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在线阅读网 > 大江大河 > 第四部 2008年 02

第四部 2008年 02

一个人的死,对于他人而言,不过是一条转瞬即忘的消息而已。但是对于爱他的人,却意味着全部。听着钱宏英撕心裂肺的大哭,柳钧垂头对着他爸,两人一起失声。

很久很久,柳钧才能跟他爸说话:“告诉她,宏明一死,已经封口,她只要什么都不知道。多知道,反而让有些人坐立不安。这是宏明在电话里无法说的意思。再告诉她,活着,无论如何都要活着,只有活着才是全部。宏明的目的就是让他爱的人好好地活着。让她不用担心出来后的日子,有宏明的好友在……”

柳钧站在哭倒的钱宏英身边,跟他爸说了好多,甚至包括将钱宏英先运到别处,再投案自首。他也是说给钱宏英听。

“我这就去一趟那边,将宏明接回来。”

钱宏英猛地抬头,定定地看着柳钧。

柳钧也看了她一会儿,坚定地道:“好好活,谁也不要自杀。没有过不去的坎。自杀是对生者的最大惩罚。”

说完,柳钧就走了。他得放下工作,他需要亲自过去处理很多很多事情。崔冰冰不放心柳钧的状态,一定要押车陪着,跟银行请了个假,几乎连准备行李的时间都没有,拿起一包现金就跳上柳钧的车子。柳钧开车越来越不在状态,大多数路段是崔冰冰接手,两人开了许多歪路,终于将后事圆满地办完了回来。

这个时候,钱宏英已经自首去了,嘉丽还没出来。连柳石堂心里都很难过,拉着儿子问,是不是他过去的罪孽害了钱宏英。柳钧没有回答,人的一生有太多因果,谁知道呢。现在好歹活着一个是一个,即使那是钱宏英。柳石堂替钱宏英请了个好律师,用的是儿子的名义。柳钧让把嘉丽也捎上,柳石堂直言不讳地说,那个女人还是住里面为好,能住多久是多久,出来还不得给债主们五马分尸了啊。崔冰冰这一次是非常地支持公公,但是她与柳石堂想的又不一样,若是嘉丽出来,不是柳钧成了嘉丽的帅小厮,就是她成了嘉丽的胖丫环,凭啥?崔冰冰很满意地看到,她丈夫只是提了一下嘉丽,却并未坚持。

钱宏明的死,让柳钧着实颓了好几天。老板精神不佳,员工便得议论纷纷。眼下正是整个工业区的冬季,每天上班下班,总能见到又有公司倒闭,门口围了一大群讨薪的工人,有的工人则是直接砸了公司大门,将工厂洗劫一番;更屡见不鲜的是成群结队的打工仔拎着结实的行李等在开往火车站的公交候车亭,以往夏季可不是回乡的季节。每一个看见这种情形的打工者,很难不感同身受。再加上每个腾飞的员工都亲身感受到近期工作量的减少,尤其是天天经过的那家从腾飞出走的小谢公司从大幅裁员到关门停产,公司门口每天闹得不可开交,有些从腾飞出走的工人回来打听能不能再回腾飞上班,要不然几个月停薪下来,全家都得上街讨饭。因此每个腾飞的员工本已提心吊胆。及至看到老板的脸色不佳,更是感觉危机重重。危难时刻,饭碗变得异乎寻常地重要。于是,产品品质方面,反而合格率明显上升,连续好几天冲破柳钧以为不可能达到的极限。对于柳钧,算是意外之喜。

好几天的忙碌,终于将案头工作做完。这个时候,国内的汽柴油价格终于上调,柴油车不用再漏夜排队加油,郊区加油站门口不再堵塞,公司的柴油发电机终于又有了口粮,但毕竟是涨价。而且工业用电也同时涨了。油、电是工业企业的口粮,本已是业务收缩,利润下降,却更遇上成本上升,企业的日子雪上加霜。

