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卑鄙的圣人曹操(1-10全集) > 卑鄙的圣人2 > 第十六章   皇宫大屠杀,新皇帝吓得逃进荒山

第十六章   皇宫大屠杀,新皇帝吓得逃进荒山



背后阴谋


就在太后许诺逐宦官出宫的转天,袁绍晋升为司隶校尉、假节,王允也被任命为河南尹,两道铁网罩到了宦官头上。

大将军修了一份奏章弹劾宦官贪贿、请求将他们迁出皇宫,太后也在朝会上当着文武群臣点头同意。这只不过是一个冠冕堂皇的过场,兄妹之间的妥协早已经达成。

虽然朝堂上彬彬儒雅,可是洛阳的守备却不轻松。原先就来了丁原的三千并州军,如今董卓的三千凉州军也到河南边上了。他们的部卒多是羌胡、匈奴、屠格,不似汉人服管教。所以只要有这两支军队在,京师的防卫就不能有一刻松懈。

若不是曹操一再提醒,何进还没有想过西园校尉的部署。他将五校尉招到幕府,在曹操的帮助下进行了一番指派,淳于琼、冯芳的兵马在洛阳以东驻防,赵融、夏牟的兵力在洛阳以西驻防,曹操则与伍宕、许凉率领的幕府直属兵马在城南屯守,洛阳城北是邙山不必设防。按理说,这样布置应该不会出问题了。

从幕府出来,五校尉各归其营调兵。曹操回他的典军校尉营里,仔仔细细将全军上下巡察了一番。大体上还说得过去,至少在他不太专注军营的日子里,营司马将部下约束得很严格。曹操亲自带队将兵马迁至城南,按照计划好的部署与伍宕的军兵组成一道严实的屏障。安营已毕,又把营司马、别部司马都召集起来,叮咛嘱咐了许久,直到天色渐黑,他才离开军营回府休息。

到家别的都顾不上,曹操先命人打一盆热水烫脚。这些日子太累了,准确点儿说,自从他出任典军校尉那天起就一直没有轻松过。先是跟蹇硕斗智斗勇,后是忙先帝大丧,又因为宦官的事跟何进着急,如今终于一切定音,总算是可以睡个踏实觉了。随着心里的轻松,身\_体也松弛下来,曹操双脚泡在热水里,竟坐在胡床-上睡着了。

“阿瞒,有人要拜见你。”卞氏亲自晃醒了他。

曹操闭着眼睛,连头都懒得抬:“少来烦我,不见不见!”

“你快醒醒吧,好像有要紧事。”

曹操打了个哈欠,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皱眉道:“谁这么讨厌啊?大晚上串门子,还让不让人睡觉?”

卞氏劝他不要恼,把一份特大的青竹名刺递到他手里。曹操使劲搓了搓脸,才聚拢眼神在灯下观瞧那名刺——南阳袁次阳。

“咕咚!”曹操手一哆嗦,青竹名刺掉在了洗脚盆里,赶紧趋身捞出来:“了不得!这可是当朝太傅袁隗的名刺,我哪儿敢留下?快拿布来。”卞氏也慌了,两口子忙活半天总算把那名刺擦干净,再仔细看看,似乎墨迹浅了一点儿。

“这不要紧吧?”

“没事没事!黑灯瞎火的,我递回去他也看不出来。”曹操的盹儿算是彻底醒了,“袁老爷子亲自来了吗?”

“人家是太傅,你当自己是谁呀?打发来一个仆人而已。”

“大晚上差一个仆人递他的名刺,这是什么意思?”曹操满腹狐疑,但冲着太傅的面子,还是仔细整理衣冠,亲自迎了出去。来者只有一人,是个普普通通的家丁,见曹操恭敬施礼:“小的拜见曹大人,奉我家老爷之命,请曹大人过府议事。”

“袁公夤夜相请,有何要事?”

“小的只是奉命前来相请,并不知是何要事。”不愧是袁隗调教出来的手下,讲话颇为含蓄,口称“不知”,却点名是“要事”。那人说罢又深施一礼,“时辰不早了,请曹大人速速随我前往吧。”

太傅暧昧相召,曹操不敢不去,忙吩咐楼异备车。那袁府仆役见了忙阻拦:“大人切莫乘车而行,此事甚是机密冲要,我家老爷再三嘱咐,所请之人皆不可乘车,以免引人耳目。”他很用力地说出那个“皆”字,明显是要告诉曹操,所请绝不只他一人。

曹操连连点头,随便披了件外衣,牵了大宛马跟着他去了。那人手里打着小灯笼,一声不响地在前面走,曹操在后面骑马紧随,气氛甚是诡异。说来也怪,京师之地即便是夜晚也应该巡查森严,可今夜自出家门一直到袁府,曹操连半个巡夜的兵丁都没看见,细想之下方悟其理——看来,老袁隗已将城东之地的巡夜兵设法撤去了。

那仆役恭敬地接过缰绳,将曹操让进府门。又有二门上的人垂首相迎,不入正堂,却把他引入侧院,指着一间灯光闪闪的屋子让他进去。那仆役自己却不再跟着,默默无语退出院子去了。

曹操心里有些打鼓,但又一琢磨,自己与袁隗无冤无仇,他一个太傅也不会害到一个校尉的头上。于是紧走两步,故意在窗前咳嗽一声,推开了房门。

这门一开,明亮的灯光直刺眼。曹操衣袖遮光,才见里面高朋满座,朝中不少大臣皆在其列。司徒丁宫、司空刘弘、卫尉赵谟、大司农周忠,还有崔烈、朱儁、王允、桓典等一干有威望的大臣各自端坐不语。与他同辈分的,有何颙、郑泰、崔钧、孔融等人;除了他之外的那四个西园校尉早已经就座。太傅袁隗白发苍苍,穿着一身便衣坐在正当中,他左右离得最近的,却是奉车都尉董旻与执金吾丁原。袁绍在他身后,却没有坐席。

“下官拜见太傅!”

