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原罪小说 > 第59章 哟呵

第59章 哟呵

所谓的坐牢,就是不能想吃什么就吃什么了。
文赢爱还记得她当时特意去换了身装扮打扮的模样干净,衬得她一张脸都从妖艳贱货变成了无辜动人,活脱脱一朵白莲花。
文赢爱满意极了准备换个精神面貌去迎接她的新生活。
如果她知道她的新生活会是一场牢狱之灾的话,她可能会像上天祈祷她老子别被双规的那么快,否则不会那么平静的看她老子收拾东西逃之夭夭。
文赢爱其实蛮惆怅的,她觉得没有女儿先比老子坐牢的道理。
她觉得她老子应该是躲在下水道里跟个耗子似的不见天日,否则国家人员不会在她坐了快三年的牢都没抓到她老子。
真是一个让她觉得可喜可贺又无限惋惜的消息。一个人究竟怎么样才能做到三年不动用自己任何的身份信息去活着
文赢爱猜想他老子估计连打炮都不敢光明正大约出去打了,毕竟连房都开不了。
怎么能受苦受难的都是她呢。
至少大家一起死才公平啊。
文赢爱那么想的时候,还在一点一点的刮着她的眉毛,三天两头就得修饰一次,新的毛茬容易长出来。
有人劝过她干脆拔掉好了,长得慢些,不用那么麻烦。
文赢爱笑着,“我怕疼。”
她到底还是不怎么娴熟化妆这一门行当,毕竟她宁愿把脸抹的跟猴子屁股似的也不愿意仔仔细细的画个眼线。
化妆对她来是个折磨,修饰她两道粗浓的眉毛时,也是一个折磨。
文赢爱活的那么一个粗糙的人,愣是进监狱里才开始讲究起来。
再不该讲究的时候讲究,总是不合时宜的。
光那刮眉刀就有多么的来之不易。
能把从干活场地里捡到的生锈剪刀愣是活生生磨成刮眉刀的,也就文赢爱一人能那么能耐了。
果然剪刀还是不如刮眉刀来的好用。
眉毛那里又不心刺出来一个洞,红艳艳的血流出来的时候,文赢爱面不改色的抽了张面巾纸捂上。
如果有创口贴的话,她可能直接粘自己眉毛上,最好能把眉毛给直接粘下来,省的她每天那么费心思打理。
狱警也笑过她成天爱往镜子里瞧,“文赢爱,你还当你是官家姐呢。”
千金也是有沦落到没有刮眉刀使的时候。
文赢爱对待狱警比对邹开华客气多了,从来不怼的光明正大,“眉毛代表一个人的精神气嘛。”
文赢爱三年如一日的刮着同一款眉毛,就从没变过别的弧度,不是因为她不会。
“曾经有个龟儿子老子这眉毛生的好看,他他想看我刮平实是什么样的。现在他看不着了,但我可以每天看看,每天想他一遍。”
然后提醒自己,千万记得要杀了他。
千万,别忘了。
毕竟这世界上除了吃以外就没文赢爱能记得住的事情。
伤口疼厉害了,文赢爱才记得住得把她那改装过的刮眉刀尖尖头再给磨钝些,但她记得了也不会去做。
原话如下。
“把它的头给磨没了这多残忍。”
文赢爱就给她的懒找借口,狱警也爱给她的懒找麻烦,“文赢爱,你还当你是官家姐呢。你看你毛衣织了几天还没织好你已经多久没完成指标了”
其余人都在低头忙着织毛衣,也就邹开华幸灾乐祸的抬头看了她一眼,报以轻蔑一笑,低头继续虎虎生风织毛衣。
文赢爱就忽然想吃鸡蛋了。
把讨厌的蛋黄砸在讨厌的人的脑袋上,那滋味一定比吃蛋白要好上许多。
文赢爱就笑了笑,轻声细语的掐着声音了声,“快了。”
狱警又是那腔调,“文赢爱,你还当你是官家姐呢,话声音细成这样给谁听你喉管子有那么细”
“没有。”文赢爱笑着,“我只有在想打人的时候才那么话,省的一不心先骂出一句操你妈。”
完也不管狱警脸色有多难看,慢慢的织着她的毛衣。
文赢爱记得她只在读书的时候,手里长过茧子。作业太多,抄的。
没想到有生之年里,毕了业了还能有荣幸再继续长茧子。
人生呐,就是你不知道你会什么时候又重新长茧子。
长茧子人士邹开华跟上级举报文赢爱私藏了一把刮眉刀,把她的图谋不轨的信誓旦旦。然而当狱警把那间的寝牢翻来覆去查了一遍,还是没找到那把刮眉刀的时候,邹开华信誓坦坦的脸上挨了一记耳光。
应该很疼。
毕竟文赢爱知道对方不要脸,防御能力肯定弱。
邹开华捂着脸傻眼了,咬牙气冲冲的问道:“你他妈藏哪儿了”
文赢爱慢条斯理道:“你的枕头里。”
邹开华的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真要在她那儿给查到了,文赢爱有没有好果子吃她不知道,但她肯定也逃脱不了嫌疑。
她指着文赢爱哆嗦,“你真恶毒。”
文赢爱叹了口气,“我在你那可藏了不少的好东西,你要心谨慎啊。”
这下子邹开华的脸色就不只是刷的一下白了那么简单,可以衬得上恨之入骨的看着文赢爱。
她跟文赢爱从对方一踏进监狱里起就十分的不对盘,好在文赢爱也蛮高兴的。
“老子看你这个姓老早就看不爽咯。”
于是一拍即合撕破脸。
在监狱里看一个人不顺眼,最好做什么
文赢爱趁邹开华沉浸在她的恶毒中无法自拔的时候,趁机扯了她的毛衣。
完完整整的从毛衣针上扯下,那一瞬间邹开华要脑溢血发作了。
整个人发着抖指着文赢爱歇斯底里,“你在干嘛”
文赢爱拆着毛衣道:“如你所见。”
邹开华疯了一样的冲过来抢过毛衣,“文赢爱,你真脏。”
她答,“至少比看你干净。”
又是气的不出话,好半晌,邹开华才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痛心的捏着她的毛衣,硬生生拧开抹笑道:“你别得意,余姐就要出来了。”
她观察着文赢爱纹丝不动的脸色,继续不知死活的刺激道:“你还以为你是什么当官家的千金姐,你跟你贪污的老子一样都不是什么好东西。什么姐”她嘲笑道,“还不是得被”
隐秘暗示的暧昧恰到好处的戛然而止。
哦。大姐大要从黑屋里出来了。
文赢爱想起来了,同时觉得下巴隐隐作痛起来。
她还记得大姐大的手指掐着她的下巴,慢条斯理的噙着抹笑道:“这脸蛋生得不错。”
这手指掐的她生疼。
邹开华恢复了趾高气昂瞧不起的神色,文赢爱只,“你对了一件事。”
邹开华没有看到意想中的恼羞成怒,觉得这有点不按套路出牌。
文赢爱慢条斯理的走过去笑的和蔼可亲的,“我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她一把扯过邹开华的头发,在她又尖又利的尖叫声中砸向了墙壁,血溅落到她好看的眉眼,滴滴的往下落,红艳艳的煞是好看。
文赢爱神色平静的道:“但婊子,这操你妈的关你什么事”福利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