柳钧稍微闲下来,想起钱宏明临终跟他提起的傅阿姨。钱宏明挣钱后帮了不少人,大多是些穷苦学子,他经常在每年夏天亲自开车将一年的学杂费和一些生活用品送到穷苦学子手中。傅阿姨也是接受钱宏明帮助的众人之一。但是为什么钱宏明在千言万语来不及交代之时,硬是特意说到傅阿姨,柳钧心中隐隐猜到原因。于是他挑了个周末带上淡淡前去。崔冰冰又是有工作。

进村的公路比往年已有改善,由于“村村通”工作的开展,以往需要高底盘车子才能通过的进村公路,而今修成双车道的水泥路,柳钧开着崔冰冰的奥迪TT已能畅行无阻。但即便是道路顺畅,周末白天的村子依然是荒凉,进村后沿路遇见的全是老人,大约唯有老年人才耐得住寂寞,愿意留守这个群山环抱的村落。

有村人看到柳钧下车,问都不问就扯开嗓子大喊:“傅老师,你家又来客人了。”

柳钧略微惊讶,村人怎么知道他是来找傅阿姨的?抬眼,循着村人的指点看到傅阿姨家刷得雪白的外墙,和码得鳞次栉比的青瓦,很是整齐秀气的村屋,旧,却有风雅。他盯着傅家敞开的大门,傅阿姨却不知从哪儿冒出来,忽然出现在柳钧面前,脸色有点儿尴尬,却并不阴冷。柳钧也是有点儿尴尬地看着傅阿姨,好在怀里的淡淡大方地喊了声“阿婆好”,他就顺势道:“我女儿,傅阿姨看上去气色很好。”

眼前的傅阿姨依然是笔挺的身材,但是整个人圆润了许多,不再是过去那种芦柴棒似的皮包骨。相应地,脸上的神态也和缓了许多,有了不错的微笑:“你女儿啊,比小钱的女儿小,来,屋里坐,别晒着。”

柳钧原以为需要与傅阿姨好好沟通一番才能正常说事,傅阿姨的态度出乎他的意料:“傅阿姨的房子重新粉刷过?我看这儿几乎没有人家装空调,晚上不用吗?”

“小钱也跟我提起过要装空调,前两天他来这儿住了才知道,这儿夏天晚上不用空调,睡觉还要盖毛巾毯呢。非常感谢你和小钱总是想着我,给我那么多钱翻修房子。非亲非故的,怎么好意思?”

柳钧心说钱宏明把功劳分一半给他了,而且傅阿姨的话也证实了他的猜测,果然,前阵子钱宏明失踪,就是躲到傅家来了。倒是个谁都意想不到的好地方,连他都没想到。大约若非嘉丽忽然回来,钱宏明还可以继续躲下去,最好躲到大雪封山。可是嘉丽知道这个地方,以嘉丽的修为,被人翻来覆去问上三天,再冷僻十倍的地方也肯定让她招供出来了。想起惨死的宏明,柳钧的眼眶又红了。

好在傅阿姨一根筋,没有注意到柳钧的异常,也是刚从大太阳下面走进屋子,眼前黑乎乎地还不适应。她进了门,一边给父女俩倒水,一边继续唠叨:“你们坐,我给你们摘两只番茄来吃,我们这儿地里长熟的番茄拌白糖,小钱最爱吃,我每天给他做。”

柳钧实在不愿再听傅阿姨欢天喜地地提到钱宏明,就道:“宏明刚去世了,才前不久的事,从你家离开就去了。我今天来取他的遗物,也跟傅阿姨说一声。”

“怎么会啊,小钱是个好孩子,他怎么去的?”傅阿姨的眼泪毫不犹豫地流了出来,那是真的伤心。

“是的,他是个很好的人。”终于有人说钱宏明是好人,柳钧心里很是舒服,“他前儿感觉不好,来傅阿姨这儿修养,可惜回去还是逃不过,但是他在这儿度过宁静祥和的最后几天,我替宏明来谢谢傅阿姨的真情款待。具体的我就不说了,很难过。”

傅阿姨哭了好久:“唉,我看他脸色不大好,胃口也不好,每天做好菜逼他吃下去,我不知道他身体不好啊,早知道我要逼他看病去……”

傅阿姨一边说一边哭,走进里屋搬出一只纸板箱,放到柳钧面前的桌上:“难怪他走的时候打包得这么好,他心里太清楚了,唉,这孩子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也是脾气最好的孩子,他对谁都那么好,说话做事让人心里舒坦,小小年纪做人道理都懂,比我做人还清透,这么好的人怎么就不长命呢。”