“孟德请坐。”袁隗并不多言。

“下官拜见诸位大人!”曹操作了个罗圈揖,便坐了早已给他留好的位子。所有人都似泥胎偶像不发一言,气氛十分凝重,仿佛是在肃穆的朝堂之上。

袁绍的三叔袁隗虽然官拜太傅,参录尚书事,但自新皇帝继位以来,他卧病在家,不参与任何政务,所有事情皆由何进一人处置。可今天一见,他精神矍铄,二目有神,哪里像个有病之人?曹操猛然想起父亲的预言,事情到了最后,果然是袁隗这个老狐狸要现身了。

“既然人已到齐,老朽就直说了吧。”袁隗的嗓门不高,但声音很厚重,“宦官与外戚乃我朝两大弊政!今日宦官势微,将不久于朝堂。我想请各位大人与老朽协力,再把何氏兄弟一并剪除。”

曹操心中一凛,虽然朦朦胧胧已想到这一层了,但是亲耳听袁隗说出来,还是觉得有点惊心动魄。他看看身边的人,虽有少数变颜变色的,但与自己一样缄口不言,竟无一人反驳!

袁隗点点头:“既然大家都心领神会,那就听听老朽的计划!首先,我小侄本初已有假节之权,专断击伐,由他与王子师搜集宦官赃罪,尽皆处置。”他顿了一会儿,见大家没有异议,又道,“宦官族灭后,小侄公路以三署之人进驻皇宫,隔绝何后与何进、何苗的联系。”

所有人依旧尽皆不语,袁隗欣慰地笑了:“好!下一步,因宦官所得财货多贿赂于何苗,咱们参他收受贿赂、结党营私、有不轨之心。老朽录尚书之事,一概准奏,将其捉拿下狱草草治死。”

众人依旧是沉默。

“然后,”袁隗望着曹操,“请孟德等五位校尉统领人马控制何进之兵,将其党羽伍宕、许凉、吴匡、张璋等人拿下。咱们逐何进出朝堂,将其杀之。”

这一次,曹操心有不忍,插嘴道:“何遂高乃一无能之人,逐出朝堂即可,何必取他性命?”

对面坐的王允冷笑道:“哼!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不杀了他,将来让皇上想起他还有这么一个舅舅也是麻烦,死灰可以复燃的。”

“没错。”袁隗连连点头,“何进要杀,不杀则不可以警后人,不杀则不可以树皇威!”

曹操明白了:政治就是这么个破玩意。即便你懦弱、无能、与人为善,但只要站了你不该站的地方,到时候就会有人要你的命。政治不允许懦弱和无能的出现,更不因为你的与人为善就手下留情。

袁隗见他不再干预了,又向身边的丁原、董旻道:“最后,请两路勤王之师上表逼何后还政,以后再做理会。”

今晚这个密议已经很可怕了,但当他说出“再做理会”四个字的时候,所有人都不禁悚然。这四个字的含义如何解释,因为她袒护宦官,就将她赶出皇宫吗?还是要软禁起来?或者……

袁隗见大家表情惊愕,朗朗道:“我朝自光武爷中兴以来,宦官、外戚皆擅干国政,皇帝不能乾纲独断。权移于外戚之家,宠被近习之竖,亲其党羽,用其私人,内盈京师,外部州郡,颠倒愚贤,侵扰百姓!此二种不除,则我大汉社稷必危矣!今日之机千载难逢,我们将其一并铲除,日后明修法令,以为朝廷定制。凡阉人不得给事宫中,凡外戚不得参领朝政。大汉复兴自本朝开始,自列位大人开始。以后咱们共保皇帝决断国事,不准--奸-邪玷\_污朝堂。”

董卓之弟奉车都尉董旻拱手道:“我家兄长乃老太傅之故吏,素仰慕您老四世三公之贵。想必由您老人家辅佐皇上,当今天子必可以为一代明君。我兄弟愿效犬马之劳。”曹操不知什么缘故,一直觉得这个董旻很讨厌,一举一动都显得很做作。

袁隗一摆手:“我都已经这把年纪了,又做出以疏间亲之事,将来必定不见容于天子。待此事做成,诸位大人共立朝堂,国事万不可再出于一人之心。”

袁绍却接过他叔父的话:“天不可以不刚,不刚则三光不明。王不可以不强,不强则宰牧纵横。列位大人,如若天子不刚咱们一起叫他刚。今后,咱们……”哗啦!一个小厮推开门闯了进来。

“什么事?这么慌里慌张的!”袁隗捋着胡子大为不悦。

“回禀老爷,大将军被宦官杀了!”

