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2年 03

第四部 2002年 03

柳钧早上起来,建筑质量良好的墙面竟然会有些许渗漏。他惊讶地探视地面,只见城市路面黄浊浊一片汪洋,可见一夜降雨量。柳钧惊出一头冷汗,连忙冲出门去,连早饭都顾不得吃,小心翼翼开车蹚水赶赴公司。

进工业区,沿路是被刮翻的彩钢屋顶,是随脏水漂浮的包装盒,是挽起裤腿忧虑的人们。柳钧提心吊胆地想着他的那些精密数控机床,若是浸水,那死路一条。他心急如焚,可是不敢加大油门,以免发动机进水。好不容易龟爬至公司大门,亲眼目睹完好无损的屋顶,柳钧几乎激动得想哭。走进厂区,根据本市五十年一遇降雨量设计的排水系统发挥了作用,即使外面市政排水系统已经瘫痪,即使工厂空地一片汪洋,可是腾飞却可以用水泵抽水保证车间干燥。腾飞完美地抗击了台风登陆。

基建时期,他顶着讥笑甚至谩骂,一丝不苟地选择设计单位,一丝不苟地审核各项设计,一丝不苟地选择建筑用材,一丝不苟地现场监督,而今于此大风大雨终见真章。柳钧站在瓢泼大雨中骄傲地看着这一切,很想抓一个当初嘲笑他的人来此现场,看,他当年做得对,当年的高价付出值得。包括他这几年来坚持的产品的用料,产品的质量和产品的设计,时间将证明他的正确。

然而,同一工业区的另一家公司老板却与柳钧见解大不同。固定资产因偷工减料在台风中造成损失?无所谓。他们本就不追求精密加工,等雨过天晴,机器设备洗洗刷刷便可正常使用。成品表面水淹后的锈迹?酸洗一下便是,公差要求又没那么高。还可以递一份资料去税务报损,另递一份资料去保险公司索赔,他的低成本也是精确计算的结果,而且是被市场认可的精确。那位老板还善意地取笑柳钧,他只要稳守几只成熟经典的产品,一年四季便可旱涝保收,做人越来越潇洒,谁让中国市场那么大呢。哪像柳钧做得辛苦,成天赶着技术潮头奔跑,不进则退,不能止息,最后赚的大多进了劳动力成本,何苦,也不过比他稍微多赚一点儿。

柳钧的骄傲被“嗤”的一声浇灭了。在这片神奇的土地上,追求更快更高更强有时候是个笑话。

04

很快,杨逦结婚了,柳钧没去。但董其扬终于约柳钧告别,他找到新的东家,与申家和平分手。柳钧问董其扬为什么不自己做老板,有这身本事在,自己创业事半功倍。董其扬不以为然,反问柳钧还没尝够小老板的滋味吗?柳钧被问得无限感慨,当初被爸爸诱拐初涉浑水之时,他即使再长三头六臂都不会想到管一家企业有如此繁琐,而今,再难脱身。他对董其扬直言,可惜他腾飞现在庙小,否则绝不放过董其扬。董其扬听着心里很安慰,这也算是他黯然告别市一机之际难得的一丝温情。两人把酒话别,董其扬看着柳钧心想,有时候人也不用太有城府,直爽的人讨人喜欢,讨人喜欢者获得的帮助足以抵消有城府避免的伤害。比如他就挺喜欢柳钧,知道此人言行一致,可以放心交往,也可以放心托付,不管柳钧与杨巡交恶还是与申华东交好,都不影响他对柳钧的判断。董其扬心中暗暗地想,或许以后还真可以有新的交集,希望柳钧未来发展蒸蒸日上。

天又转冷,不爱运动爱窝家里的嘉丽和小碎花不免又染风寒,可是钱宏明专心在上海折腾,鞭长莫及。当然,柳钧也知道钱宏明在上海有另一个窝,也可能不止。于是还是柳钧半夜被嘉丽的电话叫去,车载娘儿俩去医院看病。看着烧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嘉丽还得尽力照顾小碎花,柳钧唯有心里一边骂钱宏明,一边更加尽心尽力帮忙。他甚至不敢在嘉丽面前骂钱宏明一句,唯恐给嘉丽雪上加霜。