“他是我最好的朋友。”

“你以后要向他学习,对人多点儿体恤,别高高在上。”

傅阿姨端出傅老师的姿态,以钱宏明为榜样,好好教育了柳钧一顿。柳钧唯唯诺诺,虚心接受。

柳钧和淡淡吃了中饭才离开傅家,傅老师送出门来,对着柳钧的车子还教育柳钧做人要学小钱的踏实,小钱买车就买结实的,能扛的,而非这种中看不中用的。柳钧依然虚心接受,这时候谁能说钱宏明的好话,再怎么说他都爱听,即使拿他做垫底都行。

车子绕出大山,柳钧就迫不及待抱纸箱下车,掏出瑞士军刀将纸箱拆封,寻找钱宏明留给他的遗言。他没有找到,但是看到一台几乎是崭新的上网本,他想,就在这儿了。回到家里,淡淡睡午觉,他将上网本充电,迫不及待地打开查看。果然是新买机子,上面连杀毒软件都没有,也没有文字处理软件,仅有windows的操作系统,几乎是裸机,只除了可以上网,可以在线写字。柳钧从浏览器里找到钱宏明的访问历史,果然,除了新闻网站,就是那个论坛的链接。除此,钱宏明什么文字都没留下。柳钧心里非常遗憾,可是想了会儿便想通了。以钱宏明的精细性格,他是绝不能容忍在最后一刻由于手脚没做干净而节外生枝的,他要将所有的可能都掌握在他力所能及的范围之内。傅阿姨毕竟不知情,不知情便可能产生好心惹出的意外。

箱子里除上网本之外,还有钱宏明换下的一望而知名贵的衣服鞋包。柳钧将这些东西依然封存在箱子里,打算以后交给钱宏英。而钱宏明这个人,也成为被封存起来的历史。历史,从来只有有限的人有兴趣开启它。

柳钧又接到申华东电话,这几乎已成为例行电话,开头第一句总是“你家开工率止跌没有”。柳钧道:“相比倒闭的,我们能维持的总是好的。我想到广东那边喊了那么久的淘汰产能,最终却是以这种意想不到的方式曲线实现。”

“我这儿坚持没问题,只是开工率越来越低,30%了,我挺不住了,得开始裁员。”

“我建议非不得已不要考虑裁员,既然你能坚持,裁员是下下策。我认为腾飞之所以成为腾飞,不仅仅由于那块地皮、那些厂房和那些设备,还有一帮训练有素的员工。我裁员,那等于白白往外扔培训费啊。”

“问题是你看新闻没有,对了,最近你心神不定,美国的次贷危机蔓延,房利美和房地美岌岌可危,IndyMac银行倒闭,那意味着危机目前不受控制地往纵深发展了。都说这是危机的第二波,而且这第二波可能更大更猛烈。看这阵势,你能保证一两年内美国经济恢复平稳吗?我看越来越难。我国眼下的困局可以说大半是输入型的,所以我也看不到国内制造行业一两年内会有起色,为此我必须裁员,千方百计削减支出。我们集团万名员工,让我白养一年两年,会吃死我。”

“其实随着那些虚肿的企业逐步退出,业务正逐步向存活的企业集中,即使银行贷款暂时不放开,我们存活者的日子也会逐渐好过起来。我感觉目前业务量普降是业界对危机来临的无所适从,进而观望导致,未来还会有清理库存等行动,等这一阶段过后,正常需求会体现到业务量上,不可能有一两年之久。我现在的心态是把时局当作一次洗牌。”

“兄弟,别傻了,我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许多企业关门歇业是主动的。本地老板很多人经营方式比较保守,他们手头有钱,没有债务,他们心里不慌,面对危机,他们的处理办法是主动关门,将支出降到最低,这是积极的冬眠,只要经济略有起色,他们立刻就可以招人将机子开起来。这种企业的产能你根本淘汰不了,他们也从来没有退出的打算……”

“这是看行业的。虽说中国最不缺的是人,但中国最缺的是高级技工。我这儿全是后者,我要是把这些从白纸培养起来的技工裁员了,回头往哪儿找去?”

