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摆渡人 > 摆渡人2 > >Chapter 19

>Chapter 19

“崔斯坦?”迪伦用胳膊肘轻轻碰了一下他没受伤的半边肩膀。

“嗯?”崔斯坦转过头对着迪伦,同时留意观察着附近的街道。

“我保证等你的伤好了,我们一定能把恶鬼的事情彻底解决的,现在你能不能……”

“我能不能什么?”崔斯坦透过他蓬乱的淡茶色头发,瞥了一眼迪伦。

“假装你是一个带着普通烦恼的普通男孩,就装一会儿好不好?”迪伦抓着他的手,一捏。

他们商量好了去见迪伦的爸爸詹姆斯,地点就在跟公寓只隔了几条街的一家小意大利餐厅。琼坚持说,既然这次她不在场,会面的地点一定要在附近。

“好啊——那应该是什么样子?没零花钱,考试可能不及格,谢莉尔下次的聚会会邀请我去吗?”

“这就对了嘛!”迪伦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地把关于恶鬼的烦心事推到一边去——其实也推不了多远。她转过头看着崔斯坦,“见我爸你紧张吗?”

“我干吗要紧张?”他紧紧抓着她的手,“别担心我,迪伦。我看你才紧张呢。”

她是紧张,几乎浑身发抖。

“我也不知是怎么了,”她坦言道,“明明已经见过他了。”

“你只见过他一次。”崔斯坦纠正道,“虽然他是你爸,但对你来说,他几乎还是一个陌生人,而且这次也没有你妈在旁边缓冲。”

“我不是还有你吗?”迪伦说,“这样更好。”

听了这话,崔斯坦又是一笑,又捏了一下她的手。

“而且,”迪伦揶揄道,“貌似我现在根本没办法挡着你吃比萨。”

现在迪伦最喜欢的事情之一就是让崔斯坦体验各种新鲜事物,然后看他的反应,特别是食物,因为在荒原上他不用进食。到目前为止,冰激凌和苹果在最受他欢迎的食物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第一名就是比萨。

“那,”迪伦吐出一口气,“咱们出发吧。”

餐厅里迪伦爸爸尚未现身,不过他已经打电话订好了餐。侍者领着他们进到后面一个温馨舒适的小餐位旁。

迪伦盯着餐厅大门,她心头如小鹿乱撞,根本没心思琢磨菜单。没过多久,詹姆斯快步进了门,头转来转去地查找座位,脸色沉静。迪伦知道他还没看见他们。

“他不知道我们在这里。”迪伦说着站起身来,朝他挥手示意,样子略显笨拙。与此同时,侍者也在用手指着他们餐桌的方向。终于,詹姆斯看到了她,脸上立刻乐开了花。单是他脸上喜悦的表情就差点让她飞奔过去,尽管她觉得这么站着很傻,但一直到他过来,她始终保持着这个姿势。

“嘿,小甜心。”他径直上来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抱歉,我来晚了。”

“没关系。”迪伦从他的怀抱中退出来,-羞-涩地一笑,“我们刚来没多大会儿。”

“好,那就好。”他慢慢走到一旁,依依不舍的样子。她注意到,他投向崔斯坦的目光就远不是那么友好了。

“崔斯坦。”他打了个招呼,“听过不少你的事。”他俯视着崔斯坦,目光中既有不满也有怀疑。

“你不应该听琼的一面之词。”迪伦一想到她妈说她男朋友的坏话,脸色马上阴沉下来。

她转过身对崔斯坦说:“我可净说你的好话来着。”

他冲她一乐,那双蓝眼睛和小雀斑哟……迪伦情不自禁也报之以一笑,心底涌起喜悦的暖流。然后,詹姆斯高声清了清嗓子,这一刻就这样流逝了,“你妈告诉我你又把膝盖弄伤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拿着菜单,目光在上面快速滑过,“这次是怎么回事?”