“何进死了!?”在座之人一片大乱。

“死了!”报事之人又道,“公路少爷带兵攻打皇宫,要杀宦官呢……”

袁隗气不长出面不改色,只是冷笑道:“没关系,宦官外戚都要杀,只不过先后顺序颠倒了而已。”

“没关系?”曹操起身白了他一眼,“老人家!宫中祸起,皇帝若有安危闪失,则天下乱矣!您还扶何人亲政治国呀?您这等保国的主意,实在是杀鸡取卵!”说罢拂袖而走,出袁府策马直奔皇宫而去……



血洗皇宫


大将军何进在袁绍等人的煽动下决心诛杀宦官,于宫外布置了司隶校尉与河南尹两层铁网,并且借四方之兵胁迫其妹何太后遣出宦官。

在这种情况下,以十常侍为首的宦官被逼上了绝路,他们决定与何进同归于尽!

张让率领段珪、毕岚等数十人埋伏宫中,假传太后诏命,令何进夜晚入宫。待其入宫后,宦官将所有宫门紧闭,就在汉灵帝晏驾的德阳殿前将何进斩首。事后,张让矫诏以侍中樊陵为司隶校尉、少府许相为河南尹,妄图夺回京畿兵权。宫外大将军部曲吴匡、张璋见何进久不出宫,便在外呼喊,守宫门宦官竟将何进的头颅掷出,高喊:“大将军何进谋反,现已伏诛!”吴张二人怀抱头颅,不禁大怒,联合虎贲中郎将袁术率兵攻打皇宫,欲诛杀宦官为何进报仇。

当曹操单人独骑赶到时,火把已经照亮了皇宫。大老远就看见袁术指挥着百十名虎贲士冲撞皇宫的九龙门,虽说袁术是虎贲中郎将,名义上管着一千多人,但虎贲军是良家子弟充任的宿卫,只有在朝会仪仗的时候才会凑齐,他临时只找到这些人,而且攻打皇宫岂是寻常的事情,这些人都不甚出力。真正冲在最前面的是吴匡和他带来的大将军侍卫,吴匡像一头被激怒的狮子般,呼号着扑向大门。无奈皇宫庞大的九龙门乃是千年古树所造,不但沉重而且坚硬,莫说冲撞不起作用,就是用利刃猛砍也只能留下一道浅浅的痕迹。

“公路!”曹操焦急地催马喊道,“不要再攻啦!”

袁术回头道:“人太少,快去带你的兵来!”

“兴兵攻阙如同造反!”

“他妈的!何进都叫人家宰啦!咱们若不问不究,何苗和那帮宦官就要合谋主政了。”

曹操闻此言猛省,若是十常侍复起,幕府的士人都要蒙难。正在犹豫间,忽然“嗖”地一枝冷箭不知从何处飞了过来。曹操情知不好,忙伏在马上躲避,只听“咔”的一声响,那箭正射中他的武冠上。抬头再看诸兵士,已有十多人中箭。他赶紧勒马后退。

袁术立刻趴下,来个就地十八滚,直翻到曹操马前,顾不得爬起来,抬胳膊指到:“在那里!”——原来是宫门右边的楼阁。

诸人尽皆发现。眼瞅着楼上十几个黄门搭弓在手还要再射,可身在楼下,还隔着宫墙,一点儿还击的办法都没有。聪明的立刻贴到宫墙上,还有的蹲在宫门边闪躲;没有经验的转身就跑,其中五六个人连中数箭栽倒在地。紧接着,宫门左侧的楼阁也登上了敌人,那边又是一阵狂射,又有七八个人措手不及被射倒。

众兵士再也不敢在宫门前驻足了,眼瞅着弓箭不停地射,倒地的十多个人兀自在地上爬行挣扎,最后统统被射死了。

死了十多个人,剩下的不是退出一箭之地,就是紧贴着宫墙不敢动弹,吴匡贴着九龙门气得拿脑袋往上撞。袁术在后面跳着脚骂:“这帮狗娘养的阉贼,竟私开武库掠夺兵器,看我冲进去将你们全杀光!”曹操没有想到宦官敢负隅顽抗,早知如此他就该先去城外搬兵。

这时候就听身后一阵大乱,平阳门已然打开,远处无数的步卒高举着刀剑和火把向皇宫冲来。

“包围皇宫给我杀!给大将军报仇啊!”何进的司马许凉纵马奔到前面,后面紧跟着张璋与伍宕。原来吴匡、袁术攻门,张璋奔出城外调兵。曹操仔细一看,就连自己的队伍都被他们稀里糊涂拉来了。

这些军兵都是久经沙场的,况且又系何进的嫡系人马,哪管有没有弓箭,玩命向前冲,举着刀枪就往九龙门上招呼。无奈就是撞不开宫门。这会儿里面的敌人也越来越多,沿着宫墙所有的阁楼都攀上了黄门和内侍,箭如飞蝗一般扑向官军。

皇宫的外墙既坚硬又庞大,而且地处在城中,四围还有不少其他建筑,一两千人的队伍根本形成不了包围之势。不但攻不进去,而且死伤了更多的人。袁绍见状还要再招其他营的兵,曹操立刻拦住:“这样不行!再这么硬拼下去也是白费力。”

突然,一个举着火把指挥的兵头被冷箭射中咽喉,死尸栽倒在地,手中火把烧着了其他人的衣服,人挤人顿时烧了一片,众兵丁纷纷扔下武器就地打滚。曹操眼睛一亮,高喊道:“大家用火烧宫门!”

