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摆渡人 > Chapter 19

Chapter 19

崔斯坦再次钻出了水面。他举着迪伦,让她的头离开水,靠在自己肩上。她双目紧闭,面如死灰。他心中既略感安慰又焦急万分,他这次很走运,手指恰好碰到了迪伦的牛仔裤腿,这才在漆黑的水中找到了她。他都来不及把她的身\_体扶正,就紧-紧-抱-住她游回水面。但他担心一切都太迟了。她真的已经走了吗?

对岸就在眼前,他开始奋力向那里游去。没游多一会儿,他的脚就蹭到了岸边浅浅的水底。崔斯坦步履蹒跚地走上了鹅卵石铺成的水岸,臂弯里-搂-着面色惨白的迪伦。他只走出几米远就双膝瘫软,跪倒在地。他小心翼翼地把迪伦放在地上,扶着她的肩头,轻轻摇晃着,想要把她唤醒。

“迪伦!迪伦,你能听见我说话吗?你睁开眼啊。”

她毫无反应,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她的头发--湿--漉漉地贴在脸上,他仔细地把她的每一缕秀发拂到耳后。

她耳垂上小巧的紫色宝石耳钉闪着微光,他以前竟然从来都没注意到这些。他俯下-身-子,把脸贴近她的嘴边。

虽然听不到她的呼吸,但他能感觉到她微弱的气息,她还有救。

“我该做些什么呢?”崔斯坦脑子里乱极了。

“别慌,”崔斯坦严厉地告诫自己,“她呛了很多水。”他抓紧迪伦的右肩,让她的脸朝下,胸口贴着他的膝盖。他摊开手拍着她的后背,尽力让她把水咳出来。

这个办法真管用,她开始往外吐水,接着开始咳嗽、呕吐,最后吐出了一大摊污浊的黑水。她的喉咙里发出像锉刀磨东西一样的喘息声,崔斯坦终于长出了一口气。

迪伦终于带着满心的恐惧感醒来了。她的四肢狼狈地摊开,胸部抵在崔斯坦的膝盖上。她挣扎着把手臂伸到身-下,意识到自己想要做些什么,崔斯坦帮她坐了起来。他扶她用手撑着地,双膝也跪在地上。她大口喘着气,吐出了嘴里最后一点脏水。嘴里的味道令人作呕,好像湖水已经被污物、死人和腐烂的东西污染了。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她回想起刚才有一只只手紧抓着她,那一排排利齿撕咬着她,使劲要把她拖下去的情景。她顿时被一阵又惊又冷的感觉袭遍全身,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崔 —— 崔斯坦。 ”她嘴唇青紫,哆哆嗦嗦地说。

“我在!”他回答,声音里的焦虑显而易见。

迪伦的手伸向他,崔斯坦结实的胳膊抱\_紧-了她的腰,把她拉了过来。他让她依偎在自己的臂弯,抚-摩着她的上臂和后背,尽量让她暖和一点。她把头埋进他的胸膛,想贴着他多得到一点他的体温。

“一切都过去了,小天使。”他柔声说道。这样亲昵的情话竟会从自己的嘴里冒出来,连他自已也觉得诧异。

迪伦听到这话心中浮现一阵暖意,她心潮起伏,再加上刚才的痛苦经历,一时间五味杂陈,不能自已。她的热泪夺眶而出,滑过脸颊,掉在冰冷的皮肤上激起一阵刺痛。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突然之间无法自控,开始号啕大哭起来。她哭得全身都在颤-抖,大口大口吸着气,呼气时抽抽搭搭带着哭腔。这哭声在撕扯着崔斯坦的心,他情不自禁地把她-搂-得更紧,轻轻摇晃着。

“没事了,没事了。”他一遍遍地重复着。迪伦心里都明白,但是还不想表现出已经振作起来的样子。她想再静一会儿,安安稳稳地躺在崔斯坦的怀抱里。然而不知怎么的又开始呜咽起来,她已经没力气止住哭泣了。