“嗯,我这儿跟你略有不同,我爸发家的产业可以裁掉大半,市一机可以裁掉三分之一,留用的人暂时降等使用。我必须考虑裁员。顺便正好有借口把跟不上时代的老臣子请回家。”

“人心,别伤了人心。”

“人心是很奢侈的存在,我从没见过,我从来只看到利益的交换。柳钧,人心只是借口而已,不能当真。别看他们当面对你花好朵好,等你哪一天不发他们工资,你看你还能不能在他们面前说响亮话。”

两人经常出现这种谁也说服不了谁的现象,柳钧就转了话题:“陈其凡怎么样了?”

“大女人太麻烦,实在是太麻烦,对我一直不假辞色,我快成大家的笑话了。”

“我支持你坚持到底,这回宏明的事儿,要是老婆换作阿三或者陈其凡,事情可能完全是另一个结局。”

“但问题是这种女人只跟你谈国事家事天下事,就是不跟你谈情说爱,我跟她只好总在明亮的众目睽睽的环境下座谈当前局势。你说我这是找对象还是招聘?”

“笨啊,她都接受你单独邀请了,你还假斯文,赶紧找一切机会突破,无赖,流氓,都行。越是阿三、陈其凡越是吃那一套。你只要相信一条,她们绝不会真对你生气,她们心智成熟,对于自己认可的人,态度其实相当宽容。呀,我想到一件事了,我谈情说爱方面EQ这么高,在公司怎么忘记收买人心了。明天上班就收买去。”

“呵呵,对啊,你的不裁员理论可以好好发挥一下,最好声泪俱下的,感动得人家拿你这个老板当再生父母。我也做一件收买你们人心的事,我看大伙儿最近心情都低气压,如果我拿下陈其凡,我出来组织一次活动,封一条才竣工未交付的路,找大伙儿出来遛遛车。咱这时候更得苦中作乐。”

柳钧不禁开怀一笑,这个申华东,实际是个精细聪明人,可浑身又是大大咧咧,从上到下透着乐观。做人就得这样。

但柳钧毕竟还不至于没策略,不会无缘无故就召集中层以上管理人员开一场宣誓会,发誓不会以裁员来度过危机。作为一个管理人员,耐心,是必备的素质,他必须耐心等待时机的出现。而内心深处,其实更愿意那时机不要出现。

趁着全公司上下因饭碗危机而人心惶惶,柳钧与罗庆开会,商定调整岗位架构。罗庆工作积极主动,勇于表现,柳钧逐年扩大对罗庆的授权,眼下罗庆已经成为公司的副总。岗位架构调整是罗庆去年提出,罗庆认为公司从无到有,又从几十个人发展到而今的千人,却依然沿用最初制定的架构,导致公司管理重床叠架,职责不明,条理不清,人浮于事,内耗渐增。调整架构的构想早在去年已经有了定论,柳钧也已拿出方案与各部门负责人讨论可行性,原定于今年推广实施。但是新劳动合同法的实施,让架构调整困难重重,公司很难劝说员工做出与原有的劳动合同有所不同的岗位变迁。因此架构调整设想一拖再拖。反而,眼下弥漫在整个工业区的倒闭风和裁员风帮了柳钧,当一个问题摆在面前,“调整岗位还是失去饭碗”,大多数人息事宁人地选择了前者。余下的少数,便容易各个击破。