最终,当然又是送进注射室打吊针。柳钧替嘉丽抱着哭累而睡的小碎花,时时关注旁边烧得打盹的嘉丽,无聊地想自己的心事。妇幼医院的注射室喧闹得鸡飞狗跳的,可即便如此,输液下去的嘉丽还是很快稍微恢复精神,她终究是无法释怀丈夫总是在这种时候缺失,忍不住问正对着吊瓶发呆的柳钧:“柳钧,生意人都忙得顾不上家小吗?”

柳钧一愣,忙道:“国内生意场竞争激烈,而且竞争的又都是些题外文章,唯有占用八小时之外的时间。”

“可为什么我请你帮忙,总是一呼就应?宏明还说,你的工厂每天事务更繁琐呢。”

“我家情况特殊,我家是上阵父子兵,你若是呼我爸,有九成可能找不到人,他代我出差应酬去了。我不少朋友与宏明差不多,大家说起来都内疚,唯有用物质来弥补家人。”

嘉丽清澈的眼睛专注地注视柳钧,看得柳钧的眼神东躲西闪,他本就不是个爱撒谎的人,而且他面对的又是好友嘉丽。嘉丽轻轻叹息:“还是看一个人在另一个人心中所占的地位吧。”

“这个你别多想,今天病中想过算了,千万别钻牛角尖。”正好柳钧手机叫响,给柳钧解围。可是今晚麻烦事一桩接着一桩,可谓祸不单行,公司中班人员告知,腾飞对马路的一间家纺公司着火,火势凶猛,大有乘风飞跃狭窄非主干道马路扑向腾飞之势。柳钧当即飙汗,可此时他正是嘉丽母女的主心骨,他怎么走得开?他心急,只有电话里指挥大家循序停止车间工作,直至关闭生产段的电闸,尤其注意用电安全;一边派非车间人员放出大狗,关闭公司大门,守住公司,以防有人趁火打劫;同时保安立即启动三号消防方案,先喷湿路两边茂密的行道树与墙上茂盛的爬山虎。

“柳钧你赶紧去指挥吧,我这儿一个人行的,一针下来我已经恢复,而且医院门口都是出租车,打一辆很方便,不像从家里出来得走一大段路。”嘉丽一改常态,插话打断柳钧。

柳钧摇头,依然是轻声镇定地遥控公司的防火工作。嘉丽就不吱声了,看看小碎花依然安静、不受干扰地睡在柳钧怀里,她心中若有所思。水火无情,这还不是立刻投入工作的最佳理由吗?所以可见,关键还是人的一颗心究竟放在哪一头。嘉丽病中更是彷徨,也更信赖柳钧。

柳钧听着车间循序汇报现场操作,等到操作完毕,全部机器停下,才满心忐忑地放下手机,依然镇定地对嘉丽道:“别担心,工厂的特征就是每天状况不断,我们早给训练出成套应急预案,这种事若是出在两年前,我倒是真要手忙脚乱了。”

嘉丽低头挤出一个微笑,看护士为她拔针。柳钧心里却明白,嘉丽不再捡起电话前的话题追问,并非疑问已经解开,而是嘉丽为他着想。唉,这样的好女人,钱宏明却罔顾嘉丽的善意。但柳钧此时心中火急,那是真的火引出的急,无暇思索如何进一步化解嘉丽心中的郁结。可偏偏小碎花小孩子血管细,一瓶输液只能慢慢地滴入,柳钧唯有按捺着焦急,不断打电话询问进展,而且还不能太惊动病中的母女。他当然可以请朋友来帮忙,可是输液已经过去大半,他即使飞车赶去现场也须半个多小时,也不急在一时半刻了。