最后,迪伦已经哭得肝肠寸断,而崔斯坦始终一动也不动,只是-搂-着她,生怕自己一动就会刺激到她。但是,越来越阴沉的天色逼着他不得不开口说话了。

“我们得离开这儿了,迪伦。”他在她耳边柔声说,“别担心,走不了多远。”

他的胳膊一松开她,迪伦就感觉到刚才紧紧贴着他产生的热力霎时就消失了。她又开始哆嗦起来,不过好在这次她没有哭。她挣扎着站起来,但是腿支撑不住,胳膊也不听使唤。她积蓄的所有能量已经在刚才濒临死亡的时候全部耗尽了,她不愿再劳动自己疲惫不堪的四肢。她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明天她就要失去他了。对她来说,躺在这里让那些恶魔过来抓还更好些,身\_体的疼痛能很好缓解心灵的痛苦。

崔斯坦已经爬了起来,他伸出手勾在迪伦的腋下,她就好像处于失重状态一样,轻轻松松就被拽了上来。

崔斯坦把她的右臂搭在自己的肩膀上,左胳膊-搂-着她的腰,然后半拉半背地把她带离了小小的湖畔,走上了通向安全屋的狭窄土路。

看到迪伦冷得上下牙直打架,崔斯坦赶忙说:“我等会儿会生火让你暖和起来的。”迪伦只能木然地点了点头,不过寒冷现在只是一个无足轻重、无关紧要的小麻烦,她几乎毫不在意。

小屋的门很陈旧,因为毗邻潮--湿--的湖畔,所以木头已经膨胀变了形,紧紧嵌在门框两侧的直木里。崔斯坦脱不开手,只好让她开门。迪伦却靠着墙倒下了,眼晴盯着地面。崔斯坦扭-动门把手,用肩膀撞门。木门开始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最后终于勉强开了一条缝,崔斯坦跌跌撞撞地进了屋。迪伦坐着没有动,进去就意味着他们共处的最后一晚开始了,这便是离别的前奏。此时,她隐约听到了从自己左侧传来的高亢号叫,但这次她一点也不害怕。

崔斯坦正在屋里生火,也听到了叫声。他转身过来查看迪伦,发现她竟破天荒地没有跟着自己进门。

“迪伦?”他唤了一声,她没有应答。这一片死寂着实让崔斯坦胳膊上的汗毛全都立了起来。他拔腿大步跑到屋门口,她还靠在石墙上,深邃的眼睛望着前方的一片虚无。

“来吧。”他说着,稍稍屈膝,直视她的眼睛。迪伦眼中的焦点丝毫未变,直到他伸出手攥着她的手时,迪伦才注意到他。她凝视着崔斯坦的脸,他能看到迪伦的脸庞写满了哀伤。他努力做出一个宽慰人的微笑,但脸上的肌肉似乎已经忘了该怎么去笑,嘴动得很牵强。

他轻轻牵着她的手,她则默默地跟在后面进了屋。

崔斯坦领着她进屋后,让她坐在唯一的一张椅子上,椅子已经在炉火前摆好了。他一关上门,小屋里马上温暖起来。他回头望了一眼炉火,惊诧地看着迪伦娇小的身影。她两腿并拢,手微微交叉放在膝盖上,垂着头像是在睡觉又像是在祈祷。看着她就像在看养老院里那些等着死亡来临的空皮囊一样。他不愿见到她如此孤单寂寞,于是走过来陪她。这里再没有座椅了,于是他盘腿坐在壁炉前一块破地毯上。他看着她,想要说些什么来打破沉闷,逗她再笑一下。可说什么好呢?

