒后,里奇又主动提出代他发言,问有谁愿意把他的话记下来。猩猩男主动承担了这份工作,虽然戴着毛茸茸的手套写字实在不容易,他每隔一会儿就要打断一下里奇,好把发言记完整。

  与此同时,媒体仍在不断报道哈罗德的善行。他并没有看报纸,但看来里奇有自己的资源,对事态的发展掌握非常及时:克里特罗一个有神论者声称他在朝圣者头上看到了一圈金色光晕;一个本打算从克利夫顿吊桥跳下去的年轻人讲述了哈罗德如何苦口婆心劝他打消自杀念头的感人故事。

  “可我没经过布里斯托尔呀,”哈罗德说,“我去的是巴斯,然后就直接往斯特劳德去了。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在那里差点就放弃了。从没见过什么吊桥上的人,而且也很肯定没有劝过什么人。”

  里奇认为这些只是细节问题,无关紧要。“或许他没跟你说他要自杀,但是见到你给了他希望。我想你只是忘了而已。”他又一次提醒哈罗德要看大局,没有曝光度才是坏事。哈罗德突然意识到四十多岁的里奇正是可以做他儿子的年纪,但他说话的方式就像哈罗德才是他儿子一样。他说哈罗德现在正垄断着一个很有潜质的市场,一定要趁热打铁,又开始讲樱桃理论和统一口径唱赞美诗的问题,听得哈罗德头都开始痛了,脑子里浮现出一系列驴头不对马嘴的画面:樱桃树、赞美诗集、打铁工具,每出现一个画面,他都要停下来想一想里奇到底在说什么。真希望这年轻人能珍惜语言的真情实意,不要拿它们当弹药来使。踏入六月上旬,新故事依然不断上演。和维尔夫关系疏远的父亲接受了媒体采访,一字一泪地诉说他孩子的勇气(“他几乎都没见过我的面。”维尔夫说)。贝里克郡地方议会正为他们量身定做公告和彩旗,欢迎他们的到来。里彭一个小杂货店的店主声称有几个朝圣者从他店里偷了好几样东西,包括一瓶威士忌。

  里奇开了一个会议,毫不讳言地指责维尔夫偷了东西,认为应该赶他回家。第一次,哈罗德站起来表示反对,但站在这样一个与人对峙的位置,叫他难受不已。里奇把眼睛眯成一条缝,最后终于让步,同意再给维尔夫一次机会,但接下来一直避开哈罗德。不久又开了一场会议,里奇在会上声称队伍里一个厨子违反了“朝圣者公约”,买了橄榄油和鸡蛋做食材。那个临时加入的朝圣者含着泪承认了,但他认为用豕草做煎饼的人应该先自律再说别人。紧接着队伍里几乎一半人都因为食物中毒病倒了,因为维尔夫不小心把其貌不扬但毒性很强的菌菇当成普通蘑菇了;病的人还没好完全,又有人因为一堆红醋栗、樱桃、生鹅莓开始腹泻。猩猩男记录里奇的语录时没注意手套里有一只黄蜂,被狠狠叮了一口。有整整两天时间,他们一步没动。

  前面是几座哈罗德很想攀过的蓝色山峰,太阳高高挂在东边,衬得另一头的月亮苍白如一团云雾。哈罗德痛苦地想着奎妮,希望这些人可以放他一马。

  里奇宣布应该采取方式把真正的朝圣者和跟随者区分开来,他想到了一个办法。他一直跟一个公关界的朋友有联系,那朋友还欠他一个人情,他主动联系了一家运动饮料分销商,他们很乐意为所有真正的朝圣者提供T恤。T恤是白色的,前后都印着“朝圣者”三个字,有大、中、小三个码。

  “白色?”凯特嘲弄地说,“我们找什么地方去洗白色的衣服?”“白色才显眼,”里奇说,“而且代表纯洁。”“看看,看看。真是一派胡言。”凯特说。那家公司还会无限量提供水果味运动饮料,所需的不过是哈罗德经常拿着他们的产品亮个相。T恤一到位,就召开了一个新闻发布会,南德文郡小姐来到A617国道上和哈罗德拍照合影。

  哈罗德说:“我想也应该让其他人也一起拍照,他们和我一样,都许下了徒步的承诺。”

  里奇说那会冲淡新世纪朝圣传递的信息,也会分散奎妮爱情故事的焦点。

  “但我从来没想过强调那些东西呀,”哈罗德说,“况且我很爱我的妻子。”

  里奇递给他一瓶水果饮料,叮嘱他将印着牌子的一面对准镜头。“我不是要你喝掉它,你只要拿着就好了。对了,我有没有告诉你,市长已经邀请你参加晚宴?”

