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2 > 第十五章   袁绍的馊主意把董卓引来了

第十五章   袁绍的馊主意把董卓引来了



引乱入京


一眨眼又过去半个月,何进还是没能说动太后。与之相反,何苗那边却是连连告捷如火如荼。

十常侍当年搜刮来的金银财宝如今都到了车骑将军府,何苗的每一句话都在太后心目中举足轻重,甚至何苗还把他和何后共同的老娘接到了洛阳城,在十常侍的逢迎下被册封为舞阳君。张让、赵忠-吮-痔献媚,不惜口口声声喊差不多同龄的何老娘为奶奶。

大将军府夜夜灯火通明,谋诛宦官之事简直就是在堂而皇之地进行,全洛阳的人都知道何进他们想要干什么,哪里还有什么秘密可言?

何进那张雍容的胖脸瘦了一圈,眼里布满了血丝,这些日子他受着双重折磨。他只要一进宫,准会遭到妹妹的斥责,她坚决不允许诛杀宦官,内廷换成士人,孤儿寡母怎么好跟一群大男人打交道。可是出宫回到家,袁绍为首的这帮人又满腹慷慨激昂等着他——受这样的夹板气,还不如回到南阳集市上杀猪呢!

幕府厅堂里的掾属越来越少了,有的当面告辞,有的留书而去,有的求了外任,还有的像田丰他们一样,什么招呼都没打就悄悄去了。何进明白,自己太懦弱无能了,他们不愿意再跟自己混了。他曾经尝试过摆脱袁绍,想把自己的女儿嫁给王谦的儿子王粲,靠儿女亲家的关系维系现在的幕府班底,可王谦却严词拒绝。看来不杀尽宦官,早晚这些人会一哄而散。

“大将军,时至今日您还不能决断此事吗?”袁绍已经不再喊嚷,这些天都折腾够了。

“我这个大将军是靠妹妹得来的,怎么可以背着她先斩后奏呢?”

逄纪听了半天了,这会儿干脆把话挑明:“大将军是顾及车骑将军把您取而代之吧。”

何进也晓得家丑不可外扬,叹息道:“都是一家子亲戚,他……”

逄纪懒得听他废话,打断道:“大将军应该明白,皇上迟早是要亲政的,您应该趁早铲除--奸-佞,不要再让他们祸害新君。自古为帝王除--奸-,为黎民清君侧,是最大的功劳。大将军若办成此事,日后必得皇上信赖。”

关于何家的私事,曹操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现在他已经逐渐看清袁绍的如意算盘了。只要宦官除掉,太后和皇上身边就只能用士人,能够帮助外戚压制群臣的盟友也就不复存在。

到时候何家也就失去与皇上的纽带,何进、何苗也将被孤立,宦官外戚都被解决,最终获益的是士人。曹操眼睁睁看着何进,这个憨厚的汉子被袁绍利用,他心中有所不忍。

袁绍拍了拍有些发涨的脑门,似乎很无奈:“既然大将军不能与太后争执,那咱们……咱们就给太后施加些压力,使她迫于形势不得不杀掉宦官。”

“有这样的办法?”何进似乎看到些解脱的希望。

“大将军放心,我这个办法定不会叫大将军与太后反目,到时候太后自然而然就会除掉宦官。”袁绍低头抚弄着佩剑。

“有这样的好主意何不早讲?你说说,是什么办法?”何进顿时两眼放光。

袁绍放下剑,环视众人道:“咱们秘密调遣四方兵马,以清君侧讨宦官为名兴兵入京,逼太后决断!”

在场之人顿了一会儿,才想明白这件事的可怕性。陈琳陈孔璋第一个站出来反对:“不行!如此行事乃引火烧身。”

“为什么不行?咱们暗地里节制,不许他们入京城不就可以了吗?”袁绍没理陈琳,却直勾勾看着何进,“大将军,现在只有这个办法,能够保全您跟太后的体面。从前齐国为乱,孝景帝先斩晁错!”

曹操实在是听不下去了:“本初!孝景帝虽斩晁错,可那并没有平息叛乱!况且现在本无叛乱,你这是挑动灾祸无事生非。”

“这也是无奈之举。”逄纪立刻驳道,“孟德你太不体谅大将军的难处了。况乎只有如此行事才能左右保全,大将军以后还得辅政呢!你们就不能替他想想吗?”

“逄元图!你少要巧言令色!”冯芳在一旁压不住火了,“口口声声效忠大将军,你可知各路兵马一进河南,京师就乱了。”

“亏你们还是厮杀汉,连这点事情都怕,还不如我这一介书生呢。”逄纪讥笑道,“你们带兵是干什么吃的?不会拱卫洛阳吗?你们俩是不是难断旧情,还舍不得那些宦官的性命呀?”

曹操与冯芳原本都是通情达理的,但是说话就怕揭短,逄纪用他们最在意的事情挖苦,他们岂能忍受?冯芳一着急,把剑拔了出来:“你再说一遍,我先宰了你!”

厅堂里立刻炸了锅,大家你言我语顷刻间分为两派,一派支持袁绍,一派反对这么干,双方争执不休。何进看着眼前的情景,实在是忍不下去了:“你们别闹了!我……我……本初,你这个计策有把握吗?”他支支吾吾半天,还是要咨询袁绍的意思。

袁绍立刻施礼道:“有!今丁原之兵近在咫尺,召他速速进京,高呼清君侧之言,传至京师,太后必然就范。”

“不行不行!”曹操立刻反驳,“并州军皆是匈奴、屠格,这些人不服管教势必生乱。”

“那就再招董卓进京,二人互相牵制不就行了吗?”逄纪信口道。

“董卓拥兵自重包藏祸心,你不知道吗?”