送嘉丽母女回家,由保姆下楼接走,柳钧这回来不及看着嘉丽母女进家门,赶紧匆匆走了。

赶到工业区,一路都是闹哄哄的人,还又是警车又是消防车的,柳钧不得不将自己车子停在路口,跑步进去。火还在熊熊燃烧,但可以看清火点距腾飞有一定距离,而此时路灯尽灭,看不清腾飞状况如何。直到问清公司职员,才知靠近腾飞这边的火势首先被腾飞出动的消防水掐灭,腾飞有惊无险,柳钧才松一口气,有闲心管隔壁公司的闲事。果然看见隔壁公司老板叫得撕心裂肺的,非常悲惨。柳钧见到工业区几个老板也在附近,就走过去加入。

大家七嘴八舌,都猜测家纺公司老板得罪了本地地痞,遭暗算了。前几天已经听说过,不断有地痞流氓乱用家纺公司公共浴室热水洗澡洗衣服,老板稍有不从就大打出手,进而得寸进尺,食堂吃饭不付钱。最后发展到帮家纺公司工伤员工敲诈老板拿提成。保安根本不敢硬来,否则落单时候遭闷棍。这种家纺公司人员流动大,工人多,工伤事故层出不穷,地痞顺势而为,老板头痛万分,曾经向左邻右舍请教如何却敌,可工业区的企业要么也深受其苦,要么就像柳钧公司从开始就管理分明,针插不入。据说家纺老板最近新设制度,与一家保安公司签订高价保安合同,一改忍气吞声作风,所以大家怀疑,那帮地痞狗急跳墙了。放火,这种最原始、最简单,对于家纺企业却是最致命的办法,随便找个人都想得出来。柳钧心里兔死狐悲,如果家家都装防盗门窗,那么该怨谁呢?家家都是被叫天不应叫地不灵逼出来的。

大火过后,家纺公司在黎明中一片断壁残垣。老板一个大男人坐地上痛哭,一辈子心血全完了。细问下来,原来本小利薄,这家还不曾为厂房设备产成品做保险。大家背后都说,那是真的完了,卖掉烧焦的地皮,先还银行,再发工资遣散员工,老板可能一文不剩。这种年纪的人,哪儿还有斗志东山再起?反而是那几个地痞流氓,估计早跳上火车各奔老家了,谁还找得到,即使找到也查无证据。

这一夜,对柳钧是虚惊一场,可也是物伤其类。他定下神来就打电话去骂钱宏明。但听钱宏明说已连夜赶回家,用睡眠不足的红眼白和黑眼圈最简洁有力地说服了嘉丽,他终于替嘉丽稍稍放心。这个气球,他不敢戳破,又不忍注视,唯有帮助维持现状。

钱宏明回家后,用本来准备给嘉丽买车的钱,在不到十分钟步行距离的另一小区置办了一套房子,赶在春节前亲自驾车去嘉丽老家接二老过来养老,而房子的房产证上写的是嘉丽父母的名字。这一切贴心布置,比钱宏明说一百句他父母已亡以后专心孝顺丈人丈母娘更有力量,也是对嘉丽更好的说服。有刚刚退休依然年富力强的丈人与对女儿无微不至的丈母娘在,钱宏明以后无须麻烦柳钧照顾嘉丽。他的姐姐钱宏英也松一口气,钱宏英还担心嘉丽对柳钧的过分信赖呢。

当然,有丈人在,新房的装修不用钱宏明操心,他甚至不需要再操心嘉丽一个人待家里的寂寥无趣,更可以忙碌他的事业。钱宏明如今将外贸与期货结合得越来越好,两条线齐头并进,每日如陀螺一般穿梭于两条线之间,高节奏的工作,高节奏的思维,高节奏的情绪,不知疲倦,因此他需要激越的性来舒缓紧张兴奋的神经,放眼他那个圈子,这样子生活的人比比皆是。他反而有些不明白柳钧哪儿来的耐心,一个见过世面的大好青年苦守一家小工厂,也不会枯燥得慌。他甚至有些怀疑,柳钧再这么稳固蹲守下去,思维差不多该与乡镇企业家看齐了。

