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外国文学 > 一个人的朝圣 > 一个人的朝圣2 > 谜一样的男人

谜一样的男人

三天前,珠母纽王没能露面。有包裹寄来,但他没有坐在椅子里拆包。

“我有个噩耗。”菲洛米娜修女说。

“哦,不。”芬缇叹息道。她开始哭。“不,不。别是他。不。”

“一位真正的绅士。”亨德森先生说。

今天早上我们正和几个义工坐在娱乐室里,马蹄声嗒嗒,踏入宁静中。一辆马拉的玻璃灵车驶过窗口,在“此处禁停”的标志旁停了下来。黑色马匹佩有紫色的羽状饰物。灵车是玻璃拱顶的,那么透亮,在夏日的阳光里闪烁。它载满洁白的花圈。送葬人走下车,从口袋里掏出了什么东西喂马。

“哇,我从没……”一个义工说。

芬缇用手捂着嘴巴观看。

一整个早晨,许多哀悼者抵达,前来致谢菲洛米娜修女和圣伯纳丁的团队。有一支队伍从这里步行至教堂,珠母纽王会在那里下葬。修女们力求照顾好花园里的宾客,但老天开始下雨,再加上守夜的头头们堵塞了外面的人行道,包间里都是新病人和他们的家属,除了娱乐室,其他人真没地方可待了。

修女们端来茶水,哀悼者们都在大声喧哗。他们的穿戴和灵车是同一风格。羽毛、黑面纱、大礼帽还有晨礼服。他们第一次了解珠母纽王的病情,就是收到他去世的消息。

“他为什么不说呢?为什么不告诉我们?”一个女人用咆哮的声音说,我们推测她是他的一个女儿。

“他不想让我们担心。”其中一个男人说。

原来,珠母纽王告诉亲朋好友们,他一直在马耳他度假。

“我爱那个傻瓜。”芬缇说。

她没有忙着做她的横幅。

在线 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