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宋帝国套装全3册 > 残阳烈 > 六十七

六十七

回头再说方承道。

方承道就擒的时间,是赵榛被成功解救出来之后。

遵照宗泽的布置,在此前的一段时间里,步达昌依据线人的情报,指挥捕快突击搜查了方承道在城里的三个居所,从中起获了大量的谋反罪证。其中最大的收获,是发现了方承道欲在起事得手后,拥立现居汴京的某位后周宗室的后裔为王,以便名正言顺地招纳雄杰号令诸侯。

那个后周宗室后裔与其是否同谋,抑或这事只是方承道的一厢情愿,一时分辨不清。由于当夜事急,容不得来回请示,步达昌在与协同行动的禁军将领商议后,乃果断地决定,先将那后周宗室后裔拿下再说。

于是当下他们便兵分两路,一路由步达昌率领府衙的捕快去拘拿那后周宗室的后裔,一路由禁军负责去抓捕方承道。当然,方承道当夜的行踪,早已处于官方的监控之中了。

当时,方承道在聚英楼的单间里自斟自饮了很长时间。他有个独处静思的习惯,每逢需要考虑大事时更是这样。方世贵熟悉他的秉性,陪他上楼并唤人送上了酒菜之后,便退了出去。

方承道并不善饮,今夜在这里却是喝了不少。盖因今夜他的心情,与往常是大不相同。今夜是他的人生旅途中的一道分水岭。今夜这一搏,倘若一举成功,可望宏图大展;而倘若功亏一篑,即便他能够大难不死,恐怕从此也只能亡命天涯,没有东山再起之机了。

面临这样一种非常时刻,方承道虽然表面上还保持着一如既往的沉着,内心里却是不可避免地充满了忐忑,于是那一杯接一杯的酒水,便成了帮助他稳定心绪的良剂。

不过总的来说,他相信他的谋划和部署是非常周密的,他认为此番行动成功的把握应在八成以上。所以尽管此时他的心情难免紧张,但对于预期的结果,却并无过多的顾虑。

因而,在等待各路人马行动进展消息的过程中,在他的脑海里思考的,除了行动的成败,主要还是事成之后将要面临的问题。如果说,此前那些问题还显得比较遥远,那么眼下,是到了应当认真考虑它们的时候了。

夺权难,掌权更难。紧接着今夜暴动的成功,很快便会有许多问题接踵而至。比如往近处想,有对各路武装的整编问题,有对各个山头利益的分配问题,有对各路杆子头领的座次安排问题,有对城区秩序的维持问题,有对京畿经济的维护发展问题,等等。往远处想,则有如何确立执政纲领、如何争取天下归心、如何处理对金关系,如何在群雄逐鹿中立稳脚跟并且逐渐壮大力量等一系列事关百年大计的问题。这些问题若不能妥善解决,今夜的成功便很可能只是昙花一现,转瞬即成过眼烟云。

由此来看,方承道不能不承认,赵宋王朝昔日能够横扫六合一统天下,并且能够延续一百六十余年,应当算是很不简单的。

想到这些千头万绪的问题,他忽然在心里打了一个问号:你方承道究竟有几斤几两,可堪当此再造乾坤的重任?然则他马上又自己摇了摇头。事到如今,他还有回头路吗?不管他有没有那种托天神通,现在他只能是一条路走到黑,一竿子插到底了。

咀嚼着摆在眼前的这一大堆问题,方承道自然而然地想到了宗泽。他非常渴望能有一个具有远见卓识的智者,与他切磋大计,为他指点迷津。但是这种人很难找。诸如曾邦才邯兆瑞之流,在他的眼里,都远未达到指点江山的层次。在他的目光范围中,能臻至如此境界者,唯有一个宗泽。

他对宗泽的这种高度评价,既是产生于他对宗泽过往政声战绩的了解,也是源自这两月来他的亲历亲闻。别的且不说,就说在当前这种孤立无援内忧外困的艰难境地中,宗泽竟然能仅用短短两月时光,便将汴京这个满目疮痍的烂摊子,收拾得井井有条生机勃发,这就不由得方承道不心悦诚服甘拜下风。这样的旷世之才,就算是古贤再世,亦恐不过如此。

能否说服这位老帅与自己合作呢?不妨尽力一试,但是恐怕很难。

万不得已,便只能采取非常手段,来利用宗泽的名声和威望了。那样做很不厚道。但古来成大事者,哪一个是靠厚道起家的?想到这里,方承道不禁深叹一声,不知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宗泽。

总之,方承道当晚在聚英楼上想了很多,也想得很远,但就是没有想到,他会在这场孤注一掷的豪赌中,输得一文不名。

酒樽渐空。这时他感到了有点不对。

按照行动步骤推算,此时城里的重点地段应当已是火光四起陷入混乱,有关方面的进展消息亦应陆续传来。尤其是邯宅那边,一俟拿下宗泽,即应高悬红灯向外报信。聚英楼离邯宅不远,那盏硕大的红灯笼升起后,通过这个单间的窗口应可清晰地望见。但是直到此刻,应当发生的混乱没有发生,应当传来的消息没有传来,应当看到的红灯笼也没有看到。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现象不正常。外面出现了什么问题,必须赶紧弄清。

方承道懊悔自己的思绪飘得太远,察觉异状太晚,正欲起身去唤方世贵,让他派人速去打探,却见方世贵已慌慌张张地跑上楼来。

方承道听到方世贵上楼的脚步声,还以为是自己正在等待的消息终于来了。不错,方世贵是来报信的,但他报来的,却并非是方承道所期待的任何一宗消息,而是大事不妙,他发现有大批禁军已经悄悄地包围了聚英楼,封锁了包括旁门暗径在内的酒楼的所有出口。

方承道这才霍然意识到,事情要比自己想象得糟糕百倍。

不过,连他自己也觉得奇怪,除了全身一凉,当时他居然并未感到惊慌,而是觉得恍然如梦。而且他几乎未作任何逃跑之想,似乎有一个声音冥冥中告诉他,天数即此,莫再徒劳。

其时,城区内外的各股叛匪也在被分头解决,而百姓们欢庆中秋的活动亦正渐入佳境。被禁军兵将仗剑押出聚英楼的方承道,看到了闪烁在无垠夜空中的灿烂火花。可惜那不是他所期待的破城之火,而是汴京民众为欢庆佳节燃放的爆竹和彩焰。

这一夜,除了在都亭驿馆和聚英楼附近等局部地段,广大城区基本未受剿匪行动惊扰。作为普通居民,更是无人想到,就在这个万户团圆祈安祷福的金秋良宵,他们身居其间的这座乱世危城,又经历了一场何等严峻的考验。

在线读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