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2年 01

第四部 2002年 01

01

等马不停蹄地将大事小事处理完毕,大年夜来到了。这个大年夜,又是只有父子俩冷冷清清地过。柳钧累得心力交瘁,懒得做菜,两人叫上姑姑一家去饭店包了一桌年夜饭。想不到如今春节的饭店一样热闹非凡,他们去吃的饭店全部坐满,若无预订,谢绝入内。吃完饭,父子俩心有余悸地将车子停放在宾馆停车场,带着醉意迎着西北风,看着天边偶尔偷放出来的烟花,慢吞吞走回家。

看着身边消瘦的儿子,柳石堂异常感慨:“去年一整年都特别辛苦。可去年一年,挣的钱比我以前挣的加起来还多。而且,再辛苦,我们父子有商有量,即使商量不出个结果,我们也能分担辛劳,我去年一年做得特别踏实。阿钧,你回来对啦。”

“爸,我基本上已经不是鱼已上钩,而是烤熟上桌,不可能再蹦跶。你这下能不能跟我讲实话,你大前年是真病还是假病?”见爸爸不语,柳钧又补充一句,“如果是真病,趁春节长假,我带你去我一个朋友的爸爸那儿看看,人家是心血管名医。”

柳石堂想躲避不说,可是儿子就是不上他的套,他只能讪讪地承认:“我大前年为骗你来,才出此下策。”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害我女朋友跟人飞了,你害得我白头发添那么多,你还害得我苦死累死操心死庸俗死,气死我了,我明天不陪你过节,我飞香港玩儿去。”

“跟女朋友一起去?让爸爸看看……”柳石堂唯有赔足笑脸。

“没有女朋友,哪有时间谈女朋友,每天穿的是三年前的衣服,再不势利的女孩子也不要我。明天跟东东几个一起去,早签出来的。爸你呢,有没有准备再婚?”

“这两年太忙,哪有心思?等你新产品的市场稳定下来再说吧。只要新产品可以多做几年,我把市场打开就可以扔给别人去跑啦,到时候再说吧。”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夜夜笙歌,装什么门面。”

“臭小子,我是你爸,说话放尊重点。”

“其他人随便你,唯一要求,坚决不许钱宏英进门。”

“钱宏英?人家现在是女强人,我这种老头子有什么好的。现在把我放她面前,她也未必看得上。你不知道?”

“不想知道。看起来他们姐弟时来运转了。”

“钱宏明那小子,一只眼睛看前面,一只眼睛看你,每天心里跟你比划高低。这种人不可深交,太摸不透。”

“宏明挺好,够修养,够兄弟。”

“钱宏明挺好?我告诉你,他外面有二奶,长得很漂亮,大学还没毕业呢,他给人家买了一辆车租了一套房,养着。怎么,你真不知道?别拿眼睛瞪我,好像我还会诬蔑钱宏明那小子一样,不信等开学,我陪你去逮。”

“老天,我还以为我浑身桃花,给女孩子追得鸡飞狗跳,敢情钱宏明才是个闷骚的。难怪,难怪……”他一直觉得钱宏明忙得不可思议,哪有开外贸比他开小厂还忙的,这下他终于明白了。想到嘉丽一个外地女孩子,在本地的社交圈几乎为零,连出去玩都只能靠他这个钱宏明的哥儿们,他替嘉丽深深地悲哀,也非常非常生钱宏明的气。论理,钱宏明吃过他姐姐做人二奶的苦,他应该厌恶那一套丑陋,可他怎么可以才刚发达,就直奔那一套丑陋而去呢。他被钱宏明包二奶的事儿震得说不出话,不由自主地摸出手机,但他的手臂被他爸眼明手快地摁住:“别做傻事,你一个外人能做什么,通报钱宏明老婆,还是骂钱宏明?”

