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小说 > 摆渡人 > 摆渡人2 > >Chapter 20

>Chapter 20

“不对啊。”

苏珊娜掀开杰克腰部的敷料,使劲盯着露出来的一大片苍白的皮肤。

“怎么了?”他问,“感染了吗?感觉不像。”

“没有,”苏珊娜说,“看上去……看上去挺好的。”

说“挺好的”还算是轻描淡写,在杰克的监督下——只是那目光让人紧张不安,她亲自缝的那些针脚现在已经变得平滑光洁。皮肤上没有疤痕,只有一道微微隆起的红印子,看起来不痛不肿,也不像是新伤。苏珊娜对人类伤口的愈合知之甚少,但她知道不应该这么快,她都不确定自己能不能这么快就痊愈。

很明显,穿越回来的杰克跟以前不一样了。

现在,他们在杰克妈妈的公寓里,丑陋的水泥高楼配上生了锈的金属阳台。看起来,在这个地方长大是够糟糕的。

把他弄进楼里时颇费了番周折——主要是苏珊娜对门禁系统知之甚少。杰克的妈妈匆匆付了出租车费后就在屋里照看儿子,关怀备至地问了他一大堆问题,最后在遭到冷遇后只能悄悄回了自己房间。当然,苏珊娜在杰克的记忆中见过他妈妈。这是个个子矮小、安静腼腆的女-人,头上华发早生,嘴和眼睛周围有深深的皱纹。她总是一副受了惊吓的样子,双肩老是微微前倾,好像在以一己之力抵抗着整个世界。她也曾在杰克的记忆中见过他的继父——但现在他似乎不在家里。

苏珊娜晚上就在起居室的沙发上过夜。眼皮沉重的感觉让她倍感神奇,那种暖暖的、飘飘然的感觉,让她的意识缓缓沉入一片混沌之中。睡觉,原来睡觉的感觉是这样的。她闭着眼睛,享受着入睡的过程。

十三个小时,她睡了十三个小时。醒来后,她先去检查了一下杰克的情况——她心里隐隐预感他可能已经死了,结果他恢复得很好。不过,他仍然有些精神恍惚。在他又昏昏沉沉睡去时,苏珊娜听到厨房里窸窸窣窣有人走动的声音。她猜,那是杰克的妈妈。她感觉挺尴尬,觉得自己闯进了别人的生活。她轻轻穿过起居室,有道敞开的拱门直接通向厨房。杰克的妈妈还是穿着昨天晚上的便袍,脚穿一双绒拖鞋,手里提着个水壶。

“要茶吗?”她问道,声音有些过于欢快了。

“我……不用了,谢谢您。”苏珊娜尽量微笑,但感觉拘束又难为情,使出了浑身的解数,那笑容却像是在扮鬼脸。

“杰克还在睡觉,是吧?”

“是。不过,他现在没事了。”

杰克的妈妈点点头表示认可,“哦,午餐时我得去上班,冰箱里的东西你可以随便吃。等杰克醒了,他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别的就没什么要嘱咐的了。杰克妈妈往杯子里加了一勺牛奶,然后轻悄悄蹒跚着走出了屋子,脸上又带着那种过于欢快的表情。咔嗒一声,她进了自己的卧室,轻轻把门关上,留下苏珊娜独自待在起居室,满心诧异。

没有盘问吗?不问一下她是谁、来这里意欲何为?不问一下她有什么权利突然在这里现身还指望有地方睡、有饭吃?似乎是哪里出了岔子,这跟苏珊娜在脑海里设想的“妈妈”形象完全对不上号,尽管这挺符合她看到的杰克记忆中的妈妈形象:被丈夫欺压虐待,被儿子呼来喝去。她饱受着生活的折磨,她的人生里处处遗憾、样样稀缺——缺得最厉害的就是钱。苏珊娜心里一阵难受,充满了对她的同情。她蹑手蹑脚地走过杰克妈妈的屋子,又悄悄进了杰克的卧室。

他还在睡,睡了整整一天。中间偶尔醒来,苏珊娜就往他的喉咙里倒点水,喂他点吐司,在她能找到的食物里,唯一知道该怎么处理的就是那片已经有点不大新鲜的面包。什么时候她确定他身\_体没什么大碍了,她就离开这里,就这样决定了。