袁术这会儿也豁出去了,第一个举起火把,冒着箭雨就往九龙门上扔。一个扔全都扔,九龙门顷刻间被整个点着。有人见此法管用,也隔着墙向一座座阁楼扔火把。那些阁楼都是木结构的,比之宫门更容易起火,转眼间就都蹿起了火舌。众军兵这时齐退出一箭之地,静等着大火焚烧宫门。

那九龙门两侧的阁楼最倒霉,不仅自身着了火,还被宫门的火焰燎到,顷刻间变成两个大火团,那些阻击的黄门根本来不及下楼就被火海困住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有的被烧成了焦炭,有的从阁楼跳下,活活摔死。后来只听轰隆轰隆两声巨响,高大的木阁楼被彻底烧塌。右边的阁楼竟倒向了宫门外,宫墙也熏黑了,还连累几个挤在最前面的军兵丧了性命!但是阁楼一除,宫门再没有其他掩护了。众兵士一拥而上,刀枪并举,饶是如此,又费了不少力气才将烧焦的九龙门砍倒。

宫门一开,曹操就是想喝止住兵士都不成了,那些兵卒似潮水般往里涌。曹操等人别无他法,只得各自下马也跟着冲了进去。那些宦官知道自己没活路了,今天也玩了命,明知不是对手,硬是举着刀往上迎,都被砍翻在地。可苦了那些守宫的羽林兵,他们的职责是守备皇宫,虽然是宦官杀死大将军,但是兵入国门如同造反,交手不是,不交手也不是,方才一番鏖战不知该帮谁,可宦官们一死,他们还在犹豫间就被冲上来的兵士结果了性命。官兵都杀红眼了,只要看见戴貂珰冠没有胡须的人,二话不说上去就砍,也不管是不是阉人了。顷刻间,皇宫布满了哀嚎声和厮杀声,也不知道有多少人无辜丧命了。

曹操忽然想起,自己的族弟曹纯还在宫中呢!他年纪轻轻又是黄门侍郎的服色,若是撞见这些兵,岂还能有性命?于是边四处张望边扯开嗓门大喊:“子和!子和!你在哪儿啊!”

可他那点儿喊叫在偌大的皇宫里算得了什么,而且四下里已经沸反盈天。曹操眼瞅着吴匡、张璋等人赴省中而去,连忙在后面也追了下去。那些省中的属官令史皆手无寸铁,看见那么多气势汹汹的兵杀进来吓得都尿裤了,最倒霉的是那些年纪轻轻没胡须的人,被误杀的人数不胜数。吴匡等人搜的是十常侍,曹操找的是弟弟,全都瞪大眼睛举着兵刃乱窜。

正匆忙间,突见一个戴貂珰冠、穿黄袍的年轻人跑了出来。吴匡见了举刀就要过去劈,却见那人把衣服一敞,他竟早把裤子褪到脚踝,那玩意扎眼地在外面耷拉着——正是曹纯!

“我不是阉人。”他这一嗓子吴匡还真收了刀。

“子和!你这是干什么?把裤子穿上!”曹操一把揽住他。

“都到这时候了,保住命要紧,还顾什么-羞-呀。”曹纯说着提起裤子,又把头上的冠戴摘了。曹纯这一闹算是给吴匡出了主意啦!他听罢连连点点头:“别乱杀了!所有官员都给我听着,全把裤子给我脱-了,要是不脱老子就当阉人杀。”

那些令史、属官闻听哗啦啦脱-了一大片,挺着腰给当兵的看。真有七八个不敢照办扭头就跑的,兵士立刻赶上去就剁,将尸体排开,又见其中两人黏着假胡须,扯下去细瞧,是十常侍的宋典和高望。

曹操如今顾不得十常侍:“子和快随我走,先寻个安全的地方将你安置了!”曹纯披头散发提着裤子在后面相随:“你的兵呢?宦官逃过复道奔北宫了,恐怕这会儿已经劫持了圣驾。”

“我的兵都杀散了,先回去想办法。”哥俩说话间赶到南宫嘉德殿前。又见来了许多的文武官员,一个时辰前在袁府议事的人几乎全到了,以太尉袁隗为首,正在喝止军兵不要乱杀,其中崔钧竟还在混乱中寻到了曹操的大宛马。

“孟德,军兵都乱啦,怎么办?”崔钧把马交还给他。

“我也不知道……”曹操放眼望着四下里混乱的情景,“何进麾下的兵完全失控了。”大家正不知所措,忽见打宫外又冲来两队人马。一支是袁绍所率的司隶兵马,一支是车骑将军何苗带来的亲兵。两队人马进驻,各鸣金鼓,混乱的军兵才渐渐归拢过来。

吴匡、张璋举着刀,拿着宦官的人头也来了。一眼望见何苗站在殿前耀武扬威,吴匡心中大怒,高声呐喊:“兄弟们听着!害死大将军的就是何苗,因为他袒护阉人,事情才会闹到这一步!杀了他给大将军报仇啊!”何进生前虽然懦弱无谋,但却憨厚坦诚,颇得手下这些武夫们的尊敬。大家闻吴匡这一声倡议,纷纷呼应:“杀了他!杀了他!”不容分说就往前冲。何苗大惊失色,赶紧叫手下几个亲兵招架,自己转身想逃。奉车都尉董旻见了,堵住去路,一刀刺入他的腹中。

“你为……为什么……”何苗捂住伤口颤-抖着。

“你不是杀了董后吗?我得为老人家报仇,这天下一笔写不出俩董字啊。”董旻咯咯笑道。

“你……你……”何苗还未说完,身后又被人砍了一刀——正是秦宜禄!小人永远是小人,这会儿他要弑主以求自保了。秦宜禄将何苗砍翻在地,踏上一脚,假模假式招呼道:“吃里爬外作威作福,早就看这小子不地道,大家剁了他呀!”其实这话说他自己比说何苗更合适。后面吴匡等已经追上,众人乱刀齐下,将其砍成了肉酱!