“你懂什么,多招几路人马,他们互相牵制,也就闹不出什么大乱了。鲍信不是在泰山拜了骑都尉吗?叫他也领兵入京,你们总得信任他吧?”逄纪滔滔不绝道,“东郡太守桥瑁,名门之后你总该信得过了吧?还有在外领兵的几位掾属张杨、毌丘毅,叫他们都领兵逼近河南,这些人你们总该信任吧?”

曹操一时语塞-,这办法听起来还真像那么回事,但是事到临头会怎样谁都无法预料。他思考了片刻,缓了口气道:“即便如此,这件事还需慎重筹措。兵者,凶也,能不用还是尽量不用的好。”

何进或许是想早点儿摆脱自身的尴尬,满口应承道:“既然本初有把握,这件事就这么办吧。本初,就有劳你火速招诸将入京,叫他们打足了旗号,一吓唬,我妹子就答应了。”

“大将军怎么能行这等谬举呢?”陈琳跪倒在地,“《易经》有云‘即鹿无虞’,民间有谚‘掩目捕雀’。夫微物尚不可欺以得志,况国之大事,岂可以诈立乎?如今大将军总统皇威,手握兵要,龙骧虎步,若有意诛灭宦竖,此犹如鼓洪炉燎毛发耳!夫违经合道,无人所顺,偏偏委释利器,更征外助。大兵聚会,强者为雄,所谓倒持干戈,授人以柄。到时候大事不成,天下就要乱了!”说罢他连连磕头,把脑门都撞破了。

何进赶紧走过来,双手搀起陈琳:“你这又是何必呢?咱们把这件事早些了结,也就罢了。”

“了结,”陈琳都快哭出来了,“大兵一到洛阳,必然各自为政,哪儿还有个了结啊!”

“我看本初说得头头是道,就试试吧。你给我个面子吧。”

“面子?天下大事竟然就是面子?”陈琳一把推开他的手,瞪大了眼睛摇头道:“我不跟你说了……不跟你们说了……”他失魂落魄蹒跚到堂口,又回头道,“大将军,您好自为之吧。”

冯芳见陈琳走了,也宝剑还匣,吼道:“好啊,我也走!我一个宦官的女婿,不配与你们这帮干净人说话。自以为是!呸!”说罢瞪了逄纪一眼,甩甩衣袖,扬长而去。他这一走,夏牟、赵融这两个校尉也吃不住劲了,皆拱手道:“大将军,我等营中还有要事,暂且告退。”说完不待何进答复,匆匆忙忙就躲了。

曹操见他们如此武断,把诸校尉都逼走了,便也拱手要退。袁绍一把攥住他:“孟德,你我相交多年,曾经共过患难,难道连你都不信任兄长我吗?”

瞧他凝重地看着自己,曹操的去意渐渐打消,慢吞吞道:“本初……我劝你慎重。”

“大家坐下讲话,坐下讲话吧!”何进赶紧打圆场,“本初,我看大家也没弄明白,你详细说说你的办法。”

袁绍落座,娓娓道来:“十常侍所恃乃车骑将军与舞阳君也,此母子进言于太后,故太后不能决断。为今之计,以雄兵入关,逼近洛阳,遍插旌旗,口称清君侧诛宦官。皇上尚幼,太后女流,闻听此讯必然惊怖,诛宦官以退重兵。况朝廷官员闻讯亦有取舍,必进言太后诛杀佞臣,此一箭双雕也!”

说着他从袖中取出河南地舆图与三辅黄图来,展开指指点点道:“如今丁原转任武猛都尉,他的兵最近,可令他率部渡河至孟津举火示警大造声势。此若不成,可再发并州兵,董卓尚未赴任,可命坐镇并州的西园司马张杨、并州从事张辽举兵南下,至河南之地。”

“他们这些胡人兵来了,京师安危怎么确保?”王谦插嘴道。

“这不妨,我与孟德等几位校尉以及北军列营各自戒备。”袁绍轻松地笑笑,“其实都是商量好的,大家做戏罢了,不会有乱子。”

曹操点点头道:“戒备京师没有问题,可要是到时候太后还不能应允呢?”

“没关系,咱们可以再多发几路兵。”袁绍指着地图,“鲍信在济北,让他也发兵前来。东郡太守桥瑁,乃桥玄族侄,这个人颇可信赖,叫他领兵屯驻成皋,显耀兵势。王匡贤弟久往东州,给他一份手札,叫他到泰山郡发其强弩作修备状,佯作鲍信、桥瑁之后援。最后南发在丹阳办事的毌丘毅,让他自南来;修书给自凉州往并州赴任的董卓,让他从西面来。这样东南西北四面起兵,太后一定会害怕的,只要她一害怕,这件事就算成了。”袁绍说完喘了一口大气,“诛杀完宦官,咱们再各自修书叫他们罢兵。”

“要是他们不肯退呢?”曹操接着问,“尤其是丁原、董卓这两个老兵痞,他们的部下都是胡人,不是容易调遣的。”

“这个倒也无妨,他们两人若是到了洛阳也是互相节制,到时候让咱们的几路兵马也进来。”袁绍回头看了看逄纪,“正如逄贤弟所言,都来了他们就不敢闹了。孟德,咱俩手中也有兵啊!咱们几个加上北军,难道害怕他们临时反水?”

何进这会儿笑了:“对,如此行事至少我和我妹子不伤和气。我看这办法好!”