柳钧脑袋一个拐弯,就知道自己不会将情况通报给嘉丽。老公有外遇,老婆知道后会怎样,他妈就是血淋淋的例子:“我会跟宏明谈谈。”

柳石堂慢悠悠地道:“你懂不懂,包一个小姑娘,尤其是女大学生,这是多有面子的事。”

柳钧无言以对,是,他懂。正如钱宏明有钱先买宝马车,他以性价比规劝却牛拉不回。他能就二奶的事劝阻钱宏明吗?柳钧发现自己竟然真的无从着手。可是嘉丽该怎么办。

今年初一,柳钧竟然又巧遇杨巡一家。上一次在庙宇,这一次在机场,他们乘坐同一班飞机飞香港。即使柳钧与杨巡互不理睬,可申华东与杨巡还是很有寒暄,而杨逦也与柳钧在飞机上坐到一起。杨逦告诉柳钧,他们一行主题是过境香港,送大嫂任遐迩去美国抚养一双儿女,让小儿女的学习起步就是英语教学环境。当然,兄妹顺便游玩美国。柳钧很觉得奇怪,这样子为了孩子,夫妻远隔重洋做起牛郎织女,杨巡那种人会管住自己手脚吗?但随即柳钧就不怀好意地醒悟,面对一个百无禁忌的丈夫,一个知书达理的妻子该怎么办,或许,带着一双儿女远走高飞,一辈子装作不知此事是最现实的做法。柳钧不禁想到嘉丽的结局。

与一帮年龄相差无几,经历大同小异的朋友一起玩,基本上不会有什么意外。虽然照旧是一日三餐,不过免去早餐,添加消夜。尽兴而归,每个人除了自己的,就是给别人带的,出门时候一手的购物单,回来时候手拉肩扛都是包。柳钧也是一手推车的超重行李,光是给小碎花买的奶粉零食玩具就是一整个红白条大编织袋。钱宏明自然得来接机做搬运工。

柳钧今天看见钱宏明,浑身都不对劲。他将红白条编织袋放进后备箱,就拉开拉链,开锁取出一只小包,道:“这一袋是嘉丽的,不交给你,我找时间自己给她。”

钱宏明不知其意,笑道:“还想当面邀功?给我,我太太神圣不可侵犯。”

“不给,怕你转手送给别人,嘉丽拿不到。你打算把嘉丽怎么办?”

钱宏明一愣,奇怪事情怎么可能传到柳钧耳朵里。柳钧见他不答,又追问一句,“你打算把嘉丽怎么办,不许你伤害嘉丽,你我都知道,这种伤害致命。”

钱宏明被柳钧盯住,不得不表态:“我会处理,不过是一时鬼迷心窍。”

“处理?可怜那边那个女孩,日子想必也不好过。宏明你听着,嘉丽是我朋友,你不可以对不起她。”柳钧还是忍不住道,“杨巡把老婆儿女送出国了……”

“不,你千万别跟嘉丽提起,也别跟嘉丽出那馊主意。嘉丽是我的港湾,你放心。”

“既然嘉丽是港湾,你为什么还不知足?”

“你别问了,我们混不同的圈子,有不同的行为准则,你未必理解。包括你车子上经常换不同的女孩,我也不理解,可是我不问。我只向你保证,嘉丽不会知道,嘉丽不会受伤害。”

柳钧无言以对。回到他的家,钱宏明拎着手提电脑跟上来,一定要给柳钧看伦敦铜期货。钱宏明连线上网,兴奋地解说,柳钧听得不知所云,完全是他不熟悉的名词,不熟悉的操作。什么期权,什么合约,什么交割,什么平仓,什么期货空头多头,钱宏明中英文轮着说,柳钧的脑细胞被交替割裂,号称交割。“我只看到眼前的每吨铜价数据折算成人民币,加上运费,依然大大高于国内市场的铜价。你是不是想通过期货市场做铜?国内的上海不也有铜期货吗?”

“孺子可教!”此时的钱宏明全无往日儒雅之风,眼睛迸射激动的光芒,显然是身体内荷尔蒙超常分泌,“再给你看沪铜……”

柳钧将双手全盖到键盘上,“你简单告诉我,今年是不是不做出口,改炒期货了?”

钱宏明急得想抓开柳钧的手,可是抓不走,只有干着急,“跟你解释你又不好好听,我做套期保值,如果方向跟对,我就在期货市场兑现盈利;如果跟错,大不了吃进做进口,反正国内铜价一向居高不下,风险不大。再说,我还可以在信用证上动脑筋,通过伦铜沪铜两手抓……咳,看你一脸茫然,你听我细说规则。这年头,我们不可能钻进权贵圈做垄断交易,那么只有善用规则,规则越复杂,跨行业越多,越少人做,获利越丰。因为这是仅限高智商人群的游戏。你以前挺能利用规则的,现在怎么不行了呢?”