董旻擦擦刀上的血,凑到袁绍、曹操跟前冷笑道:“何进死了,何苗也死了。这次外戚彻底完了!”曹操越看此人,越觉厌恶,抬头又见一队兵马捆着两个官员押到袁隗面前,乃是“笑面虎”樊陵和“不开口”许相。他二人被宦官矫诏任命为司隶校尉和河南尹。

樊陵一见袁隗立刻跪倒,再也笑不出来了:“老太傅!我等冤枉啊!十常侍矫诏之事我等全然不知,伪诏我们也没有接到。这不是闭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嘛!”袁隗反倒笑了:“你们俩冤枉吗?”

两人连连磕头:“冤枉啊……”

“呸!”袁隗转笑为怒,“你们这两个谄媚宦官没骨气的东西!就算这次冤枉,以往的事情也冤枉吗?你们从王甫的时候就是阉人的狗腿子!早就该杀!你们有什么脸面活在世上?”

一向笑容可掬的“笑面虎”樊陵竟然哭了起来:“冤枉啊……我没害过人呀!我不过就是想混个官当……我都六十岁的人了,最后竟是这个结局吗?呜呜……”他一抬眼皮看见了曹操,“贤侄啊!悔不听你父亲的良言,早早辞官何至于有今天……你救救我吧……”

曹操见他如此撕心裂肺地哀求,不禁生出一丝怜悯之意,还未来得及张口,袁隗便道:“休想!今天谁都救不了你们这两个小人。”

“袁次阳!你这老匹夫!”谁都没有想到,从来默默寡言的“不开口”许相竟然破口大骂,“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说我们是小人?你不过仗着四世三公的名气罢了,我们谄媚宦官?你倒是不谄媚,你整日在府里算计你的阴谋,你是条毒蛇!你是个畜生!樊兄在京兆给老百姓修过渠,可谓造福一方。我给国家举荐过贤才,你一辈子-干-过什么叫人佩服的事儿?七十多了还要出来害人……你得不了好下场,你们家都得叫人斩尽杀绝了……”

袁隗脸上铁青,被骂得直哆嗦:“快杀!杀!杀!杀!”

“笑面虎”叩头哭哭啼啼,“不开口”兀自骂个不休——人的本性原来可以与日常表现这样的大相径庭!眼见二人毙命刀下,曹操斜眼瞪着袁隗,心道:“樊陵许相虽然谄媚,但是为百姓做过好事,一辈子没有害过人;可你今天一晚上,就谋害了多少性命?许相说的不假,袁隗你不会有好下场!”

正在此刻,中军司马刘子璜抱着两颗血淋淋的人头匆忙跑来:“坏了!赵瑾与潘隐被乱兵误杀了!”这两个人虽是蹇硕帐下的司马,却为保护何进做过贡献,实在是死得冤枉。

袁绍不忍看那两颗人头,摆手道:“可惜喽……好生安葬了吧。”

“死人太多,我找不到他们尸身了……”

刘子璜话未说完,又见一人披头散发奔来,一把抱-住袁绍大腿:“袁大人,救救我!他们要杀我啊!”来者乃是宦官郭胜。他虽是宦官,但是有意攀附何进,背着蹇硕与十常侍帮了不少忙。

袁绍一脚蹬开:“宦官一律不赦!”

几个兵一拥而上,扯着郭胜的腿,将他拖走动刑。郭胜被人拉着双\_臂挣扎,无助地嘶嚷着:“冤枉啊……在下何罪之有啊……”

曹操心头一凛——杀戮太过了!

“救命啊……救命啊……”又有一阵凄惨的叫声传来。原来是何苗的掾属应劭,吴匡举刀要杀他,曹操赶忙一个箭步窜上去,以青釭剑相迎。“当”的一声,吴匡的刀断为两截,曹操一把护住应劭:“别杀,他与乐隐乃是大将军差至何苗府中的人。”

吴匡一愣,往边上闪了两步,只见乐隐早已经身中数刀倒在血泊中了。后边何苗的亲兵全被乱刀砍死了,只有秦宜禄一人因背主而生还,而且还在帮着屠杀别人。

今天到底杀了多少不该杀的人呢?曹操感到一阵恼怒,立刻骑上大宛马,奔上嘉德殿的殿阶,放开喉咙大叫道:“都别杀啦!咱们是来救驾的,不是来这儿仇杀!皇上在哪儿!你们还记得皇上吗!”

众人听罢一阵愕然,这才默默放下了屠刀……



渔翁得利


光熹元年(公元189年)八月戊辰,洛阳发生大暴乱。十常侍诛杀何进,劫持了皇帝刘辩、何太后,以及陈留王刘协。救驾的各路兵马冲入皇宫,结果却激发了宦官、外戚等问题的一系列仇杀,殉难者多达两千多人。

张让、段珪劫持王驾紧闭北宫不出,官兵只得放火焚烧宫殿寺舍逼他们出宫。何后自阁楼跳下逃脱,而张让、段珪则带着刘辩、刘协兄弟偷偷溜出洛阳北门,赶奔小平津再做打算。可悲的是泱泱救驾大军,全在自顾自地报复仇杀,只有卢植一人夜驰追赶圣驾!