“我不行。”她喃喃自语着,抬起头看着他,眼神既热烈又带着惊恐。

“什么意思?”他的声音只略微盖过了炉火发出的噼啪声。他的心里在呼喊着,不要这样聊下去了,敷衍她一下吧。他既无法应对她的痛苦,也无法应对自已的痛苦。但必须让她把自己的痛说出来,所以他依旧听着。

“我自己—个人不行的。不管是走完这段旅程还是做别的什么事,只要是我自己来,我都会非常害怕。我 …… 我需要你。”最后这句话是最难以启齿的,但却千真万确。迪伦已经平静地接受了自己的死亡,连她自己都觉得诧异。想起自己还在尘世的亲人、朋友们,她也只是略感伤心。既然她要走上这条路,自然他们终有一天也会来的,她还会和他们再见面的。而崔斯坦却要在明天离她而去,从此在她的生命中消失。他又会迎接下一个灵魂,哪怕他还能想起她来,她也会很快变成他遥远的回忆。她曾让他讲过其他灵魂的故事,在他努力回忆那些久远到几乎被遗忘的往事时,她看到他的脸会微微抽搐。他曾引领过那么多灵魂,没有一张脸会比别的脸更让他印象深刻。她不能忍受自己的面容终将在他的记忆中变得模糊不清,绝对不行,他已经成为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了。

不,她不想踏上最后的旅程。她不会也不能留下他一个人走。

“我就不能和你一起留在这儿吗?”她怯生生地问,从声音听得出来没抱多大的希望。

他摇摇头,迪伦的眼睛垂了下来,拼命忍着,不想让更多的眼泪-流-出来。她必须搞清楚,到底是不可能,还是他不想要自己呢?可如果她没有得到自已想要的答案又该如何呢?

“不行啊!”他费了很大的劲才从嘴里挤出这句话,“如果你待在这儿,最终恶魔们还是会把你当成猎物抓走的。”他指指窗外说,“太危险了。”

“只有这一条理由吗?”如果他没有看到她嘴唇的嚅动,他根本就不确定她说没说话,她的声音很轻。然而虽然只是轻声细语,却如洪水般灌进了他的耳朵里,凝结在他的脑海,让他的心结成了冰。现在是时候了,得告诉她他不在乎她,确定她明白自已的话是什么意思。如果她认定自己会毫无遗憾地离去,那么她踏上那段最后的旅程时就轻松多了。

他的迟疑让迪伦抬起了头注视他,那双碧眼似乎已经做好了承受痛苦的准备,她紧咬牙关好让下巴不再颤-抖。她看起来如此脆弱,好像一句重话就能把她击倒似的。他刚才的决心又动摇了,他不能这样伤害她。

“是的。”他回答。他伸手揽着她的腰,让她跟他一起坐在那块破地毯上。他窝起手掌,拇指轻轻划过她面颊光滑的皮肤。在他的抚摸下,她的面颊变得温暖,泛起了淡淡的红晕。

“你没办法待在这儿,虽然我很想你留下。”

“你想让我留下吗?”希望开始复萌,她脸上露出喜色。他到底在做什么啊?现在他本不应该给她希望的,他很清楚自己终究得把这点希望再次夺走。他不应该的,可是他实在是无能为力。崔斯坦回想起她曾显露给他的一张张面孔 —— 走出隧道口时既心有余悸又如释重负,白天被他逼着走一天的山路,每晚睡在破败不堪的屋子里时脸上的厌恶与埋怨,受他嘲笑时的怒气冲冲,陷进泥潭时的尴尬困窘,睡醒后发现他归来时的欢喜欣慰。每一次回忆都让他露出微笑,他把这些往事全都封存在了心里,留待她离去从此再无欢愉时安慰自已。

“咱们这么说吧,我现在是越来越喜欢你了。”他笑着说,仍然沉浸在刚才的回忆中。可她笑不出来,她还有事情没解决,心乱如麻,“可是明天你不得不继续走下去,那儿就是你的归宿。迪伦,那儿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崔斯坦,我不能,我一个人做不到。”她哀求着。