曹操心道:“好什么呀?这不成了烽火戏诸侯了吗?国家的兵马是为了保国安民的,为了你们兄妹搞这样荒唐的闹剧,你把我们这些将领当什么了?”他原先觉得何进可怜,自这一刻起,突然觉得这个人可恨,那种无能和优柔寡断太令人厌恶!

袁绍见他们不言语,又笑着补充道:“大家不必紧张,这些路人马到不了洛阳。就比如这董卓,他现在远在三辅之外,督着大队人马行进缓慢。咱们现在发书,等他到这儿,事情恐怕早完了!”

曹操还是笑不出来,看看在座的诸人,王谦、何颙、崔钧皆低头不语,大家的心里还是没底呀!

“大将军,速速决断吧!”逄纪趁热打铁。

“好吧,”何进倒是信心满满了,“这里面的事情我也不太明白……王长史,你就顺着本初的意思去办吧!”

“诺。”王谦起身应道,“不过大将军,这件事似乎不能以朝廷的名义调遣吧。”

“当然不能啊!”袁绍一挑眉毛,“明发诏书岂不是全告诉太后了?就以大将军的受札印玺行事吧。”

王谦是长史,职责所在,丑话必须说在前面:“没有朝廷的诏命就私自调兵,一旦出了乱子,这个责任谁担呢?”

何进似乎已经放宽了心:“哎呀,这件事就这么办吧!也拖了这么久了,早弄妥了,我也好睡个踏实觉。”



京师震怖


光熹元年(公元189年)七月末的一个夜晚,冲天的火光映红了半边天。那大火的源头就在洛阳东北的孟津,乃是八关之一,黄河最重要的渡口,离洛阳城仅仅邙山相隔,近在咫尺!

京师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众官员和百姓不知所措。有些胆小的官员以为出了叛乱,连夜收拾东西准备弃官还乡。大街之上所有人都低头往来忧心忡忡,他们似乎预感到有塌天大祸将要来临。

因为事情紧要,曹操回家没跟任何人提起何进的计划。因此孟津火起,家里都乱成一锅粥了。老曹嵩差出楼异去打听,楼异不明就里,扫听了个糊里糊涂,回来添油加醋一念叨,更热闹了。

“老爷,并州刺史丁原反了,听说朝廷调他为武猛都尉,他不愿意赴任,就带了并州的十万大军杀过……”

“多少兵?”曹嵩打断他,“并州岂有十万带甲之众?”

楼异跪在地上叩头道:“具体多少说不准,街上有说十万的,有说二十万的。我觉得二十万不太可信,所以我就说……”

“十万也不可信呐!”曹嵩跺着拐杖瞪了他一眼,“然后呢?”

“他们杀过河,把孟津渡一把火给烧了,听说是要杀入京师,自立为帝,想要改朝换代呀!”

“胡说八道!”曹嵩并不糊涂,“他丁建阳是个傻子吗?要造反就应该直入洛阳,强行突袭尚且不成,难道还蠢到火烧孟津,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大家要造反吗?”

楼异也不明白,嚅嚅道:“街上的人都这么传言,我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这些话都不能信,孟津离洛阳这么近,他要是真反了这会儿早他妈杀到都亭了。”曹嵩叹口气,扭头看看儿子,“孟德,你有没有接到战报?”

曹操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就怕爹爹问他话,揶揄道:“没有啊,一切都好好的。”

“活见鬼啦!难道是守关的兵丁走水了?真不像话,八关重地乃是防卫紧要之处,怎么能如此玩忽职守,让这么重要的……”曹嵩说着一半觉得不对:如此重要的军情,朝廷和幕府岂能毫不知情?他恶狠狠瞪着儿子喊道:“不对!你给我实话实说,到底怎么回事?”

曹操见瞒不住了,便打发走楼异,将袁绍所定计策,一五一十全说了。哪知还未说完,父亲一口唾沫啐在他脸上:“呸!你们这帮没用的东西!”

曹操连脸都不敢抹一下,慌慌张张跪倒在地。

“你是哑巴吗?袁绍那小兔崽子出这主意时你干什么去啦!由着他们胡折腾吗?他何进算个什么东西,这样的馊主意也敢答应,你还不扇他俩耳光!”曹嵩气得直哆嗦,简直怒不择言,“我为你小子把官都辞了,你们就这么除宦官吗?丁建阳也是个没脑子的蠢货,还真听你们的鬼话,把孟津都烧了。这是他妈谁出的主意?”

“并无人提议烧孟津,说是举火相吓,恐怕是丁建阳约束部下不力致使起火吧。”

“哼!还没到京师就约束不力,到了京师会是什么样子?你们不会动脑子想想吗?真他妈的不成器,都是一帮三十多岁的爷们了,怎么还办这等蠢事啊!”曹嵩说着举起拐杖,照着儿子-屁-股上就拍,“滚!滚!滚!滚到幕府去。”

“做什么?”

“赶紧叫何进收兵。够瞧的了,别再闹下去了。真要是大队人马来到洛阳,这天下就乱了!他何进可以欺人,不可欺天,那丁建阳带的是匈奴、屠格,过了都亭再约束不住怎么办?你别忘了,这河南不太平,於夫罗还带着一帮匈奴人呢!借兵借不到,丁原一来,到时候他们俩兵和一路将打一家,大汉朝不就完了吗?你刚才说还有董卓,那狗都不睬的东西,你们招惹他做什么?湟中羌人到了河南,再跟匈奴打起来,那更热闹啦!你们那点儿杂兵根本弹压不住。”

“这、这……”曹操也有点儿慌了,这些问题他从未深入考虑过。

“磨蹭什么呢?快去啊!不成材的东西。”

曹操一脸晦气出了家门,堵着气赶奔大将军府。到门口正遇见崔钧骑马赶到,也是怒气冲冲。两人都是为一件事来的,守门兵丁瞧他们脸色不正,连招呼都没敢打就把他们让进去了。

二人火烧火燎来至厅堂,见何进与袁绍正坐在一处说说笑笑,似乎一点儿也不着急。

曹操无名火起:“你们且住了吧!孟津到底是怎么回事?”