这一次的调整,柳钧明刀明枪摆明了铁腕。铁腕必然招致反弹,现在的人谁都不笨,尤其是腾飞腾达多的是受过良好教育的员工,柳钧预计反弹的人必然直接走依法保护自身权益之路。然而,为配合调整的强硬需要,柳钧势必不可能很顺利地对反弹有求必应。但他担心一件事。年初时候劳动局曾经重手作出警告,对于不遵守新法的公司开出巨额罚单,即便是重大环境污染都没领教过的巨额罚款。而且听说这么重手处罚的不止本地,而是全国同唱一首歌。企业任何与新法擦边的行为都会被劳动局放大了警告。柳钧有点儿担心公司的调整动作会被抓典型,他让老张提前向劳动局投案自首,说明情况,回复却是让柳钧目瞪口呆。官员口头表示,眼下工业区的首要任务是保证企业存活,对于新法的执行暂缓,有些不是人命关天的劳资纠纷他们会酌情手下留情。虽然没有文件,可是柳钧这一回相信他们。他连忙向狐朋狗友广而告之。说到原因,他想到钱宏明曾经跟他争辩过的有关房改为什么教改为什么的利益站位,他根据钱宏明的理论推而广之分析劳动局的口头答复,原因就是那么简单:毕竟,财政收入依靠企业税收,企业首先不能倒。在企业不倒的前提之下,新法可以有力贯彻实施,但是当企业在目前的经济大环境下普遍摇摇欲坠之时,新法可以靠边站,保谁不保谁便有了另外取舍。如此匪夷所思,令柳钧一再感慨钱宏明分外冷峻的眼光。

出差开行业会议的时候,柳钧接到公安局打来的电话,要求他去办理嘉丽的取保候审。柳钧只记得律师为钱宏英做取保候审,但被钱宏英意外拒绝。可他们并未提出给嘉丽取保候审,怎么公安局反而主动来电。想到自己还得过两天才回家,就让崔冰冰去办理。崔冰冰没时间,一个皮球踢给掏钱请律师的公公柳石堂。

柳石堂急他人之所急,恨他人之恨,这个他人当然是钱宏英,他对嘉丽非常不满。钱宏英自首去之前差点因弟弟之死而精神崩溃,破天荒地抓住他哭诉了一天一夜,咬牙切齿发誓出来后绝对不放过嘉丽。柳石堂当然不可能替钱宏英动刀子,但让他出面保嘉丽,他心理很不平衡,总想做点儿什么手脚。因此他不愿律师跟随,再说,他也不舍得那论分钟计价的律师费,他相信他这个老江湖没有迈不过的门槛。

想不到现在的机关办事人员非常地热情主动,一听说他来保嘉丽,立即尊老爱幼地领着他办完所有相关手续,他说他不是亲戚不是朋友拿不出那么多钱,他们就给他打了折扣。一直等到柳石堂被领到医院将人领到手,才明白人家那是甩了一个烫手山芋,嘉丽这种在案子里无足轻重的人,眼下正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那是个谁都想甩的包袱啊。柳石堂犯难了,他想不出该怎么处置闭着眼睛挂着吊针的嘉丽,可是不处置,儿子儿媳哪有时间,唯有他来当这个嘉丽的老家佣了,苍天啊。

问儿子,儿子不知道嘉丽父母的联络方式,问公安局,问出来的却是他儿子的地址电话,通过律师问钱宏英,也只知道嘉丽父母所处的城市。柳石堂只好带着保姆,守在嘉丽的病床边,等她睁开眼睛说话。崔冰冰本来不想沾手嘉丽的破事,可是看到公公如此犯难,只得处理完工作之后,于夜晚九点多来医院接替筋疲力尽的公公。柳石堂看看心里很满意的要财有财,要身份有身份,要家世有家世的儿媳,再看看病床上闭目不醒的嘉丽,拖儿媳出去走廊说知心话。

“阿三,这事儿吧,我看你一定得在阿钧回来之前处理妥当。我告诉你啦,男人都是轻骨头,看见林妹妹都走不开身。里面躺的那个,你千万别让阿钧接手,阿钧是老实头,那女人不知多想沾上阿钧找依靠呢,你要是不防着,到时候很麻烦。我走了,我让医生给她用了好药,医生说她会醒来,不是什么死人的大病。”

崔冰冰何尝不知道这个理,她正讨厌嘉丽干吗将联系人设定为非亲非故的柳钧呢,干吗总抓着她老公不放,害她不得不将女儿扔老妈那儿,来医院做胖丫头。一直等到嘉丽终于在十一点多悠悠地醒来,两个人的视线终于对焦,崔冰冰才有气无力地吐出一口长气。

“宏明……宏明……真的……吗?他们对我说话总是真真假假,我不相信。”

“是真的,宏明在生命最后一刻,一直与柳钧连线通话,柳钧至今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的怀疑我很理解,不过这已经是既成事实。目前骨灰盒在我们这儿暂寄,我们不知道怎么联系你父母,又见不到你,宏明也没留下遗言该怎么处理他的后事……”

嘉丽从睁眼开始就哭泣,可是崔冰冰却看到很少的眼泪,甚至可以说几乎没有眼泪,可明明嘉丽都哽咽得无法说话,崔冰冰心说嘉丽眼泪已经哭干了?嘉丽哭了很久,才问:“宏明……跟柳钧说了什么?”

