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摆渡人 > Chapter 30

Chapter 30

回到吉斯夏尔当一名中学生,每天和母亲抗争,和附近的那些白痴们擦肩而过,这倒容易多了。现在她都无法想象自己重新做那些事情时的样子了。说不定遗忘比记住要好得多。接着,她意识到自己至少有一件事不能忘。她转过头看到崔斯坦正在盯着自己,他脸上的表情让她纳闷,他是不是真的能看透浮现在她脑子里的想法。

“我会记得你。”她低声说。她不知道这是在安慰他还是安慰自己。

崔斯坦苦笑了一下,“但愿如此。”他说。接着他低头吻了她。当他起身的时候,她注意到他拇指和食指间藏着什么东西。是一朵花,纤细的花茎在鲜亮的紫色花瓣重压下微微弯曲。

“给你,”他把花轻轻插进迪伦浓密的发髻中,“这花更衬出你眼睛的颜色。”

他的手指顺着迪伦的脸颊缓缓划过,迪伦的脸臊得通红。崔斯坦哂笑着又重新拉起了她的手,他指间温柔的压力在催促她步子稍微快一点,以防万一。对迪伦来说,那一晚过得太快了,同时又过得不够快。她一面想尽情品味与崔斯坦相处的每分每秒,一面又担心每次他们像这样停下来,他就会想方设法找一些理由,劝她返身回去。但他今天心情不错,一直在说说笑笑,促狭打趣。虽然迪伦还不能完全确定他是不是真的这么开心,但自已的情绪也不由自主地被他带动了起来。他甚至说服迪伦跟自已—起跳起了舞 —— 除了小屋外寒冷黑暗中恶魔们的鬼哭狼嚎声,没什么声音可以伴奏。所以他开始小声哼唱。虽然略微有些跑调。

外面的光线开始变化时,迪伦还在惊诧时间过得飞快。可一到晨空破晓,她马上就去催崔斯坦赶紧上路。

而他却显得不慌不忙,踩灭了炉膛里最后一点散发着光热的余烬,掸去鞋上厚厚的一层尘土。然后,尽管已经没什么再拖延下去的理由,他还是一口回绝了迪伦,不让她打开屋门,一直到太阳从远处东面群山的峰顶之上升起。

阳光终于透过玻璃洒满了小屋。迪伦没好气地说:“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

“好啦,走吧!”崔斯坦回答。他冲着迪伦恣肆地笑着,她急不可耐的样子让他直摇头,“以前早上我都叫不动你,就差拖着你到外面去了。”

想起那时自己噘着嘴发牢骚、哭哭啼啼的样子,迪伦也不禁莞尔,“刚开始的时候我肯定让你吃了苦头吧?”她坦白道。

他笑了,“要说吃苦头可能言重了,也许说是噩梦更合适 ……”他越说声音越小,对着她眨了一下眼晴。

“噩梦!”一直站在门边向外张望的迪伦走过来半开玩笑地推了一把他的胳膊,“我可不是什么噩梦!”然后她又转身,注视着门外,看着荒原上等待他们穿越的连绵群山,“感觉这样走要容易些,像走下山路。”她耸耸肩,又假装嗔怒地瞪了崔斯坦一眼说,“那我们出发吧!”

迪伦的热情在第一座山爬到一半的时候就荡然无存了。她感到小腿火辣辣的,左肋深处传来一阵阵刺痛,每一次喘息都伴随着疼痛。不过现在崔斯坦似乎倒愿意奋力前行了,迪伦几次三番抱怨,数度要求休息,他都装聋作哑,充耳不闻。迪伦对着他宽宽的肩膀伸出舌-头,做了个鬼脸。她并不真的期盼到达最后一个安全屋,因为在她的记忆中那完全是一片废墟 —— 没有屋顶,只有一面墙依然挺立。这也是他们和那条隧道之间最后一道真正的屏障。迪伦知道,她就是知道,崔斯坦会利用这最后的机会劝自己放弃。她猜得没错。他们刚在安全屋安顿下来,恶魔们的咆哮声就马上减弱了,听起来就像追在身后的瑟瑟风声,能这么早到达全是拜崔斯坦寸步不停所赐。炉火欢快地噼啪作响,他坐在她对面,目光严肃地盯着她。

迪伦心里长叹一声,但依然不动声色。

“迪伦 …… ”崔斯坦踌躇着,咬着脸颊内侧,“迪伦,事情有些不对劲。”

她噘着嘴,压着火没有大喊大叫,“你看,我们都已经走到这一步了。你答应过要试一试的。崔斯坦,我们这一路长途跋涉 , 我们现在不能回去 ,不是没有 …… ”他举起一只手打断了这通连珠炮似的讲话,她突然住了口。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说。

迪伦想接着刚才没说完的话继续讲下去,不过转念眉头一皱,眨眨眼晴问:“那你是什么意思?”