袁绍看看他,笑道:“孟德别着急,昨晚丁原带三千人马渡河,为了震慑阉人,在孟津放了一把火而已。”

“放了一把火……还而已?”曹操越听越有气,“孟津乃是八关之地,岂可说烧就烧?这岂止是震慑阉人,整个洛阳城都震动了!你现在上街看看去,金市、马市都散了。”

“这只是暂时的。”袁绍劝道,“等丁原清君侧的上疏到了,大家就安定下来了。一切安好,没有什么乱子。”

“好什么呀?我可告诉我爹了。”

袁绍一皱眉:“你怎么能泄密呢?”

“这还用泄密?”曹操鄙夷地望了他一眼,“这点小事我爹一猜就明白了。”

“我爹也是。”崔钧抱怨道,“这办法根本骗不了人!真要是想清君侧,这会儿早就打上仗了,这一看就是假的。”

何进也觉着不对了,看着袁绍:“本初,这不会有什么妨碍吧?”

“哎哟!是我的疏忽。”袁绍啧啧连声,“这些兵马不应该同时通知,有先有后就造不出声势来,要是事前筹划一下,远的提前通知,近的最后举事就好了。”

“现在机灵了,你早干什么去啦!”崔钧一-屁-股坐下。

“我看趁现在乱子没闹大,赶紧收兵吧。”曹操建议道,“该回哪儿的还回哪儿去,别叫他们瞎起哄了。我原本就不同意这个办法,丁原那些胡人兵真过了都亭可怎么办?”

“三千人马能闹出什么乱子来?咱们几个营一冲就趟平了。”袁绍不屑一顾,“再说大将军的手札又没叫他进京,无缘无故他敢过来吗?大家都不要慌,这是暂时的,等各路人马都闹起来就好办了。”

曹操与崔钧对视了一眼,又软语劝道:“本初,咱不要再弄险了,赶紧叫他们都散了吧。”

“不行,大将军手札已经都传出去了,现在喝止算是怎么回事儿呀?事已至此,绝无更改。”袁绍拱手道,“请大将军速速入宫打探消息,说不定太后已经改变主意了。”

“好好好!我这就入宫请示太后,我那妹子要面子,这会儿可能心眼活了,我再劝劝也就成了。”何进喜不自胜。

袁绍又道:“还有一事,您最好派人去跟车骑将军谈谈,莫叫他再护着那些宦官,他惹出来的乱子够多了。您兄弟两个和解一番,以后同心秉政,不要因为宦官这点事儿闹得不往来。”

“是是是。”也不知道谁才是大将军,这会儿何进倒像是袁绍的部下。袁绍见他回后堂更衣,便走到曹操他们身边道:“孟德、元平二位贤弟,你们不要着急,现在既然跟着何进谋划,咱们暂且顺着他的脾气来。你们回去劝劝二位老人家,请他们不要慌张,此事也万万不可声张,很快就会过去的。再过几日各地的檄文就要到了,到时候还要请他们带头倡议,上疏弹劾宦官呢!”

“我爹都辞官了,还上疏什么呀。”曹操一甩袖子。

崔钧也赌气道:“照你这样闹下去,我爹也快辞官了。”

袁绍深深地给他二人作了个揖:“二位贤弟!我袁绍求求你们了,咱们都是多年相交,为了朝廷社稷、为了我大汉江山,你们就帮愚兄这一次吧。最多也就是一个月的工夫,一切都会好的。咱们还有更大的事要做呢……”二人无可奈何,到了这会儿,还能说什么呢?

曹操回到家时,父亲已经开始收拾金银细软了。他仓皇跪到曹嵩面前,叩头道:“孩儿无能,不能挽回何进、袁绍之心。”

曹嵩没再指责他,叹了一口气道:“这才叫是祸躲不过呢!”

“恕孩儿直言,我冷眼旁观,那丁原按兵不动皆有节制,此事未必就会惹出乱子来。”

“是未必会出乱子,可是军国大事不能凭借侥幸啊。”曹嵩看着儿子,觉得既可怜又可气,“无论是福是祸,我不愿意再冒风险,还是回乡躲躲吧。”曹操想拦又不好说出口。

“阿瞒,爹都这个岁数了,恐怕这一去,以后再没有机会来洛阳了。以后你要自己保重,论才干论学问,爹信得过你。但是你不能自以为是得意忘形,这可是你从小到大改不了的毛病。”曹嵩满面忧虑,“其实你都三十多了,轮不到我这老棺材瓤子教训你。”

“不。爹说的都对,孩儿铭记您的教训。”

“唉……樊陵、许相真乃庸人,他们谁又有我这样的儿子!”曹嵩欣慰地笑了,“但是我还得嘱咐你,无论到何时,兵权万万不可以撒手!不论谁当政,有兵权有你命在,进退左右皆可行。若是朝廷以外的人想要夺你的兵权,你就得速速脱身。”

“孩儿明白。”

“没什么可说的了,去看看你媳妇孩子,最好跟我一起走。”

曹操火速转入后堂,见卞氏还抱着丕儿若无其事。

“妻啊,你还不收拾东西,随父亲回乡?”