  “我真的并不觉得饿。”“你要记得带上那条狗,他夫人和蓝十字动物保护组织有联系。”如果朝圣者不取道他们的小镇,人们就好像被冒犯了。北德文郡一个度假胜地的市长在采访里评论哈罗德为“优越的中产阶级白人”,哈罗德震惊得简直有想道歉的冲动。他甚至在考虑回程的时候是不是也该徒步回家,走一遍去程时没有经过的地方。他向凯特坦白那些水果饮料让他的肚子不太舒服。

  “里奇已经跟你说过了,”她说,“叫你别喝那些饮料。照片照完你就该丢到一边去。”

  他伤感地笑了:“我没法拿着一瓶开了瓶盖的饮料而不喝掉。我是战后出生的,凯特。我们不随便吹嘘,也不轻易浪费任何东西。我们从小就是这样长大的。”

  凯特张开双臂轻轻抱了哈罗德一下。他也想回抱一下,但站在她的怀抱里却不知所措。或许这是他们那代人的另一个症候。他赶紧看看周围穿着T恤短裤的人,想自己有没有行为不当的嫌疑。

  “怎么了?”凯特问。哈罗德轻轻挣开:“我没法说服自己这是对的。这些喧闹,瞎忙活,我实在看不到怎么可能帮到奎妮。我们昨天才走了六英里,前天也才走了七英里。”

  “我想你也许应该顾全一下大局。但我们一定会到的,别担心。”

  即使凯特如此安慰,哈罗德还是非常烦恼。他们也有走得顺当的时候,但是随着有人病、有人受伤,再加上那么多公众关注支持,他们花了近两个星期才走了六十英里,连达林顿都还没到。他想象着莫琳在报纸上看见他的照片,不禁感到羞愧。不知道她会怎么想,会不会觉得他像个傻瓜。趁支持者们围着篝火拿出吉他唱歌,哈罗德一个人溜开了。夜幕漆黑孤清,微弱地闪着星光,月亮又缺了。他回想起斯特劳德的谷仓那一晚,突然意识到没有一个人知道他走路去看奎妮的原因。他们都凭空猜测,以为是个爱情故事,或是奇迹,是善举,甚至是勇气,但他们没有一个人是对的。他了然于心的事实和这些人自以为了解的情况大相径庭,这个发现让哈罗德一惊,也让他在回望身后这群人时感觉即使站在人群当中,也没有一个人真正认识他,他依然是孤身一人。火焰在黑暗中传递光亮,欢声笑语飘进他耳中,却只属于一群陌生人。

  他本可悄悄离开,反正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在身上,鞋子、指南针,还有装着奎妮礼物的背包。他可以绕点路,穿过那些小山,避开所有人。但现在他已经深陷其中,无论去到哪里,人们都会找到他。然后他就听到了凯特的声音,在夜晚的空气中异常单薄,还有小狗在她脚边汪汪的叫声。他转身回去了。

  哈罗德刚回到篝火的光圈里,里奇就从阴影中走出来了。看到老人的身影,他好像突然有了什么主意,朝哈罗德走过来,一把抱住他,还拍了拍他的肩膀。或许他喝了酒,哈罗德肯定他闻到了酒味。他的鼻子嘴巴都被紧紧地压在里奇的T恤上。

  “我永远做不到你这个水平。”年轻的朝圣者这样说道。或至少哈罗德听到的是这样一句话。吐字非常模糊。

  “这并不是一场比赛。”哈罗德尝试挣开,但里奇不肯放手,于是哈罗德失去了平衡,几乎摔倒。“可要站稳点。”里奇哈哈一笑。这是一个难得的承认钦佩的时刻,虽然有点儿笨手笨脚,而且奇怪地让哈罗德感到有点呼吸不畅。第二天报纸上登了一张照片,旁边是一行标题:哈罗德·弗莱能成功吗?照片上的他一脸担忧,正差点摔进里奇的怀抱。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