杰克躺在床-上,这倒给了苏珊娜许多思考的时间。不过她的心思都只集中在崔斯坦一个人身上:他在哪儿?她可以感觉到,他就在这附近的某个地方。他们靠着灵魂的引路彼此靠近,试问这世上能有几人如此?这一定是冥冥之中的征兆。现在,怎么才能到他身边呢?她只能坐下,闭上眼,让自己感觉的触角尽可能地伸远。那时,也只有在那时,她才能感受到他一星半点的影子。

这感觉既给人以安慰,又让人害怕。

她非常肯定,距离越近,她就越容易对他准确定位——在荒原上就是这样的。但她现在没有钱买票,而且,昨天她连操作大楼安保对讲机这样简单的事情都弄不明白,这让她大大地尴尬了一回。经过这次教训,她明白自己还不懂的生活琐事要以百万计。这些事情都有可能让她露出破绽,让她显得与众不同。她需要在接近崔斯坦之前避免引人注目,为此她需要找一个引路人帮她应对全新的环境。

所以,她需要杰克。

一整天她都在心里反复掂量这事。一会儿想想之前在荒原上杰克有多么难对付,一会儿又发愁自己孤身一人怎么行动。有好几次,她都已经不知不觉地站起身,准备离开这里走自己的路了,但每一次都因为恐惧和迷茫,最后还是就此打住。

要想到崔斯坦身边,她就需要杰克的帮助,就再多忍一小会儿吧。

杰克终于醒了,他马上变得喋喋不休,让人心烦。苏珊娜要再检查一下他身上的绷带,他把她的手打开了,“我已经好了。”杰克把T恤衫往下捋回到小-腹,“老天,我都等不及去冲个澡了。”

“你真的不能把伤口打--湿----了。”苏珊娜一边说,一边闪退到一旁,免得他翻身-下床的时候踩到自己。

杰克只是不屑地瞥了她一眼,直奔浴室而去。

“好啊!”她对着空气嘟囔着,“去洗吧,把全身都淋透。关我什么事啊?你伤口感染了才好呢,你个傻蛋!”

最后那个词她只是嘴唇动了动,但没有出声。尽管他离得很远听不见,浴室里也已经响起了噼噼啪--啪的淋浴声。她可不傻,跟杰克这样的小混混斗嘴可没什么好处。

他洗了很久。正当她开始怀疑他是不是已经昏过去了的时候,水声戛然而止,她听到了从浴室里传来的脚步声。片刻后杰克出来了,除了一条围在腰间的浴巾,什么也没穿。苏珊娜给他敷的绷带淋透了,紧紧贴在他的皮肤上。他皮肤苍白,但肌肉发达,看起来孔武有力。一想到他轻轻松松地就能伤害自己,苏珊娜心里又在暗暗叫苦。

在荒原上,她毕竟还有些能力——更何况他还需要她来保命。可现在既然已经身处人世,力量的平衡也就被打破了。苏珊娜感觉自己像只老鼠,期望着猫不要把自己嚼碎了再吐出来。

“你要是想洗澡,可以冲一冲。”杰克一边说着,一边慢悠悠地从她身边经过,钻进了卧室。

在杰克还躺在床-上昏睡不醒的时候,苏珊娜还不敢冒昧地在浴室里洗澡。热水澡的诱惑几乎无法抵挡,光是想想都让她无力拒绝。

“谢谢你。”她对着杰克离去的背影柔声说,然后几乎是飞奔进了浴室。

这里跟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密闭的浴棚几乎让人产生幽闭恐惧症,然而热水的水温她刚好能够承受,小瀑布一样的热水落在身上的快感抵消了如同封闭在棺材里一样的感觉。

她早早地就强迫自己出来了。她裹着条大浴巾,盯着自己的衣服。她的全部家当就是她一直穿的这套衣服。在荒原上她只要一动念就可以更换全套衣服,但在这里,同一件牛仔裤和套衫她已经穿了好几天了,说它们脏兮兮都是轻的。她想,也许杰克会允许她洗洗衣服,或者借给她一件干净衣服穿。不管怎么说,她无法忍受已经清洗干净的身\_体穿上满是污垢的衣服。