“嘘……小声点儿,咱儿子睡着了。”卞氏嫣然一笑,“你不走,我为什么要走?”

曹操也笑了,捋捋她的鬓发道:“如今洛阳风声紧,你暂且回去避一避,等风平浪静了再回来。”哪知卞氏捂着嘴咯咯直笑。

“你笑什么?”

卞氏在他额头戳了一下:“我笑你一个大男人,见识太短。咱们脚底下乃是国都,这地方要是真乱了,那整个天下岂不是都要乱?现在躲到家乡,到那时候还能往哪儿躲?”

曹操不禁感叹:“是啊……天下大乱无处可躲。”

卞氏笑着笑着,眼角却闪出了晶莹的泪花:“此间虽危险,但至少事态分明,祸福可见。若回到谯县,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知道了。我怎么对你放心得下?夫啊,我在谯县盼了你这么多年,如今好不容易在一处,不能和你再分开了……”她一头扎到丈夫怀-里。

“不走就不走吧……叫环儿随爹回去。”

“环儿妹子也不会走的,你已经纳她为妾。她回去见了阿秉说什么呀?”说这话时卞氏眼露埋怨之色。

曹操拍着她的肩膀:“不愿意走,那就算了。咱们一家子生死与共!”他这句话声音有些大了,小曹丕吓醒了,哇哇啼哭起来。

“你看你,把儿子都吓哭了。”卞氏嗔怪他一句,拍着儿子哄道,“丕儿丕儿快睡觉,娘我给你唱儿歌……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曹操见丁氏哄孩子哄多了,卞氏这个当妈的只生下这一个孩,哄孩子的样子都不太熟练,笑道:“交给他奶娘不就成了吗?”

卞氏一撅嘴:“人家不干啦!收拾东西也逃了。”

曹操哭笑不得,抱过儿子来:“我哄他吧!”

“君子抱孙不抱儿。”

“我不是君子,是专抢歌姬的小人。”

“去你的!”卞氏啐了他一口,“我还是给儿子唱歌谣吧……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

“你这是什么歌谣?”

“咳!他奶娘教的,说是现在洛阳大街小巷的孩子都唱这歌……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

曹操晃悠着孩子,越听这歌谣,越觉得不祥。



万事齐备


就在曹嵩离开的当天,并州军征讨宦官的檄文就打到洛阳来了。但是这样假惺惺的举兵岂能欺瞒太后和何苗,诛杀宦官之事不允,也并不派兵理会。

丁原手里只有一份何进的手札,可谓名不正言不顺,也不敢轻易进兵。他每天带着兵十里八里往前蹭,眼瞅着都蹭到都亭驿了,实在是不敢再向前,便把三千人交与心腹主簿吕布统领,自己灰头土脸进了城。何进、袁绍抱着一肚子歉意,只得满面含-羞-劝慰丁原一番,并将其晋升为执金吾,暂且在朝廷听用。

丁原私自带兵入京,不受斥责反授官职。满朝文武明明知道这事做得没道理,但大将军的主意哪个敢反对?只能是装糊涂,跟着大将军高喊着杀宦官。不久东郡太守桥瑁兵屯成皋,王匡在泰山发其强弩,董卓也改道东南赶奔京师。洛阳城越发人心惶惶,百姓不知所措,官员一片懵懂。在这种情况下何进再次入宫请太后决断。

如今可是使出全身解数了,何太后要还是牙关紧咬,大家一点儿办法都没有,一切又得从头开始,而且还得想办法打发那些无缘无故招来的兵。王谦、曹操皆心急如焚,幕府厅堂里急切地踱着步子,等何进回来。可是袁绍却在边上一坐,稳如泰山地吃着橘子,还没话找话跟他们闲聊。

“本初,你一点儿都不着急吗?”曹操越看他越有气。

“急管什么用?大丈夫讲究泰山崩于前而不惊。”袁绍说着吐出一枚橘核。

“泰山要真是崩了,活活砸死你……”

话说到一半突然有人跑进厅堂,跪倒在王谦面前道:“启禀长史官,现有董卓上疏表章。”说罢呈上一卷皂囊封着的竹简。

“这老兵痞名堂还真不少。”王谦取过竹简并不拆看,将之放在几案上,挥挥手打发那兵去了。

曹操见状忙招呼道:“快打开看看。”

“不行。”王谦连连摇头,“这是官员给朝廷的表章,若不是大将军临时辅政,都应该交付省中的。现在交给幕府倒也罢了,大将军不在,绝不能轻易拆看,这有干朝廷的制度。”

曹操急道:“哎呀,我的大长史,都到什么时候了,还不紧不慢的。董卓几天前就过扶风郡,眼瞅着就快要到了。再不派人喝止,他也要学丁原一样吗?”

袁绍却笑道:“这倒不打紧,大不了洛阳城外再屯三千兵。”

曹操赖得理他,一把抓起桌上的竹简道:“这罪过我担待了!”扯开封套就看。王谦见阻止不及,便也凑过来看,但见董卓言辞道:


臣伏惟天下所以有逆不止者,各由黄门常侍张让等侮慢天常,操擅王命,父子兄弟并据州郡,一书出门,便获千金,京畿诸郡数百万膏腴美田皆属让等,至使怨气上蒸,妖贼蜂起。臣前奉诏讨於扶罗,将士饥乏,不肯渡河,皆言欲诣京师先诛阉竖以除民害,从台阁求乞资直。臣随慰抚,以至新安。臣闻扬汤止沸,不如灭火去薪,枚乘谏吴王曰:欲汤之沧,一人炊之,百人扬之,无益也。不如绝薪止火而已,沧音则亮翻寒也。溃痈虽痛,胜于养肉,及溺呼船,悔之无及。


“董卓已经过了渑池,到新安了。”曹操把这份奏章交与王谦,估算着路程,“若是他急速行军不过两日的时间必至洛阳,咱得想办法叫他停下来。”

王谦表情愕然:“你们有人识得董卓吗?”