他叹了口气。

“那 …… 我陪着你,全程陪着。”他说。

“你保证?”她马上问,急着想用话把他套牢。他直视着她的眼睛,点了点头。一时之间她看起来有些困惑。

“你好像说过你是不能一起走的。”

“是不应该,但是为了你,我愿意。”迪伦看着他,伸手握住他的手,把手贴在自己脸上。

“你发誓?你发誓你不会离开我?”她央求着。

“我发誓。”

迪伦像是在试探似的对着崔斯坦笑起来。她的手还握着崔斯坦的手,一股热力从她的手上传来,他的骨头里也感受到了这股灼热。她一松开,温暖瞬间就消失了。

但她又伸出了手,手指就在离他面颊几厘米的地方徘徊。在等待她触上来的过程中,他下巴上的皮肤有一种麻酥酥的感觉。可是她还是一脸的迟疑,似乎不敢再越雷池一步。他向右翘起嘴角,露出鼓励的微笑。

迪伦的心在胸膛中怦怦乱跳,心跳先是时有时无,后来在一瞬间完全停止了。她高举的手臂又酸又痛,然而比这种隐痛更难受的是指尖传来的近似于疼痛的麻刺感。缓解它的唯一办法就是抚摸崔斯坦的面颊,抚摸他的额头还有他的嘴唇。但她心里还在忐忑不安,她还从未像这样抚摸过他呢。

她看到他露出了微笑,手指竟像是被磁铁吸住了一样,不由自主地动起来。她的手贴着他的游移着,感受着他时而紧咬牙关、时而放松牙齿时脸上肌肉的变化。

跟屋子里柔和的光线比起来,他湖蓝色的眼睛显得太明亮了,但却让人很安心。那目光对迪伦似乎有催眠的作用,她的目光就像扑火的飞蛾—样,根本没有办法离开他。崔斯坦伸手扣着她的手,让它停在了自己的脸颊上 …… 四秒、五秒、六秒,迪伦忽然急促地吸了一口气,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一直屏着呼吸。

魔咒似乎被解除了。崔斯坦往后退了只一厘米左右,仍然拉着迪伦的手。他的眼神依旧温暖,他没有松开迪伦,而是引着她的手到了自己的嘴边,在她指关节柔软的皮肤上留下了轻轻一吻。之后他们谁也没再多说什么,两个人都陶醉在彼此默然不语却深情相依的氛围中。迪伦想要让时间慢下来,充分享受现在的每分每秒。

然而即便她用尽全力,遮挽时光仍如同用一张纸巾抵挡飓风一样,时间依然以惊人的速度流逝。当晨曦的微光开始透过窗子照进屋里时,她几乎难以置信。炉火早已熄灭多时,但它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烤干了迪伦的衣服,也让她冻僵的身\_体暖和了起来。他们继续盯着壁炉,看着那深灰色的木柴冒着青烟。

经过了一晚上,崔斯坦像变了一个人一样,胳膊-搂-着她的肩膀,和她紧紧依偎在一起,精心呵护着她。他们背对着窗户,晨光正洒在他们的肩膀上,也照亮了后墙。墙上斑驳的黄色油漆还有一幅满是灰尘 、内容难辨的旧画渐渐显现。尽管两人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但却纹丝不动。

最后,阳光透过窗子射进来,空气中四下飞舞的灰尘在阳光下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崔斯坦先动了起来。他不愿意面对今天。

想到昨晚对迪伦的许诺,他的胃里顿时不由得一阵翻腾。此时,在他脑中,可能发生的情况、理性的抉择以及个人的情感正较量得难舍难分。而此时的迪伦却出奇的平静。她昨天已经用了大半夜的时间预想今天可能出现的各种状况,最后她终于发现,除了迈出最后的脚步、随遇而安外,她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崔斯坦会陪着她,这就足够了。只要有他在自己身边,她一切都能承受。他会在自己身边的,他答应过她了。

在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