“你身体太弱,我暂时不方便跟你说,柳钧将当时的通话做了个记录,打算以后交给小碎花的,你回头恢复了再看。你背得出你父母家地址电话吗?让我来立即通知伯父伯母你平安出来的好消息。”

“我爸妈会伤心死的。小碎花也会哭死。怎么能通知他们呢?”

崔冰冰耐心地循循善诱,分析为什么长痛不如短痛,又为什么应该告诉家人事实,而不是让家人在黑暗中盲目而焦虑地等待,还说隐瞒只会让事情越来越糟,此时大家应该抱团尽力实现宏明的愿望。嘉丽终于在接近凌晨一点钟时认可了崔冰冰的道理,将父母家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崔冰冰。终于拿到联络方式的崔冰冰几乎不作停留,再和颜悦色地劝说了几句,就将嘉丽交给雇来的看护,累得摇摇晃晃地回家了。第二天一早,她就通知嘉丽父母来接手他们的女儿。

嘉丽的父母当然是立即赶来。崔冰冰一看他们火车到达的时间比柳钧飞回家的时间晚两个小时,当即先斩后奏,将二老与小碎花接到他们原来的住处,因为房产归属二老名下,暂时未被搜出没收。二老自然是急不可耐地想见女儿,崔冰冰好事做到底,亲自开车将哭哭啼啼的三个人送去医院。她问二老小碎花的学业怎么办,二老说正想办法,小碎花非本地户口,在老家找不到对口好学校,要不得付昂贵的择校费。崔冰冰说她有办法让小碎花进好学校,但是只在本市有办法,二老一时委决不下。

到了医院,崔冰冰非常不客气地掏出柳钧的回忆记录,交给醒着的嘉丽。她告诉嘉丽父母,朋友们都很恨。崔冰冰放下记录就走了。嘉丽焦急地打开看,看到宏明说到他现身的原因,她惨叫一声昏倒过去。嘉丽父母这才知道崔冰冰说朋友们很恨的原因,才知原来朋友们恨的乃是他们的女儿。如此,他们即使再有千难万难,还怎敢向钱宏明的朋友伸手求援?

崔冰冰明人不做暗事,回家就一五一十向丈夫汇报。柳钧皱眉道:“会死人。”

崔冰冰冷笑道:“要不然怎样,你做钱宏明第二?看她那样子,本来还想把自己甩给我们这些朋友了呢,可真不见外。或者你现在就去医院挽回?”

柳钧想了想:“就这样吧。我明天过去一下,如果小碎花入学有问题,我们帮助解决,从住宿到学杂费,一直包到小碎花不想读书为止。我还得提醒他们赶紧回老家,这儿待着,迟早被债主们找到撕了。”

“我去,我明天顺道过去一下,不像你得专门找时间去。现在非常时期,你还是好好盯着公司,先管住自己的生存。”崔冰冰牢记老江湖公公的教导,说什么都不能让柳钧看见嘉丽心软。

柳钧皱眉叹息:“你帮我去处理吧,我现在不能想那件事,不愿提,一想到,脑子里就有闷响,晚上又得做梦被闷响惊醒,很神经衰弱。宏明只提到让我照顾小碎花,唉……我鸵鸟一把。”

崔冰冰揉揉丈夫的头皮,将此事撂了,不敢在丈夫面前提起。

但是崔冰冰再回医院,却没见到嘉丽一家。问到护士站,护士说昨晚有苦主来大闹,吵着要昏迷的病人血债血偿什么的,还动起了手,一直到报警才拉开。那帮人还是虎视眈眈守到半夜才被警方劝走。病人家属不顾病人依然昏迷,赶紧出院跑了。崔冰冰想不到是这个结果,想到她见到的那个跳楼的债主,人家那家属当然是放不过嘉丽。她转去嘉丽父母住的地方,也没看到人。打嘉丽父母的手机,也是关机,一家人平地消失。

