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科普书籍 > 爱因斯坦自述 > 科学和宗教26

科学和宗教26

科学是什么?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科学力图将这个世界中可感知的现象用系统的思维联系起来,它是一种继承。通过一种构思过程,科学后验 27 地将物质重建起来。然而宗教是什么呢?对此我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有的时候我好像对宗教有所了悟,然而我明白,那不过是我纯个人的想法和看法。

所以,我只说我认为有宗教信仰的人具备什么特征,而对于宗教是什么,我不予解说。

我觉得,一个有宗教信仰的人,一定会将全部精力放在对崇高的感情、思想和志向的追求上,而从自私的欲望中摆脱出来。在我看来,这种超越个人的力量,是佛陀、斯宾诺莎这样的宗教人物,是其他一切信念都无法比拟的。因此,当我们在说一个人有虔诚的信仰的时候,我们就是在说,这个人对那些超越个人私欲的崇高和庄严深信不疑,并没有坚实的理性基础支撑这些目标和目的,然而它们的存在是坚不可摧的。从这个角度来说,宗教是人类需要长久不懈地坚持的事业,它不仅将这些目标和价值袒露给人类,还使这些目标和价值的影响得到扩大和加强。若是从这些角度对科学和宗教加以理解,那就没有什么冲突存在于它们之间了。证明“是什么”是科学的任务,而证明“应该是什么”则与科学无关。与之相反,宗教不能涉及各种事实及其相互之间的关联,而只能评价、判断人类的行动和思想。

若《圣经》上记载的一切都被信徒坚信无疑,那么,科学领域就受到了宗教方面的干扰,矛盾就这么产生了。典型的例子就是,伽利略和达尔文的学说受到教会的极端反对和压制。而在另一方面,科学家也经常用科学方法对目的和价值妄下断言,如此,他们就和宗教站在了对立面上。这都是一些可悲的冲突。

可是,虽然存在着这些区别,科学与宗教更是有着密切的联系。宗教为了达成自己所建立起来的目标,就要借助科学的方法。科学家要从宗教领域来获得其感情寄托,这样深沉的信仰是每位真正的科学家都会有的。我们可以用理性来解释现存世界的规律,我们可以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形容两者之间的关系:离开了宗教的科学就成了瘸子,离开了科学的宗教就成了瞎子。

宗教和科学之间产生冲突的可能性依旧存在,这肇因于历史上宗教所形成的那些实际内容。在遥远的古代,人们以自己的形象将各种神创造了出来,并将超人的力量赋予这些神,从而现实世界就要受到这些神的影响。人们希望通过祈祷或巫术等手段,使这些神可以对自己有利。神这个概念通过不断升华,最终成了现在宗教里面的上帝观念。例如,上帝具有人性特征的一个表征之一就是,人们祈求神可以让自己的愿望得到满足。

对于人格化的上帝的存在,人们都深信不疑,并希望从它那里得到指引和安慰。愚钝的心灵总是容易接受这个比较简单的观念。然而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有一种一直未被人们意识到的致命缺陷存在于这种观念之中。即神若是万能的,那么,人的一切思想和行为都应该在神的掌控之中。既然有了这个万能的神,人们也就无需对自己的思想和行为负责了。神自然会公正地评判我们的一切,并作出相应的赏罚。那么,公正而仁慈的神又如何会容许世间有那么多不义呢?

今天宗教和科学之间冲突的主要根源,就是上帝这个概念。科学是对自然界的普遍规律的揭示。科学认为,绝对的普遍有效性是这些自然规律的特性之一。这主要是一种信念,人们在部分成功实践的基础上形成了这种信念。没有人会觉得这部分成功是人类的自我欺骗,从而否认其存在及意义。现代人都清楚,根据定律,科学可以将一定范围内的现象在时间上的变化情况预测出来,哪怕是对科学所知甚少的人,也已经在意识深处坚定不移地接受了这个事实。这样的例子人们都了解:从几条简单的定律出发,太阳系中行星的运动可以得到很好地解释。同样,虽然还不是非常精确,但对于电动机、输电系统等机器设备的运转方式,我们都能够事先预计到,更新的事物也同样在我们的把握之中。

当然,科学在面对一个变数太大的复杂现象时,就显得心有余而力不足了。比如说天气预报,有时我们甚至无法准确地预测几天后的天气情况。然而我们大体上还能弄清楚各种天气变化的原因。之所以无法精准地预测天气变化,并非因为自然界中不存在既定的规律,而是因为它的变数实在太多太大。

在生物领域,虽然我们还没有深刻地洞察其隐藏的规律,可是对于它受到规律的支配这一点,已经是毫无疑义的了。无论是药物对生物行为的影响,还是在遗传中,都存在着既定的规律。生物领域中并不缺乏规律和秩序,只是我们对这些普遍规律的了解还不够深入。

一个人对于规律性越是相信,他对于自然界中的一切都受到规律控制这一点就愈是深信不疑。在他看来,无论什么事物,无论它受到什么样的规律的支配,都无法独立于自然界之外而存在。科学无法将上帝彻底驳倒,是因为科学本身还有待完善和发展。

而我确信,宗教人士的那些愚蠢行为是绝对错误并且非常可悲的。一种不能光明正大地宣扬自己的理念、只能偷偷摸摸地私语的教义,是绝对地有害于人类的发展的,其最终定然会被所有人抛弃。宗教代表们必须要将那人格化的上帝的教义抛掉,才能获得美德。他们应该把对于人类本身的真善美的培养增添进教义当中。这个任务虽然较为困难,可却有着非同寻常的意义。宗教导师们若是能将此转变完成,其宗教就能获得一个崭新的境界,它也必将获得更为深远的意义。

对于将人类从欲望的奴役中解放出来这一任务,宗教完全可以借助科学来完成。科学不仅仅具有发现规律、预测事实这个目标,将所发现的内容归结为尽量少的几个彼此独立的概念元素,也是它的目标之一。就是在对这个目标的追求过程中,科学获得极为伟大的成就,虽然有些人常常用“妄想”来指称这种努力。每一个探索过这个领域的人,都会由衷地敬佩这种努力。那些摆脱-了个人欲望和愿望的科学家总是极为谦恭地对待理性,因为在极其深奥的理性面前,个人总是有一种高山仰止、无法窥测的感觉。而这种谦逊的态度同样是宗教所应该具备的。所以,在我看来,科学不但将宗教的糟粕清除掉了,更是将宗教的精神境界引入到了我们的生活之中。

我认为,对生或死的恐惧,抑或是盲目的信仰,都不配成为人类精神的终极目标,它应该是执着地追求理性知识这一思想和行为本身。就这个意义上而言,一个教士若是真诚的、有良知的,那么,它首先就必须成为一个导师。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