柳钧还真津津有味地做着乡镇企业家该做的事。并购隔壁那家微轴厂进展不顺,因为柳钧一口表明只要地皮,上面的东西包括厂房设备尽管搬走,他一概不要。微轴厂老板一手一脚撑起一家企业,对厂子的感情极深,即使不得已将厂子卖掉,却也不愿意看到厂子的设施被新主子弃若敝履,因此一直犹豫着不肯卖给柳钧,挣扎着寻找其他下家。可惜其他下家虽然愿意保留所有设施,出价却不理想。微轴厂老板在情感与理智间痛苦地彷徨。

虽然柳钧等得不耐烦,若不是有第二选择,柳钧还真不得不继续等。可是阴差阳错,隔一条小马路的家纺厂给烧成焦土,家纺老板心灰意懒,决定卖掉厂子做寓公,首先便是遍访工业区的这些企业,看哪家愿意就近接手。

柳钧一听,隔条小马路又不算什么,家纺厂的地理位置并不比微轴厂的差,于是两家认认真真地坐下来开谈。正好家纺厂烧成焦土,符合柳钧除了地皮什么都不要的要求,两家谈判的起点非常一致。

微轴厂老板一听就急了。再说年关来临,债主上门,人给一逼就会缺乏闲情逸致,于是感情向理智投降,微轴厂老板向柳钧投降。微轴厂和家纺厂,两块地柳钧看着都爱,可是再爱也得受拘于腰包,他同时还等着付科技园区那块地的款子呢。年关,是所有企业主的年关,柳钧的腾飞虽然坚持现货现付,可到底架不过大环境,腾飞的年关虽然不用做杨白劳,可一样有点煎熬。精于研发的柳钧将手中的钞票和可能的贷款,以及未来的支出,推沙盘一样地推算半天,脑子被搞成一团糨糊,索性卷起账簿去上海找资金军师崔冰冰。

为免崔冰冰提前殷勤筹备,劳民伤财,柳钧事先不给通知,算准时间乘高速大巴进市区转上海地铁,正好赶在崔冰冰下班时间到达银行楼下,这才一个电话打进去,说又冷又饿,猫银行大楼冰冷的墙角讨一杯热咖啡吃。崔冰冰哈哈大笑,果真端着一大杯热咖啡下班,当然,与柳钧在一楼温暖的大厅见面,而非室外墙角。崔冰冰可不良善,逼着柳钧将手中一大杯咖啡喝完才肯罢休。

崔冰冰毫不掩饰地欣赏柳钧喝咖啡时候喉结上下滚动,等柳钧快喝完,才问一句:“你那位青梅竹马的朋友喊了没,确定去哪儿吃晚饭?”

“我没跟宏明说我来上海,今天找你,可能得占用你不少时间。怎么又瘦一圈?上海地铁也太有减肥效果了嘛。”

“唉,上海女孩子太优雅,我至今没找到一个匪气朋友,你说,对于我这么个美食家而言,吃应酬饭吃得胖吗?既然你自投罗网,那么老规矩,连吃三家饭店,吃到你投降。”

柳钧却知道崔冰冰重新打江山扎桩脚的辛苦,这正是他来上海不提前通知的原因。“找家好吃点儿的牛排馆,我想死正宗牛排了,只要让我连吃三块,我毫不犹豫地投降。”

“嘿,本来还想去川菜馆灌你辣椒水,瞧你,一点儿气节也没有。呼一下钱宏明吧,那兄弟前阵子一直约我咨询一些政策,我一直没空,今天倒是正好。”

柳钧眉头一皱:“我最近抓着他探讨人生观,他对我避之不及,连买新车都不找我了。我一肚子奋发向上的人生观成了堰塞湖,闷死。”