柳钧再也不敢鸵鸟,立刻飞车赶去崔冰冰从嘉丽嘴里骗出来的老家地址。也不知是他的车快还是怎的,反正他等到傍晚,还没等到嘉丽一家人回来。他完全是仗着车好,在小区保安的默许下,愣是在大热天赖在嘉丽父母家楼下。夜色四合,坐在车里才好过了些,柳钧不敢有些许走神,紧紧盯住黑暗中的楼道口。他隐约猜测到,嘉丽家人可能成了惊弓之鸟,但是他不相信嘉丽家人能不回家一趟。

果然,半夜之后,世界几乎沉寂,柳钧困得眼皮打架,嘉丽的父亲终于鬼鬼祟祟地出现了。柳钧跳出去,可是,任他再如何解释,嘉丽的父亲都不相信他是来帮忙的,因为嘉丽的父亲更相信一种合情合理的可能,那就是钱宏明的朋友恨死嘉丽。两人完全无法沟通,嘉丽的父亲自然是不肯告诉柳钧嘉丽怎么样了。

柳钧只能提出最后的要求:“您两位老人家在可预见的日子里照顾嘉丽都忙不过来,让我来照顾宏明的女儿。我是宏明最信任的人,也是最后联络的人,我对小碎花有责任,小碎花也从小跟我很亲。你们可以相信我不会亏待小碎花。”

“只要我们没死,我们自己照顾小碎花。”

“小碎花的学业很麻烦,她在国内上了一年小学,又到澳大利亚上了半个学期,如果在这边降级上学,又从二年级开始学,会比较吃亏。而且她还得过语言关,我有出国留学经历,可以帮小碎花扭转过来。而且我有财力可以让小碎花接受最好的教育。宏明刚刚去世,您三位目前都没有精力安抚小碎花的心情,大约只有我这个跟宏明从小一起长大的还算合适。我刚出差回来,很累,没力气花言巧语,只有一句表态:一切只为小碎花。但只要嘉丽恢复,她怎么想,我们再安排小碎花。我有家业,有身份,我的工厂摆在那儿,您随时可以考察我,我不会信口开河。如果我有胡说,您也可以砸我的工厂,很简单。您如果相信我,我今天就接了小碎花回去,从今后我女儿什么待遇,小碎花只好不差。我向宏明在天之灵保证,相信我,要不然宏明也不会临终托付给我。”

柳钧无视嘉丽父亲的一再拒绝,拉住他抢着话头一口气说了所有的话。但嘉丽父亲沉默。柳钧也不知嘉丽父亲是什么意思,最后只好来最直白的:“你们根本不用怀疑我,我不会跟你们抢小碎花,我自己有女儿。我完全是看你们现在照顾可怜的小碎花有心无力,而我只想为小碎花好,只为小碎花。您也累了,这一天这么大年纪都没休息,我能理解,但我不能给您时间。小碎花刚刚知道她父亲去世,她还很小,她需要有人安抚,必须立刻,这就是我赶来守候您的唯一原因。小碎花交给我吧,我的三家实业的地址,我的家庭地址,我父亲的地址,我太太的工作单位,我都写在这纸条上,您拿走,我家大业大,不可能为争夺小碎花卷包逃走,放弃那么多。您只要愿意,有时间了,随时可以回去找小碎花。伯父,我已经说到底了,可以相信我了吗?”

嘉丽父亲又是沉默了近十分钟,柳钧算是获得嘉丽父亲的初步许可,也是因为嘉丽父亲也凭理智知道自己不可能既照顾不知昏迷到什么时候的女儿,又照顾好外孙女,终于答应将小碎花交给柳钧,因为这也是宏明的遗愿。把小碎花交到柳钧手里的时候,嘉丽的父亲看到小碎花对柳钧的信赖,更看到柳钧的眼泪,嘉丽的父亲终于无奈地信任了。


在线阅读:http://www.yuEdu88.com/