柳钧不得不去煮一壶咖啡,才能打起精神听钱宏明灌输知识。好在柳钧也是聪明人,即使那是一个他从未涉及的领域,可几个事例听下来,他终于对概况了解得七七八八。再加上他的公司如今用铜,对国内铜价行情有所了解,心中略作计算,两只眼睛也贼亮起来。

“一起做?我们一向配合默契,彼此信赖,这是合作的最佳基础。”

“可是精力和时间,我哪儿有?现在只一个腾飞已经占据我所有时间。”

“你可以盯伦铜,晚上。大不了不去歌台舞榭混你过剩的精力。”

“我还歌台舞榭,两周happy一次已算足额。另外一个问题,资金?我自顾不暇,拿不出资金。无法合作啊。”说这话时候柳钧想到崔冰冰给他做的一份资金规划,他还得找时间与崔冰冰详谈,同时将手中替崔冰冰在香港买的参考书交付,“用上回长期信用证套利的办法?”

“你这下可以答应了?”钱宏明手指轮番击打桌面,目光炯炯鼓励着柳钧。

柳钧将他不熟悉的,从信用证到期货的程序在心中好好梳理一遍,“你单独就可以做,你已具备单独操作的一切可能。不用分我获利。你尽管去做,若不得不吃进高价铜,只要与国内市场的价格差不多,我可以接手,同时说服申华东接手一部分。”

“不,我是新手上路,我需要可以信任可以商量的人一起做,壮胆。”

“你以现有资产,抵押的话,足够沪铜开户……”

“怎么够?那还不如炒股票打新股去。一向都是你大胆我周密,我们一向互补协作。上吧!”

“尝试一个月!”柳钧难拒诱惑,蠢蠢欲动。可心里不禁想到,现在他与钱宏明的角色似乎倒置了,现在是钱宏明大胆,他周密。而且柳钧的尝试还有前提,那就是先纸上谈兵演练一番,才能进入实战。钱宏明虽然不太情愿,可也答应了。他此举颇具风险,太需要有个壮胆的同行人。

这以后,柳钧一边每天投入两个小时阅读钱宏明搜集给他的期货知识,一边与钱宏明看着行情模拟操作,每天投入巨大精力和时间。可即便是模拟操作,却也迅速见胜见负,心情如坐过山车,刺激异常。也正因为是模拟,两人可以动用极多的虚拟资金,在期货海洋畅游得非常痛快。更因为是模拟,遇到两人意见不一时,不用坐下来摆出理由说服对方,只要另设一部分虚拟资金,各自往认定的方向操作,最终结果说明一切。这样,便让两个心气甚高的人心中生出竞争意识,竞争让两个人更加专注,抽出更多时间关注两地期市。竞争也使两人的性格暴露无异:柳钧谨慎,钱宏明泼辣;柳钧细水长流,钱宏明大开大合,竟是与两人小时候给他人的印象完全不同。不过最终算总账,盈亏半斤八两。偶尔两人也有意见统一的时候,这种时候,他们需要出门撮一顿以示庆祝。于是,实钱还未开始赚,聚餐已经好几顿。嘉丽说他们两个像上瘾的赌徒。

柳钧专注于期货的时候,腾飞公司为了申请高新技术企业认定而从事的外围工作也紧张地进行着,包括座谈会。因为柳钧精力分散,专心旁骛于期货,做事不免顾此失彼,老张起先还着手弥补,眼看着座谈会时间越来越近,老张终于怨声载道,抓住柳钧指出最近工作因为甲乙丙丁等延误,导致节节延误,却不见有谁出来力挽狂澜。这样下去,五天后的座谈会还不如不开,得罪到场的重要人物将前功尽弃。

柳钧心惊,不得不暂时搁下期货那头,专心抓紧座谈会安排工作。座谈会之前,原本邀请的人还得再次殷勤地敲定一下,以示腾飞非常恭候大驾。有些忽然吞吞吐吐的,需要柳钧专程三顾茅庐。远路的,则是谈妥接送事宜。还有会后需要送出的礼物,也需筹备。更得准备的是座谈会的进程,发言稿自是不必说,他们还得设想可能发生的变故,柳钧需要拉来几个人当听众,模拟演练一番。总之全是事情。柳钧一边忙碌,却忍不住将期货行情挂在电脑上,随时联网,百忙之中总是会一目十行地看一下翻新的信息,稍微分心思考一下。