曹操摇头,袁绍笑道:“你又怎么了?想认识他?”

“我有些担心。”这会儿反正已经拆开,王谦就索性把竹简递于袁绍看,“观其文如见其学识。朝廷之人皆言董卓粗疏无学,可此表所言皆有出处,前引赵鞅除--奸-之事,后取枚乘华美之辞,这样的人岂是无才无谋之辈?”

袁绍接过来一看,“扑哧”笑道:“此表必是赖掾吏捉笔代劳。我的大长史,咱们的大将军的表章不少还是你的手笔呢。”

王谦却还是忧虑不已:“我心里还是不踏实,这表章虽然言辞有度,但细细想来说的都是他军队的那点事儿。与其说是他为朝廷讨宦官,还不如说是替兵士来讨阉人。”

“有没有办法制止他前进呢?”曹操提醒道。

“这倒是简单,只要大将军下一道手札,或者是朝廷明下诏书就行。但只怕……”王谦眉头拧了个大疙瘩。

“只怕那些西凉人不听号令,得找一个能震慑得住西凉兵的人。”曹操绞尽脑汁,冥思苦想有什么人选可以胜任。

袁绍又把橘子拿了起来,边吃边笑道:“你们也真多事,刚才还不让拆看呢,这会儿又操心下诏之事了。你们放心吧,董卓不过三千人马,成不了大祸。而且他是我叔父的掾属故吏,即便来到洛阳,我叔父自有应对。”

曹操正在想人选,突然听他道掾属故吏,眼睛一亮:“我有一个人选可堪此任!孝顺帝朝有西凉刺史种暠种景伯,甚得凉州人心。迁任之际百姓都跑到洛阳要求他留任。”

“种暠前朝就去世了!”王谦一愣,顷刻间如梦方醒,“他的后人是……”

“他孙子种劭种申甫刚转任谏议大夫,现就在洛阳,叫他去不是正适合吗?”

“孟德啊!你可真是博闻强记呀!”王谦赞叹不已,“这么琐碎的官场犄角你都注意到了。”

“我可没这么大本事,那老种暠乃是当年我祖父举荐给孝顺皇帝的。”曹操笑着瞥了一眼袁绍,“用我祖父举荐之人的孙子,会会本初叔父的故吏吧!”

袁绍听这话来气,似乎曹操故意占他家的便宜,可是又无可辩驳,只道:“你们都是瞎操心,这里面的情由你们根本就不晓得。”

“你知道,可是你又不肯说。你倒是说说明白呀,到底为什么给何进出这样的主意?”曹操早就想问个清楚了。

袁绍还是欲言又止。

王谦见状道:“既然如此耽搁不得,我这就去省中以大将军之命起草诏书,若能即刻差种劭出京,必可以在河南境外止住董卓。”

王谦刚出去不一会儿,就有人报说大将军回府。曹操、袁绍忙整理衣冠出门迎接。只见何进面带喜色,走路都显得格外轻快。曹操悬着的一颗心总算是落了下来,恭恭敬敬将他迎入府中落座。

“太后总算是点头应允了,哈哈哈……”何进仰面大笑。

“咱们何时上疏参奏,要动用七署拿人吗?”曹操生怕再有变故,马上问道。

“不是,我没说清楚,不是答应杀他们。”何进解释道,“太后是答应将宦官遣出皇宫,只留下一两个像郭胜那样亲近的内侍,改由羽林三署的人代替大部分宦官。”

曹操与袁绍对视了一眼,俩人有点儿泄气。

何进却兀自笑着:“这次你们都满意了吧,宦官出了宫他们也就害不了人了。”

曹操强耐着性子拱手道:“大将军,宦官虽然出宫,但只需一道诏命,日后还可召还。太后如此行事不过是拖延一番而已,待四方兵马一撤,她必会将宦官召回,此事断不可草率行事。若大将军未曾言及诛杀之事也倒罢了,如今已经言及,恐不单是太后、车骑将军,已经是天下皆知,此后宦官回宫必然伺机报复。若那时大将军已不在宰辅之列,岂不徒受小人所害?”

“啊?”何进瞪大了眼睛,“我上当了……这可……”

“哈哈哈……这些阉贼灭门矣。”袁绍仰天大笑,声音都有些扭曲了。曹操被他犀利的笑声吓了一跳,甚是不解:“本初这是何意?”

“属下请大将军封我一个官。”袁绍郑重其事地作揖。

“你要什么官?”

“属下愿出任司隶校尉,司隶校尉有监察官员之权,宦官出宫一切行为皆可检举。这些人在任贪贿,没有一个可逃国法,到时候我只需将罪行上奏,将他们按国法治罪即可。”

“对呀!”曹操脑子一转,“本初此法可行。”

何进点点头道:“这倒可以,不过上奏其罪,我妹子要是还不愿意治他们的罪呢?”

