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外国文学 > 一个人的朝圣 > 一个人的朝圣2 > 婚礼钟声

婚礼钟声

一个年轻的男病人被他的男友搀扶着走进娱乐室。病人穿着慢跑裤,一件T恤从肩膀上耷拉下来。他的男友穿一套利落的蓝色西服。“大家好,”男友喊道,“介意和你们坐在一起吗?”

“请便。”芬缇说。她移开自己剪出的图形,小心地折起“欢迎你,哈罗德·弗莱”的横幅。

“哈罗德·弗莱?”男友说,“我觉得听说过他。”

“对啊,他在为我们走路,”芬缇边说边示意房间里的每一个人,“哪天都有可能抵达。”

男友扶着伴侣坐下,问他需不需要什么,比如水啊,或者一张毛毯。伴侣抬起手说不用,我还好。他把头靠在男友的肩上。男友抚摸着伴侣的脸颊,对着他的耳朵低语。只是微小的、静态的话语,比如得了,得了。好的。我爱你。我在这里。

“你们是男同吗,还是什么?”芬缇插嘴说。

男友说:“你想让我们坐到别的地方去吗?”

“靠,才不是,”芬缇用颤音说,“你是我几周来看到的第一个有真头发的人。你就坐在那儿别动。”

“彼得和我今天要结婚了,”男友说,“你们愿意的话可以都来。”

“我觉得我们走不到教堂,哥们儿。”珠母纽王咆哮着说。他指向膝上的蓝色钩织袋,里面装着他的注射泵。

“我们也走不到,”男友说,“菲洛米娜修女和全体员工开了个会。他们同意我们在娱乐室里举办仪式。”

“那上帝呢?”亨德森先生问。

“菲洛米娜修女的观点是,上帝的眼界更广。”

“婚礼?”芬缇喊叫一声,“那意味着我得去借顶新帽子?”

事实上,没时间去借帽子。没时间准备五彩纸屑。一个小时后,我们围坐成一圈,新病人和他的男友坐在中间。护士们加入了我们,几个修女也是。那些对在天主教疗养院里举办同性恋婚礼持怀疑态度的人,得到机会去其他地方做事了。男友把一枚戒指套上彼得骨瘦如柴的手指,然后撑着他的手,让彼得也把一枚戒指戴在自己的手指上。一个穿紫红色裤装的女人主持了一个简短的婚礼仪式。她说,有我们在那里见证彼得的婚礼对他有多重要。“我错过全世界也不能错过这个,”芬缇啜泣着,“你们俩看起来太他妈的幸福了。”

“你能听到我说话吗,彼得?”男友低声说,“你能听到吗?现在我是你的丈夫了。”

彼得笑了,合上了眼睛。

芬缇用光了一整盒家庭装的纸巾。她说他们不准备开派对实在是遗憾,彼得的新婚丈夫轻松地耸了耸肩。“但等哈罗德·弗莱抵达时,我们会给他举办派对的,”她说,“你们可以来参加那一场。你们知道那个同性恋家伙吗?他叫什么来着?那个歌手?或许他能过来。”

丈夫亲吻了彼得的额头,大笑着说,不,他不认识什么歌手,不管他是弯、直的,还是双性向。

“啊,好吧,”芬缇说,“无所谓啦。你们愿意的话,可以来加入我们。你们两个臭小子也可以等哈罗德·弗莱。”

彼得的丈夫弯起右手,带着一种心醉的神情凝望他的婚戒,就好像他从未见过这么美丽的东西。

今天早晨彼得没在他的椅子里。

我都看到了,颐乐花园里,菲洛米娜修女把他的丈夫搂在怀里。后来她带他去看花丛。她挑起一枝山梅花,他俯身去嗅它的甜橙味。

送葬人停好了灵车,走下车来迎他们。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