等柳钧一行进入一家四星级宾馆的会议厅时,柳钧觉得自己已是强弩之末,老张说他眼白全是血丝,脸皮全是粉刺。柳钧无法不反思,期货是不是分去他太多的精力。

宋运辉来得不早不晚,比开会时间提前十分钟到场,进门一看柳钧那一脸亢奋和疲惫,自以为了然。他笑问柳钧,组织这种会议是否比得心应手的研发工作更累,会不会研发时候三天三夜不睡也不如这边开一场会辛苦。柳钧心怀鬼胎,只敢笑不敢回答。会议上,宋运辉主动发言,他肯定腾飞公司的先进研发体系和高比例研发投入,更就东海集团多年来国产化道路上探索的艰辛,指出腾飞公司自主研发的产品在几个方面的重要意义。

柳钧早已被灌输得知,即使与会者来自各行各业,可是大家的行动却隐隐向着行政级别看齐。而东海集团又与本地行政密不可分,于是行政级别最高的宋运辉的发言基本上成了会议的基调,将柳钧自己定的有点儿自吹自擂的发言稿打进箱底。自然,宋运辉的发言较之柳钧的自吹自擂,效果不可同日而语,完全出乎柳钧意料。柳钧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宋运辉的大恩。

宋运辉没有留下来吃中饭。柳钧送他上车去,沿路感激不尽,宋运辉只是很谦和地说,他只是实事求是,同时以实际行动为优秀企业保驾护航。他上车前,督促柳钧不要看到成绩沾沾自喜,前路很难,也无止境,必须忍耐寂寞,坚持、坚持,再坚持。

柳钧汗颜,觉得非常辜负宋运辉的无私提携。他满心纠结地想,期货占去他太多精力,他手下确实有几个怪才,可是怪才清高不擅管理,他若不亲眼盯着,腾飞的科研成果不会出得那么快那么好。他是不是该戒了分去他太多精力的期货?但期货已经钻研了那么多,刚刚学会建立数学模型摸到门道,前面正是一片未知的诱惑,心头一块火烫,着实难以取舍。

会议算是成功,后续工作由柳石堂跟进,往往场面做足之后,接下来的都是桌面下的勾当。钱宏明一听柳钧终于闭关结束,力邀柳钧赶紧去他办公室面谈。几乎是一看见手机屏幕显示出钱宏明的号码,柳钧心中的天平就自觉地微微倾斜了。而钱宏明见面便开门见山,将电脑页面拉出,推给柳钧看。

“你闭关前一天,我们难得做出同样的判断,我高兴得跃跃欲试。你闭关时候我实在忍不住去上海了。我带去公司的流动资金,还有我两处房产的抵押,虽然微不足道……你看看所有发生的交易记录,我必须第一时间与合作伙伴你通报。如何?果然是兄弟同心,其利断金,不错吧。”

柳钧仔细看完,嘴里只会说一句话:“这钱挣得太容易了。”他心里很快将交易所得折算成腾飞的收入,腾飞需要发生多少啰里八唆的事,耗费多少人的集体努力,花费多少的时间,才能取得相同收获。

“所以你看,只要是我们都看好的,准没错。现在我有些犹豫不决……”钱宏明跟柳钧详解这几天来的形势变化,他又有多少下单,还有多少剩余资金可以操作,而眼下国际形势表明,资源市场短期内显然波动挺大,可期货喜欢的是波动,有风险才有回报,关键是怎么走好每一步,以免已经进场的资金亏本,尽力在波动中顺势而为。

“眼下小亏,别担心。不会没希望。”柳钧看着后续数据,尽力安慰将全部身家压进去的好友。

“担心有一点儿,但不大。不过今天看着收益渐渐收窄,直至小亏,我仿佛从那个时候才真正意识到,我们已经不是玩模拟,而是真刀真枪。刀刀割肉,非常考验意志力。幸好你出关了。”

柳钧责无旁贷,即便不想盈利,眼下也得先帮朋友脱困。两人在钱宏明的办公室里讨论至深夜。结束时候柳钧才发现他的体力快撑不住,而且他那边还有大学的教授和陪同的同学忘了接待。他不得不赶回宾馆,不敢打搅老师,只能找同学赔个不是,出来后被他爸埋怨得差点疯掉。