“摔倒了。”迪伦告诉他,心想昨天下午的事还是少说为妙,同时又纳闷儿琼是什么时候把这事向他通风报信的,这样做又是为了什么。她想起来,昨天崔斯坦溜到她床-上的时候告诉她琼还没有睡,还在打电话。琼这么做有点匪夷所思,她不是恨他吗?

“真没想到,你这么快就不打石膏了。”他评论道。

“医生说没有问题,”迪伦耸耸肩,“他说我需要增强一下肌肉的力量。”

“当时你在哪儿?”

“什么?”

迪伦爸爸抬起眼睛盯着她,一双碧绿色的眼睛跟迪伦一模一样,“你摔倒的时候在哪儿?”

她感觉他已经都知道了,但不管怎么样还是回答了他:“我们回到了那个隧道。我老做噩梦,我觉得回去一趟可能会有用。”她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跟琼她也是这么说的。

“但你不光是去了隧道,是吧?你还隐瞒了逃学这档子事。”迪伦不知道琼到底跟他说了多少事情,“你拖着条伤腿钻隧道,还破坏了犯罪现场。”

“生我的气了?”迪伦的声音短促而尖厉。在那么短短的一秒时间内,迪伦的一小部分头脑想要大叫一声:“他没这个权利。他以为他是谁呢?”但她最大的感受是受了伤害,她心里很沮丧。他们只是刚见过一面,他就开始对自己说三道四了。

不过,他摇摇头否认了她的指责,他们的目光再次交会,“没生你的气,宝贝儿。”他又翻了一页菜单,匆匆瞥了一眼,然后又看着她,“不过,我觉得你是不是被带坏了?”

他没说迪伦是被崔斯坦带坏了。他没有暴露自己的想法,甚至连偷偷看一眼崔斯坦也没有,不过他就是那个意思。“你母亲跟我说,你是最近才有这样的行为的。”他继续说,“逃学,溜到你不该去的地方。在那场事故之前,她都没有听说过你这个新男友。她和我都有点纳闷儿,是不是你的新男友跟这些事有点关系。”

“她和我?”迪伦差点就脱口而出了,“你们俩现在又成拍档了,是吗?”

他既没有回应,也没有指责,只是在等待。

“我以前也没有向她打听您的私事。”迪伦的话说得毫不客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这股勇气是打哪儿来的。不过,她不允许他把崔斯坦当成坏小子。绝不!“崔斯坦没有挑唆我逃学,也没有拉着我进隧道,更没有让我联系您。一切都是我做的,自己的事自己负责。所以,如果您生气,那就该生我的气。”迪伦深吸一口气,给他机会打断自己,但是他没有,“崔斯坦一直陪在我身边,帮我渡过了很多难关,您根本不知道那有多难。”

詹姆斯的嘴微微动了一下,迪伦意识到他没有把她刚才这番话太当回事。要是他清楚这些话都是千真万确的就好了。

“我爱他!他现在已经是我生活的一部分了。”她讲完了,盯着他看,给他时间领悟她没说出来的心声——您还不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起码现在还不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迪伦壮着胆子看了一眼崔斯坦。他在那里静静坐着,也不插言。她又望了一下爸爸,他显然被自己的话吓了一跳。

“你说得没错,”他说,“对不起,我现在还没有在你的生活中赢得一席之地。但是,我是你爸,我也替你们担着心。”他冲她笑笑,这次把崔斯坦也含在了里面,“咱们重新开始吧。崔斯坦,认识你很高兴。我也听过不少你的好话,从迪伦那儿。”

看着迪伦跟她爸爸谈笑风生,崔斯坦仅仅感到一时的解脱。他心里清楚,如果又有恶鬼穿越过来,更多的人可能会丧命,自己怎么有闲情逸致跟着一起说说笑笑?