刚一出现在他卧室门口,她还没来得及问问杰克怎么使用洗衣机,杰克就喊了一声“给”,朝她扔过来一捆东西。苏珊娜接过来一看,原来是几件衣服。

“几件萨米的衣服。”他解释道,“她把衣服留在这儿了,那时候我们……不管怎么说吧,应该适合你,你们的尺寸差不多。不过,”他想起之前她冒充萨米的骗术,眼睛眯了起来,“你懂的。”

“嗯。”苏珊娜想,那件事说得越少越好。她匆匆回到了雾气缭绕的浴室换衣服。

他拿给她的是一套紧身的衣裤,一条牛仔裤还有一件女式衬衫。衬衫罩在胸前,露出一道深V形的乳\_沟。呃……好吧。她会着手学会用洗衣机,尽早重新穿上自己那件衣服。

苏珊娜在浴室里待了很久才出来,在梳头、调整风格暴露的衣服这些琐事上面拖了很长时间。杰克现在已经能起床四处走动,那么他们就该讨论一下那个棘手的问题了。他们原来的安排是,苏珊娜帮他还魂,他帮助苏珊娜来到人间。当初他们达成交易时,原计划里并没有杰克帮她追踪另一个摆渡人这样的事宜。苏珊娜不知道,如果她试图重新对他们之间的约定讨价还价,杰克会作何感想——尤其是他已经履行了自己的那部分承诺。她没有任何可以拿来做交易的东西,只能寄希望于他人性中高尚善良的一面,她根本不确定他有没有这样的品质。

最后,她终于硬着头皮走出了那间蒸气缭绕的避难所,在起居室里找到了他。他此时正在穿鞋。

“我要出去一趟。”他说着拿起一件黑色皮夹克,从咖啡桌上抓起钥匙,最后一本正经地看着她,目光在她穿的衣服上面来回审视。

他依然一脸木然,看不出他心里是怎么想的,“我回来的时候你还在这儿吗?”

这个问题让苏珊娜猝不及防,一时倒犯了踌躇。现在正应该畅所欲言,请杰克帮帮自己的忙。可看到他板着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她又临阵退缩了。

“我——”她干咽了一下说,“我可以走,要是你……”

“留下来。”他说得直截了当,“今天你可以留下来,把自己的事情安排一下。我不会去很久。只是……要是你听到门口有人,就把你自己关在我房间里。”

她想,他说的“有人”指的是他的继父。

“好,”她说,“谢谢你。”

他嘟囔了一句算是回答,然后就朝门走去,门嘭的一声关上。自从苏珊娜在那条巷子里看到杰克,这些天来她第一次可以真正让自己放松一下了。她长出一口气,头歪在肩膀上,聆听这幸福而空灵的寂静。

这份平静和静谧她总共享受了整整十七秒钟。突然一种难以名状的焦灼感从她的胸膛深处涌来,之后,她的皮肤开始感到针扎一般的刺痛。她头晕目眩,恶心难受。她从沙发上挣扎着爬起来,站起身,腿却支撑不住。

“这是怎么了?”她喘息着问。没人回答。她的五脏六腑深处突然一阵剧痛,一下子痛得跪在地上。“杰克!”她叫喊着,但声音只能勉强从嘴里发出来。

她咬着牙往前挪。在荒原上她曾经数度被恶鬼抓伤撕咬,靠着那时积累的经验,挣扎着向前门爬去。她踉踉跄跄地到了楼梯平台,连滚带爬地顺着楼梯摔了下去。

在六段台阶下面,她竟然看到了杰克。他瘫倒在几级台阶之上,头枕在最上面梯级尖锐的边缘上,一只手死死地抵住胃部,白色长袖T恤衫上血迹斑斑。

“杰克,你还好吗?”她顺着台阶紧走了几步,站在他摔倒的正下方,问道。那种剧痛来得快,现在消失得也快,但她依然感到虚弱,像得了后遗症一样,浑身颤-抖。

“没事。”杰克抬起头,注视着自己的身\_体和上面的血迹。他把T恤衫-撩-起来,戳了戳伤口。尽管T恤衫上有血,但那些伤口看起来就跟苏珊娜之前换敷料时一样。他眼睛飞快地眨了眨,就像刚酣睡了一场,现在要醒醒似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摔倒了吗?”他疑惑地看着她,“你在这儿干什么?你刚才跟着我吗?”