不过无论如何,研讨会总算是顺利结束了,结束后各方的反馈都不错,看起来高新技术企业认定有望。柳钧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专心研究期市波动。他也将一部分腾飞的流动资金补充进去。腾飞的流动资金本就紧张,这么一抽血,日常运作便有些捉襟见肘。但是柳钧想,很快,他会以期货所得反哺腾飞。但腾飞上下的知情人开始怨声载道,工作认真的得不到嘉奖,工作松散的得不到惩罚,整套管理体系仿佛方向盘失灵的汽车,走得漫无目的。

终于有人敲开柳钧的门,竟然是孙工与廖工这对冤家结伴而来。他们两个不等柳钧说话,就自说自话地坐到柳钧对面,眼光不再平静,仿佛压抑着愤怒。

“我们强行阻止车间开工,动用的是厂规第三章第五条,我们认为柳总签发的工艺不对,我们以研发中心名义强制车间停工。”

“这个产品是我负责研发,敲定工艺的时候我正病假,原以为有柳总在,我只要安心养病,这种小问题柳总洞若观火。”廖工将手中工艺交给柳钧看,“红线划出那道工序,柳总请看,这么走捷径,强行加工产生的应力怎么办,等着交付的时候部件开裂?”

“这么显而易见的错误,绝不应该出在一个从业十年的高工身上,唯一解释只有:不认真!”

两个高工你一言我一语,基本上不留情面,批的都是柳钧以往一直重点狠抓的条目:不认真。柳钧简直无地自容。起先,两位高工的批评对事不对人,讲的都是技术有关的问题,因此句句一针见血,打得柳钧体无完肤。但是孙工后来见老板脸色通红,就安抚了一句:“柳总应该不会是不小心犯这种低级错误,但是我看你最近住公司的时间多,按说不会有太多分心的家务事,不过你年轻人……”

“我最近在帮朋友做一个项目,投入的精力非常大,很多高数计算。”柳钧连忙踩刹车,免得他们怀疑他色迷心窍,酒色过度,“对不起,工作中大大分心了,害廖工提前结束病假赶回来。我很快改进。”

“我们倚老卖老,索性多说几句,柳总,这几个月……公司在严重退步,质量上退步,生产上退步,管理上更退步。还有资金,下面车间已经好几次为流动资金断档停炊了,太动摇军心。到底怎么回事啊,不能再这样了,你不心疼我们心疼,你不能让我们下面做事的失去指望啊。”廖工虽然平时话不多,可真说起来,都是掏心挖肺的话。

“柳总,春节后你一直没给我们中心开会讨论新的研发方向。我已经两次书面提醒,不知道柳总看见没有。”

“柳总,我这人一向有什么说什么,心里藏不住话。你老板三心二意,我们该怎么办?我们都是做事的人,不想吃闲饭。”廖工说到这儿,下面挨了孙工一脚。廖工也一想不对,这不是明目张胆地造反吗?赶紧闭嘴。

两位高工盯着柳钧将工艺改过来,重新签字,才拿走告辞。柳钧被训得像个小学生。但两位高工不放心,又偷偷一个电话打给太上皇柳石堂。柳石堂还以为儿子老大不小内分泌不平衡,竭力婉转劝说儿子有必要忙里偷闲享受生活,不能一心扑在工作上。柳钧倒是没想到有人通报了南辕北辙的爸爸,他给他爸弄得哭笑不得。这么多人提醒,柳钧意识到他应该合理安排时间,不能太沉迷期货。

柳钧几乎是左手斩右手地克制上网时间,这个过程很痛苦,就像几年前戒烟一样,有一根神经根本不听他的指挥,放肆而妖孽地自说自话。而且还有钱宏明三不五时地跟他来一个热线,就像有人硬塞给戒烟的人一根好烟,柳钧经常为此破戒,打开电脑。终于,连年轻而胆小的会计也找上柳钧,告诉他这个月的办公费用即将超过硬杠子,问柳钧有几笔等待付款的支出要不要收回。如果不收回,超出部分需要另外走一套财务签字程序,才可以入账。