终于确定今晚仅两人共进晚餐,崔冰冰不禁想到“对食”,鬼鬼祟祟地一笑。“说真的,我看不出你与钱宏明探讨人生观能探讨出什么来,钱宏明虽然打扮举止可能比你雅致,可本质上是个十足的草莽。那些手法吧……洗脚进城的农民企业家还比他有文化点儿,他有精神生活吗?不说了,免得惹你厌烦。”

“阿三,你明明不是个真正心直口快的人。”

崔冰冰哈哈一笑,并不辩白,让柳钧开她的车,路上指一家她认可的牛排店。柳钧猛吃牛排,她就翻看柳钧给她带来的礼物,柳钧送礼态度令人发指,竟然没一件像是给女孩子的,全是吃的,却无甜品。可是,这些吃的却都是她离乡背井无比想念的,可见柳钧对她观察细致。

“我来的路上定锦江之星,想要的几家竟然都没有客房。你家附近有没有类似的?”

崔冰冰奇道:“你又是大巴进城,又是住连锁便捷酒店,兄弟,你眼下资产价值不菲,流动资金充裕,资产负债为零,该不会是暗示我给你制定新年资金规划时候管住手脚?”

“我抠门啊。我刚回国时候比现在阔气,现在呢,你去公司看看,哪间办公室温度最低,哪间肯定是我的办公室。一想到工厂电比家用电贵那么多我就心疼。越挣钱,越懂得钱来得不容易,有些无所谓的享受,就不去追求啦。”

崔冰冰惊愕,心里立即冒出个体户小乡镇企业主的形象,她在银行接触三教九流的老板,颇知有些大老板极端节俭,她曾知有个开造船厂的老板,家产超亿,却出门从来只坐公交,大多数时候以自行车代步,公司最好的一辆车是金杯面包车,因为放倒椅子可以装货,装上椅子可以拉更多的人,性价比一流。该老板说话结结巴巴,扔在工人堆里绝对被人当基础工,唯有算账时候才面露峥嵘。可是,那种形象与柳钧似乎格格不入。“真话还是假话?”可她眼明手快撩起柳钧的左手,愤愤地道,“换手表了,这块江诗丹顿够住几个月五星级?骗人之前请收拾道具。”

“我又不是说不追求任何贵价货,我只是有所选择地不追求不必要的享受。比如这只手表,我既然对它的工艺水准爱不释手,觉得它美若天仙,那么该买还是买,买来拆开研究一遍,学透原理。至于宾馆,我反正在哪儿都睡得着,只要干净安全,再顶级也毫无建设性,锦江之星足够。花钱的心理真的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是早早将未来一年的收入全计划好,挣多少花多少,现在是看到一些浮夸的价格,想想这得是多少成品的净利,就挥霍不起来。”

“你得道了,施主。说说你明后年的资金规划。”

“我的目标是吃下三块地,这些地的报价都在这儿,有些可以分期付,有些……”

“绝不分期,分期拿不到土地证,你这种公司没有土地证无法抵押贷款。”

“然后这一份是我新年——2003年的工作计划,和资金投入计划。必须保证的资金用的是红字。我跟拼七巧板似的,怎么拼都是资金缺口,拼不全,唯有请教高手。”

“少买一块地,就宽裕不少,如果压缩研发资金,那么更宽裕,问题是让你压缩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压缩研发投入。看来有些人还是有信仰有追求的,不像从小穷怕的,现在对钱那个孜孜不倦的追求啊,两眼只看得见铜板,什么赚钱做什么,一点儿追求也没有。”

“你今天是不是哪儿受刺激了?”