袁绍又是一揖:“属下再请假节。”

曹操感觉胸口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有何进撑腰先斩后奏也就罢了,可若是假节等于把朝廷的最高权柄给了袁绍,他想调动兵就调动兵,想杀哪个人就能杀,到时候恐怕连何进都奈何不了他了。

这位屠户国舅似乎不太明白假节的分量,只是懵懂地问:“那样你就可以不经过太后杀宦官了吗?”

“是。”袁绍谨慎答复,并不像以往一样解释其含义。

“好!那我就吩咐王谦他们去办。”何进点点头,使劲捏了捏眉头,“哎呀……这件事总算是完了,快要熬死我了。”

曹操暗笑:快熬死你了?都快急死我们了!他扫了一眼袁绍,只见他颜色严峻,方才的谈笑风生已经倏然不见,嘴角处却露出一丝令人不易察觉的微笑,袁绍再次躬身施礼:“大将军,诛杀宦官一事需广寻宦官赃罪,恐我一人不能胜任。此事还要有河南尹相助,属下再请一人出任河南尹。”

“还没完吗?真麻烦,你想举荐谁?”何进有些不耐烦。

“王允王子师。”

“可以,他被十常侍陷害下过大牢,用他办事,一定不会心慈手软。一切事务你看着安排就行了,还有什么事去跟王谦商量吧。”何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还打了一个哈欠。

“既然如此,那属下告退了,我回去等着诏书。”袁绍恭恭敬敬退了出去,临出门时矜持地冲曹操笑了笑。

曹操有些困惑了:袁绍的笑意为什么那么矜持?好像是故意保持威仪不敢笑出来……等等!袁绍原本就是这样矜持作态的人。难道这半年多的日子里,他的散漫洒脱,他的嬉笑调侃都是装出来的吗?这究竟是怎么回事?袁绍到底想干什么?司隶校尉与假节的身份都被他要去了……或者说是被他轻而易举诓去了?下一步他要干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吗?曹操还没来得及再多想下去,突然有下人进来通禀:“车骑将军过府议事。”

听说何苗来了,曹操知道自己身份多有不便,赶紧躬身告辞。何进恐是怕家丑外扬,也没执意相留。出了厅堂的门曹操并没有离开,见吴匡正挺胸抬头把着门口,便冲他一揖,不声不响站到了他后边。吴匡这几个月与曹操混得颇熟,料之是想偷听,仅仅一笑置之,并不理会。曹操穿的是便服,就这样堂而皇之地往门边一站,谁看见也只能认为是普通的一个侍卫或令史,不会深究。

何进并不出去迎接,少时间只见门口的诸侍卫列开,将车骑将军让了进来。只见何苗个子不高,相貌倒很英俊,举止动作皆成体统,比何进要庄重得多。

其实这个人与何进一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他本姓朱,是何后的母亲改嫁朱家以后生的。而何进与何后也非一母所生,何进乃何氏嫡妻所生,如今已经亡故。何后与何苗的母亲尚在,即那位舞阳君老太太。

曹操注意到,何苗身后还不声不响跟着另一个人。此人身穿一袭旧衣服,头上没有戴冠,以一根普普通通的木簪子别顶,始终低着头弯着腰,浑身上下透着一股落魄的气息——正是十常侍之首的张让。何苗对待张让如同对待一个家奴,就让他低着头跪在当院,自己则整理衣袖迈步上堂。

曹操恍然大悟:何苗一定是来给十常侍求情的,张让穿得这么寒酸是要博取何进的怜悯。

只听里面传来何苗缓慢的声音:“小弟给兄长见礼了。”

何进似乎没有回答,足见他对这个毫无关系的兄弟十分不满。

“大哥,您最近可好,我怎么瞧您瘦了呢?”

“没有啊,我吃得饱睡得着,不劳你费心。”

“大哥,咱俩是什么出身不用我说。想当初您就是老何家屠户掌柜的,我不过是南阳一个赌徒无赖,我无有着落的时候就到您家蹭吃蹭喝。如今您已经是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小弟当年惹不起您,现在更加不敢与兄长争锋。”何苗的声音颇为谦恭。

“姓朱的!”何进从未把他看成是家人,“你嘴里没有一句实话,你当年是个无赖,现在还是个无赖。”

“张手不打笑脸人,您又何必与我动怒呢?”何苗不气不恼,“没有外人,咱哥俩说说良心话。”

“你小子有良心吗?”

“您别这么说呀,嘿嘿……”何苗笑了,“好好好!你不信我的良心,您得信您自己的良心吧?您凭良心想一想,咱们当初都是贫贱之人,多亏了张让、赵忠两位内省之官,咱们才有今天的富贵,这您不能否认吧?”

何进默然不语。

“咱们受了人家的恩惠就应该报答人家,您不但不报答人家,如今还要杀了人家。这是怎么了?您是不是怕过去的丑事传出去叫人家笑话呀?”何苗笑道,“您再想开些,这年头谁有势力谁吃香的喝辣的,谁能笑话谁呀?”

“你少说这等话,我可不怕人笑话。”何进气昂昂道,“我是为了朝廷社稷才这么做的。”

何苗啧啧连声:“你还为了朝廷社稷?你会写这四个字吗?你是不是天天跟那帮读书人混在一起,让他们给捧糊涂了?国家大事是那么容易管的吗?别忘了覆水难收,杀了那些宦官你可别后悔。”

“这有什么好后悔的。”何进反讥道,“你小子说我没良心,你更没良心,董太后是不是你杀的?”

