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隐蔽者 > 第四章

第四章

在一个热烘烘的中午,身心疲惫而又蓬头垢面的高振麟终于到达西安。

太阳直直白白地挂在天空,高温扑面而来,抽打着皮肤。要是以前在这样的阳光下高振麟会不习惯,但几年的延安生活,让他已经习惯了暴露在这样的夏阳下而不会有不适感。

走在城里,看着灰色的墙、黑色的瓦、远远的城墙,耳朵听着商家的吆喝声不时地从街巷传来,有一种久违的亲切:西安很像自己的故乡北平。无法抑-制的怀乡之情压倒了他,抬眼看街边的树,一阵轻微的飒飒作响的气息抖动着树叶,这不是风,这是夏天的呼吸。

深吸一口气,高振麟叫住一辆人力车坐上去,直奔清真寺,那是上级给他的接头的地点:只要再回西安,一定要先到清真寺。

走进清真寺,里面人不多,外面街市的嘈杂声被过滤掉了。直接去到后院,他快速观察之后,确认没有人跟踪,才走到围墙的墙根前的一棵树下,树根有个地方有块被挖掘过的新鲜泥土,他蹲下-身-子用手挖开,里面有个塑料包,他拿起塑料包拍拍上面的泥土,揣进怀-里迅速离开了清真寺。

他知道塑料包里是冯劲松指示西安的同志给他伪造的证件,以利于他掩盖这几年的真实行踪和利用“高振麒”的关系进入西安站。当冯劲松给他交代之后,高振麟当时心道:多余。但他还是按照冯劲松的指示,到清真寺取走了证件。这些证件放在身边,其实是会给他带来麻烦的,所以他要把它们处理掉。

走在街上,高振麟发现有形迹可疑的人在跟着他,赶紧加快了步伐,顺势用眼角观察跟踪他的人,就在十几米远的地方。

一辆人力车路过他的跟前,他叫住跳了上去,压低声音对车夫说:“去市府街。要快。”车夫甩开步子跑了起来,他还是嫌慢,不停地说:“我多给你钱,快。”听到加钱,车夫跑得比先前更快了,但高振麟还是嫌慢,他不时扭头看看后面,有辆汽车也跟了上来,他呼出一口气,他认得这辆车:原来是西安站的人在跟踪自己,他们想做什么?接自己?不像。干掉自己?也没理由啊。

人力车跑进一条相对安静、行人稀少的街道。正是午后,树叶被晒得蔫巴巴的,知了刺耳地叫着,听起来让人心烦。那辆车越来越接近人力车,闷热的空气里他仿佛嗅到了危险气息,高振麟全身的毛孔都张开了,眼睛不断打量四周的街道,脑子里飞快地想着逃生的计策。

计策还没想周全,那辆汽车已超越了人力车,冲着车夫的背影高振麟低声命令,“拐进南边的胡同。”他们本来是往东北方向的,街道的南北边上都是逼仄的胡同。车夫-摸-不着头脑,也看到了前面的车上下来了两个人,他本能地按着高振麟的吩咐拐进了南边胡同,“到前面的胡同就再拐进去。”

车夫已然明白高振麟有危险,也不问,开始在西安城的小巷里东拐西窜,后面的两个人追着,开始开枪。第一枪射出来的时候,高振麟已经弯腰蹲下,没有打到他,只是把人力车的篷布打穿。这一枪把车夫吓得够戗,没命地往前冲,好似这一枪是比赛的发令枪一般。古城的居民已经习惯了追杀和枪声,听到枪声,有些人麻木地在门口和窗户后面探出头一晃,很快就不见了。接着,又是第二枪、第三枪,都打在座位后面的篷布和车架上,要是高振麟还是坐在座位上必然毙命。

车夫气喘吁吁跑着,终于甩掉了那两个人。直起身-子,高振麟说,“就在这儿吧。”惊魂未定的车夫张大嘴巴喘着粗气,脸色青白地看着他。高振麟从衣袋里掏出一块大洋,给了车夫。这个时候他不得不感激王家春给他的银圆,真是派上了大用场。

低头急急走出胡同,来到大街上,环顾左右,观察一下后,高振麟觉得现在不宜马上到军统西安站去报到,就决定先找个地方住下,打电话问问情况再说。

沿街走到鼓楼附近的一个饭店,门童见到高振麟一身的打扮有些诧异。他没看门童,径直走进饭店,到前台说要一个房间。柜上的人上下打量他,抬着眼睛不说话,他掏出银圆往柜台上一放,“一个上等房间。”

开好房间,有服务生已经知道他是“有钱人”,忙跑过来给他带路。跟着服务生上了四楼,进到房里,他说:“我想打个电话。”服务生刚想回答,他又说:“算了,你去吧。”在服务生要退出去的时候,他又叫住服务生,递给他一块银圆,“你去金鑫布庄找金老板,就说高家少爷要一套长衫马褂就行了。谢谢。”

关上门,高振麟脱-了衣服开始洗澡。泡在热水里很久,心情才慢慢从刚才那幕中平复下来。走出卫生间的他精神了许多,看见崭新的衣裤已经放在床-上。穿好衣服,走出饭店,去到附近的电话局给军统西安站打电话,那个号码早已深深刻印在他脑海里。先给站长的办公室打电话,电话响了半天没人接,又打给自己的组长。

电话通了,接电话的正是他要找的组长秦大伟,高振麟说,“是我,高振麟。”

电话里传来秦大伟威严的声音,带着些许的讶异,“你还活着?”