“你的资金规划我一周内给你做出来,回头快件传给你,会不会太拖?如果你急着用,我赶一下时间,最近好多事凑一起,包括烦死人的MBA学期论文,时间不够用。”

柳钧恨不得速战速决,当天就拿到方案,可是也不能太逼了崔冰冰,看她那样子,一周赶出来,已是天大人情。“要不你先粗看看,告诉我能不能三块地全吃。”等崔冰冰点头说行,柳钧就换了话题,“工作上有问题?难得有匪类朋友在,不如说出来听听。”

“唉,矛盾啊。以前不幸被同学妈李大人看上,从此沦为跟班丫鬟,连累我爸妈也被李大人一大家族随叫随到做家庭医生,做人不晓得多卑微,可也因此获得李家嫡系身份,毕业得以分进银行,在银行里跟着同学享受特权,发展业务到底是比其他没有背景的人顺利一些。现在争气是争气了,可也成为没有背景的人,大环境人踩人。既然自己选择了这条扬眉吐气的路,唯有打落牙往肚里吞。具体没什么可说的,有本事打回去,没本事忍着。”

“以前再开心也不过是个奴才,现在你有自由,即使生气也是自由的。”

“这个道理,说着只有一两句,可小时候不懂,小时候还非常享受狐假虎威的乐趣。所以想想做人非常可怕,小时候无意做的荒唐事,冥冥之中有账本替你一笔笔记录,等你有了自我意识,上天会一笔笔给予报应。”

“别这么想,你是阿三,匪类。乐观点儿。老天还不是因为看我们成年人担得起,才现在秋后算账嘛,不怕。”

“我什么时候怕了?不过是天气太冷,好阵子阴天不见太阳,又好几天没时间找甜品吃,情绪不佳而已。”

“呕,阿三,看不出你还有这招,这好像是宏明太太嘉丽才该说的。”

“你那宏明兄弟,我见到他身边女友换了两茬儿,而且一看就不是普通交往的女友。”

“这事儿,如果你是嘉丽,我该把宏明出轨的事情告诉你呢,还是不告诉你?我最近纠结此事,我早知道了。”

“这个问题你不该来问我,如果我是嘉丽,我不需要你告诉,钱宏明那几根肚肠我摸得清楚。”见柳钧点头,崔冰冰又补充一句,“如果我是嘉丽,谅钱宏明也不敢出轨。什么锅配什么盖,不是上帝的人类别妄想改变别人的生活,那叫不自量力。”

柳钧被呛得直噎气:“我只是让你从一个女人的角度来帮我分析分析……”

“女人跟女人还有不同呢,我阿三心胸海阔天空,家庭爱情虽然重要,可还不至于是我的全部,那么你若是知道我这种人的丈夫有出轨,尽管跟我讲,我即使受打击,也死不了。但你说的那个嘉丽,她的世界她的心只有家那么大,家庭爱情即使不是她的全部,也差不多了,你要是告诉她实情,你还不如直接给她一刀子。”

柳钧不禁想到他的妈妈,他爸爸工作忙碌,一年大多数时间不在家,妈妈就把绝大部分精力投注在家里,爸爸的起居,他的成长,几乎成了妈妈的全部,因此妈妈的工作马马虎虎。妈妈的关注点在家里,她的心便也只有家,因此家变等于毁了妈妈全部。妈妈的昨天,会不会就是嘉丽的今天?其实答案是肯定的。

“兄弟的女人,你管头管脚,是不是有问题?”

“兄弟的太太,也是我的朋友,嘉丽人极好。我管兄弟的女人,你管头管脚,是不是有问题?”

“问题不是明摆着的吗,你视而不见而已。我什么时候隐瞒过。”

柳钧面对这个崔冰冰,这个阿三,异常尴尬。崔冰冰言语可爱,可在崔冰冰面前,他什么都藏不住,备受打击。

崔冰冰嘻嘻一笑:“男人爱面子,对不住喽,以后不揭穿你。”

“我要求晚上住你家客厅折叠沙发床,你不可以拒绝,男人爱面子。”

“你要敢去,我就敢应。”

柳钧遭遇克星。他到底是文明人,不便对着女孩子说下流话,只得吹胡子瞪眼,咬牙说出一个“去”。见到崔冰冰轻蔑一笑,他郁闷坏了,今晚排除万难也得去崔家香闺过一夜。

崔冰冰牛排之后要了两份甜点,她很不客气,既然柳钧自己不点,她吃得再好吃也不会分给柳钧一口,完全一人独享。吃完之后,又是调戏柳钧成功,她心情大好,要求直接回家,她还有工作未完,今晚必须完成。