“是又怎么样?毒死那糟老婆子,不也是为咱家好吗?她跟那个蹇硕差点儿把咱都害死。”

曹操听了一哆嗦:这还有意外收获,董太后真是何苗派人害死的。

“行!算你小子有理。可是我要杀宦官,你干吗了?你虽然不杀他们,可是你把他们的钱都诈走了,你现在家里的钱快赶上府库了吧?”

“大哥,你说这话就没意思了。你要是想要,一句话的事儿,我全转给你都行!”

“我不稀罕。”何进怏怏不悦,“广厦千间卧眠七尺,我他妈有个地方睡就够了。当年没钱我也没觉得苦,回去当个杀猪的我都不怕。”

“你!你……你这是吃了什么迷魂药了?”

何进叹了一口气:“老三啊!我今天叫你一声老三,就当你是我的亲弟弟。我一不图钱二不图权,我就是想力所能及为朝廷办点儿事。我今天掏心窝子跟你说,你不在乎你自己姓什么,可我在乎!咱们老何家多少辈没出过一个当官的,可如今咱俩又领兵又当官。而且这一当就是比三公九卿还大的官呀!咱他娘的都欺祖啦!”

曹操憋着想笑,吴匡冲他摆摆手,示意他矜持。

何进继续往下说:“人活一辈子容易吗?就不能给子孙积点儿德吗?是啊,学窦武我做不到,咱肚子里没墨水,那他娘的也不能当梁冀呀!咱大外甥都十七了,咱俩还能在朝堂上蹦几天?等他亲政了,谁还能记得咱老何家?所以咱得趁现在积点儿德,好歹咱也在这个位子上。我前些日子想给我闺女求门亲事,跟我那个长史王谦结亲。人家不答应!为什么?我是大将军,人家一个长史都不答应。就是因为咱是大老粗,咱没读过书,没学问,没出身。咱俩这辈子就这样了,可是咱儿孙可不能再这样了!咱们为朝廷出点儿力,将来咱们子孙出了门横打鼻梁子,说起‘我是何遂高的儿子’那都高高兴兴,叫人高看一眼。兄弟啊,哥哥多想叫人看得起呀,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心呢?你怎么就不知道上进呢?”

这一席话只听得门外的曹操心里酸酸的。

何苗却毫不买账:“行啦吧你,哪儿这么多咸了淡了的?我告诉你,真杀了宦官,咱家也没有好日子过了,你也不好好想想!”

“你瞎扯!”

“你说我没长进,我看你才没长进呢!”何苗冷笑道,“宦官一旦没有了,何人在宫中伺候你妹子?到时候咱们想找个传话的人都没有了。她们孤儿寡母等于叫人家看起来了。莫看现在这帮当官的叫你一声大将军,等宦官没有了,他们就该反手对付咱了,咱的兵有人家管着,咱的笔叫人家攥着,到时候人家跟咱一翻脸,说什么外戚干政有碍国法,咱还能怎么办?派兵派不动,下令人不听,太后都让人家控制着。他们再合起伙来找个有头领的官出来一招呼,人家君是君臣是臣治理天下了,咱就让人家赶出洛阳啦!”

何苗几句粗话不亚于至理名言,曹操听罢才想明白,袁绍之所以诓去假节之权,就是为了除--去宦官之后,转手对付何家。

“我认了!”何进赌气道,“大不了回南阳,我不当大将军又怎么样啊?”

“你不想过好日子,我还想过好日子呢!”

“你已经捞了那么多钱,还不够你过好日子吗?”

“我他妈是想避祸。”

这哥俩争执起来,刚开始还听得懂,后来就都是南阳土话了。张让跪了半天了,这时候见他们兄弟吵架,慢吞吞爬进了厅堂:“两位国舅爷别吵了,都是老奴们的错,求你们开恩饶了老奴们吧!我们都这把年纪了,钱也都没了,大将军就放我们一条生路吧……”说罢,这老阉人哭起来,似乎不像是假装的。

“天下汹汹,就是因为你们。”何进叹了口气,“唉……老百姓也好,当官的也罢,有不恨你们的吗?你们都把天下人得罪尽了!如今丁原兵至都亭,董卓也杀到河南了,你们趁早出宫,有侯位的就国[13],没有的回家老实待着去吧。”

“你就不念他对你的恩德了吗?”何苗又提这话。

何进不耐烦道:“我念恩德的人多了,岂止他一人?当初蹇硕要害我的时候,多少人帮了我的忙?那边我还欠着人情呢!”

“你……大哥!大哥!你回来呀!”何进似乎是回转后堂了,曹操不再听下去,朝吴匡拱手道谢,信步向幕府大门走去。临出去的时候他张望了一眼:何苗正抻着脖子骂何进,张让则跪坐在地上,哭得跟个泪人一样。祸国殃民的老阉贼,现在才知道哭,太晚了!

何进这个犹豫不决的人总算是彻底下了决心了,宦官一出宫,有袁绍、王允磨刀霍霍等着他们呢。到时候甚至不再需要什么赃罪,凭袁绍假节的身份,见面一杀就全都了结了。曹操心里泛起一阵轻松,不管袁绍诛杀宦官以后怎么打算,至少这一两天可以稍微轻松一下了。

就在曹操放宽心的时候,弘农与河南交界上,奉命喝止董卓进军的种劭却不甚轻松。西凉兵不听诏命想要继续前进。最后种劭也撒开野了,把佩剑拔出来,挡在大路上扯着嗓子一顿喝骂,总算是控制住了那帮羌胡之兵。董卓慑于种氏在西凉的威望,不得不驻兵弘农夕阳亭。

即便如此,这个距离在曹操看来还是太近了。

在 线阅DU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