公司的财务都是柳钧一支笔签名,他认为自己一向把关严格,怎么可能一个月多出好几笔超支的,他心里有些怀疑,就让财务拿最近三个月的账簿和凭证来查。查账说简单也简单,只要在电脑上做一个表格,一个月发生的费用全部列出,下个月有类似费用就列在一行,对比之下,一目了然。对比,最说明问题。显而易见,一个月比一个月,不仅支出项目增加,单项支出额度也逐月提高。柳钧越来越觉得问题严重,这几个月他的把关似乎越来越松。

但查账期间,钱宏明一个电话打来,汇报今天战况。两人将被杠杆放大的资金几十万、几百万地一议论,柳钧再回头看凭证上几十、几百、几千的小支出,心里很有点不耐烦。碍于对面坐着被他拉住加班的小会计,他只有继续对账。等心情慢慢平复,柳钧忽然惊悚,钱宏明来电的一前一后,他的心态出大问题了。工厂的工作必须拥有按部就班细碎耐心至极的心态,期货操作则是不同,在期货市场,随着资金的杠杆放大,人的贪欲、情绪等也成倍放大。现实表明,他显然做不到在两种心态之间游刃有余地切换。这就是三个月来费用逐月增加的原因。因此他面对的问题不是减少关注期货的时间,而是面临两种选择:选择一心一意做期货;还是选择一心一意做工厂。

当千头万绪提炼成非此即彼的选择时,柳钧没有犹豫,即使心中抱有很大遗憾,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工厂。他自嘲地心说,啊,钱不是最重要的,人生需要有追求。与财务一起查完账,柳钧就电告钱宏明,今天开始他退出,绝不回头。原因只有一个,继续炒期货,他的公司不出三个月会垮掉。唯有斩草除根,柳钧才能戒掉所有的瘾。

一夜睡过,柳钧回首做期货的那几个月,真如鬼迷心窍似的。他是亚当·斯密的信徒,他一向认定唯有制造业才创造价值,制造财富,因此他将制造和科研奉为他的信仰。可前几个月,他竟将宝贵的时间贡献给赌博一样的所谓金融事业。那几个月,他几乎早上睁开眼就打开电脑,先看全世界行情变化,晚上闭上眼睛前最后一件事一定是关电脑。他是真的荒废了腾飞的工作。柳钧深信,这几个月里,不会仅仅办公费用出问题,一定还有更多浑水摸鱼。

而他首先要做的不是亡羊补牢,而是于上班时间全心投入抓生产抓质量。果然不出所料,抽检成品库产品的质量合格率并不是百分百。有些铸件竟是出现肉眼可见的砂眼,也被鱼目混珠当作成品。至于原因,无非是质检高抬贵手,车间少扣废品率奖。这几天,一口气查出好多问题,包括产品质量的,包括管理程序的,处罚单开了一叠,光是激光打印机就运作了近半小时。

可这些都只是马后炮,柳钧流着冷汗想到一个严肃问题,在他鬼迷心窍期间,不知有多少不合格产品浑水摸鱼,又不知有多少疵品流到客户手上。像他腾飞这样的小规模制造企业,放到偌大的中国,几乎是沧海之一粟,毫无优势可言。腾飞得以安身立命,唯有品质,而眼下,他似乎自毁江山了。柳钧一时委决不下,要不要将产品召回。如果不召回,需不需要派人去下家重新验货。而后者若是做出来,几乎可以毁掉他用两年时间建立起来的腾飞质量百分百的信誉保证。可如果坐等疵品被发现,更毁信誉。怎么办才好?

与此同时,柳钧利用八小时以外时间,全面彻查这几月的所有凭证。令他胆战心惊的是,好几张凭证明明是他的签字,他却对其绝无印象,毫无疑问,他签署那些凭证的时候,大约正全心关注伦铜沪铜的起落。他这种精神状态,账目怎能不出问题?他发现最近几笔短驳到内河码头的运输费高得异常。他既然做铜期货,当然也关心国际油价,在近期国内油价并无显著上涨的前提下,运输费怎么可能上涨?柳钧叫来掌管储运的员工,指示要么压价,要么换运输公司。