“是 …… 我出问题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她一下子紧张起来,眼晴睁大地看着他,“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的呼吸有些颤-抖。

“感觉不舒服吗?你病了吗?”

“不是 …… ”他犹犹豫豫,一副举棋不定的样子。

迪伦心里像结了一层冰一样,“崔斯坦,我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看看这个吧。”他淡淡地说。

他-撩-起自己的 T 恤,露出腹部。从他的肚脐处朝下长着一道并不浓密的金色汗毛,这让迪伦有些分神。不过她很快就看到了他指的是什么。

“什么时候的伤?”她轻声问道。

一道红色锯齿状的裂口划过他的身\_体右侧。伤口两边的皮肤红肿发炎,周围还有浅一些的伤痕。

“恶魔们围攻你的时候留下的。”

迪伦目瞪口呆地看着他。她以前从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伤害崔斯坦。看到他在座位上挪动身-子时痛得龇牙咧嘴的样子,她自己也痛苦万分。整整两天了,他是怎么尽力隐瞒伤势的呢?她是不是太自私了?否则怎么会察觉不到呢?她对自己感到极度失望。

“对不起,”她喃喃地说,“都是我不好。”

他把衣服放下来,藏起伤口,“不,”他摇摇头,“我想说的不是这个。迪伦,我是说这个伤口,”他解释道,“现在它应该已经消失了才对。以前我也受到过恶魔们的攻击,几天之内就会不治自愈的。可现在 …… 好像我已经变成了 …… 变成了 …… ”他脸上露出了痛苦的表情。

迪伦吃惊地注视着他,他想说的可是“人”?

“还不止这些,”他接着说,“我离 …… 离开你,”

他提到这个字眼的时候有点结巴,“去下一个灵魂那里,到玛丽那里时,我的身\_体并没有变化。”

“什么?”迪伦干张着嘴说不出话来了。

“我那时还是现在这个样子,一模一样。”停了一下他又说,“以前这样的事从没发生过。”

迪伦沉默了许久,思索着,“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最后她问道。

“我不知道。”他低声说。他将自己心中萌发的希望牢牢地封存起来,不愿意向任何人承认这丝希望,甚至对他自己也不例外。

他笑了笑说,“我甚至都不应该在这儿。”

“为什么?”迪伦困惑地皱起了眉头。

他耸耸肩,像是答案一目了然似的,“当我失去玛丽时,我本该当时就被拉走,被送去迎接下一个灵魂的。”

“可是 …… 当时还有我在那儿啊。”

“我知道。”他点点头说,“一开始我也以为可能就是有你在,所以我才没有走,我必须要待到你被再次安全送回去为止。可是这样的想法可能不对,可能我现在 …… ”他踌躇着,尽力想搜出一个合适的词,“可能我现在报废了或是发生了诸如此类的事情吧。”他冲她笑了一下,“我是说,我本来不可能像现在这样往回走的。这不正常,迪伦。”

“或许你没有报废,”她缓缓说道,“或许,就像你说的那样,当你的活做够了,摆渡了足够多的灵魂,你就解脱-了。”

“也太多‘或许’了。”他朝她温柔一笑,“我不知道,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迪伦似乎没有感受到他的不安和谨慎。她坐得笔直,嘴角绽放出灿烂的笑容,眼神发亮,“嗯,嗯,除此之外 …… ”她朝崔斯坦身\_体右侧点点头,看到他在用右手遮掩,“ …… 一切都在朝着对我们有利的方向发展,或许我们就应该顺势而为。 ”

“或许吧。”他说,眼神中仍带着疑惑。他不想把一切事都告诉迪伦,但潜意识深处一直在隐隐担忧。他们穿越荒原,越走越远,他的伤口似乎也在逐渐恶化。

迪伦感觉到自己正在奋力挣扎重获新生,可崔斯坦却禁不住担心等待着他的是不是截然不同的命运。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