他冒着失去一切的风险跟迪伦来到人世,赌上了自己的生命——尽管称不上有多美好,还有永生不灭的灵魂。有那么一阵子,他以为自己已经逃脱-了上天的惩罚。

但任何行为都会付出代价。他的行为在此世与来世之间撕开了一个洞,里面渗出的是现实版的噩梦,将别的灵魂置于险境。

他没办法细数这些年来在他手上被恶鬼夺去的亡魂有多少——不用说,肯定远远少于在他的引导下成功穿越荒原的灵魂数。尽管他确切无疑地知道,死后仍有来生,然而那四个被害的人仍像巨石一样沉沉地压在他的心底。因为他也确切无疑地知道,并不是每一个亡魂都能抵达迪伦曾为他描述过的应许之地。

此外,那些人本不该现在离开人世,他们本不该在那一天殒命。崔斯坦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相信命运,相信宿命——每一个灵魂在尘世的时间早有安排,他们的死期在他们出生之前就已经定好。但不管怎么说,是他的鲁莽行为干扰了他们本应享有的寿数——不管那是五个月还是五十年。

他需要做点什么。但是他知道,他只知道,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返回荒原。或许他穿越回去,到了那条界限,迪伦曾经跟他描述过的那个萨利就会屈尊前来,告诉他应该怎么做。也许,返回荒原本身就会恢复平衡,那个裂缝就会自然弥合,永远将他和迪伦分开,甚至会杀死他们。

大概,也许,可能吧。

什么都说不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他待在这里袖手旁观,将会有更多人丧命。

他要回去,如果不是因为一个难以克服的难题,本来早已回去了,那就是迪伦。他不确定自己能独自回去。如果他撇下迪伦离开,与她身隔两世,她和他每时每刻都会志消气沮、黯然神伤,这苦痛将会成倍增长,很可能会让她郁郁而终。

他不能把她带回荒原。她首次穿越荒原,侥幸躲过恶鬼们的追杀,要归功于她的勇敢;然后她又孤身一人,为了寻找自己重返荒原,能绝处逢生更是匪夷所思。带她再登荒原、让她又一次冒生命危险,那就未免把他们的好运气用过了头。况且,如果他祈求众神灵拨乱反正,他自觉那些神灵不会对他们的处境报以多少同情。他们不会再把他和迪伦送回人世,从此以后继续过太平日子的。

何去何从,他也没了主意。他既不能冒险独返荒原,也不能带着迪伦回去,更不能坐在这里无所事事,任由恶鬼们穿洞而入、大快朵颐。这道难题不容易解答——不,根本就无解。

崔斯坦叹息一声,伸手揉了揉脖子,缓解一下因为突然间紧张而绷紧的肌肉。他尽量想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拉回到迪伦父女二人的谈话中。对她来说,要让这个男人对他有好感,这一点才是最重要的。崔斯坦感觉,要是他另有想法,詹姆斯·米勒不会安坐在那里一声不吭的。

迪伦正说到兴头上,“那老师正在跟安娜说话,要她把化妆品收起来——谢天谢地——这时候‘鸽子’从马克那儿抢过来一张纸,开始在他的头顶晃那张纸,嘴里还一遍又一遍喊着:‘奶-子!看见没奶-子!他在画奶-子!’他没看到马尔科姆夫人正站在门口看着他。突然,她用最大的声音大喊一声:‘大卫·麦克米兰!’所有人一下子安静了,我觉得‘鸽子’快从椅子上摔下来了!”

詹姆斯笑着摇了摇头,“那个女-人过去一向铁腕治校。我简直不敢相信她还在学校,简直不敢相信她还活着。我还是个小学生的时候她就已经上岁数了,那可不是昨天的事。”

“我以为她今年就退休了。”迪伦说,“真遗憾,我挺喜欢她的。至少,她能让每个人都闭嘴,这样我们就能该干吗继续干吗了。”

“是啊,这学校挺让人不舒服的。”他扮了个鬼脸,然后幽默感突然消失了,“你在那儿还顺利吗?没人……惹你不开心吧?”