崔冰冰现在的住宅只有一室一厅,上海房价高昂,她又不肯卖掉老家房子换上海的,手头积蓄只够付一室一厅的首付。不过上海工作一年多下来,她已经将小小房子布置得舒舒服服,已经在考虑提前还贷。眼下柳钧真的嬉皮笑脸地跟着她走进小小客厅,崔冰冰脸皮有点儿架不住了,她觉得眼下的客厅比车厢空间更局促,大冷天竟然烧得热烘烘的。

“你喝茶吃零食看电视,我在隔壁做事,有事儿尽管说。”

所谓敌进我退,敌退我进,崔冰冰一变得臊眉耷眼,柳钧立刻反客为主,给一个飞吻,也不开电视,趴到崔冰冰的书架上找书看。崔冰冰心知,柳钧只要将她的书架浏览个通透,她在柳钧面前就成了透明人。她站卧室门口犹豫了一下,就走过去,将车钥匙递给柳钧:“行,你赢了。钥匙给你,小区出去往东一公里,有家宾馆新开,价格合适,你住那儿吧,我不送你。”

柳钧从说好住宿崔家,就有点儿心猿意马,成年人,谁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此刻见崔冰冰绯红了一张老脸,两只眼睛躲躲闪闪,他伸手抓住那只拿着车钥匙的手,用力一带,拥进怀里:“告诉你什么叫引狼入室。”

“不!不可以。”

“晚了。”

“除非你保证以后只能有我,心和身体。”

“与你交往的阶段,只有你。”

崔冰冰松开支在两人之间的手臂,主动圈住柳钧的脖子。他妈的工科生,谈情说爱时候也不忘逻辑,只要给她机会,一年还怕收拾不了这小子。反正她早就爱柳钧,这就正中下怀。

从陌生的探索,到激烈的交会,因为你情我愿,过程一气呵成。崔冰冰在天堂边缘听到气喘吁吁一声“我爱你”,抓住少许理智深入细致地问个清楚:“良心发现?”

柳钧直到第二天早上才答疑,“现场发现。”崔冰冰此时心说,爱发现不发现,她拿起电话就去银行请了假,她又不是第一次为爱情糟蹋工作,此刻有爱人如珠如宝的爱抚,她将工作押后,她就是有这个自由这份信心。

柳钧第三天早上才依依不舍地离开。一个人的时候扪心自问,究竟爱不爱崔冰冰,他发现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少年时期的铭心刻骨好像永不再来,他只知道,他喜欢精读崔冰冰,喜欢与崔冰冰对话。崔冰冰无论从相貌上,还是姿态言语,全不符合他从小迷恋的女人形象,与他以往交往的女朋友全不相同,目前看来,充满新鲜感。可柳钧也清楚,他若是敢学钱宏明,那就只有符合崔冰冰风格的四个字:小心狗命。

很快,崔冰冰便来电告知方案。按照腾飞现有资金流,加上腾飞目前很笨很傻很原始的贷款方式,可以拿下两块地。那么在下一年,自有资金全部投入到买地和土建,生产资金由抵押贷款来满足,除非下一年度出现了不得的天灾人祸,正常情况下的周转绝无问题。三块,几乎不能考虑。

柳钧依言,先拿下科技园区的土地,依照规定足额付款,又与工业区的两家同时谈判,无非是用这家压那家,用那家压这家,最终,居然拿下的是微轴厂,而非变为焦土的家纺厂。原来家纺厂老板算来算去,根据柳钧的出价,他即使卖掉全厂也不够支付债款,还得卖掉家中房子。家纺厂老板心说他公司即使被破产拍卖,按照公司法,他是有限责任公司,不需要用私人的家财来抵债,那么他不如省一头心事,等政府摆不平告上门去的债主,来收去烧焦的公司好了,他何必自己辛苦筹钱还债?


在 线阅读网:http://Www.yuedu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