早就过了子时,皇宫的残垣断壁间,尸体堆成了山。曹操已经在这个血腥不堪的地方转了无数圈了,根本没找到皇上和陈留王的线索。最后不得不拉着马回到德阳殿前,又坐回到人堆里。

“怎么样?还没发现什么吗?”曹纯怕被误杀,已经从死人身上扒了一身衣服换上,“太后受惊过度了,就是没完没了哭,什么都问不出来。宫女们都各回各殿,吓晕了不少呢!”

曹操一个劲摇头叹息。王允见状,连忙递给他一个水袋:“孟德,喝口水吧。很快就有消息了,我已经派兵把守在河南各个要道口,十常侍就算逃出皇宫也跑不了。”

“但是皇上和陈留王究竟在不在他们手中呢?”

王允默然良久才道:“至少现在查点的死人中没有皇上他们,可就怕……”说到这儿,他回首望了一眼诸多坍塌的阁楼与宫殿。

曹操心中一阵刀绞:这叫他妈什么事儿呀?宦官造反没逮着,错杀了这么多人,还把皇宫烧了一多半。我干吗多这么一句嘴,告诉他们放火呢!想至此曹操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耳光。这时突有一匹快马奔过满地的瓦砾,来到殿前,马上之人高喊:“王尹君何在?王尹君!”

王允认出是自己麾下的斥候,腾地蹦了起来:“有什么消息?”

那兵丁连忙下马给王允跪倒:“启禀大人,中部掾闵贡闵大人在北邙山堵截到了十常侍余众。”

他声音清脆,在场的人闻听都站了起来:“然后呢?”

“经过激战,张让、段珪投河自尽,其他人都被闵大人所杀。闵大人还遇到了卢尚书,卢大人他一直在独自追赶……”

“少说那些没用的!”王允吼道,“圣驾呢?”

那小兵低头道:“万岁和陈留王在战乱中走失了……但肯定就在邙山里。闵大人已经带着人入山去寻找了。”众人一听,又都泄气了。

“这样不行!”王允跺着脚,“邙山多狼虫虎豹,咱们去找!你还有多少兵?”他看看袁绍。

袁绍这会儿眼睛一亮:“我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零零散散都在京城四围找皇上,我现在给他们传令,叫他们都去邙山!”

太傅袁隗面色惨灰,他毕竟是快七十岁的人了,这半宿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坐在地上闭着眼道:“光指着他们不行,人太少了,咱得把洛阳驻防的兵都派出去才行啊。”

“这可不行!”曹操即刻反对,“南边布防的兵已经抽调过来攻皇宫了,大将军差派东西两路可是拱卫京师的,绝对不能离开。”

“现在哪还有什么大将军?”袁隗拄着拐杖站了起来,“国不可一日无君,咱们现在得先找到皇上,找不到皇上拱卫的又是谁?如今我说了算,把所有的兵都调往北邙山,一起寻找圣驾!”

“叔父,方才孟德说得有道理。”袁绍一把搀住袁隗,在他耳边低声道,“莫忘了董卓、丁原二人。”

“哼!他们一共才六千人,咱们各路兵马加起来何止一万?怕他们做什么?”袁隗跺着拐杖,“快去啊!咱们的罪过够大的啦,皇上若有闪失,咱们怎么跟大汉列祖列宗交代啊!”说着他竟流出几滴眼泪来。

袁隗是太傅,如今没有人比他官大,诸人只好按他说的办。一会儿的工夫,命令传至城外,夏牟、赵融、淳于琼、冯芳,四个尚在驻防的校尉各率人马赶奔邙山。文武公卿亲兵侍卫,只要是走得动的全都出了洛阳北门,沿着邙山山脉呼喊着万岁。

一时间,北邙山上密密麻麻,有官有兵,还有不知所踪的帝王。正应儿歌之言——侯非侯,王非王,千乘万骑上北邙!汉家官员讲究威仪,可到了这会儿连自己的皇上都给混丢了,还有什么威仪可言?公卿大臣们也顾不得体不体面了,-撩-着袍襟扯着脖子一通喊,在黑暗的山坳中,回声传出去老远。有马的骑着马在山下找,没有马的就跟着兵丁上了山,前山找遍了找不到,大家又纷纷奔后山。有的老臣实在是爬不动喊不动,也哭不动了,就倒在满是露水的地上嘘嘘睡去……

就这样,昏昏沉沉过了近两个时辰,才传来消息,皇上和陈留王已经驾至洛舍驿了。原来兄弟二人在宦官与闵贡等拼命时趁机逃脱,躲到了邙山的荒草之间。后来听到有人呼喊,又不知是何方得胜,便一路向北跑了下去。一个十七岁的娇柔天子,拉着一个九岁的小王爷,哥俩忍着饥-渴竟摸着黑徒步翻越了整个邙山。到黄河边寻到一户普通民家,坐上一辆光板马车,才筋疲力尽到了官驿。闵贡苦寻了一夜,最后终于找到了洛舍驿。群臣兵士闻知,无不欢呼雀跃!