“你是说,我有没有受欺负?”迪伦问。

“呃,是啊。”他等待着她的回答,一脸紧张,崔斯坦能看出他有点忐忑,这让他多少显得更有人情味儿了。

她咧嘴一笑,“既然有崔斯坦在那儿,我现在什么麻烦都没了,每个人都怕他。”

“是吗?”詹姆斯露出审视的目光。

“他们不过是一群小白痴。”崔斯坦说,“你硬顶他们一下子,他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说得对。”詹姆斯赞许地点点头,崔斯坦觉得自己可能在他心目中得了一分。

迪伦对他一笑,他们继续用餐,再没出什么状况。

詹姆斯付了账,三个人走出餐厅。清朗的夜晚,虽然看不见繁星,但密密交织的路灯灯光明亮,远方亦有光芒。詹姆斯开始提出要开车送他们两个回家,但随后承认自己的车停错了方向,乱停在半英里之外的街角。

“没关系。”迪伦再三说,“我们走快一点就是了,只需要十分钟。我还有崔斯坦陪着呢。”

詹姆斯盯着迪伦看了很久,心里在反复掂量着。崔斯坦能看出来他内心正在做着激烈的斗争:一面是保护亲生女儿的本能,一面又小心翼翼,不想做得太过火,毕竟他们的父女亲情也才刚刚建立。

“你们一进家就给我打电话。”他最后说道,“要走大路,别抄小道。有人跟你搭讪,别理他们。好吗?”

“知道了,爸!”崔斯坦看到,当迪伦说出那个字眼儿,把詹姆斯·米勒认作一家人的时候,她的眸子里洋溢着一丝兴奋与幸福。这样的表情是她从未有过的,不过,他不会因为这个生她的气,他有迪伦就够了。

“给我一个拥抱。”詹姆斯说,语气有点生硬。很明显,因为迪伦改口叫他爸,他和迪伦一样,情绪都很激动。

迪伦点点头说:“好嘞。”她笑着轻轻拥抱了一下詹姆斯。

他说道:“那,你们就回去吧。”边说边向后退了几步,抱着臂,稳稳地站在那里。崔斯坦看出来了,他是要看着自己的女儿消失在视线之外然后才肯离开。

崔斯坦牵着迪伦的手,确保她的拐杖戳在合适的位置,让她的身\_体重心保持平衡。他领着她走过一小排商铺和咖啡馆,大部分的商店都已经关门了,只有经过一处外卖酒的窗口时,透明的玻璃罩子散射出明黄色的灯光。街道上很安静,但一种针刺的感觉在不断困扰着崔斯坦。

“怎么了?”迪伦看他数分钟之内第四次探着脖子四下张望,于是问道,“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什么。”他说,安慰性地抓着她的手。可能真的没什么,因为每次他回头张望,都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崔斯坦。”迪伦警觉地说,“到底怎么了?”

“没什么。”

她叹了口气,把手从他的掌心抽走,“告诉我!”

他耸耸肩,“我只是……”

“只是什么?”迪伦一边走一边转头张望,差点绊了一跤。崔斯坦赶紧伸手拽她,在她摔倒前扶她站稳,“有人跟着我们吗?”

“没有。”他扮了个鬼脸,“我觉得没有,我只是……感到了什么。老实说,什么也没有。”

迪伦突然在人行道中间停下了脚步,姿势很容易让人想起她父亲一分钟前看着他们离去时的样子。

“我只是有点害怕的感觉,仅此而已。但这儿什么人也没有,我都看过了。我可能是被恶鬼搞得有点神经质了吧。”他拉着她的胳膊,“来,咱们走吧,天冷。”

崔斯坦在回公寓的一路上都坚决没有再回头看,他不想让迪伦受惊吓。但是,那种不祥的感觉,脖子后那种针刺般不舒服的感觉并没有减弱。

这种感觉跟他察觉到苏珊娜穿越过来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她现在还在人间,但离这里还很遥远,那是徘徊在他意识边缘地带的一丝暖意。

不,这次的感觉不一样,既冰冷又凶猛。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