看到他的目光中满满的敌意,苏珊娜吓得身-子向后一缩,他认为是自己推了他吗?

“我刚才在屋子里。”她语速很快,“你走后还不到一分钟,我就开始感觉难受,迷迷糊糊、头晕目眩、反胃恶心,然后这里火辣辣地疼。”她揉着自己的半边身-子说,“正好就是你刀伤的地方。看起来有太多巧合了,所以我就下来追你。发现你时,你就是这个样子。”

“你觉得发生这种事,是因为我离开了?”

“我……我不知道。”苏珊娜无助地耸了耸肩。

杰克沉着脸说:“回到楼上去。”

“什么?”

“回去。咱们倒要看个究竟。”

苏珊娜很想告诉杰克,如果他非要当场查验,他可以自己上楼,因为自己身上的痛感虽然正在减弱,但尚有余痛。不过话到嘴边,她又咽了回去。他们需要知道刚才的说法是否成立,她也需要取得杰克的好感。

上行了一段楼梯,她感觉尚好。往下一瞥,看到杰克正在注视着她,在刺目的黄色荧光下,眼睛发黑。又上了一层,她看不到杰克了,头晕目眩的感觉又来了。她只得抓住楼梯扶栏,靠拽着它向上走。又上了一层后,满口生唾,心里直翻腾。在下一段楼梯口,她转过身-子,打量着那些台阶。

“够了。”从下方传来杰克的声音,让她如释重负。她转过身,几乎是飞奔而下,感觉每走一步,恶心和头晕的感觉就随之减轻一分。等到她终于又回到他身边的时候,他坐在那里,但皮肤如白蜡般苍白,上面裹着一层虚汗。

“这下你满意了?”她问道。短短的五分钟之内,他让她经受了两次折磨,她心里堵着一股怨气。

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要她扶他起来。

她伸手让他撑着自己的手慢慢站了起来,他晃了几晃,随后逐渐站稳。他的一只手紧紧拽着她的胳膊,开始往家里走。

“这是什么意思?”门一关上,两个人的谈话没人听到了,他马上开始发问。

“我不知道。”苏珊娜无助地耸耸肩,“我猜……我猜我们不知怎么的连在一起了。一定是因为我们是一起从荒原穿越回来的。”

杰克琢磨着她的话,缄默不语。

“你是说,现在我们给绑到一块儿了?”过了一会儿他怒气冲冲地说,“离开了对方连一百尺也没法儿走?”

“我不知道,也许吧。”她深吸了一口气说,“我是说,看起来是这样。”

“你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吗?”

“什么?”

他朝她近了一步,样子凶巴巴的,“你之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吗?”他们之间尚隔着半个起居室,但杰克越逼越近了,“你那个时候说要帮我回到自己的身\_体-内,要我带你一起走。”他说话间已经到了她的面前,两人之间只有几英寸的距离了,但他仍在往前靠。苏珊娜别无他法,只有往后退,“你说带你穿回来就万事大吉,说什么以后再不会和我见面。我们当时就这么说定了。”苏珊娜嘭的一声碰到了墙,杰克不依不饶地逼过来,她现在完全无路可退了,“当时你对我撒谎了吧?”

“没有,我——”

“这一切你早有预谋是不是?骗我帮我穿越回来,压根儿不提我会跟你缠在一起,是不是?”他最后几个词完全是对着她的脸吼出来的,苏珊娜不禁变得畏畏缩缩的,“不是!”她重复着,声音更轻,“我没有撒谎,杰克。我当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以为我们能各走各的,我向你发誓。”

杰克没有说话。

苏珊娜很想观察一下他脸上的表情,猜猜他现在心里的想法。可他现在正怒火中烧,她不敢抬眼看。终于,她实在受不了这样的压力了,把头抬了起来。

他依然余怒未消地瞪着她,“你必须给我想出个办法,把这个解决了。”

在线阅 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