很快,员工就反馈,那家运输公司方老板声称,要么原价做,要么拗断。柳钧以为很简单,拗断就拗断,死了张屠夫,不吃带毛猪。不曾想,运输市场说大很大,说小很小,尤其内河码头短驳运输,那真是铁板一块。与方老板拗断之后,再联系其他运输公司,要么一听腾飞的名字就摇手谢绝,要么有不知套路的拉上腾飞的货色去内河码头,结果要么不得其门而入,要么被不知哪儿蹿出来的人围着车子砸。几天下来,腾飞陷入只能进不能出的尴尬境地,发货工作陷于停顿。

柳钧悔得肠子都青了,若不是他前阵子鬼迷心窍,怎么会有货运价格偷偷小幅快跑,涨到眼下高价。而吃多了高价运输费的货运公司自然是不甘自行降价,谁肯把到嘴的肥肉吐出?柳钧想到申华东家大业大,旗下几家公司的日货运量惊人,应该与那些人有些关系。他找申华东咨询,果然没问错人。申华东了解内幕,本市内河码头有限,自从私有化开始,几年下来几乎被一群老乡收入囊中。那群老乡身在异地,自然非常团结,经常抱团议价抱团接货,似乎内部有一套不为人知的运作体系,带点儿暴力,带点儿江湖。柳钧眼前一黑,想到在本市很有名气的杨巡那个老乡团,幸好申华东答应帮助协调。

他们晚上约一家酒吧见面吃讲茶。与运输公司方老板一起来的是申华东家的长期合作运输公司老板,与申华东口口声声称兄道弟。用申华东朋友的话说,他是押着方老板过来讲和。但他们那行有规矩,破镜重圆,喝三杯交杯酒,从此揭过,见面都是朋友。申华东那朋友二话不说,也不管酒吧规矩,去柜台摘下六只红酒杯,倒满六杯绿瓶红星二锅头。酒保一看那人架势,什么都不敢说,任他们拿自带的酒在酒吧的场子自由发挥。

柳钧看看瓶子上明晃晃的56°,心说这哪是喝酒?这基本上就是灌酒精了。可是再看看申华东朋友与方老板手臂上年糕般粗的纯金手链,以及方老板手背青郁郁的一个“忍”字,他知道今天逃不过去,能用喝酒解决,已经是看在申华东的面子上了。柳钧只能豁出去,强笑着与方老板交臂喝下三杯绿瓶二锅头,顿时整个人跟火球一样,全身发烫。后来的事他全不知道了,等他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他身处医院。柳钧以胃粘膜损伤吐血和酒精中毒,终于了结他一度鬼迷心窍在腾飞造成的亏空。

柳石堂得知此事,更加生气钱宏明,一心认定儿子是中了钱宏明那小子的圈套。他找到钱宏英骂了一顿,钱宏英唯有唯唯诺诺。钱宏英虽然而今一心工作,做得风生水起,可是她的地位越高,心里越留恋阳光下堂堂正正的生活,便越发担心她过去的阴暗被人挖掘揭发,而柳石堂是她最忌惮的那个。等柳石堂离开,她便一个电话打给钱宏明,将钱宏明骂了一通,要钱宏明从此远离柳钧,不许招惹。钱宏英问弟弟,柳钧是一个能提醒痛苦回忆的人,为什么一直巴着柳钧不放,除了友谊,还有什么见不得人的潜意识,自虐吗?

钱宏明回答不了,可是姐姐的问题又提醒他,为什么?理智分析,他应该离柳钧远远的,最好老死不相见。真的只是友谊吗?难道不仅仅是友谊吗?

柳钧虽然将养了好几天才恢复正常,可腾飞却犹如“人头马一开,好事自然来”,终于拿到质量体系认证了,起码以后走国企正门有了一张硬pass。高新企业认定也批下来了,不过批下来的同时,一个经办人员从柳钧这儿私人借款五万,倒是给了一张借条,不过借条上面不见约定归还日期。

腾飞公司开始走向一条被政府关注的轨道。柳钧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关注多了,揩油的也多了,不过给的政策也多。政策在某些人手里是弹性的,可以给你上限,也可以给你下限,端看你企业主拎不拎得清。柳钧显然不大拎得清。只是眼看研发能力在业内公认不如他腾飞的市一机获得更多关照,柳钧心里到底有点儿不平衡,可也只能认命,申家在本市散枝开叶,根系发达,岂是他腾飞可比?


在线阅读网免费看书: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