“要干掉我?没那么容易。”他讥诮地笑了说,“是你派的人?为什么要干掉我?”

“对,是我派的。好不容易让你打入延安,现在你又被派回来,成了一个废物,还留着你干吗?”

是王家春给秦大伟报告了自己的行踪。他吸了一口气,“这是老曹的意思?”

“不,是我的意思。”

“那我找老曹。”老曹是站长,他是站长的得意门生和心腹,这是高振麟目前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线希望。打通老曹办公室的电话,没人接。又往老曹家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老曹不在西安?高振麟只有死等站长老曹回来了。于是他决定每天上午和下午来打一次电话,直到老曹回来为止。在老曹没回来之前,他一定要制止秦大伟对自己的追杀,于是又打通秦大伟的电话,警告秦大伟,“在老曹没发话之前,你要是再对我搞动作,别怪我不客气。”

“你现在什么都没有,拿什么对付我?”

“共产党。别忘了,我是共产党派回来的。和他们接上关系,你的日子也不会好过。不信,咱们走着瞧。”不等秦大伟回答,他狠狠地把电话搁在话机上。

高振麟万万没有想到和自己曾经情同手足的秦大伟会这样绝情地把自己抛弃,要斩尽杀绝,这令他十分地愤懑。走在街上,茫然不知去向,肚子提醒他一天没吃东西了,饿着肚子去了附近的金鑫布庄。

自报了家门,伙计进去禀报。一会儿,金老板迎出来,“哎呀,这几年你去哪儿了?你父亲打过几次电话到我这儿,问我你来找过我没有呢。快,屋里坐。”

高振麟对金老板笑笑,说:“我借用一下您的电话,给家里报个平安。”打通家里的电话,接电话的是自己的母亲。

高母有些激动,大声问:“麟儿啊,你还好吧?这些日子上哪儿去了啊?你离婚、失踪,让爸爸妈妈担心啊。”

“上司让我执行一个任务去了。”高振麟敷衍地回答,“我爸呢?”

“你爸出去会客了。”

“妈,我现在急需一笔款子,您能给我吗?”

“干什么用?你要结婚了?”

哭笑不得的高振麟说,“妈,不是。结婚的事儿,我一定放在心上。现在急需一笔钱!”

“只要你没事,别说钱,就是妈的命妈也舍得给。你可要好好的啊!”高母在电话那端抽噎了起来,“不过麟儿啊,你要钱做什么?”

“妈……我刚回到西安,有些事情需要钱。”高振麟声音哽咽,使劲眨巴了几下眼睛,把眼泪憋回去,“我会保重自己的,您也多保重。我在西安,您要有事儿往金老板这儿打电话就成。”

“你在西安不走了吧?”高母问道,“有时间我和你爸去西安看你,你有时间也回家看看。”

“好的,妈。”放下电话,高振麟低头看着电话机良久,让自己的情绪平复后,才抬头转身向金老板道谢。

“少爷,今天就留在我家吃饭吧。”金老板透过厚厚的镜片关切地看着高振麟,“看你这气色不大好。”

“不用了,金叔,谢谢您。我要到您家厨房烧一些东西。”金老板把他带进厨房。高振麟在角落里找到了一个生锈的盆子,蹲下把那些证件掏出来,一页页撕开,用火柴点燃,看着它们被烧为灰烬。高振麟向金老板微微欠了欠身-子,“我走了。”

跟在高振麟身后的金老板一个劲儿挽留,都被高振麟礼貌地谢绝了,他现在身份未定,不想给别人添麻烦。走向街对面,沿着街道慢慢往前走。走到街口,他回头张望了一下,金老板没有跟过来,也没有可疑的人,才放心走进饭馆。

吃饱喝足走出饭馆,过了马路,装作要买东西进了一个店铺,靠在角落的柜台观察外面,确认没人跟踪自己,才走出店铺。路过一个食摊时,他闻到了-肉-夹馍的香味,不由自主买了两个。拿起-肉-夹馍,那香味传到鼻子里,他不舍得吃,那是他给晓光买的。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想到杨红叶肚子里的孩子,心揪着疼了起来。

太阳开始西斜,古城的屋顶洒满了金色的晚霞。居民们做饭的烟雾升腾起来,似薄薄的轻纱,平添了他进退两难的惆怅:自己是回不去了,延安在怀疑自己;在西安,军统西安站也不接纳自己,该怎么办?

合上窗帘,身心憔悴坐到床头,呆怔地看着桌子上的-肉-夹馍,他又想起了晓光。晓光两岁多时就跟他徒步去了延安,正遇上国民党封锁延安,延安陷入了物质极度匮乏的日子。所以,今天他在西安街头看见那些穿着漂亮衣裳的孩子,就想买好衣裳给晓光穿,看见好吃的就想买来给晓光留着,他也知道这-肉-夹馍晓光是吃不到的,但是他就是忍不住要买,也许是在心里的一种补偿吧。

再过不到八个月,他自己也会有孩子了。倒在床-上,他的信心再次得到加强:一定要回到军统内部,完成延安交给自己的任务,然后再回到延安,回去和杨红叶、杨红叶腹里的孩子还有晓光团聚在一起,快乐地生活。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