一夜的疲乏霎时间一扫而光,催马的催马、奔跑的奔跑,都往洛舍驿接驾。曹操、袁绍等众校尉也不顾自己的兵了,纵马赶在了最前面。刚自正北面下了邙山,果见小路上走来一队稀稀拉拉的人马,为首有二骑:前面的一马双跨,端坐一员风尘仆仆的将官,身前还坐着一个衣衫破碎的小孩——乃闵贡带着陈留王刘协。

后面一骑是匹瘦骨嶙峋的瘦马,马上坐了一位面容憔悴的青年,冠冕皆已丢失,只穿着满是口子的锦绣龙衣——正是当今天子刘辩。

曹操、袁绍等尽皆下马,见驾三呼万岁,又特意让出好马给皇帝骑乘,恭恭敬敬在后面相随。一行人继续南走,接驾的人越来越多,老崔烈最细心,还自宫里带来一袭崭新的龙衣。刘辩就于邙山上更换新衣。然而小刘协才九岁,仓促之中未能找到小王衣,就只有勉强穿着旧衣服了。不到半个时辰,大队的官员兵马尽皆赶到,大家见到皇上,哗啦啦跪倒一大片,那些老臣有的哭有的笑,真可谓悲喜交加。

既然大家都到了,就要讲朝廷的威仪了。由崔烈在前面引路开道,众官员簇拥圣驾在后,众兵丁则逐渐相随。

曹操与袁绍、袁术、崔钧等并辔而行,几个人总算是轻松下来。累了一夜,疲劳感渐渐袭来,曹操摸了摸酸痛的脖子,小声道:“昨天就想好好睡一觉,今天看来又不行了,回营还得清点兵马,我现在连自己的兵都找不到了。”说着回头看了一眼后面散乱的军队,什么旗号什么服色都有,北军五营、西园诸校尉营、七署、司隶校尉营都已经混杂在一起了。

袁绍却笑道:“今天再忙一天,以后天天都可以睡好觉了。宦官杀干净了,何家也完了,而且不是咱们僭越而为,这个结果不是也不错吗?”曹操不得不承认,虽然死了许多人,但这确实算是个圆满的结果。横亘大汉王朝数代的宦官、外戚两股干政势力至此全部灭亡。更难得的是皇帝还年轻,还有更多希望,他与以往的小皇帝不同,他将不再长于宦官妇-人之手,不会再是先帝那样骄奢-yin-逸的昏君。真乃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这心境恰如此时的天空,黑暗渐尽,万物朦朦胧胧已转明亮,新的一天又开始了。

群臣渐渐都意识到这一点了,不再抱怨哀叹,而是有说有笑,计划着回去重修宫殿辅佐新君……

刹那间,突闻金鼓大作,又见旌旗耀眼。自正南方山下杀气腾腾迎来一彪人马,这支队伍真是扎眼:兵如魑魅,马似魍魉,一个个骑着长毛野马,手使长枪大戟,强弓硬弩尽背在身,多有披发左衽者。为首一将五十余岁,身高八尺,虎背熊腰,粗胳臂粗腿,肥头大耳,一双犀利的鹰眼,嘴似八字般撇着,黑黝黝的脸上满是横肉,脸上花白的胡须打着卷,头戴铁兜鍪,身披锁子大叶连环甲,外披皂罗袍,骑着一匹红火炭般的高头大马,有奉车都尉董旻在他旁边紧随不离。

崔烈正在前引路,见此人带着羌胡之兵迎面涌来,高声喝骂:“何人兵马敢挡圣驾,速速退避一旁!”

哪知那人非但不躲,反而回敬道:“崔烈,少跟我摆架子!因为何进的一道小小手札,我不分昼夜辛苦赶来,到了这里你他娘的却叫我退避,避个屁!姓崔的,再嚷一句我砍了你的脑袋!”

崔烈本是不怕的,他早年久战凉州,这等阵仗见得多了。他冷笑一声:“他妈的!张奂老将军过世了,如今没人管得了你这挨千刀的老兵痞了,是吧?”

天子群臣早已被那些羌胡吓得胆战心惊,真有胆小的从马上掉了下来,曹操、袁绍、袁术等校尉各拉刀剑护住圣驾。诸人听崔烈还敢与他对骂,都捏了一把汗!

哪知那人却仰天大笑:“哈哈哈……崔兄你还是这臭脾气呀!军马退至一旁,待我见驾请安。”说罢他挺着大肚子下马,趾高气扬走到圣驾前跪倒:“臣并州牧董卓迎驾,万岁!万岁!万万岁!”

他这三呼万岁与其说是问安,还不如说是挑衅,真喝得前面几位大臣的马不由自主往后退。董卓猛然一抬头,两只犀利的鹰眼直盯着皇帝。刘辩从未见过这样野蛮的臣子,吓得脸色苍白体似筛糠。群臣敢怒不敢言,曹操等人紧紧握着手中剑,看他是否有僭越之举。

袁隗见状觉得事情不对,对董卓喊道:“皇上有诏叫你退军。”别的大臣听太傅说话了,也顺势跟着喊退军。

董卓轻蔑地看了一眼袁隗,笑道:“公等为国家大臣,不能匡正王室,致使国家播荡,有何脸面叫我退兵?”

他这话虽然有失体统,但却在理,诸人确实无言可对,即便有话又岂敢说?刘辩见群臣披靡越发战栗,董卓则越发鄙视。众校尉兀自压着火气,眼瞧着一场冲突又要一触即发。

突然,传出一阵尖锐而又稚嫩的声音:“董卓!你是来接驾,还是来劫驾?”曹操举目一寻,原来是闵贡马上的陈留王刘协。

或许是童言无忌,亦或许这句话问得太直接了,董卓一愣,竟然低下了脑袋:“臣诚心接驾,不敢有他心。”

“既来接驾,快请平身。孤王命你……”刘协眨么着小眼睛,伸出一只小手挠着脑袋,想了好一会儿才道,“命你速速带领人马,保护皇帝哥哥回京。”董卓缓缓起身,盯着这个九岁的孩子,脸上流露出惊讶的神色,看着看着突然哈哈大笑:“臣领王家千岁之教!”说完迈着大步回去,上了他的大红马传令,“尔等儿郎听真,休要聒噪,下马接驾!不得骚扰圣驾和公卿,让开道路到后面一同护驾!”

“诺!”那些羌胡兵一声呐喊,震得人脑袋发涨。紧接着那些耀武扬威的骑士仿佛变成了一群绵羊,不声不响都下了马,把大路闪开,跪倒在地,供圣驾通过。曹操不得不佩服这董卓的厉害,这样参差野蛮的兵士,竟叫他管束得服服帖帖。

即便如此,文武百官走过这群胡兵身边时还是有些神不守舍,目不斜视加紧脚步;皇帝刘辩则以袖遮面,头都不敢多抬一下。

董卓兄弟归入官员队伍中,只见他高人一头、胖人一圈,细看之下又见他鬓角已经有几缕斑白了。董卓对别人一概不理不问,凑到闵贡马前小声说道:“王家千岁,休要与他拥挤,臣这匹赤兔马乃是一等一的好坐骑,过来与我共乘吧!”

刘协毕竟还是九岁的孩子,玩心甚大,咧着小嘴笑道:“咦?红色的大马啊!”只见董卓二话不说,探臂腕一把抱-住刘协。闵贡大惊,伸手欲夺,董卓却早将王家千岁安置在了自己马上。刘协可能是年纪小,不懂得什么叫害怕,坐在那里,时而摆弄着赤兔马的鬃毛、时而戳戳董卓的大肚子,董卓满脸带笑,哄着这个小王爷。

百官见状这才算把心放到肚子里,又过了一会儿就不再惊惧害怕了。袁绍在马上也安了心,冲曹操笑道:“有惊无险,这董卓也是个怪人。喜欢别人顶他,却不喜欢别人哄着他。”

曹操可没心思琢磨这些,急切问道:“董卓带来多少兵?”

“三千啊!”袁绍脱口而出。

“你自己看看这有三千吗?”

袁绍不禁回头:“这也就是一千多人吧,他看到洛阳火起,恐来不及,只带了这些人来。”说话间太阳升起,天已经大亮。又有不少洛阳的小卒零零散散加入队伍,过了一会儿助军右校尉冯芳也来了。他见大队行进未敢施礼,匆匆忙忙在圣驾队伍后面绕了个圈子,来到曹操、袁绍面前,说道:“事情不太对劲。”

“怎么了?”

冯芳神色很慌张:“董卓的凉州军趁乱已经进入洛阳了。”

“什么!?”曹操大惊失色,“进去多少?”

“城里城外加一块得有两千人。”

曹操头皮发麻:“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还有大将军部下在洛阳吗?咱们能容那些凉州兵入国都吗?”

“哎呀!”冯芳连连叫苦,“不提他们还好,何进手下这帮粗人,见了凉州武士反倒臭味相投,竟是他们将人让进去的。现在大街上点上火把,喝酒吃肉两边混得跟一家人似的,我管都管不了呀!”

“你们看!”袁绍突然指向远处。众人这时才发现,丁原督着他的并州军也到了,他手下那帮匈奴、屠格身披裘皮手持弯刀,乱七八糟的就拥到了护驾大军之中。如今洛阳诸军建制已乱,奔跑了一夜,军兵都垂头丧气的;再看凉州、并州之军,马上步下气势汹汹精力旺盛。

“完了!阻止不了他们进城了!”曹操不禁出了一身冷汗。

冯芳又道:“还有一件怪事,清点皇宫宝物时,发现传国玉玺不见了!”曹操、袁绍更觉惊骇——象征皇帝高贵威严的传国玉玺丢失,这是极大的不祥之兆。他们几个人灰头土脸,各自排遣着恐惧,谁都没敢再说什么。

“他妈的!”忽闻董卓那粗莽的声音响起,他对身边的大臣道,“老子要进洛阳,你们哪个敢管!弄丢了皇上,你们他妈的还有理了。惹急了我,一个个把你们都宰了!”太傅袁隗此刻已经慌不择言:“仲颖啊,你也是老朽的掾属故吏,卖老朽一个人情吧。”

“去去去!老子有今天,是在战场上真刀真枪玩命玩来的,与你这老家伙何干?洛阳城我去定啦!”说罢董卓丢下圣驾,打马载着小刘协奔到前面与崔烈同行。曹操又回头看了一眼士卒:那些西凉的羌兵、湟中义从,并州的匈奴、屠格纵马在官军间随意冲突,看谁有水袋夺过去就喝,有干粮抢过去就吃,丁原竟与部下说说笑笑毫不约束。

曹操又看到皇帝刘辩以泪洗面啼哭不止,袁隗等众官员默默不语全低着头,心中一阵愤慨:“这些愚蠢的家伙,为了窝里斗,费尽万般心机!反而给别人做了嫁衣……外戚完了……宦官完了……可是赳赳武夫来了……吃人的禽兽董卓来了……”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